37.解毒

“鲁大师,这是我的侄子叶鸿,他身中剧毒,这次前来是希望您能够出手帮他解毒,事成之后我叶家必有重谢。”

坐在木凳上的叶云博起身说着,脸上焦急之色尽显。

“哦,让我瞧瞧。”

鲁大师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他站起身一个闪动就来到了叶云博身边,速度之快让人来不及反应。

“奇怪……”

鲁大师伸出手探了探叶鸿的鼻息,随后又在后者的身上的几个部位点了点,片刻后他走回到座位之上,眉毛拧成八字形,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

“这样吧,你们将他留在我这里,我会尽力为他解毒的,三日后你们过来接他便可。”

沉思了半晌,鲁大师忽然开口说道。

“那就多下大师呢,容在下问一句需要我们准备什么吗?”

叶云博听对方的意思是能够解叶鸿身上的毒后顿时大喜,看来这次总算没有找错人。

“准备就不用了,我这里也有一些药物,不过事成之后我要你们支付十枚灵石币,毕竟这可是极其耗费心力的一件事。”

鲁大师轻描淡写的说道。

“二十枚灵石币?”

在场的叶家众人闻言立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二十枚灵石币即便是叶家这等安远镇的大户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的出来的,那可是相当于整个叶家全族小半年的收入,看来这个鲁大师看起来很和善但开口就是天价啊。

所谓灵石币是一种特殊的钱币,它不同于一般的银币或是金币,因为这晶石是天地灵力的结晶,里面蕴含着不少的残存灵力,而且相较于天地间那股略显暴躁的灵力灵石币中的灵力则显得异常的平和,所以一些修为高深之人,特别是融灵境的强者对于灵石币极其的依赖,不过由于灵石币是由晶石矿脉中的矿石所提炼的,因此寻常的人家根本一辈子的难以见到。

灵石币虽然在市场上标价是一百枚金币,不过没有任何一家势力会拿灵石币去换一百枚金币,所以说出了一些特殊的货物外,几乎没有任何人愿意拿灵石币去做交易,一位拥有灵石币的都是一些实力庞大的家族或是势力,他们还巴不得灵石币越多越好怎么舍得拿出来做交易。

“好,老夫答应,只要大师能够解除我孙儿身上的毒,二十枚灵石币我叶家还是出得起的。”

当叶云博还在就在不知该允诺还是拒绝的时候,叶重突兀的站起苍老的脸上满是郑重。

“嗯,这样最好,好了,事情谈好了我就不送你们了,我还要准备一下然后为这个小子解毒。”

听到鲁大师的送客之言,叶家几人立时一怔,看来这位大师还真是性情直率啊,价钱谈好之后直接就赶人了连一句客套话都没有。

“那老夫就告辞了,希望大师能解除我孙儿的毒。”

叶重郑重的一拱手就转身离去了,随后叶云博等人也依依行礼离开了木屋。

“云博,这位鲁大师到底是什么人啊?”

从小院出来,叶重满脸疑惑的问道。

不光是叶重其余的几人也将目光望向叶云博,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位鲁大师定然不是普通人呢,可是无论是谁都未能从其身上感受到丝毫灵力的波动,这种情况只会有两种,一种是此人根本就没有修炼身体,更不用说融合天地灵力了,另外一种则是此人的境界远在他们之上,所以感应不到任何的灵力。

“鲁大师是一名魂师,在延江城颇有些地位。”

叶云博解释说道。

“魂师?”

听到叶云博的话后,叶家众人顿时大惊,随后便是一阵狂喜,既然那人是魂师那么一定有特殊的手段能够为叶鸿解掉身上的毒,这样看来那二十枚灵石币花的倒是不算冤枉了。

何谓魂师?那可是能够修炼魂力的人,即便是最为普通的魂师也是堪比融灵境强者的,据说魂师到达至高层次能够凭空的移山填海,虽然这种话有些夸张了,可是无论是谁当听到魂师的称呼是都会肃然起敬。

与修炼身体和灵力不同,魂师是一种极为复杂的修炼方式,大多数的魂师都是有着师承在身,很少有人能够凭借自身的苦修成为魂师的,因为灵魂与身体相比甚为薄弱稍不注意就会有所损伤,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魂师的数量就显得非常的罕见,数百名修炼者之中也许能够有一名是魂师吧。

“我早就想到了,那位鲁大师既然能够隔空开门,又能在不动用灵力的情况下移动桌椅,这般实力也只有传言之中的灵魂之力才能够做到了。”

叶重感慨了一声,苍老的脸庞上尽是羡慕之色,看来即使是融灵境的强者也会对魂师生出垂涎之意啊。

“爹,现在咱们还是回去吧,等三日后再过来吧,到那个时候想来鸿儿身上的毒也应该解掉了。”

一旁的叶云博见到叶重的表情后心中的那一丝忐忑也尽数抛却了,在这之前他还有些担心鲁大师是否有能力为叶鸿解毒,不过当他见识到了后者的手段后心中也稍稍安定了下来,不过现在他却已经没有任何的担忧了,因为连父亲这位融灵境的人都没有丝毫的怀疑,那么他这位淬体九层修为的人就更加没有质疑的权利了。

“嗯,咱们现在就回去,不过你去打听一下看看城中是否有赵家的眼线,我们这次出来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但是想来以赵家那些人的性子绝不会就这样看着咱们的。”

叶重思索了片刻对着叶云博吩咐道。

“是,父亲。”

叶云博应声道。

破旧的木屋内,叶鸿躺在一张有些破旧的木床上,身旁正坐着那个叫鲁大师的魂师,此时的后者满脸疑惑,不过虽然如此却掩饰不了他眼中的那份震动。

“这个小子有些奇怪啊,虽然身中剧毒,可是为何体内的经脉之中没有丝毫的毒素,可是呼吸中却蕴含着一丝毒气,难道他拥有什么特殊的吐纳法诀吗,可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有哪个法门能够依靠呼吸就将体内的毒祛除呢?”

鲁大师自语着,好像有着什么事情想不明白。

刚才鲁大师运用自己的魂力在叶鸿的体内仔细的探查着,他发现后者的身体之中虽然时刻有着毒气窜动,可是在其经脉之中却没有任何毒素,而且最让他震惊的是叶鸿居然在呼吸间悄然的将毒素排除了体外,这种情况他可是从未见到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

现在的叶鸿虽然嘴唇依旧是呈暗紫色,不过脸上却有了些许红润,与来延江城之前的状态相比,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那种濒临死亡般的病态,虽然依旧昏迷,呼吸淡薄,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僵硬的身体逐步的开始变的舒缓了起来。

在之前探查叶鸿鼻息的时候,鲁大师就依然发现了,前者的呼吸间的浊气有着淡淡的灰黑之色冒出,不过那股气息甚是微小,肉眼根本难以察觉,要不是他动用灵魂之力的话也是会忽略掉,不过当时他以为叶鸿体内的毒太过剧烈,所以才狮子大开口的索要了二十枚灵石币,不过现在看来这桩买卖倒是他占了大便宜。

“这样也好,二十枚灵石币不费吹灰之力就到手了。”

鲁大师将被子盖在叶鸿身上,站起身走了出去,他的心情变得极为愉悦,这种不出力就能够得到回报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既然收了人家的好处,他也不能一点事情都不做,现在他只好去取一些药草来为叶鸿调制一些补身体的汤药,毕竟后者即便能够在那种未知的情况下自行解毒可要是叶家人三天后来到这里见到一个病怏怏的人后估计脸色也不会太好看,到时候会影响他的声誉的。

此时躺在床上的叶鸿正处于混沌状态中,他的体内正有着一股无形的能量在横行着,将那些试图侵入经脉中的灰黑之气尽数的席卷然后通过呼吸间吐纳出去,那种能量虽然很是浩荡,可是无论是之前的叶家名为阿九的老者,还是现在的鲁大师都是未能察觉到。

“妈的,这次亏大了,叶小子,你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一道熟悉的苍老声音在叶鸿的脑海之中响彻起来,言语里满是抱怨,不过此时的后者却丝毫未闻,就仿佛一个木头人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要不是他还有这呼吸尚存,不知道的还以为躺在那里的是一个死人。

混沌的状态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当天色渐渐暗沉刺骨的冷风在屋外不停的肆虐,木屋内的桌上也已点燃了一只蜡烛,原本在床上躺着一动也不动的叶鸿不知道什么在时候手指忽然微微颤动了一下,那种颤动并未持续太久,过了一会他紧闭着的眼皮忽然缓缓的睁开。

“头好痛啊。”

叶鸿睁开眼睛看到了那布满蛛网的房梁,脑中传来阵阵刺痛让他一阵恍惚,差一点再次晕厥过去。

文 / yimouleng
LEAVE A REPLY
总访问数 21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