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延江城

当安远镇的家家户户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却有两辆马车从镇内的街道驶过,出镇之后朝着通往延江城的路疾驰而去。

赵家宅院大厅里此时灯火通明,有好个几人正围坐在一起正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什么,不过他们的表情却很奇怪,有的凝重,有的平淡,还有的则是一脸茫然。

“大哥,不知深夜召集我等所谓何事啊?”

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奇怪的气氛有些压抑,终于有一个站了起来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大厅的正前方有一人正端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个茶杯,正是赵家族长的长子赵远江,他听到有人发问后就将茶杯放到了身侧的桌子上,一脸淡然的道:“今日深夜召集各位族弟前来主要是商议一下对策。”

“对策,什么对策?”

之前说话的那个人听到赵远江的话后先是一愣,随后满脸疑惑的问道。

“在不久前我派人去袭杀了叶家近段时间风头正劲的叶鸿,并且他已经身中剧毒应该没的救了,不过我有些担心他们会狗急跳墙,因此将大家全都叫起商议下一步该怎么做。”

赵远江详细的解释着,不过在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忽然泛起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哦?那叶家的叶鸿被杀了吗,既是这样那叶家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不过不管怎么样除去了这个祸患再怎么样也是值得的。”

底下坐着的几人听到叶鸿被杀的消息后纷纷露出喜色,赵家的这些掌权之人始终关注着叶,何两家的后辈子弟,他们原本以为叶家最优秀的后辈是叶鹏,若是这样也就不足为虑了,毕竟赵擎的实力远在其之上。

不过据说前段时间那叶家族比获得头名是一个叫叶鸿的小子,而且前几天还和赵擎交过手,听后者的意思似乎叶家的那个小子挺难对付的,这倒是让他们有些担心,灵田划分日渐接近,在这个时间段内出现了变故这对于赵家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大哥,听说叶家的那个小子是何家的女婿,我们这么做会不会一下子将两家都得罪了,别最后弄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下方一个看似憨厚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眉头紧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赵远江这样做有些冒失,要是真的让那两家搅和到一块到时候事情可就真的不好办了。

“哈哈,老五放心吧,这一次我可是特意花大价钱请了奔雷武馆的人,要是叶何两家真的找上门儿来,咱们也能将奔雷武馆拉下水,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何正豪那个家伙是不是真的打算淌这趟浑水。”

赵远江眼中寒芒一闪,冷声说道。

安远镇外一条崎岖的土路上,两辆马车正不停的颠簸着,在其中的一辆马车上面叶鸿正一脸苍白的躺在一块木板上,呼吸虽然平缓但每呼出一口气唇间的紫色就加深了一分。

“唉。”

坐在一旁的叶云博无奈的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愁容,虽然在出发之前是他提议来延江城这边请高人来救治叶鸿,但至于效果如何连他自己心里都没底,那赵家既然敢出手刺杀叶鸿那么肯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也不知道这一次自己的这位侄子能否挽回性命。

当昏暗的天空渐渐变得有些亮堂的时候,正在赶马车的两位车夫已是能够看到延江城的轮廓了,他们不由得加重了挥舞鞭子的力量,噼啪之声在空气中回荡开来,原本速度就不慢的马车一下子如脱缰的野马般向着远处的城池奔袭而去。

随着马车和延江城距离的接近,凹凸不平的道路也变得平稳了起来,空气之中也多出了一分湿润,不过两位车夫的脸上却有着一丝的凝重。

“站住!”

当两辆马车路过一片山丘时,上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冷喝,随着喝声的响起从道路两旁突兀闪现出不少人影,他们手中握着银光闪闪的武器,面上尽是狰狞之色,不少人的脸上还有着大小不一的伤疤,一副凶神恶煞般的模样,看起来甚是骇人。

“你们,干什么的?”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手里拿着一把巨型斧头,上面隐隐有着暗红色血迹,他走到马车前朗声问道,虽然脸上并未流露出任何的表情但那两位驾车的车夫见到这个人后脸上的血色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前边的马车中有一个人掀开了帘子从车上跳了下来,他走到那魁梧的汉子身旁伸出手递过来一个鼓囊囊的布袋满脸堆笑的说道:“这位当家,我们是安远镇叶家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魁梧汉子没有理会那人的言语,一把抓过布袋后在半空中抛了两下,感受到上面沉甸甸的分量后,这才一脸满意的道:“安远镇叶家,嗯,过去吧。”

随后那汉子一挥手,两旁站着的人纷纷收起兵器退让开来,那两位车夫见状这才松了一口气,挥舞起鞭子朝着不远处的延江城赶去。

坐在第一辆马车之中的叶重原本紧闭的双目突然间睁开,两道厉芒子眼中射出,苍老的脸庞上满是怒意:“这野狗帮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要不是担心赵家会在咱们背后捅刀子,我早就收拾这帮家伙了,两个融灵境又能怎样,我还真不信安远镇内的大小势力联合起来会怕了他们。”

坐在车内的另外一名中年人也就是刚才送钱给那些盗匪的,他看着一脸怒容的叶重劝声道:“大伯,这帮家伙无非是仗着咱们安远镇不团结,否则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收取过路费。”

“是啊,这全怪那个赵家,等此次事了之后,新账旧账我会跟他们一起算清楚。”

叶重沉声说道,声音之中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杀意。

延江城的城门处,高大数十丈的城墙下方有着四位身穿铠甲的侍卫分立在两旁,他们面无表情,但目光却却不停的在来往的行人身上,虽然只是站立在那里,但却有着一股莫名的威严散发而出。

叶家的两辆马车停在了门口处,两位车夫拉着车走到侍卫跟前笑着攀谈起来,看那模样似乎与他们很是熟悉。

“进去吧。”

侍卫没有多言,直接将马车放行,而后两位车夫便拉着马车走了进去,这里可是延江城而非安远镇,即便是城中的一些大的势力也不没人在城内头赶车奔行。

延江城的入口处的街道此时的人流熙熙攘攘,虽然是清晨,却已经有不少的人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喧闹声此起彼伏,叶家的马车从人流之中穿过后来到了一个比较安静的胡同里,在胡同之中辗转了几次后停靠在了一家稍显安静的客栈前。

叶重等人从马车上下来之后没有丝毫的拖延,除了车夫外其余人全部跟随着叶云博去寻找他所知道的那位高人的住所。

叶家几人穿过了数条街道后来到了城内的一个极为偏僻的角落,在一间稍显破旧的院子前停了下来。

“爹,我先去叫门。”

叶云博和叶重说了一声就上前一步打算敲响房门,可是当他刚刚走到门前时,那紧闭着的大门忽然自行的打开了,见到这一幕叶重等人顿时一怔随后大喜,看来这屋内的人定然不是普通人,这样看来叶鸿的毒是有的救了。

“走吧。”

叶重收敛了心神对着身侧的几人打了个眼色就跟着叶云博一齐走进院子,在所有人走进后那扇木门又自动关上了,仿佛从未开启过一般。

小院的面积并不是很大,除了正前方的一个主厅外只有小径的两旁各有一个小屋,众人径直走进了主厅里,屋内的陈设比较简单,除了一张面上有些发白的桌子外只有几把木凳散落的摆在各处,看来这里的主人并非是那种穷讲究之人,想到这里叶家众人的心中一下子放松了下来,既然此人不在乎常人眼中的浮华,那么想来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他应该会为叶鸿解毒的。

“有何事啊?”

这时一道异常浑厚的声音在屋里回荡,令人奇怪的是叶家众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判断出声音的方向,即使是叶重这位融灵境的强者也未能觉察分毫,这不由得让他心中一凛。

“鲁大师,在下叶云博之前曾听闻大师的名号,今日有事相求还望大师能够出手相助。”

叶云博低着头抱拳行礼,口中恭敬的说道。

“吱呀”

从外边的一栋小屋内走出来了一个人,看样子大概约莫五十岁左右,两鬓之间有着些许花白,一身宽大的袍子随意的裹在身上,睡眼惺忪看样子应该是刚刚起来不久。

“哦,何事啊?”

那个叫鲁大师的人走进了主厅扫了叶家众人一眼后便走到了正前方的主座上面坐了下来,然后一挥手原本还散落着的木凳一下子漂浮了起来,落在几人的身后。

“先坐下吧,有事慢慢讲。”

听得鲁大师的话叶重等人直接坐下,虽然他们并为从前者身上感受到丝毫的灵力波动,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瞧此人,就连叶重此时的眼神都变得极为凝重,看来连他都都不能瞧出这位鲁大师的深浅。

文 / yimouleng
LEAVE A REPLY
总访问数 21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