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围杀

寂静的街道上,叶鸿半蹲在地脑袋不停的转动着,想要寻得蛛丝马迹,不过天色实在过于昏暗,即便真的有什么痕迹露出可仅凭借肉眼观察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而且他的魂力虽然这段时间有所增加,可是也只能覆盖到六七米的范围。

“疯老,对方到底有几个人啊?”

见到周围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叶鸿赶紧开口向疯老求助。

“五个,两个淬体八层,三个淬体七层,他们全部停留在屋顶上对你呈合围之势,看来对方准备很充分目标也很明确,你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疯老叹息了一声,即便是他也有些大意了,要是早一点用魂力扫视一圈的的话说不定还能够及时返回何家,寻求帮助,再不济大不了在那里住宿一晚,比起性命来名声终究还是次要的。

听到疯老的话后,叶鸿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危险了,没想到对方有五个人,而且实力最弱的都是淬体七层,看来他们对于他的实力评估的很高啊,否则不至于触动淬体八层的人过来,至于来人属于哪方势力,即便叶鸿自问不是很聪明,可是用膝盖思考也能够想出来到底是谁。

“该死的赵家。”

叶鸿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只好咒骂两句解解气了。

安静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叶鸿刚刚站稳了身形便欲抬腿走去,“嗖嗖”两声,又是两支箭矢飞来,只不过这一箭矢的角度到不是很刁钻,对方的目的只是想让他留在原地。

叶鸿高高跃起,双手快速的挥动将射来的两支箭矢推开,然后一个盘旋过落在了地上,而那两支箭矢则射到了两旁住户的大门上径直穿透而过,威力惊人,看来应该是那两位淬体八层的人所发出的。

“踏踏”

轻盈的脚步声忽然在街道上响了起来,紧接着三道人影落入叶鸿的眼中,只见不远处正有三人向他走来,三人着装统一,皆是一袭黑衣面上用一快黑色方巾遮掩住,手中各自握着一把短刀,闪闪发亮。

“赵家什么时候这么见不得人了,居然还把脸给遮上了,难道你们还怕我跑了不成吗?”

叶鸿见到三人的打扮哑然间失笑,看来这些家伙倒也太谨慎了,出动了这般阵仗难道还觉得拿不下他吗?

“将死之人哪里有这么多话。”

中间一人沙哑的说道。

“听你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你是叫赵,赵什么来这?”

叶鸿歪着头故作思索状,眼睛滴溜溜的转动间将周围所有的路口尽数收入眼底,既然对方来势凶猛且人多势众,他只能想办法逃走了。

“动手。”

似乎是觉察到了叶鸿的小动作,刚才开口之人忽然对身侧的两位同伴喝道。

随着大喝声响起,三人分为三个方向快速的朝着叶鸿掠来,手中短刀的刀锋处乳白色光芒乍起,对着他齐刺了过来。

三人的攻势极为的默契,虽然言语上没有任何的交流,但几人动作却非常连贯,一看就知道他们是经常在一起行动,叶鸿见到这里心中又是一沉,实力上他与几人相近,虽然他自问真的打起来的话并不惧怕任何一个,可是对方人数众多而且配合有素,这让他感到有些棘手。

刀锋迎面刺来,叶鸿将脑中的杂念尽数抛去,身体突兀的向后倾斜,右手握成拳对着右边之人的胸膛砸去,左手化掌以一个优雅的弧度将刺来的短刀推开,带起凌厉的掌风拍了过去。

“砰”“咚”

两股撞击声响起,左右两边的黑衣人身影一下子倒飞了出去,而最中间的那人却是一刀刺在了叶鸿的小腹处,鲜血一下在流淌而出,他抬腿扫向那人,可对方早有准备,一见到刺中了叶鸿后便向后退去。

“咳咳”

那个被叶鸿一掌拍中胸口的黑衣人颤抖着站了起来,脸上尽是汗水,胸膛上火辣辣的,刚才要不是在最后关头他利用灵力护住了胸口估计这会已经重伤在地了。

“他怎么样了?”

之前刺中叶鸿的黑衣人偏头对另外一人说道,那人闻言连忙跑到不远处将躺着的那人扶起,伸手探了探对方的鼻息,只见那人的气息已经变的极其衰弱,胸膛起伏间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看来体内的有不少骨头已经断裂了。

扶着那名重伤者的黑衣人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一咬牙将手掌按在了前者的头颅之上,随即一用力,咔嚓一声,那原本还挣扎着的重伤之人蓦然间停止了抖动,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见到这一幕叶鸿不禁咽了口吐沫,虽然刚才那人被他一拳砸成了重伤,若是救治及时倒也能够挽救回来,以后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废人了,刚刚那一拳叶鸿可是用出了波动拳的三重波动再加上一丝灵力,即使是淬体八层的人挨上也会被打成重伤,那个黑衣人应该同样的想法所以才下狠手了结了同伴的性命,不过这个家伙的心实在是太过狠辣了。

那名站着的黑衣人望向叶鸿的目光变得凶恶了起来,他们几人并不属于赵家之人,而是属于安远镇另外一股势力奔雷武馆之中的修炼者,这次出手是因为收到了赵家一笔不菲的报酬,而其中最为令人垂涎的便是一部凡级六品的武技,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不过,虽然同为淬体七层,这三人无论是在武技还是灵力的深厚程度上都逊色叶鸿不少,要不是靠着默契的配合,说不定在刚才的交手中已经被击溃了。

“你,该死。”

那名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着,一步步的向叶鸿靠近。

叶鸿左手捂住小腹,那里有一道细小的伤口,正是被刚才那柄短刀划开的,不过他现在顾不上这么多了,虽然他刚才将两名黑衣人打伤,可却只有一人失去了战斗力,因此对方在人数上面依然占优,更何况屋顶上面还有两名淬体八层的人在一旁虎视眈眈,怎么看他今天都很难活着离开了。

当那名黑衣人离叶鸿五步左右距离的时候,他突然一个闪身右手成爪抓向其面门处,捂着伤口的左手快速的摆动着,随着手掌的摆动一股无形的波动在指间处蔓延开来。

“哼。”

那名黑衣人一声冷哼,随后单手向前便欲抓住叶鸿的右手,那紧握短刀的手掌一下子将灵力灌入了进去刺向后者,这一击不同以往,这要是被刺中了的话至少会在身上戳出个窟窿。

叶鸿的右手和那黑衣人的手掌硬撼在了一起,左手快速的额煽动间带起道道掌影,令人一时之间难以分辨出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在那黑衣人震撼的目光中按在了其肩膀处。

叶鸿施展的正是前段时间刚刚学会的一门五品武技,还从未在实战中使用过,不过这一次倒是派上了用场,看来前些天在藏书楼里废寝忘食的阅读总算是没有白费功夫。

黑人人中了叶鸿的一掌之后,接连退了十数步才站稳,肩膀处的骨头已然被震断,握着短刀的手无力的松开,叮的一声响,短刀掉落在了地上。

叶鸿见到眼前的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从身上的衣袍上扯下了一块碎布低头将小腹的伤口包裹住,随后他的面色便的严肃起来,这几个家伙只是开胃菜而已,他真正担心的是还未现身的那两人。

正当叶鸿的神经紧绷的时候,从两旁的屋顶闪过两道黑影落在了地上,借着昏暗的灯火和清冷的月光能够看到不远处的正站了两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二人目光冷厉,看向叶鸿如同看着一个死人般,让他感到浑身的不舒服。

“赵家的人。”

叶鸿见到那两人一下便想起了他们的名字,一个叫赵文峰,一个叫赵文龙,是一对孪生兄弟,但却并非赵家的血亲,而是外围子弟,不过由于实力的关系,他们在赵家的地位倒是不低。

“这小子有些手段,一起出手。”

赵文峰和赵文龙对视一眼,随后一齐对着叶鸿袭来,低沉的音爆之声在他们的体内响彻而起,一出手便是杀招,一前一后的包抄而来。

叶鸿深吸了一口气,旋即脚掌一跺地面对着前方的赵文峰爆冲而去,十指探出,指尖处白光闪烁,对着其脖颈刺去,既然退路没有了那么索性杀出一条血路出去。

虽然叶鸿的动作迅捷,但由于修为的差距还是比那两人慢了不少,当他的手掌探向面前冲来的赵文峰时,后者那泛着凌厉劲风的拳头已是到了面前不远处,同时耳边也传来了刺耳的破风声。

叶鸿一咬牙,在赵文峰惊骇的目光当中五指戳向其喉咙处,不过就在那千钧一之际,后者却一个扭身躲开了这一击,只是其脖颈处却是被划出了数道指痕,而在叶鸿身后的赵文龙却是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他的后背处。

“噗”

叶鸿一口血线喷出,身形摇晃着,他不停的喘息着,心中倍感惋惜,要不是这赵文峰反应快,他现在很可能将其重创,看来他还是低估了淬体八层之人的实力,仔细想来,当日赵擎的出手似乎也没有尽全力。

“哥,你没事吧。”

赵文龙望向赵文峰关切的询问道。

“我没事,这小子倒是够狠辣,不过他越今天绝对逃离不了咱们的手掌心。”

赵文峰将额头上的汗水拭去,脖子上传来火辣之感,看向叶鸿的目光当中多了一丝惊悸,不过他的表情倒是显得格外的狰狞,看来之前的退缩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杀心。

文 / yimouleng
LEAVE A REPLY
总访问数 79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