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偷袭

叶鸿呆呆的望着何正豪的背影,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一阵冷风吹过他不由得打了个喷嚏,然后一脸发苦的迈步走出了石亭。

“怎么办啊……”

叶鸿心中苦恼的想着,他可没有料到会被留在这里吃完饭,更为纠结的是一会还要见何语嫣的母亲,也就是他名义上的丈母娘一面,他开始有些后悔来何家串门了。

何家宅院里,宽阔的客厅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圆桌,上面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肴,桌旁放着数张椅子,叶鸿正坐在其上一脸的郁闷。

“踏踏踏”

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叶鸿的耳中:“叶鸿兄弟咱们又见面了。”

“风堂大哥。”

叶鸿偏头看去,来人正是前两天有过一面之缘的何风堂,他赶忙站起身打着招呼。

“坐。”

何风堂笑着走到叶鸿跟前坐在了旁边,对站在身后的侍女叮嘱了一句后就开始和叶鸿热切的攀谈起来。

“叶鸿兄弟,这次来是有事吗?”

“没什么事,我爹让我过来拜见一下何伯父。”

“哦,是这样啊,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我们家有不少人想要认识你呢。”

何风堂说完从桌上倒了一杯茶水竟自的喝了起来。

叶鸿如坐针毡的看着何风堂,可是后者似乎没有发现他的不妥之处,依然在那里喝着茶水,只是微微上翘的嘴角看起来颇具深意。

“风堂大哥,何伯父他什么时候来啊,一会菜该凉了。”

叶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只想早点回家,要是过一会人来多了的话那么什么时候走可就由不得他了。

“叶鸿兄弟,一会我父母就过来,还有我的两位叔伯也会来,这次正好你在这里他们也想认识一下呢。”

何风堂将酒杯放下,正色的说道。

叶鸿猛然间站了起来,失声道:“啊,这么多人?”

“怎么,难道你们叶家的家宴不是这个样吗?”

何风堂不解的看着叶鸿,对后者有如此激烈的反应感到不解。

“家宴?”

叶鸿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那何正豪走的时候可只说安排一顿饭而已,没想到居然会变成何家的家宴,自己居然被涮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呀。

何风堂看着叶鸿纠结的表情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他哈哈笑道:“叶鸿老弟,我爹他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把你当作我们自家人看待罢了。”

叶鸿颓然一叹坐在椅子上,既然已经都这样了他只希望过会那些何家的长辈不要问他过于敏感的问题,否则的话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当何风堂将一壶茶喝的差不多的时候,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的声音杂乱无章,听起来好像来了不少人。

“爹,娘,大伯,二叔。”

何风堂同样也听到了脚步声,他赶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步走过去,轻声说道。

叶鸿的视线随着何风堂的身形移了过去,只见不远处正有四个人走了过来,除了何风堂外还有两男一女,那两个男子看上去四十岁上下,模样与何风堂有些相近,只是其中一人面带笑容而另外一人表情却十分冷漠,而站在最边上的则是一位美艳妇人,她一袭裘皮长裙身姿端庄看起来很是雍容,耳朵上两只金灿灿的耳环极为的耀眼,和那两名男子不同,她没有理会面前何风堂而是不停的打量着叶鸿。

“这位就是叶鸿贤侄吧,贤侄的的大名现在在安远镇之中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何正豪身侧的那位面带笑容的男子走上前啧啧称赞道。

“这位是我二叔,何正元。”

何风堂跟在了后面向叶鸿介绍道。

“二叔好。”

叶鸿老实的叫了一声。

“哈哈叫我二叔那么也就承认是我何家的女婿了,你很不错。”

何正元大笑着拉出一张椅子坐了下去。

何风堂和另外的那名面容冷峻的男子也走到桌前坐了下去,那名美肤则走到叶鸿身边,美目之中有着流光转动。

“叶鸿是吧,我是语嫣的娘亲。”

美肤坐在了叶鸿身侧,虽然她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可是自打走进来之后她的视线就没有从叶鸿身上离开半刻,想来是对叶鸿这个准女婿非常的满意。

“伯母好。”

被美肤盯着,叶鸿有些不自然,这种感觉有些怪怪的,虽然对方看起来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妇人,但他却有些紧张,手心上满是汗水。

“行了,梅雨,你没看叶鸿贤侄紧张的都发抖了吗,对了,语嫣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

何正豪瞧得叶鸿顿挫不安立刻明白了过来,这种丈母娘相女婿的情况他也算是过来人,因此赶忙帮叶鸿打了个圆场。

“语嫣说她身体不舒服,唉,咱们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害羞了。”

那个叫梅雨的妇人叹息着道。

“呵呵,你当年不也是一样,那个时候我……”

何正豪听罢忽然回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刚刚发出一丝感慨还没来得及在说些什么便被那美妇给瞪了回去。

见到这一幕叶鸿强忍住了笑意,看来安远镇风光一时的何正豪也是个怕老婆的人啊。

“咳咳,大哥,三弟,咱们动筷吧,要不菜肴凉了。”

何正豪轻咳了一声,一旁的两人闻言也拿起筷子,似乎对于这种场景已经习惯了,坐在最边上的何风堂则是一脸的木然。

当酒席开始之后叶鸿一声不吭的吃着菜,只是偶尔会回答两句何家几位长辈的问话,说是回话其实只不过是“嗯,啊”两句应付着,出门之前叶云志曾经告诉过他尽量少说话,遇到一些敏感的问题就说不知道。何正豪自知从叶鸿嘴里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和坐在旁边的两个兄弟一起谈论起家族最近的一些情况。

与何正豪几人打听叶家之事不同,那位叫梅雨的美肤所关心的却是叶鸿个人,在桌上她不停的给叶鸿夹着菜,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直将叶鸿问的头晕目眩。

叶鸿从来没有感到时间过得有如此之慢,当桌上的菜肴只剩下一些残羹时,何正豪方才起身对着一旁的何风堂嘱托道:“风堂,一会你送叶鸿贤侄回去。”

“知道了,爹。”

何风堂点头应和道,一旁的叶鸿刚要站起却被那名美妇一把拽住,她抬起头对何风堂道:“风堂,一会给叶鸿找个干净的客房,今天太晚了让他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去吧。”

叶鸿一听顿时大急,在这里呆上一晚这要是传出去那他这个何家女婿可是坐实了,到那时无论定然是百口莫辩,无论他怎么解释估计家里边也没有人会相信了。

“不用了伯母,这么晚了要是我还没有回去的话我爹娘该着急了。”

叶鸿深吸了一口气,脑中灵光一闪说道。

“这样啊,也对,那就让风堂送你回去吧。”

美妇一听叶鸿所言也觉得很有道理,便不再勉强了。

何家大门口处,叶鸿与何风堂并肩而立,此时周围已是一片漆黑,唯有何家大门的顶端还亮着两盏灯笼。

“叶鸿兄弟,我就送你到这里了,回去的路上小心。”

何风堂拍了拍叶鸿的肩膀,嘱托道。

“多谢你了风堂大哥。”

叶鸿说罢一抱拳便转身离去了,只留下何风堂一人站在原地一直等到叶鸿的身形消失在视野内方才走进宅院将大门关闭。

此时的街道上面早已变得空旷起来,时不时的有冷风吹过将地面上的一些杂物掀起,借助这街道两旁住的一些户门口处挂着的灯笼,叶鸿依稀看清了回家的路。

叶鸿一边走着一边思索着,今天在何家他倒是并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即便是有些礼节没有到位,但是想来何家的那些长辈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就计较什么,不过从之前何正豪的话语里他总是感到他们对于这次灵田划分始终不看好叶家却依然选择了联姻,看来这何家应该是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叶小子,有些不对劲。”

这时疯老的话突然在叶鸿的脑中响起。

“怎么了疯老?”

叶鸿闻言一惊,他赶忙询问着。

“你被人盯上了,还不止一个。”

过了一会,疯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十分的严肃却极为肯定。

“什么?”

叶鸿一个激灵,刚欲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异常尖锐的破风声陡然间响起,从两旁房屋的顶端有着数支箭矢闪电般朝他射来,箭矢射来的方向正好将叶鸿所有退路封死,看来应该是准备很久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叶鸿一惊,灵魂之力迅速向四面八方蔓延开去,同时体内的那一丝灵力极速的运转护住了周身要害部位,随后双腿紧绷猛地一用力向上跃起,在半空之中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躲开了两只迎面而来的箭矢,由于箭矢的速度很快虽然叶鸿并没有被射中但身上的衣袍却是被刮开了几道口子。

叶鸿一个盘旋后落在地上,抬起头不停的扫视着周围,双耳微动仔细聆听着,可是周围却安静的可怕,仿佛刚才的袭击从未发生过一般,见到这一幕他的心不由一沉,看来这一次的确是危险了,他都是没有料到在家待到现在还是被人给盯上了,看来对方是自打他出家门时就开始铺网了,一直等到他回来时一头撞进来。

文 / yimouleng
LEAVE A REPLY
总访问数 81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