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定要把朱生豪和宋清如介绍给大家,我觉得他们夫妻有点像钱钟书杨绛夫妇,是温暖有趣的灵魂,而且朱生豪还特别会说情话,听完有助于大家在感情生活里做个温暖有情趣的人。


0 (63).gif

 

在央视的《朗读者》节目中,那句“醒来觉得甚是爱你”打动了千千万万的人,由此,许多的人开始认识了朱生豪。

 

朱生豪是谁呢?先用一句话介绍:

 

朱生豪的一生只有两件事,翻译莎士比亚全集和至死不渝的爱宋清如。

 

1912年朱生豪出生于一个破落商人家庭,家境一般但他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中学毕业后则是被其校长保送至杭州之江大学,妥妥的学霸一枚。

 

大学时期他主修中国文学,辅修英文。他才华横溢,进入之江诗社后,更是成了别人眼中的天才同学。

 

朱生豪与宋清如的爱情则是一段佳话,他是之江才子,一代词宗夏承焘说他的才华古人中只有苏东坡能相比。她是之江校花,也是才女,大师施蛰存说她的新诗有“不下冰心之才”。

 

 

宋清如本是一户大户人家的小姐,在家里排行老二。家境优渥,长相美丽,白富美一枚,巧合的是,宋清如同样在之江大学念书,更加巧合的是,因为喜欢写诗,她也加入了之江诗社。

 

1932年,朱生豪四年级时,在“之江诗社”的活动中,朱生豪认识了当时一年级的宋清如。

 

青涩年轻的宋清如惴惴不安的拿着自己写的宝塔诗到了活动现场的。朱生豪看过了她写的诗,没有说话,但是几天之后,他给宋清如写了一封信,还附带了自己的新诗,请她指教。

 

当场不说话,过几天再主动联系,有点欲擒故纵的意思,不错。

 

两人互相欣赏,就这样,一来二去,他们的通信由拘谨客气,变为了自然亲切,感情也慢慢生根发芽了。

 

据说,那时朱生豪常在之江大学教学楼前的玫瑰花坛唱《路斯玛丽亚》和《娜塔莎》,而宋清如则常常在没人看见的夜晚到花坛去偷一朵花。

 

宋清如采花贼实锤了。

 0 (37).gif

 

他们在校园里共同度过了只有一年的时光。朱生豪先于她大学毕业,在上海世界书局做英文编辑,而宋清如先是在之江大学读书,随后到成都、重庆教学。

 

两人分隔两地,开始频繁地用书信交流。

大多是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信里全是朱生豪绵绵不绝的爱。

 

有人说,从前民国闻名天下的四大情书,徐志摩的《爱眉小札》,朱湘所写的《海外寄霓君》,沈从文给张兆和所写的《湘行书简》与鲁迅写给许广平的《两地书》,到了朱生豪这里,通通差了一个等级。

 

许多人称他是民国最会说情话的男人,我信了。

 

以下为一些情书摘抄,现在这么多土味情话,真是渣渣。

 

 

1.我想作诗,写雨,写夜的相思,写你,写不出。

 

2.醒来觉得甚是爱你。这两天我很快活,而且骄傲。你这人,有点太不可怕。尤其是,一点也不莫名其妙。

 

3.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4.阿姐:不许你再叫我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中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特此警告。

 

5.每天你让别人看见你,我却看不见你,这是全然没有理由的。

 

6. 今天宋清如仍旧不给信我,我很怨,但是不想骂她,因为没有骂她的理由。今天中午气得吃了三碗,肚子胀得很,放了工还要去狠狠吃东西,谁教宋清如不给信我?

 

7.回答我几个问题:1、我与小猫哪个好?2  、我与宋清如哪个好?3、我与一切哪个好?如果你回答我比小猫比宋清如比一切好,那么我以后将不写信给你。

 

8.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9.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

 

 

10.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11.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12.快用两句骗小孩子的话哄哄我,否则我真要哭了,一点乐趣都没有,一点希望都没有。

 

情话就先分享到这里。

 

朱生豪的情书中对宋清如的爱称一定要提,仔细算一下有几十种。

 

肉麻的叫法张口就来,你看有这些:

 

宋神经,宋家姐姐,挚爱的朋友,青子,二哥,小妹妹,姐,澄哥儿,如老姐,女皇陛下,好人,宋儿,好友,澄,小姐姐,澄儿,小亲亲,阿姐,傻丫头,宋姑娘,青女,我们的清如,好澄,好朋友,爱人,阿宋,亲爱的英雄,姐姐,好孩子,傻子,孩子,好好,老弟,小鬼头儿,婆婆,澄子,宋宋,妞妞,你这个人,宋千斤,天使,心爱,蠢孩子,清如夫子,宋先生等等…

 

朱生豪的自称也花样繁多,很少重复。

 

黄天霸、鸭、太保阿书、吃笔者、综合牛津字典、朱朱、厌物、你脚下的蚂蚁、岳飞、小三麻子、弟弟、爱丽儿、饿鬼、阿二、波顿、豆腐…

 

天哪,太肉麻了,朱生豪也是爱情里的舔狗。

 

看到“小姐姐、女皇陛下”这些个词,原来早在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信中就出现过,没想到现在倒成了网络用语。

0 (69).gif

 

1936年,朱生豪开始翻译莎士比亚。他一边翻译,一边上班,除了看电影,没有做别的事的时间,不打王者不刷微博,自律青年一枚。他准备花4年时间,完成全部的《莎士比亚全集》。

 

朱生豪计划得很周全,但是世事难料。

 

八一三的炮火炸毁了闸北,也炸毁了他的译稿,于是从头开始重新翻译。4年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冲进租界。朱生豪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住所,再次失去了重译的稿子。

 

这时宋清如回来了,从千里之外的重庆回到他身边,听从了大学同学张荃的建议,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结束了十年的分离与苦恋,相守在一起。

 

婚礼上,一代词宗夏承焘为新婚伉俪的朱生豪夫妇题下八个大字:才子佳人,柴米夫妻。

 

朱生豪经历了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又经历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在宋清如的守护下,他开始第三次重新翻译莎士比亚文集。

 

“他译莎,我做饭。”和杨绛钱钟书一样,家务基本让宋清如一人操持。

 

1943年,朱生豪夫妇返回嘉兴定居,当时他们的生活极为困苦,通货膨胀严重,大米价格疯涨,从每石400元涨到每石40万元。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朱生豪依旧没放弃自己热爱的翻译事业,朱生豪说道:“饭可以不吃,莎剧不能不译。”

 

朱生豪不出门喝酒、不打麻将、不吃烧烤,也不刷抖音,专注翻译事业,超负荷的工作很快压垮了朱生豪,许是察觉身体有恙,来日无多,他以惊人的毅力强压下不适,发疯一样的翻译,工作量从每天翻译3000字加到每天8000字。

 

1944年6月,朱生豪确诊为肺结核,在此之前他仍坚持带病翻译出4部历史剧。自此,他已经完成了31部半的翻译。

 

直至离世前夕,朱生豪已然奄奄一息,他仍仰卧在床上高声朗诵莎剧原文,声音铿锵。时而清醒时而昏睡,清醒时只无奈告诉宋清如:“早知一病不起,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把它译完。”

 

可他始终没有熬过这场病,临走前,他轻轻地喊着宋清如:“小清清,我要去了。”

0 (59).gif

 

1944年12月26日,年仅32岁的他抛下一岁的幼子朱尚刚和妻子宋清如离开了人世。

 

 

失去最宠爱她的人后,宋清如便一次次地重新翻开那数百封书信,一遍遍地读,一遍遍地回忆,一次次地落泪,从此她的生活只剩下两样事情:出版朱生豪的译稿和抚养孩子长大。

 

1948年,宋清如独自一人完成180万字遗稿的全部整理校勘工作,心里的一块巨石也终于落地。

 

 

朱生豪的孩子朱尚刚说:“母亲把漫漫的一生,都交付给了父亲最爱的莎士比亚全集。”

 

1997年的夏天,宋清如也去了。

 

她将伴随自己40多年的朱生豪手稿全部捐献给了国家。

 

一世爱情,就此落幕。

 

如果你去了浙江嘉兴,一定要去浙江嘉兴的朱生豪故居,门前有座雕像,是朱生豪与宋清如夫妇,二人身体相连,脸庞依偎似是在说着我们不懂的秘密:“老头子,明天吃点啥?”。

 

 

朱生豪带领很多人第一次走进了莎士比亚的艺术殿堂,他会被大家记住的。他那些有趣的情话,也会被大家记住的。

 

 

有趣的人会互相吸引,互相促进成长。我们下节课也会给大家分享一对老夫妻的真人真事,丈夫太无聊了,和妻子没话聊,最后靠女儿一个方法就解决了。

 

好了,我们下一节课见。

0 (41).gif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