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的第三节课。


大家看到这节课的标题《富得无趣的广东人》,肯定以为是我们的偏见,不是,大家继续听下去。

这里,我们要提到一个人,黄佟佟,作家,曾出版多本书籍,她是新浪和腾讯的特约评论员,英国金融时报网撰稿人,还是窦文涛《圆桌派》的嘉宾,她曾在腾讯官方微信公众号腾讯“大家”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很快就获得了10w+,她的题目是《富得无趣的广东人》。


e26bd4f6abf79bb8977c213def633b08.gif

黄小姐旅居广东十多年了,肯定不是地域黑,只是她个人的真实感受罢了,我们可以说这是她的一种偏见。我们可以质疑,但她有表达的权利。

首先我们看下她的观点:

为什么她会觉得广东人无趣呢?她特别比较了上海和广州这2个城市。

她说广东人无趣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广东人很低调,不喜欢炫富,不喜欢炫耀性消费

2、广东人是实用主义,不喜欢形式上的文化

她举了几个例子

前段时间,有个美食博主到广州石牌一家快餐店试吃,十二块钱的鸭仔饭,大份又好吃,于是就对店主大叔说这么便宜,你一定赚得很少吧!这一句话激起了大叔的自尊心,大叔告诉这个美食博主,他其实有十栋房子出租,买了一辆宝马用来装货。

而这位采访快餐店老板的美食博主听错成十套后,老板立即纠正说:是十栋!每栋七层楼!……大家瞬间石化,这绝对是隐形富豪啊,石牌的房子现在也卖到了十多万一平米,十栋房子的话,一亿身家分分钟啊,但他却宣称他依然喜欢在这里卖鸭仔饭,因为觉得比较开心。

image.png

黄小姐得出结论说,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当然是好的,但有钱人本来应该更丰富多彩啊!她的意思是广东人很低调,不喜欢炫富就是无趣。

第二个观点是 广东人是实用主义,不喜欢形式文化。

黄小姐特别比较了上海和广州的区别,她说:

上海有钱人,会追求精神上的享受,比如买好的房子、好的生活方式,买画买古董,和艺术家交往,努力营造一个衣香鬓影名流云集的所谓上流感;

而在广东,这个阶层异样地保持着沉默,大家都埋头苦干,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有多少钱。这几年广州拆迁造就了无数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但这其中大部分人都仍然还在干着从前的营生,卖菜的卖菜,拉货的拉货,住着从前的房子,穿着从前的旧衣服……


2c568e9513a12126965bd153169619bd.gif

上海人喜欢参加party,喜欢穿晚礼服,喜欢在奶油蛋糕上点缀上玫瑰花,而广东人觉得这样太装,广东有钱人似乎对于一切形式感的东西都充满了不屑与不信任,广东人的哲学是实用,而上海人的哲学是,蛋糕要点缀玫瑰花,这样生活更有意思。

上海有钱人最看重的是什么?

是面子,是生活。

广东有钱人最看重的是什么?

是里子,也是生活。

都是生活,为什么我觉得上海有钱的人生活更丰富多彩,而广东有钱的人生活更无趣呢?

以上是黄小姐得出的结论,她觉得更注重外在和形式感的人就更有趣。

这里我们的疑问就是,广东人到底是有趣还是无趣呢?

当然,我的观点和黄小姐相反,我认为卖鸭仔饭的老板很可爱,身家上亿却跑去开店卖鸭仔饭,他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同时他的这种行为又有反差萌,让我们受到启发,这个启发就是:人这辈子活着就是要开心,有时候和钱没关系。

大家有没有发现,其实黄小姐把有趣的定义搞错了,有趣不是流于形式。穿晚礼服参加party,蛋糕上点缀玫瑰花就是有趣吗?不一定的。

有位网友就回复说:感觉炫富才无趣,而且更没有灵魂,卖鸭仔饭的富豪老板反而可爱多了。

我们不能把有趣分为:低调务实就是无趣,有仪式感、形式感就是有趣

上海比较有形式感或仪式感,广东人比较低调务实,这和这2个城市的历史分不开。

广东人的低调,和传统相关,其次与近现代的留洋大潮有关。

1796年,有五名南粤水手乘坐商船抵达美国费城,成为最早踏足美国土地的广东人。1820年后,不断有广东人前往旧金山定居。这股去美国的掘金大潮,最开始都是劳工,还有商人。

在美国的早期开发中,无论是开采金矿,还是修筑太平洋铁路,广东籍劳工从未缺席。他们的人生恰恰伴随着美国的崛起,当他们衣锦还乡时,会将西方文化一起带回。如今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开平碉楼,乃至珠三角随处可见的碉楼,都是这种华侨文化的产物。它中西合璧,同时又有着低调的一面,关起门来自娱自乐,同时又有着捍卫自身财产的决心。

然后在1872年到1875年间,一个广东籍的人叫容闳,由他提议,在曾国藩、李鸿章的支持下,清政府先后派出四批共一百二十名学生赴美国留学,这是官费留学(大家注意:还没到庚子赔款留学),这批学生出洋时的平均年龄只有十二岁。

这次留学尝试,造就了晚清史上最出色的精英群体,包括民国首任总理唐绍仪、清华首任校长唐国安、主持京张铁路的詹天佑……一百多名留美幼童中,广东人占了2/3。

也正是留美幼童出身的唐绍仪、唐国安和梁诚等广东官员,合力促成了庚款留美,造就了胡适、梅贻琦等庚款留美生。

所以,与西方文化接触如此之久,又拥有香港和澳门这两个窗口,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与广东人自身的务实结合在一起,并以“勤劳”、“低调”这样的标签呈现。


7ff4c90d3253dc6b1e702975bb74f813.gif

上海与广东的不一样,区别在历史

叶克飞老师有个观点:广东的西化是走出去的结果,上海的西化是引进来的结果。这是二者的最大差异。

广东的“走出去”,是从晚清开始的留洋大潮。那些在海外打拼的广东人,对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耳濡目染,并将之一起带回中国。他们是参与者,深知白手起家的可贵,深知低调和节俭的可贵。

上海对西方文化的接纳则是引进来的结果。上海开埠后,迅速成长为远东第一名城。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快速涌入,作为接受者,上海一步到位,感受先进文化、发达科技和繁荣商业。

在中国商业史上首创开放式柜台,首家装有空调的新新百货,首家试用自动手扶电梯的大新百货,都属于上海。

大约在1984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印象深刻的大事。小半个上海都被轰动了。“永安百货”装空调了。对,就是现在商场里屡见不鲜,开到16度冷得你发抖的中央空调。80年代在永安百货,空调开始免费向市民提供。当天,整个商场大厦就被挤瘫痪了。上海的夏天,十分的炎热,动辄36度以上。80年代的老百姓,谁有空调呀。谁见过空调,连电网都不稳定。全城轰动。

当时,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做“孵空调”。很多家庭,甚至不惜坐二三站路的公交车,专程跑到南京路,为的不是购物,而是蹭商场里的空调,一直孵到晚上9点关门。巨大的人流,把整个南京路商厦挤得水泄不通。

哪怕连商场的出口,清一色都摆着几十张躺椅,躺着赤膊的市民。

随着门缝的开闭,偶尔有商场里的冷气泄露出来,简单来说就是蹭空调。

image.png

永安公司,仅凭借一部空调就笼络了巨大的人流和美誉度,维护了南京路的地位。

这在争夺眼球的今天,几乎无法想象。

1988年夏天,上海又遭遇罕见的高温,无数市民涌进商场避暑,客流一度爆棚。为了控制人流,商场干脆卖起了门票,想进商场的顾客必须先购买一张3毛钱的门票。即使要收费入场,进来的客人还是源源不断。

进商场吹空调要买门票,放在今天不敢想象,对吧?挺有意思。

上海有很多的第一,走在其他城市的前列。

所以,不能单纯的说上海有仪式感就是有趣,广东低调就是无趣,和历史背景相关。

我们回到有趣这个话题

一个人有趣与否,关键看能否取悦自己和愉悦他人。从这一点来说,黄佟佟老师文中那位拥有十栋楼还卖鸭仔饭的大叔就很有趣。这种衣食无忧、财务自由状态下的工作状态,其乐趣妙不可言,不足与外人道。

我去过国内和国外很多地方,在哪来你都可以碰到讲粤语的广东人,年轻的时候在厦门待过2个月,在一家青旅做了2个月掌柜,接待了这么多房客,广东人占了50%,其次是福建人。广东驴友会玩,他们会追求更好的旅行体验,体验最多的元素。

广东人会吃,喜欢尝试新鲜食材新鲜吃法。吃鸡的话,广东人有无数种吃法,没有一只鸡能活着离开广东,而且什么都可以拿来煲汤,包括福建人。在旅行时也是最敢于尝试当地特色菜品的群体,这怎么能说无趣呢?

好了,这个节课我们反驳了一个观点,并表明广东人并不是无趣的群体,然后我们比较了上海和广州的历史区别,我们下一节课见。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