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座上,强悍的拳掌来回交错着,汹涌的灵力所过之处将一切事物尽数化为湮没,砖石所铸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裂开了数道裂痕。
  
  “呼,呼……”
  
  叶重剧烈的喘息着,双手不停的颤抖,在他不远处的赵千峰则是衣衫褴褛极其的狼狈,看来在刚才的交手当中后者吃了大亏。
  
  “赵大少爷,没想到吧,今日你会将赵家带入深渊之中。”
  
  叶重讥讽的说道。
  
  “你……”
  
  赵千峰上气不接下气,虽然他并不是魂师,但在交手当中依旧是注意到了场中的变化,特别是成为魂师的叶鸿,凭借强横的手段重挫了雷横,这一切都让他感到事情已经出离了他的掌控,然而事已至此,两家现在已经可以说是不死不休,即便他想要罢手叶重也绝然不会同意。
  
  不过,若是将面前这个可恶的家伙拿下,那么局势就会瞬间逆转,但……
  
  叶重看着阴晴不定的赵千峰恨不得畅快的大笑三声,对于叶鸿这个宝贝孙子莫名其妙成为了魂师他虽然好奇,不过此时却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将赵家和野狗帮拿下方才是重中之重。
  
  两人几乎同时出手,浑厚的灵力撞击到了一起爆发出惊天的响声,二人所施展的招数虽然简单,但招招致命,出招的同时还要及时躲闪,近身搏击讲究的就是以快制快,繁琐的武技反而成为了负担。
  
  叶鸿摇晃着身体站立了起来,脑中传来的眩晕让他感到一阵干呕,恨不得将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吐出来,身为魂师的他感知能力几倍与常人,因此普通的头晕目眩到了他这里则变为了天旋地转。
  
  好不容易将心神稳固住,便是见到不远处匍伏在地的雷横,叶鸿眼中寒光一闪,十指的指尖处白芒乍现,一个晃动便是来到其面前。
  
  “唰”
  
  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叶鸿的手指没有丝毫的阻碍径直切割向雷横的喉咙处,然而就在离后者脖颈不到半尺距离时,那瘫倒在地的雷横突然间站了起来,抬手就是一掌劈来。
  
  叶鸿望着逐渐放大的手掌,瞳孔微微收缩,泥丸宫内的灵魂力暴涌而出对着雷横席卷了过去,同时左手快若闪电的劈下。
  
  “啊……”
  
  凄厉的吼声自雷横口中发出,他从地面上一个翻身躲开了叶鸿的一掌,只是脖颈处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流淌将衣领染得鲜红。
  
  雷横踉跄的站了起来,脑中不停的有着针扎般的刺痛传来,披头散发看起来像是个野人。他目露凶光,脸上的肌肉几乎扭曲到了一起,混淆着数道抽动的伤疤,宛如地狱的魔鬼一般可怕。
  
  “小子,你,你很好。”
  
  雷横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只是大脑的刺痛使他说起话来都不是很利索,虽然只有几个字但听起来却异常刺耳,好像喉咙里堵了块石头。
  
  “哼,你有本事就冲我来,对付我爹他们算什么本事。”
  
  叶鸿揉了揉胀痛的胸口,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如,不如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雷横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异色,提议道。
  
  “哦,什么商量?”
  
  叶鸿眉毛一掀看着雷横,那副样子似乎是在认真的思考,只是心中却早已做好了防备。
  
  “这样,咱们罢手言和,赵家的事情我不再参与了,你放我走,怎么样?”
  
  听得雷横的话叶鸿先是一愣,然而还不待他有何表示,急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猛地一跺地面向后划去,同时灵魂力化作滚滚青烟朝着声音的源头蔓延开去。
  
  “嘶。”
  
  雷横爆冲向前的身形陡然间停了下来,在叶鸿灵魂力的不断冲击下,他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接近后者,更何况经过刚才的碰撞,虽然叶鸿硬接了他一掌,但同样的他也被那神秘莫测的灵魂能量侵入体内,不停的搅动着他的大脑扰乱着神经。
  
  叶鸿看着弯腰挣扎的雷横,飘然间向后退去,同时泥丸宫内的灵魂漩涡极速的转都着,将脑海当中的所有灵魂力抽调而出,一股极端的虚弱感陡然间传递自身体各处,他咬着牙强行控制着身体,同时将那一缕缕的灵魂能量化作一道一尺长的圆弧形光刃,光刃看似虚幻但却有着实质般的光华,看起来颇为奇特。
  
  这时,几乎所有人的神经都随着叶鸿面前的那道光刃的形成而紧绷了起来,就连叶重见到那漂浮在半空中的光刃心中也不免生出骇然,那看似质朴的刀刃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威压,要是他被这诡异的东西打中的话肯定不死也得脱层皮下来。
  
  “这个小杂碎……”
  
  与叶重有着相同感受的赵千峰此刻却是大急,虽然不知道叶鸿所施展的到底是何种武技,在他的见识里当然也能够知道魂技这种存在,但不管怎么说那股令人冰凉至脚底甚至冻结血液般的寒意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切魂刃,去。”
  
  叶鸿手指轻点,一声低呼之后那道光刃发出翁嗡的响声,随后化为一道流光射向了雷横,所过之处就连空间都开始震荡了起来。
  
  还在挣扎着从阵阵刺痛当中回过神来的雷横突然间升腾起了一股惧意,他刚一抬头就是见到刺眼的白光,凭借直觉他骤然间将体内所有的灵力灌注手臂上,双臂交叉护住了胸膛口。
  
  “噌”
  
  光刃洞穿了雷横的身体却并没有一丝的血液喷洒出来,但是他的灵魂宛若打碎的镜子般四分五裂,他宛如雕像般静止不动,眼神逐渐黯淡了下来,体内的生机飞速的流逝着,他恍惚间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那个为了学习武技受人欺辱的幼小身影。
  
  “呜呜”
  
  雷横双手掐住喉咙想要发出一声怒吼,然而他的嘴张的老大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脸上的表情似是不甘又或许是无尽的悔恨,整个人如一根根木头般缓缓的到了下去。
  
  “砰”
  
  当雷横的尸体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厅堂内的人身子几乎同时顿了一下,随后便是有着数十道目光扫向此处,当见到倒在地面上的人是雷横后,赵家和野狗帮的人脸色霎那间变得惨白,而叶重和阿九两位老者则是一脸的兴奋,特别是前者,一掌将赵千峰震退之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好,好,不愧是我叶重的孙子,不愧是我叶家的儿郎。”
  
  叶云志看着呼哧带喘的叶鸿,反应虽然并未像叶重那般激动,但连脸上也有着笑容浮现。
  
  擦拭掉额头上的汗水,叶鸿站直了身子,看着倒在地上的雷横一时之间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融灵境是那么的遥远不可及,哪里想到今日自己居然亲手杀掉了一名融灵境的强者,看来随着境界的提升他的眼光也要放的更远了。
  
  厅堂的门口处这个时候汇聚了数道人影,他们正是刚才坐在里面的几位家族的首脑,看样子是在观看着场中形势,只要其中一方落了下风他们便会立刻出手痛打落水狗,争取给胜利一方的留个投名状。
  
  然而,当见到雷横被击毙当场的时候,几人同时咽了咽唾沫,心脏像是重拳被打了一记,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像是要从胸膛中飞出来一样。
  
  “叶家的这个小子,真是变态。”
  
  “是啊,看来最后的赢家是叶家无疑了,咱们赶紧去将赵家的那些族人斩草除根,给叶老爷子他们省省心。”
  
  话音落下,几人就转身离去朝着赵家的院落走去。
  
  叶鸿将心神平复下来,打量起了场中的变化,他的目光忽然间扫向了和叶云志激斗的赵远江,嘴角微微上扬,身形一动便是来到了二人所在的方位。
  
  “不好。”
  
  赵远江眼睛的余光扫到了叶鸿,后者突然间消失在视野里让他感到万分不妙,他拼尽全力将叶云志逼退,转身便欲逃离而去。
  
  “现在想走不觉得晚了吗?”
  
  略显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赵远江听了却像是死亡到来的宣示,他的头颅来回的转动着想要寻找出声音的源头,体内的灵力不住的向外流淌着,看起来整个人的神志已经开始变的混乱了。
  
  看着来回转动着想要寻找到自己的身影一脸慌张的赵远江,叶鸿轻叹了一声,曾经风光一时的人物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样子,看来要不是自己成为了魂师,说不定变成这副模样的人就会是父亲叶云志了。
  
  想到这里,叶鸿将一道灵魂力调出,侵入到了赵远江的脑中,将后者的感官剥夺,然后一掌拍在其面门上,登时血液和脑浆碰裂洒在地面上,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远江!”
  
  凄厉的呼喝声让人听了毛骨耸然,赵千峰颓然的脸庞上有着滔天的恨意,他死死的盯着叶重,像是一只受了伤的野兽做着最后的殊死一搏。
  
  “叶重,你别得意,迟早有一天你们叶家也会被灭门的。”
  
  “哼,赵千峰,到了如今的地步这种话说了还有用吗?”
  
  叶重不以为意,二人缠斗了数十年,虽然赵千峰凭借着赵家的势大始终压他一头,但不管怎么说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倒也的确有两把刷子,不过今天笑到最后的人是他。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66.赵江远 - https://yimouleng.com/2018/09/02/%e8%b5%b5%e6%b1%9f%e8%bf%9c/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