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厅堂烟尘四起,地面上到处都是土砖碎发,任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会是安远镇赵家的议事厅。
  
  赵千峰面色森然,此刻的他体内的灵力早已消耗殆尽,身上的衣袍早就破败不堪,看样子和叶重的交手吃尽了苦头,若不是仗着中品功法或许他早已被重创,不过即使是这样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叶重,老夫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赵千峰狰狞的一笑,随后体内开始出现轰隆的响声,片刻过后苍白的脸庞浮现出了一抹红润,紧接着一股异常强横的威压散发而出,他的掌心处无数灵力汇聚到了一起,璀璨的银芒流动着。
  
  “你,你居然燃烧掉了气海。”
  
  叶重一脸惊骇的看着赵千峰,后者已经开始燃烧丹田处的气海,这种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事后即使不死也会成为一个灵力尽失的废人。
  
  所谓的气海就是融灵境强者汇聚灵力的地方,这与魂师的灵魂漩涡差不太多,但不同的是气海只能有一个,而灵魂漩涡的数量则是会根据魂力的提升而渐渐增加。
  
  所以,当见到赵千峰居然将气海燃烧,叶重的眼皮不住的跳动着,要是一个不小心的话说不定他还真的会被前者重创,毕竟融灵境强者真要是拼了命的话即便境界高出一个层次也要小心对待,更何况面前的这个家伙可是拥有着中品功法,气海当中的灵力足足比下品功法的人多出了三成。
  
  赵千峰的掌心处顷刻间多出了一个耀眼的光团,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将整个厅堂内的灵力尽数吸纳,周遭的地面被狂涌而来的风暴撕得千疮百孔,谁知他自己的衣袍也已然被撕的粉碎。
  
  “化灵煞掌!”
  
  低吼声传出,赵千峰脚掌一踏地面,如一道刺眼的雷电般射向不远处的叶重,所过之处无论是破砖碎瓦皆是化为飞灰,脚下的石板划出了一道一尺多深的罅隙。
  
  看着赵千峰拼死的一击,叶重周身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体内的灵力此刻也凝固在了经脉之中,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爹。”
  
  叶云志看着疾驰而去的赵千峰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然而以他的能力根本就帮不上忙,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刻入心底。
  
  “嗖”
  
  突然,地面上飘起数块碎石,快若闪电的奔袭向了赵千峰,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碎石刚一接触到赵千锋的掌心便化为了飞灰,片刻后消逝在天地间,然而就是这眨眼间的功夫,一股无形的能量悄无声息的窜入了他的体内,在他的脑海之中不停的搅动着。
  
  “啊。”
  
  赵千峰的口中传出如野兽的嚎叫,脸上的肌肉扭曲到了极致,脑中针扎般的疼痛让他根本提不起分毫的力气,掌心处的光团也开始黯淡了下来。
  
  “爷爷,快动手解决了他。”
  
  叶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呼喊着,随后整个人像是脱力般滑到在了地上,虚弱感自全身各处传递到脑中,他现在几乎是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叠浪手。”
  
  叶重听到叶鸿的声音一下子回过神来,一个跨步上前双掌挥动间化作数十道掌影,铺天盖地轰击向赵千峰,宛若潺潺溪水的声响伴随着掌影尽数轰击到了后者的身体之上。
  
  “砰”
  
  赵千峰如同一个沙包般抛飞了出去,砸在了一个粗大的梁柱上,在上面留下了一个近半深的凹陷,偌大的厅堂陡然间的晃动了起来。
  
  “咳咳……”
  
  赵千峰摔落到地上,大口的鲜血喷吐着,身体不住的抽搐着,目光转向朝他走来的叶重,怨毒的眼神跟随着脚步的临近戛然而止。
  
  叶重低头看着脚下赵千峰的尸体,原本生机勃勃的肉身开始变的枯萎,花白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了苍灰色,最后只剩下了一层肉皮包裹在外,俨然是一具干尸。
  
  这是因为赵千峰丹田内的气海被燃烧殆尽,身体里没有分毫的灵力,肉体的腐朽加上气海消失所带来的后果,让这位曾经风云一时的人物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唉……”
  
  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谁也不知道此刻的叶重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是高兴,还是惆怅,亦或是意气风发好似回到了少年时刻。
  
  看着缠斗一生的对手倒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心里反而却有着一丝惶恐,幸好倒在地上的人不是自己,要不然叶家必然会遭受灭顶之灾,而带来这般变化的却是身后瘫坐在地的那个宝贝孙子。
  
  “鸿儿,没事吧?”
  
  叶重快步走到叶鸿的身前将其扶起,关切的询问道。
  
  “爷爷,我没事,就是消耗过大而已。”
  
  叶鸿略显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他一把抓住叶重的衣袖催促道:“爷爷,还有,还有那两个家伙。”
  
  叶重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将叶鸿转交给了叶云志照料,转身朝着厅堂中央对峙的两道身影走去。
  
  野狗帮的一名当家此时已经是被那位叫阿九的老者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若不是顾及到旁边站立的另外一人,说不定前者已经被其拿下了。
  
  “叶重族长,这一切都是误会,误会。”
  
  见到叶重走来,另外一名野狗帮的当家连忙赔笑道。
  
  “误会,好啊,既然是误会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叶重理了理已经有些凌乱的衣袍随意的问道。
  
  “这样,你放我兄弟二人离去,我们将这段时间所收拢的钱财全部交给你们叶家,并且再也不踏进安远镇半步,如何?”
  
  听到这句话叶重忍不住了笑了笑,笑容之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杀意。
  
  “哦,既然钱财在你们的寨子里,那么将你们杀了我自己去拿不是更好吗,何老头还等什么,动手吧。”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时,叶重和何家的那位老者同时出手,强横的灵力如潮水般涌向那位野狗帮的当家。
  
  ……
  
  当叶重带着叶云志和叶鸿等一干叶家族人从厅堂内走出来的时候,原本奢华无比的厅堂已然变为了废墟,到处都是碎石破瓦,不知是何种名贵石料砌成的地面上满是龟裂,整个厅堂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塌下来。
  
  刚才,在叶重和何家的那位老者联手下,野狗帮的那位当家仅仅抵挡了几招就被一掌毙命倒在了地上,随后阿九也凭借着鬼魅般的身法和娴熟的武技将另外的一人击杀,至此野狗帮和赵家乃至奔雷武馆都已是名存实亡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叶重一脸疑惑的看着赵家院落到处逃窜的身影,之前在厅堂内的那些家族和势力的人在不停的追杀着赵家的族人,看那样子似乎是有着不共戴天支持。
  
  “呵呵,叶老头,这还没看出来吗,墙倒众人推,他赵千峰居然联络镇外的强盗,活该他有如此的下场。”
  
  一旁的何姓老者洒然一笑说道。
  
  “唉,是啊,没有想到赵家及这样完了。”
  
  叶重抬头看了看天,世事无常,任谁都不会想到清晨还是安远镇第一家族的赵家仅仅半天不到的时间就成了人人喊打之辈,果然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句话的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是啊,那还不是托你这帮宝贝孙子的福,要不然现在被追杀的可就是你我两家的族人了。”
  
  听到这句话叶重不禁点了点头,他看向旁边一脸凝重的叶鸿随口问道:“鸿儿,想什么呢?”
  
  “爷爷,我怎么感觉这帮家伙不是在追杀赵家的人,而是在抢赵家的财物啊。”
  
  叶鸿伸出手指,指向不远处两名怀抱各种珍宝四处窜动的人影有些纳闷的问道。
  
  “额……”
  
  叶重先是一怔,随后满是皱纹的脸上顿时杀气腾腾。
  
  “云飞,云博,你们两个赶紧派人去将赵家的一切财物接收,凡是反抗的尽皆杀了,妈的,这可都是咱们叶家的东西。”
  
  听到叶重居然说了脏话,叶云飞和叶云博同时苦笑一声,然后带着几位族人快步朝着不远处的那些抱着鼓囊囊包裹的人奔去。
  
  “正豪啊,你也赶紧去,赵家这么多的东西他们叶家也拿不完,再说咱们何家也出了力,理应分上一份,是不是,叶老头?”
  
  听到何姓老者的问话,叶重也不由得感到老脸一阵涨红,连连摆手道:“那是,那是……”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安远镇再一次陷入到了寂静之中,然而,任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新的黎明前的黑暗罢了。
  
  赵家,雄踞安远镇第一家族数十年之久,但当赵千峰身陨,赵远江毙命,赵家一干核心成员无一例外的死在了宅院当中,自此,赵家已然成为了历史。
  
  然而,赵家的败亡却成全了另外一大家族,也就是叶家。
  
  如今的叶家拥有着两名融灵境的强者,再加上叶鸿这位年仅十五岁的魂师,叶家的实力即使是放眼延江城都能够算作二流势力,在安远镇当然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家族了。
  
  令镇内居民喜出望外的并非是赵家的消亡,而是野狗帮两位当家死在了赵家的厅堂,这两人近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激起了安远镇所有人的怒火,但碍于实力却始终没有人敢站出来名言,他们就仿佛两座大山牢牢地压在所有的人的心头。
  
  可是,失去了这二人之后,野狗帮就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少的人已经开始相互联络,一起去端了野狗帮的老窝,不过,当他们去了之后就会发现,那里除了漫山遍野的血水意外再不会有任何的事物存在了。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