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厅堂内随着赵千峰的话音落下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在场的除了何家以外没有任何的人还能够保持镇定。
  
  “诶,叶族长,赵族长,有话好好说,啊,好好说。”
  
  何老爷子瞧得剑拔弩张的两人赶忙站起身当起了和事佬。
  
  “好,老夫就给你何老头一个面子,看看他赵千峰还能说出什么不要脸的话。”
  
  叶重一见何老头劝说很是有默契的坐了下去,好像刚才的那一幕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待到叶重坐下之后何老爷子方才一阵思量继续说道:“赵族长,不知道你口中的五百枚灵石币要如何支付呢?”
  
  话音落下,无数道目光同时落在了赵千峰的身上,即便是他这位融灵境的强者被这么多双眼睛给盯着也感到有些不自然。
  
  “这样,叶家和何家各处一百枚,其余的四百枚有剩余的家族和势力分摊,如何啊?”
  
  赵千峰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何家众人坐落之处,眼角的余光却是牢牢地锁定着叶重,至于其他的人则是没有被他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只要叶家和何家同意了,其余的家族再怎么翻腾也掀不起多大的浪来。
  
  “哦?按照赵族长的说法,赵家就一枚灵石币也不掏了吗?”
  
  何姓老者轻笑了一声说道,笑声当中蕴含着浓浓的讥讽之意,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出来。
  
  “实在是我赵家一时半会拿不出这么多的钱啊。”
  
  赵千峰苦涩的一笑,仿佛没有听出刚才的笑声一般。
  
  在场的人这个时候已经是明白过来了,合着是赵千峰把他们全部都卖给了野狗帮,每年掏出五百枚灵石币,这就像一只会下蛋的母鸡,每次只需要人固定的过来取便是,想到这里一些人的目光开始变得不善了起来。
  
  “哈,我刚才说什么了,这个老杂碎无耻至极,赵家拿不出这么多的钱,难道一枚灵石币也拿不出来吗,再说了再做的可不是所有人都经常往延江城去,若是一年都不去一次那这钱不是花的冤枉吗?”
  
  叶重双手合十,指节捏的噼啪作响,他向着身旁的叶云志打了个眼色,同时又对不远处的何家点了点头,这些动作分毫不差的被赵千峰看在了眼里。
  
  “叶重,我爹一再以礼相待,你却出言不逊,真当我们赵家怕了你叶家不成吗?”
  
  对于叶重的话赵千峰倒是并未表态,反倒是一旁的赵远江着急了起来,怒声道。
  
  “哦,呵呵,怕不怕暂且放在一边,我倒是想要问问,这灵石币你们谁愿意交?”
  
  叶重不理会赵远江,而是将视线逐个的扫向在坐的众人,目光宛如锋利的刀子般让人忍不住生出怯意。
  
  “赵族长,不是我不交这灵石币,实在是数量太多了些,就算刨除去叶家和何家的那一百枚,剩下的四百枚均摊下来也是不我等这些小家族承担得起的,不如还是像以前那样,去一次给一次的买路财,如何?”
  
  这时,一道人影站立了起来是一位约莫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他一脸的为难,既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反对赵千峰,但同时又不愿意分摊灵石币,只好勉为其难的说了一句。
  
  听到那人这么一说,不少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不管怎么样延江城还是必须要去的,但那五百枚的灵石币着实贵了些,因此大多数的人还是抱着希望维持之前的规矩。
  
  “唉,不是老夫不同意,实在是拿两位当家已经说了,以后即便交了钱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何况去延江城的路途遥远,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见到厅堂内的人对于刚才的提议蠢蠢欲动,赵千峰心中一沉,他恨不得一掌将刚才说话的人拍死,不过,对于这种情况也是在意料当中,所以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
  
  果然,这番话起到了威慑的效果,那野狗帮收了钱还不保证安全,难道去延江城的路上还有着其他的盗匪不成吗,这赵千峰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场的一些人此刻已经将心底的那一分侥幸抛去了,他们已是明白赵千峰打定主意要这样做,刚才的威胁不过是一个警告而已,接下来说不定就会杀鸡骇猴了,因此一些人开始把求救的目光转向叶重,毕竟这两家不和谁都知道,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场的势力也只有叶家可以抗衡赵家。
  
  叶重瞧得那些可怜的眼神忍不住在心底了暗骂了一句,但不管怎么说他是不会接受这所谓的五百枚灵石币的,要是真同意了也许过不了几年这安远镇就成了赵家一家独大了,到那个时候叶家可就成了俺班上的鱼肉了。
  
  “赵千峰,老夫第一个不同意你的建议,你打算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赵千峰阴冷的一笑,紧接着他的表情变的无比的狰狞,缓缓站起身忍不住的感叹道:“叶重,你以为你突破到了融灵境中期就无敌了,老夫今日既然坐在这里早已将一切部署好了,说实话我还怕你真的同意了,那样的话也就没有理由灭了你们叶家了。”
  
  “哦,看来你早已经和那野狗帮的人勾结好了,连我突破这个消息都知道了,看来不管今日商量的结果如何你都不会让老夫活着离开这里了。”
  
  望着两位站立的老人,不少人都感到一阵愕然,叶重居然突破到了融灵境中期,更重要的是赵千峰明知道这个消息还敢说出那般话语,难道以为前段时间的赌斗赢了叶重就变得狂妄了吗,要知道融灵境强者每突破一层实力就有着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诶,诶,两位族长有话好好说,何必伤了和气呢,这样,叶族长也消消气,那五百枚灵石币的事情不是还没有说死吗,还有的商量,有的商量。”
  
  这时,坐在门口拐角处的一位满脸伤疤的魁梧男子站立了起来,快步走了过来劝解着,只是他的脸上虽然有着笑容但那数条宛如蜈蚣般的伤疤不停的蠕动,让人看了不免生出恐惧。
  
  “这个家伙……”
  
  叶鸿瞧得来人正是那位奔雷武馆的馆主,雷横,这个家伙前一阵子曾经派人劫杀过自己,而且据说此人和赵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今看来这消息倒是不假。
  
  “雷横,你暗中收了赵家的好处以为老夫不知道吗,哼,说实话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个贪图富贵之人。”
  
  叶重瞥了一眼雷横冷哼道。
  
  雷横闻言先是一怔,随后脸上的表情略显尴尬,原本打算说出去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脚步停顿间站立在了原地。
  
  “雷馆主,现在你明白了吧,叶重这个老骨头硬的很,从他在我们赵家当灵农时我就看出来了,所以劝告的话不必说了,待会叶家的那些小辈就交给馆主你了。”
  
  赵千峰眼睛微眯,举起双手轻拍了几下,随着掌声的响起,突然从门外走进来数道人影,一股肃杀之气迎面袭来,让人的呼吸都开始都不由得凝滞了下来。
  
  “这是野狗帮的两位当家,这……”
  
  “看来赵千峰早有准备,咱们只能怪怪将灵石币交上了。”
  
  “是啊,钱再重要也得有命花不是。”
  
  ……
  
  “叶重族长,好久不见。”
  
  野狗帮的两位当家一进门就被认了出来,左边的一人率先上前一步,道:“叶重族长,好久不见。”
  
  “哼,要是有可能老夫一次也不想见到你们两个。”
  
  看到这几人走来,叶重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原本以为只有雷横会助拳赵家,这样的话凭借着融灵境中期的修为再加上何家的帮助根本就不惧赵千峰,但此刻事情已经开始脱离了他的掌控。
  
  “叶重族长,只要你接受我们的提议,并且将上次的五十枚灵石币交付,我可以做主让你们叶家黯然离去。”
  
  这句话一出口不光是叶重,就连主座上一脸森然的赵千峰都是一愣。
  
  “钱,没有,命有一条,想要的话自己过来拿。”
  
  叶重转过头不再理会此人,而是紧紧的盯住了赵千峰,仿佛周围的一切事物与他无关。
  
  “这样的话,赵族长,动手吧,从今往后安远镇就是你赵家的了。”
  
  话音落下,赵千峰体内沉寂已久的灵力一下子爆发开来,宛如风暴般对着远处席卷而去。
  
  “阿九!”
  
  叶重的体内同样有着澎湃的灵力涌出,将压迫而来的气势尽数挡下,同时口中大喝着。
  
  站在叶家众人身后的驼背老者不知道何时走到了队伍的前方,看似羸弱的身体里正有着一股可怕的能量孕育着。
  
  “咳咳,老头子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讨厌的人,唯独强盗除外!”
  
  说话间阿九化为一道残影冲着不远处的两位当家掠去,周身散发的灵力将一旁的桌椅震的木屑抛飞。
  
  这一幕让得叶家不少人惊愕当场,看守藏书楼的老爷爷居然是一位融灵境的强者,这倒是让他们感到意外,同时却又有着兴奋之色,家族有两名融灵境的强者那不就意味着以后的安远镇是没有哪个家族势力比的上他们了吗?
  
  叶鸿眼角的余光扫向叶云志,只见后者脸上一片平静,似乎是早就知道这件事。
  
  “果然,阿九爷爷是个强者,怪不得我第一次见他时心底里就生出了畏惧之意。”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