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街道上,叶鸿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于周围不少人惊奇的眼光浑然不觉,已然有些成熟气度的脸庞上满是愁容。
  
  “唉,到底该怎么跟他说呢?”
  
  默然自语了一句,他抬起了头,轻车熟路的穿过了数条街道,在一座略显破旧的房屋前停下了脚步。
  
  “咚咚咚”
  
  叶鸿上前一步叩响了门,过了不久房门打开,一位看上去约莫四十岁上下的妇人探出头来询问道:“你找谁?”
  
  “大娘,韩奇在家吗,我叫叶鸿找他有点事情。”
  
  叶鸿拱了拱手轻声说道。
  
  “叶鸿?”
  
  妇人的表情有些疑惑,随后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霍然间大变,随口丢下了一句“你稍等”之后就掉头走进了房屋。
  
  不多时从屋内走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叶鸿小时的玩伴,韩奇。
  
  “叶鸿,你怎么来了?”
  
  见到门口站立的叶鸿,韩奇感到有些吃惊,但片刻后就镇定了下来随口问道。
  
  “我来找你有点事,走吧,咱们边走边说。”
  
  说着叶鸿一把拽住了韩奇的衣袖,两人径直朝着镇外走去。
  
  “韩奇,那个叫雷横的家伙死在我手里你不会怪我吧?”
  
  一边走着叶鸿随口问道。
  
  “怪你?怪你干什么,虽然我在奔雷武馆修行,可是平常根本接触不到馆主,说实话他死了对于我没什么影响,只是武馆以后可能就……”
  
  韩奇越说越感到失落,对于他这样没有背景的孩子来说想要修行就只能去别人家当外围子弟,或者辛苦一点去当个灵农,但奔雷武馆的存在却能给予他们一丝希望,只是如今这份希望已然被叶鸿所摧毁。
  
  “韩奇,如果我们叶家在背后支持你有信心重建奔雷武馆吗?”
  
  叶鸿的一句话令得韩奇一怔,片刻后他回过神来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喜:“真的吗,你愿意帮我?”
  
  “当然,你又不是雷横,更何况咱们是好朋友,喏,这是从雷横那里找到的一些武技,另外我跟爷爷和爹商量过了,他们也同意你来掌管奔雷武馆,镇子里有那么多想要修行的人以后可就全指望你了。”
  
  叶鸿从怀来掏出了几部秘籍递给了韩奇,揶揄道。
  
  “行了,你就别笑话我了,唉,我这么努力如今才到达淬体第七层,你小子都能将融灵境强者击杀了,融灵境啊,要是我有一天能够到达那个境界即便是死也值了。”
  
  “会的,我对你有信心。”
  
  叶鸿挥拳打在韩奇的肩膀上郑重的道。
  
  清凉的微风拂过脸颊带起阵阵舒爽,叶鸿盘膝坐在地面上,双目紧闭,身体周围有着浑厚的灵力流转折,恍若烟雾般被他一缕缕的吸入体内。
  
  “呼”
  
  吐出了一口浊气,叶鸿睁开了眼睛,此时的他已经到达了最佳状态,丹田处的光团不停的闪烁着,强横的力量从体内涌向四肢。
  
  叶鸿站起了身,双掌微抬置于体侧,运转起紫息功将体内的灵力抽调而出,丹田处的光团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紧接着掌心处有着淡淡的白光出现。
  
  随着体内灵力的不断灌注,掌心处的白光渐渐化作一个灵力团,在叶鸿不断的催动下,灵力团不停的旋转着,得到最后将掌心尽数覆盖,一股强横的波动散发而出。
  
  叶鸿的额头不断的有着汗珠低落,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化灵煞掌居然如此耗费灵力,消耗了体内小半的灵力方才勉强催动,怪不得当日赵擎的这一招被打断之后就毫无还手之力了,这东西的确是个无底洞。
  
  “嗖”
  
  一道残影闪现而过,叶鸿的身体轻飘飘的便是来到了三仗开外,双掌猛地向前一推将手心处的灵力团拍向面前的一块一人高的巨石上面。
  
  轰隆一声,巨石顿时炸裂开来,无数的碎石四处飞泻,地面上都被裂开了数道裂缝,石身上面多出了一个凹陷,将整块石头分为了两截。
  
  “真是厉害……”
  
  将额头上的汗水拭去,叶鸿看着面前冒着青烟的巨石,心中也不由得升腾起一丝后怕,还好当日的灭魂锥将那赵擎的灵魂刺伤,要不然后者的这一招施展出来说不定他还真有性命之忧。
  
  平复下心神,叶鸿再一次盘膝坐在地上调息了起来,这化灵煞掌还是第一次运用并不是很熟练,因此需要多此施展勤加练习才能够真的掌握。
  
  对于武技的修炼他并不陌生,将叶家藏书楼大半武技学会的他当然知道武技这东西要熟能生巧才可以,因此,虽然这化灵煞掌消耗灵力,可要是真的练成的话会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天色渐渐变暗,当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快要落下时,叶鸿方才起身朝着安远镇内走去。
  
  经过了大半天的练习,他总共施展了十余次化灵煞掌,怎奈这东西着实是消耗灵力,否则凭借他现在的修为也不至于用一次后就要调息一阵。
  
  回到了熟悉的院子,叶鸿的心情显然是不错,哼着小曲快步朝着家门走去。
  
  一家三口围坐在一张桌子吃饭,这是叶鸿好长时间都没能享受到的,自打遭到赵家的暗杀后麻烦的事情就接二连三的出现,不过还好,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以后再安远镇当中再也不会有人敢打他的注意了。
  
  “鸿儿,明日跟我去延江城。”
  
  叶云志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突然间说道。
  
  “去延江城,好啊。”
  
  一听到去延江城叶鸿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恨不得立即就动身。
  
  “这一次去可能短时间内就不会回来了。”
  
  看到叶鸿激动的手舞足蹈的样子叶云志也难得露出了笑容。
  
  “啊,为什么?”
  
  听到父亲的话叶鸿有些纳闷,段时间内不回来了,难道家族要到延江城去发展了吗,上次三叔不是说延江城内藏龙卧虎叶家的实力根本难以站得住脚吗,怎么这一次却将这事提到日程上来了呢?
  
  “你爷爷已经决定了要去延江城开拓一番,毕竟如今的安远镇赵家已灭,剩下的只有咱们叶家和何家了,所以要是再往下发展的话只有将何家吞并了。”
  
  叶云志说着脸上忽然浮现出了怪异的神情,略显纠结的看着叶鸿。
  
  被叶云志那古怪的目光盯着,叶鸿感到浑身不舒服,不知道为何当他听到叶家继续发展下去要吞并何家时脑海中突兀的出现来了何语嫣的身影,他立刻开口回绝道:“那不好吧,何家上次还帮了咱们。”
  
  叶云志被叶鸿这么一说给逗笑了,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意味深长的道:“放心,你爷爷心里有数的,不会这么做的。”
  
  “额……”
  
  叶鸿尴尬的笑了笑似乎是知道了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被看穿了,随后他将笑容收敛表情郑重的问道:“爹,咱们叶家的实力在那里会不会站不住脚啊?”
  
  “呵,你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你爷爷?”
  
  叶云志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面前还稍显稚嫩的儿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之前没有去延江城发展一来是那里的确是鱼龙混杂,各方势力角逐不好插手,二来也是那赵家在一旁虎视眈眈你爷爷害怕去了延江城后院着火所以才没腾出功夫。”
  
  “不过,现在不同了,赵家被灭,野狗帮伏诛,整个安远镇没有什么人再敢朝咱们叶家捅刀子,更何况如今你爷爷已然是融灵境中期的强者,放眼延江城也算的上是二流了,再加上你这个魂师和你九爷爷在一旁协助,即便真的遇上不开眼的人也能够震慑一二了。”
  
  叶鸿点了点头,他倒是低估了如今叶家的实力,不得不说拥有两名融灵境外加一名魂师的叶家在安远镇当中已经施展不开全交了,去延江城发展是早晚的事情。
  
  这样想着,叶鸿的眼睛变的火热了起来,胸膛里像是打了气似的不停地翻腾着,上一次去延江城好运得到了那块黑色石头并依此成为了魂师,不知道这一次是否还会有上一次那样的运气。
  
  翌日清晨,叶家的大门口处两家马车停靠在了一边,其中一辆车上摆放着十几口木制的箱子,四名族人分成两拨站立在旁边静静的等待着。
  
  不多时从院落当中走出来十几道身影,为首的正是叶重,此刻的他一脸的严肃,对着旁边的叶云飞不停的诉说着什么,看那样子倒像是在嘱咐离家的游子一般。
  
  “云飞,安远镇这里就靠你了,若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找你九叔。”
  
  “爹,我知道了您放心吧,现在的镇子里没了赵家在一旁捣乱出不了岔子,反倒是您那里,延江城不必安远镇,万事小心。”
  
  听得叶云飞的话叶重哈哈大笑,笑声中有着冲天般的豪气:“既然我已经决定去延江城发展就不能怕了那群人,真要是不服气打过来再说。
  
  言罢,大手一挥率先登上了靠前的一亮马车,随后黄沙翻滚而起,两辆马车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快速朝着镇外驶去。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69.延江城 - https://yimouleng.com/2018/09/02/%e5%bb%b6%e6%b1%9f%e5%9f%8e/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