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爆发的战斗出乎了厅堂的所有人的意料,不少的人对于叶家莫名的多出一位融灵境强者感到心惊,然而一些看懂了局势的人心中却是在私下盘算着,心底当中的那盏天平也开始向叶家倒去。
  
  明面上叶家有两位融灵境,其中一位还是中期,而那赵家和野狗帮则是有着三位融灵境的强者,特别是旁边还有这雷横虎视眈眈,这怎么看叶家都是必死之局,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何家与叶家关系密切,既然叶重敢率先出手那么必然是得到了何家的支持,如此看来叶家虽然落了下风但也不遑多让。
  
  阿九和一位野狗帮的当家交起了手,略微弯曲的腰杆此刻已经挺的笔直,手掌挥舞间将叶家的数种武技悉数使出,将对手打的只有防备之力。
  
  站在身侧的另外一名当家瞧得自己的兄弟被逼的连连后退,刚欲上前帮忙,哪曾想面前又多出了一位苍老的身形。
  
  “你站在这里吧,老夫不想动手,但你要是想要帮忙就不要怪我心狠了。”
  
  何姓老者淡漠的话语此时却显得苍劲有力,那位野狗帮的当家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起来,犹豫了一下后就将抬起的手掌放了下去。虽然他并未从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丝毫的灵力波动,但是也能够明白面前之人这绝不会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否则不可能如此快的站在自己面前。
  
  站在主座上的赵千峰显然是没有料到叶家居然会多出一名融灵境之人,他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两下,片刻过后才对着站在原地的雷横吼道:“雷馆主,还不将叶家众人拿下!”
  
  雷横闻言脚步一顿,原本还打算看热闹他如今已是将场面看的透彻,那野狗帮的两位当家绝对不是那两个老家伙的对手,而赵千峰对上融灵境中期的叶重也只能够凭借中品功法拖住对方,这样看来两方胜利的天平掌握在他的手里了。
  
  想到这里雷横把心一横,既然已经收了赵家的好处并且看叶重刚才的样子似乎也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于是脚掌一跺地面,对着叶家众人爆射而出。
  
  “雷横,你敢!”
  
  感应到身后的劲风,叶重顿时大惊,一声怒喝自口中发出,转身便欲将那雷横拦下。
  
  “叶重,你还敢分心。”
  
  赵千峰见到叶重转身抬手就是一掌,掌心处闪烁着莫名的白光,上面流动着令人心悸的波动。
  
  “砰”
  
  叶重和赵千锋双掌相对,后者身后的太师椅被余波震的塌陷了下去,一旁的赵远江则是面色大变,一个闪身躲了开去。
  
  雷横的身影在叶家众人惊骇的目光当中眨眼间来到了面前,两只银光闪闪的大手像是催命符一般,让他们感到了死亡的威胁,凌厉的劲风将他们逼的倒退数步。
  
  正当厅堂内那些观战的人以为叶家要有人血溅当场时,一道瘦削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众人的前方,看似纤细的手掌快若闪电般的轰击在了雷横的身上。
  
  “刺啦”
  
  刺耳的声音响彻起来,在众人震惊的目光当中,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击而来的雷横却一下子倒飞了出去,身上的衣袍不知道何时破开了数道口子。
  
  “鸿儿!”
  
  叶云志的身体随着前方那道熟悉的背影出现停顿了下来,眼神当中有着浓浓的震惊之色露出,刚欲说些什么就见到了叶鸿脸上坚定的神情,不知道为何他的心中突然升腾起了异样的感觉,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叶鸿而是一个陌生人。
  
  “爹,这个家伙交给我,你们去对付赵家的其他人吧,这一仗咱们叶家赢定了。”
  
  话音落下,叶鸿泥丸宫当中的灵魂漩涡不住的旋转着,他的脚掌突兀飘起,一股股奇特的波动将整个大厅所笼罩。
  
  “凭空踏立,他,他是魂师。”
  
  见到叶鸿居然能够凭空踏立,不少人一下子会想起了那个传说当中的存在,魂师,因此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那些看着两方大战的人表情变得无比的精彩,他们当然认得叶鸿,同样也知道后者是一名淬体九层的高手。
  
  “你,你……”
  
  雷横指着叶鸿,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他没有料到这位如今安远镇当中风头正劲的小子不光是淬体九层修为,居然还是一名魂师。
  
  “雷横,上次你派人杀我的事情今天我要好好的跟你算清楚。”
  
  轻飘飘的几个字落入雷横的耳中却是宛如惊雷般,但还不待他有所反应,一道无形的能量窜入脑海当中,一股刺痛感传来,惊得他冷汗直流。
  
  “都说魂师是最不能得罪的人,妈的,早知道那天就亲自出手解决了这个小畜生了。”
  
  此刻的雷横很是懊恼,不过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是徒劳而已,只要将面前的叶鸿解决掉并将那些叶家的人全部俘虏,那么胜者依旧是他们。
  
  叶鸿望着表情狰狞的雷横心中则是一阵畅快,不过他也明白,后者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自己就会中招,到那时即使自己没有死也一定会失去战斗力。
  
  相比于武道来说,魂师是一种奇特的修炼方式,大多数的魂师都是灵魂雄厚,拥有着浩瀚的魂力,但同样他们的身体则是脆弱无比,大多数的魂师虽然也修炼武道,但也只是练个皮毛罢了,毕竟魂武同修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的起的。
  
  因此,通常魂师战斗时都是凭借着自身强横的魂力来进行灵魂攻击,这种攻击方式胜在诡异,难以防备,但缺点是面对同等境界的武道强者,需要多次攻击直到对方的灵魂出现薄弱是方可一击致敌,但要是中了武道高手的一击,那么大半的魂师会受到重创,身体无力再支撑灵魂的消耗。

  不过,魂师的灵魂感知异常强大,因此,同等境界的武道强者遇到魂师只有被动挨打的份,除非是一些天资颇高之辈,否则寻常的武道修炼者遇上魂师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叶鸿化作数道残影包裹住了雷横,一股股灵魂冲击不断的冲击到后者的体内,同时他的丹田处那个拳头大的光团眨眼间化为了虚无,周身萦绕着一圈灵力护体。
  
  雷横不断的躲闪着,但不论他的身体如何躲避,那针扎般的刺痛却始终伴随着他,这让他开始慌乱了起来,他的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恍惚,再这样拖下去迟早会被耗死。
  
  “嗖”
  
  忽然,雷横强忍住了脑中传来的刺痛,目光如电扫向不远处的叶家众人,霎那间化为了一道利箭径直对着叶云志掠去。
  
  “糟糕。”
  
  叶鸿见到雷横强行抗住了自己所发出的灵魂冲击,对着家族众人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而目标正是自己的父亲,于是他心念一动不远处的桌子突然飘起砸向了雷横。
  
  “咔嚓”
  
  雷横的身体从那张木桌穿过,再次冲了过去,只是经过刚才的阻挡,脚步已经是满了许多,他单手一挥,粗大的手掌陡然间胀的老大,几乎快要赶上常人的两倍之多,内部则是充斥着浑厚的灵力 ,一巴掌向着叶云志拍了过去。
  
  “这个家伙……”
  
  叶鸿凭借灵魂感知,对于雷横手掌当中的灵力波动了然于胸,他深知要是任由这一掌轰击过来,那么父亲必然是性命堪忧,甚至旁边的族人如果被波及到的话也会重伤。
  
  眨眼间叶鸿将速度提到极限,闪烁到了叶云志的面前。随着那张大手的袭来,叶鸿不退反进,体内的所有灵力尽数灌注到了右臂之上,同时脑海深处泥丸宫当中的灵魂能量则是化作了一缕缕肉眼看不见的丝线包裹在了手臂周围。
  
  “咚”
  
  一道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叶鸿的身体宛如沙包一般飞了出去撞击在了墙壁上,坚硬的墙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深约半尺的凹痕,墙皮不断的向下滑落。
  
  “鸿儿!”
  
  见到叶鸿居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替自己挡住了雷横搏命般的一击,叶云志刚刚抬起的手掌又垂了下去,片刻后会过神来的他快步跑了过去将叶鸿扶了起来。
  
  “鸿儿,鸿儿……”
  
  叶云志摇动着陷入昏迷的叶鸿,口中焦急的呼唤着。
  
  “咳……”
  
  叶鸿骤然间睁开眼一口血线喷了出去,脸色变的煞白,他一把抓住叶云志的衣袖赶忙说道:“爹,那个雷横还没死,赶紧解决了他!”
  
  听到这里,叶云志一怔,随后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一步步朝着不远处双手紧紧抱着头颅的雷横走去。
  
  “啊,啊……”
  
  厅堂的一角,雷横凄厉的嘶吼着,脑袋像是被撕裂了一般,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厚厚的灰尘落在身体上却浑然不知,然若一个癫狂的疯子。
  
  叶云志见到那雷横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眼神一寒,一个跨步便是来到后者跟前,一掌对着其头颅狠狠拍了下去。
  
  “唰”
  
  正当那宽大的手掌即将按在雷横的头上时,叶云志的耳朵里传来了破空声,背心处有着强横的灵力涌来,他一个闪身躲开了这一击。
  
  “赵远江。”
  
  见到来人,叶云志心中一沉,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不再理会陷入癫狂当中的雷横,提起了体内的灵朝着赵远江奔去。
  
  此时的厅堂已经变得极为的混乱,除了对峙着的何姓老者和那名野狗帮的当家外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坦然自若,之前的那些家族和势力的首领早已逃离了出去,生怕被殃及了池鱼,而叶家和何家的那些族人则是与冲进来的赵家的那人激斗在了一起。

  原本华贵的的厅堂已然成为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破砖碎瓦,灰尘弥漫着,喊杀声大作。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65.大战 - https://yimouleng.com/2018/09/02/%e5%a4%a7%e6%88%98/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