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降临,家家户户都熄了灯火,进入了睡梦当中,不过,就在一片祥和当中,一辆载满货物的马车徐徐驶进了安远镇,停靠在了叶家宅院的门口,数道人影自马车上跃下,开始搬运车上的东西,血腥之气随着马车的到来弥漫进了整个院落当中。
  
  灯火通明的大厅内,十几个人正围坐在一起激烈的议论着,透过摇曳的火光能够见到,这些人的表情极为兴奋,有的涨红着脸双手不住的摆动着,好似玩偶一般。
  
  “爹,我们将那野狗帮的寨子抄了以后您猜获得了多少收获?”
  
  叶云博神秘的一笑,还缠着绷带的手臂不停的敲打着面前的桌子。
  
  “有话快说,少卖关子”
  
  叶重冷哼一声,下巴的胡须不停的抖动着,看起来此刻的他也是异常的兴奋。
  
  “我算了算,总共有六百三十枚灵石币,还有一整车的灵药,没想到这帮家伙搜刮的这么狠,这才多长时间,我现在都恨不得去当强盗了。”
  
  叶云博平淡的话语令得屋内不少人一怔,紧接着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
  
  六百三十枚灵石币,这要是放在叶家怎么着也得五年左右的收入才能够凑齐,这野狗帮看似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想到敛财的本事倒是不小,甚至于他们这些人听到这个数字后都忍不住的向要去当强盗了。
  
  坐在椅子上的叶重显然也没有料到收获会有如此之大,他的手掌微一用力将扶手直接掰了下来,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火热,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叶云飞,道:“云飞,从赵家那里收缴的东西有多少?”
  
  “我还在统计当中,不过粗略算来那赵家的财产也得千余枚灵石币还有数亩灵力充沛的灵田,赵千峰居然还说他们拿不出钱来,真是笑话。”
  
  一想到从赵家宅院当中搜刮出来的那些价值连城堆积如山的宝物,以及不菲的灵石币,各种叫不出名字的灵草,灵药,即便是叶云飞这种见过大场面的人一时之间也被那小山般的收获镇的呆立在了当场,跟赵家比起来叶家真是成了小门小户,根本不值得一提。
  
  “嗯,这件事情不着急,赵家的那些核心成员的尸体是否已经找到了,还有哪些人没有在安远镇?”
  
  叶重忽然想起了什么,面色肃穆的说道。
  
  之前在赵家的宅院里,那些其他家族的人个个忙着搜刮财物,对于赵家的族人则并未完全放在心上,除非对方手里有着宝物否则他们才懒得理会,这也就导致了不少的赵姓族人逃离了出去。
  
  虽然叶重并没有打算斩草除根,何况逃离出去的人早就离开了安远镇不知去向,但对于赵家的那些核心成员,特别是一些实力到达淬体八层乃至九层的族人,则必须要铲除,要不然的话他们要是在暗中对叶家的后辈子弟痛下报复那么后果可不堪设想。
  
  “我派人查看过了,赵家的核心成员除了赵擎之外尽皆殒命,虽然也有不少的人趁着混乱逃跑了,不过都是一些小鱼小虾罢了。”
  
  叶云飞早已将这些信息核对清楚,同时也在派人查找赵擎的下落,不管怎么说后者都是淬体八层的高手,并且年纪轻轻前途无量,虽然较之叶鸿差了不少,但和叶家其他的后辈比起来却是强上不少。
  
  “嗯,那赵擎的确是个麻烦,谁也不知道赵千峰那个老家伙是不是留了什么后手,尽快派人去寻找别出了什么岔子。”
  
  叶重说着把目光望向右手边的叶鸿,眼神深处有着炽热的火光流转不定。
  
  “鸿儿,是不是该告诉爷爷你是怎么成为魂师的?”
  
  叶鸿听到这里心底咯噔一声,脑子飞快的思索着寻找着对策。
  
  “额,是这样,有一天我在树林里修炼,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突然间出现,他说我根骨极佳,灵魂充实,是个修炼魂师的好苗子,就传授给了我修炼灵魂的法门。”
  
  叶鸿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所说的话语没有一丝停顿,似乎是早就想好了一般。
  
  “哦,是这样啊,那你还有没有那位前辈的联络方式?”
  
  对于叶鸿的话叶重倒是没有丝毫的怀疑,世外高人有时就是这个样子,或许真的是他这位孙子天资聪明,这才得到高人指点。
  
  “没有,那个怪老头只是随口告诉我了一些东西,然后就走了。”
  
  叶鸿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好奇的询问道:“爷爷,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什么,只是可惜这种无缘见到那位前辈。”
  
  叶重颓然一叹,似是感到颇为的遗憾。
  
  此刻,疯老的声音陡然间在叶鸿的脑中响起,愤怒的不加掩饰的言语直说的后者冷汗直流。
  
  “叶小子,你真够无耻的,就你这榆木疙瘩真以为老夫愿意搭理你不成,换做平时我连理都懒得理你。还有,衣衫褴褛是怎么回事,想当年老夫年轻时候不说是风度翩翩,可也是一表人才,你小子,撒谎还要损老夫一下,真是……”
  
  话到最后疯老似乎也想不起该用何种词语来形容了,只好接连不断的咒骂着。
  
  叶鸿直接调动起泥丸宫内的灵魂力,将脑海深处的那抹萤光包裹住,疯老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他这才松了口气,把注意力转移回来。
  
  “鸿儿,接着。”
  
  说话间叶重手掌微曲,一阵劲风吹过,紧接着一本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的秘籍径直朝叶鸿飞了过来。
  
  “这是?”
  
  叶鸿一把接住秘籍,指尖划过之处传来一丝温凉丝滑的感觉,宛若丝绸般。
  
  “这是赵家的那部七品武技,化灵煞掌,可惜啊,那部中品功法没有找到,要不然咱们叶家的实力又能上一个台阶。”
  
  叶重轻飘飘的说着,似乎根本就没把那化灵煞掌方在心上,不过片刻过后又是一声长叹,看起来他对于赵家的中品功法垂涎已久了。
  
  “哦,是这个东西。”
  
  叶鸿听完眼睛霍然一亮,这可是七品武技,虽然距离那传说当中的灵级武技之间的差距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不过对于他来说却正是所需要的。
  
  如今的叶鸿掌握着罗音啸和切魂刃两种魂技,切魂刃就不必说了,堪比不入流的灵级武技,从白天击杀雷横的效果来看,融灵境强者在它面前根本毫无招架之力,至于罗音啸,现在的他还没有机会施展。
  
  所以,凭空多出一部七品武技者虽然不会对他的实力有多大的提升,但熟练掌握这门武技却会帮助叶鸿增加灵力的控制,对于以后进阶融灵境是个不小的帮助。
  
  翌日,安远镇一如以往的平静,只是在镇中央最为出名的一处豪宅当中却散发出了腥臭的气味,让得过往的路人闻之欲呕,只是里面却是有着不少的人在整理荒废的院子,对于空气当中的那些尸臭和腐烂的味道置若罔闻。
  
  伴随着赵家的消亡,安远镇的势力又从新还是划分,当然,这所谓的划分不过是按照叶家的脸色来,甚至赵家的一些产业和灵力充沛的灵田早已被叶何两家所瓜分,剩下的残羹冷炙不过是照顾一下那些小的家族罢了。
  
  何家和叶家的高层连夜开始商量瓜分赵家的事宜,令得何家的那些管事之人意外的是叶家居然将赵家的宅院拱手相让,要知道虽然这处院落经过昨日的战斗已经变为了废墟,但修补起来并不是难事,只要购买足够的砖石和一些木材即可。
  
  不过,叶重却是做主直接将之送给了何家,美名其曰是叶鸿的聘礼,其实却另有文章。
  
  在位于安远镇边缘的一处荒凉的土地上,此刻正有着不少的人在忙碌着,位于中央位置处的一个两人多宽的地洞当中正不断的有着破旧的木框从下方运送上来,里面载满了灰色的石块,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这里正是叶家的那片灵石矿脉,经过了叶何两家的协商,从这里到叶家大院的两条街道尽数归叶家掌管,当然,其中也有着几个小的家族和势力在这段路上开设店铺,不过如今的叶家可是今非昔比,那些人听闻叶家想要掌管这里,一大早的就乖乖的将他们所占的地方拱手相让,生怕触怒了这个如今安远镇名副其实的第一家族。
  
  在叶家上下忙碌着接收赵家的产业和开采灵石矿脉的时候,叶鸿则是悄然间离开了大院,独自一人在街道中闲逛。
  
  如是换做平时叶重和叶云志绝不会允许,毕竟上次叶鸿遭到暗杀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不过,现在的安远镇已然没有了赵家人的存在,更何况,今时今日的叶鸿早已是一名魂师,即便是对上叶重也不遑多让,更何况大战之后的叶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令所有人为之震惊,根本不会有人敢对叶家的族人出手。
  
  “喂,你看,那不是叶家的那个叫叶鸿的小子嘛,这个小子可真是够变态的,昨天居然将雷横给杀了,他这才十五岁啊……”
  
  “嘘,你不要命了,这个小子可是魂师,咱们说什么他都能听得见。”
  
  ……
  
  街道两旁的路人所说的话分毫不拉的被叶鸿收入耳中,他咧嘴一笑,心中像是开了花一样畅快。果然啊,拥有实力被人高看一眼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