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鸿一脸愕然的望着面前的叶莹莹不知道后者为何会说这种话,因为如今的二人境界上虽然仅仅相差一层,但无论是灵力的操控亦或是对武技的精通来将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若真的动起手来的话他有着自信在三招之内击败这位堂姐。
  
  “哼,大天才,你还真把我看瘪了,看招!”
  
  见到叶鸿的表情,叶莹莹的心中霎那间升腾起了无名的怒火,虽然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怎么也比不上叶鸿,但切磋一下了解彼此间的差距总还是可以的吧,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居然这么的臭屁。
  
  说话间叶莹莹一个跨步便是来到了叶鸿面前,不由分说的一掌拍出,犀利的掌风迎面袭来,一股强横的灵力波动席卷而来。
  
  感受着叶莹莹那一招的威力,叶鸿却是不慌不忙,双脚左右分开划出一个弧度,左手微微一扬单指点出,一下子穿过了掌风击在了那看似纤细的手臂上。
  
  轻柔的指尖径直划破叶莹莹所发出的灵力,就像是刺透了纸一般没有任何的阻碍,她眼睁睁的看着那看似速度极慢但却有着莫名的玄奥的一指点在手腕处,手臂上的灵力仿佛被冻结般没有一丝溢出。
  
  “莹姐,承让了。”
  
  叶鸿讪笑一声,对于这位从小照顾自己的姐姐他可不敢得意忘形。
  
  “算你厉害。”
  
  叶莹莹揉了揉手腕处,但令她奇怪的是手臂上没有丝毫疼痛感,这不由得让她感到疑惑起来,叶鸿到底是如何一招制服自己的呢?
  
  青石广场周围的叶家子弟一脸火热的看着二人的切磋,当叶鸿一招击败叶莹莹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欢呼了起来,虽然他们相信叶鸿必然获得胜利但也没有料到会如此简单,毕竟叶莹莹也是淬体八层的高手,在叶家当中除了叶云博和叶云志外几乎少有人是她的对手。
  
  “又给你长脸了,真是的,明明知道你是个变态还过来自讨苦吃。”
  
  叶莹莹翻了翻白眼,看起来周围那些族人看向叶鸿崇拜的目光让她一阵无奈。
  
  小插曲过后叶鸿依旧指导着这些族人们,作为族中顶尖战力的一员平常看守灵田或是集市店铺的事务都不会轮的到他,一来是叶重强调要他好好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到融灵境,二来也是那些事务枯燥乏味,除了来回转悠外几乎没有任何的修炼时间,所以叶鸿自己也提不起兴趣。
  
  “叶鸿,你爹叫你去议事厅呢。”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呼喊,叶鸿应了一声后就草草的指点了其他几位族人一番,快步朝着不远处的大厅走去。
  
  厅堂当中,叶重等族中的长辈以及一些核心成员悉数到场,不过他们的面上看起来都极为的凝重,特别是主座上的叶重眉头紧锁着,苍老的脸庞被皱纹所覆盖,似乎是碰到了什么难题。
  
  叶鸿走到叶重右手边的第二把椅子上坐了下去,这里以后就是他的专属座位了,虽然整个厅内当中他的辈分是最低的,但整个厅内内对此却没有一人有异议。自从将赵家的那位淬体九层的高手打败后这个座位就属于他了,毕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实力才是决定身份的象征。
  
  “爷爷,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看着叶重布满阴霾的老脸以及叶云志阴晴不定的神情,叶鸿的脑中莫名的闪过一丝不解,如今的安远镇能够让叶家烦恼的事情除了赵家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只是这段日子两家交锋几乎此次都是叶家占了便宜,因此今日这种压抑的气氛有些古怪。
  
  “云志,告诉鸿儿发生了什么吧。”
  
  叶重摆了摆手对着一旁的叶云志吩咐道。
  
  “是,父亲。”
  
  叶云志转过身轻声的说了起来,只是声音虽然不大但厅内坐着的人几乎都是高手,修为最低的也到达了淬体八层,所以他们都能够听到谈话的内容。
  
  “今天赵家派了人过来传达了一个消息,邀请了安远镇大大小小的家族和势力去赵家商议事情,至于到底商量什么却是没有明言,只是说事关安远镇所有家族的前途,因此即便与咱们叶家多有不和但也希望你爷爷带人过去。”
  
  叶鸿听完这番话后先是怔了一下,随后脑子还是飞速的思考起来。
  
  赵家邀请镇子里的所有家族和势力去商议事情这到是不奇怪,毕竟做为盘踞安远镇多年的老牌家族这种号召力还是有的,但偏偏也邀请了叶家,这就耐人寻味了。
  
  叶赵两家这段时间没少发生冲突,甚至叶鸿还下狠手重创了赵家的一名淬体九层高手,现在的双方几乎已经撕破了脸皮,两级唯一的顾及就是没有完全的把握吃掉对方,因此还在维持着明面上的和平,但明眼人都是明白,这种平衡早晚会被打破,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那赵家又在整什么幺蛾子,难道是请咱们过去派人埋伏好要把咱们全部留在那里吗?”
  
  这时一位族人忽然开口说道。
  
  “笑话,他赵家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更何况族长已经突破到了融灵境中期,就算那赵远江有中品功法那又能怎样,再说叶鸿侄子现在的战斗力可是强悍的很,真打起来赵家有谁拦得住,赵远江吗?”
  
  又一个族人开口说道。
  
  “爹,您的意思是?”
  
  叶云飞和叶云志交换了一下眼神,不管他们这些人再怎么商量这种事关族人安危的事情还得是叶重来拿主意,况且他们也了解自己的父亲,知道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坐在上方的叶重似乎没有听到叶云飞的话,依旧是一个人坐在那里仔细的思索着,过了好半晌才吐出一口浊气,猛地一拍扶手,目光如电洞穿时空似乎是看到了相隔数里外的赵家。
  
  “去,既然是邀请了全镇的人那么想来何家也回去,两家联手那赵千峰又能如何,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要干些什么,还事关所有家族的利益,笑话,他们赵家什么时候有决定镇内人的命运了。”
  
  “另外,这几天好好准备一番,既然要闯一闯龙潭虎穴当然要做好完全的准备,万一事发突然不用管其他的,从赵家杀出来便是!”
  
  叶重的话像是点燃了火药桶一般,将厅内所有人的情绪掀起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赵家杀个痛快,而坐在椅子上叶鸿眼神深处闪烁着莫名的光芒,他有种预感,这一次需要拼尽全力了,魂师到底拥有何等的战斗力三日后就能见分晓。
  
  随着议事的结束,整个叶家再一次的进入了防范状态,驻守在镇外的所有族人一律调回,在延江城忙碌的人员也收到消息三日内赶回安远镇,同时,派人去集市当中的一些武器店铺购买精良的兵刃和护甲,疗伤所需的药物大规模的购买,反正如今的叶家不缺钱财,拥有一整片的灵石矿脉无异于是坐拥一座金山。
  
  现在的叶家上下几乎人人都能够明白要发生什么,虽然每个人都充满了信心,但赵家的实力像是一块大石压在每一个族人心头,不过他们也知道,要想真正的迈过赵家这座大山,成为安远镇真正的霸主,那么就必须有所作为,而这种作为就是抛洒鲜血,凭借实力为自己证明。
  
  赵家的邀请如同是一阵风自安远镇刮过,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但同时也都在疑惑着,赵家到底要做什么,当然,对于明白人来说这跟本不算作一个问题,谁都知道现在是二虎相争,叶家和赵家必然会有一方倒下,另外一方则成为主宰者,所以每个人都开始思索着到底该站在哪个阵营。
  
  何家同样也受到了消息,因而第二天就派了人过来商讨对策,当然,对于已经下了决定的叶家而言这种商讨无非是确定两家联手以及事成之后的分利罢了。
  
  在叶家院落内一处清幽的小院当中,叶云博正站在原地挥舞着拳头,一声声的大喝传来,犀利的拳风将空气震的嗖嗖作响,虽然他并未动用丝毫的元力,但每一拳的威力也是强的可怕,淬体七层以下的人挨上一下即便不死也得重伤吐血。
  
  “三叔。”
  
  叶鸿站在门口看着精神饱满的叶云博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鸿儿,你来了,哈哈,我可是听说你这段日子可是风光的很,啧啧,看来我也应该不是你对手了吧,你小子真是个怪胎呀。”
  
  叶云博收了拳脸上还有这些许潮红,看来刚才舞动了一通拳脚消耗了不少的体力。
  
  “三叔,要不咱们两个比试比试?”
  
  叶鸿眨巴两下眼睛俏皮的说道。
  
  “别,我就那么一说,万一真的输给你我这个做叔叔的也太没面子了,反正啊你早晚都会超过我,我呢就不受这个虐了。”
  
  叶云博爽朗的笑着,看样子对于叶鸿即将甚至是已经超过自己根本没有分毫的气馁,反而有着一种欣慰。
  
  “三叔,明天去赵家你也要去吗?”
  
  叶云博听到这句话原本满是笑容的脸上一下子变的杀气腾腾。
  
  “去,当然去,我早就看那赵家不爽了!”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62.商议 - https://yimouleng.com/2018/06/07/62-%e5%95%86%e8%ae%ae/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