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院落的一处石亭里叶鸿与何语嫣对坐着,不时的讨论着什么。
  
  “叶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何语嫣抿着嘴唇洁白的脖子上泛起些许的红晕,配合着如如玉般的肌肤不觉间透漏出些许的魅意来。
  
  “何姑娘有什么问题尽管开口便是。”
  
  叶鸿没有多想,在他看来对方是客人,即便自己不太喜欢和不熟悉的人相处但临退席之前母亲陈芳叮嘱过他,在宴席结束好要好好的陪伴一下这位何姑娘,给人家有个好印象。
  
  “为什么你这么反感你我二人的婚事,难道是觉得我哪里不好吗?”
  
  说完这句话何语嫣忽然低下了头,双手捏着衣袖显得有些拘谨。
  
  “额……”
  
  叶鸿愣愣的看着何语嫣,在他的感知下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后者的心跳比起刚才要快了许多,虽然对于所谓的感情还处于懵懂状态,但他并不是傻子,听出了对方话语中的那丝幽怨。
  
  “其实,对于这我并不是反感,只是这事还为时尚早,你我二人岁数还小,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无法预测,更何况莫名的婚事总让我感觉怪怪的,像是被束缚了一样,做什么都不舒服。”
  
  听了叶鸿的解释何语嫣抬起了头,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像是流动着泉水般泛起道道萤光,明亮的似乎能够看透人的心。
  
  “是吗,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要是有一天你觉得这婚事束缚了你,到时可以直接来找我,我自会与爹爹和爷爷说,不会拖累你的。”
  
  何语嫣说完就站起了身,没有丝毫的拖带直接离去了,留下了满脸惊愕的叶鸿呆坐在了那里。
  
  “叶小子,不得不说这小姑娘倒是有几分魄力,啧啧,可惜呀要是我拥有身体的话说不得会收她当个徒弟了,总比你这榆木疙瘩强。”
  
  当何语嫣的身影完全消失的时候,疯老突然怪笑着说着,语气当中尽是戏谑。
  
  “切,我榆木疙瘩,那何语嫣还不到淬体七层呢,难道你老人家还能够让她在修为上超过我吗?”
  
  叶鸿对此不屑一顾,那何语嫣的实力到底如何他可是感知的一清二楚,对方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因此她至多也只有淬体六层的修为。
  
  “你懂什么,那小姑娘的灵魂可是清澈的很,若是老夫指点她一番说不得就自行修炼成魂师了,哪还跟你似的弄的半死不拉活。”
  
  疯老不禁赞叹着,也不知道是那何语嫣的灵魂真的如他若说那般还是为了敲打叶鸿。
  
  “行,我是榆木疙瘩行了吧,反正你现在只能呆在我身上哪有去不了,随便你怎么说……”
  
  初春时节,正是耕种田地的最佳实际,因此,整个安远镇当中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平静了近一个冬天的集市也渐渐的喧闹了起来,各种商品,货物在充斥了各个商铺,来来往往的人流也开始变得拥挤了起来。
  
  叶家上下也开始了一年之中的忙碌,大大小小的车辆满载着各种灵谷的种子和种植所需的一些杂物驶向了各处灵地,虽然叶重下达了禁止族内所有人离开安远镇的命令,但无奈叶家的灵地大半都在镇外,因此便只好从族里派遣高手护送那些灵农出镇。
  
  叶家的举动让安远镇当中的不少人感到奇怪,虽说在镇外的荒郊野地当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过叶家可是大族又有谁会来找他们的麻烦,这不是多次一举吗?
  
  不过,这番举措在有心人眼中却是另外一种看法,因为那些人知道,自从赌斗上赵家输了以后就想方设法的针对叶家,甚至连当日所下的赌注都无耻的赖掉,因而两家现在的关系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两家一方是老牌势力,盘踞安远镇多年不容得任何染指霸主地位,而另外一方则是渐渐崛起的家族,无论是对于灵田的分割还是镇内的话语权都不免的会发生争执,一山不容二虎,所以说两家争斗必定要分出个输赢。
  
  在安远镇一片祥和当中开始有着暗流在不停的涌动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般变化已然是愈演愈烈,甚至不少的家族和势力已经开始站起队来,两方阵营已是显露出了雏形。
  
  几日前,在集市的店铺当中,叶赵两家再次发生了冲突,至于冲突的原因已经没有什么人关心了,而最终的结果却让得不少人大跌眼镜。
  
  叶家的三代子弟,也就是如今安远镇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叶鸿显露出了强横的实力,凭借淬体九层的修为大措赵家数位好手,要不是赵家的一名同为淬体九层修为的高手拦住了他,说不得此次冲突会让赵家吃个大亏,不过即便如此赵家的那位淬体九层之人也受到了重创,短时间内伤势难以恢复。
  
  此消息一处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来是叶鸿展示出了惊世骇俗的修练速度,谁都知道在叶家族比的时候他还是淬体七层的境界,仅仅半年的时间便是到达了淬体九层,这让得不少人都暗自揣测着过不了几年叶家又会多出一名融灵境的强者,等到那时赵家绝无任何翻盘的可能了。
  
  在这个边远的地带,融灵境强者已经可以称之为一方诸侯了,在他们不出手的时候淬体九层顶峰则可以说是巅峰战力,一个家族拥有多少名淬体九层的高手就决定了这个家族的地位,因此叶家又多出一名淬体九层的高手甚至那个人所谓的高手还仅仅只是一名十五岁的青年时,不少人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的不久安远镇第一人的诞生。
  
  赵家。
  
  宽广的大厅当中有着数人坐在那里,他们的脸上极为默契的流露出凝重的表情,而在正上方坐着的却不是赵千峰而是赵远江,按道理说赵家凡事有大事需要决断的都是由那位看似老态龙钟的老人,但今日却并非如此。
  
  “行远的伤势怎么样了?”
  
  赵远江一脸阴郁的看向右手边一位身材略显矮小但体格壮硕的男子道。
  
  “行远的伤势倒是不重,只是不知道为何自从与叶家那个小畜生交过手之后就一直卧病在床,头痛耐忍,甚至有的时候都会痛的昏迷过去。”
  
  那个矮壮的男子苦笑的说道,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心悸。
  
  听到这里赵远江的手掌紧握,手背上的数根血管不停的蠕动着,脸色铁青的吓人,他一听到头痛二字立刻就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赵擎,直至今日后者都在延江城当中养着伤,想到这里他的胸膛当中像是燃起了烈火,强烈的杀意从身体当中涌出将整个大厅所笼罩。
  
  感受到赵远江散发出来的杀意,大厅内的几人如坠深渊般感到异常的寒冷,寒毛不禁倒竖了起来,一言不发,望向前者的眼神当中满是惧意。
  
  “大哥,爹那边办的怎么样了?”
  
  这时,那个矮壮的男子忽然说道。
  
  赵远江闻言苦笑着一叹,似乎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情,刚才所散发出来的杀意顿时荡然无存。
  
  “那两个混蛋一直在漫天开价,他们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莫不是以为叶重不会找他们的麻烦,真是目光短浅。”
  
  赵远江脸上的肌肉不住的抽斗着,轻啐了一声后颓然的靠在了椅子上,半晌过后才继续说道:“不过,有爹出马,一切自然是水到渠成,到时候我会让叶家在安远镇消失,而那个叫叶鸿的小畜生,我会亲手将他的脑袋拧下来!”
  
  与赵家压抑的气氛比起来叶家这边却是热闹非凡,整个院落当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好似年关一般。
  
  “你出手的力道太过猛烈而速度却是慢了几分,这套武技讲究的是以快制敌,只有速度越快威力才会越大。”
  
  青石广场当中,叶鸿站在一个叶家子弟身旁口中不停的讲解着,同时身体微弓双拳如狂风骤雨般不断的向前轰击,一道道破风声大作,让得旁边观看的人大声叫好。
  
  自从将赵家的那位淬体九层高手打成重伤以后,叶鸿仿佛成为了叶家后辈当中的英雄,只有他一有时间绝对会有这大批的族人过来请他指导武技,而他也不做作,只有有人开口一定会尽心的指点。
  
  当然,现在的叶鸿可不仅仅只是淬体九层,那日要不是害怕暴露实力他一定会让赵家的那些人有来无回,不过即使是这样在随意动用了一下魂力以后也是将那位赵家的高手震得失去了战斗力,除非有魂师出手驱散体内残留的震荡,要不然一辈子也别想恢复了。
  
  “呦,不错嘛,我们叶家的大英雄现在越来越有模样了。”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穿着贴身的武士服走了过来,一头短发被一根细绳束在后面,走起路来不带一点声音,若不是叶鸿灵魂感知强大根本就难以发觉身后有人靠近。
  
  “莹姐,你就别打趣我了。”
  
  叶鸿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
  
  “怎么,害羞了?”
  
  叶莹莹一脸的坏笑,然后将挽了挽衣袖,双眼微眯一股强横的战意爆发了出来。
  
  “喂,叶鸿,咱们两个交手试试吧,也让我看看和你之间的差距。”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61.交手 - https://yimouleng.com/2018/06/07/61-%e4%ba%a4%e6%89%8b/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