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当”
  
  随着数道硬物撞击的声音响起,空地上多出了十几根半截的木头,两边的切口处光滑平整,即使是最锋利的刀刃切割出来的口子也不过如此了。
  
  叶鸿脚步微动来到了木桩钱,看着脚下自己的杰作不由得笑了起来,伸出手将其中的半截木桩捡起,手掌微微一用力那看似粗壮的木桩上有着五道指印显现而出,随后咔嚓一声断为了数段。
  
  这几天趁着家族处于休养生息的状态下,叶鸿又有了空间的时间修炼了,只不过他的想法要是被叶重他们知道肯定会苦笑着摇头,因为自打赌斗结束后,他这位族内的大红人始终处于闲散状态,相比于叶家当中其他诸如叶鹏和叶莹莹等已经开始接手家族事务的人,他显得分外轻松。
  
  原本依照叶云志的意思是想让叶鸿接替叶云博的事务,这样的话一来可以培养叶鸿处理家族事务的能力,二来则是现在的叶家紧缺人手,特别是顶尖战力,像他这样一位淬体九层的人正好是族中急需的。
  
  不过这个建议被叶重无情的否决了,在他看来这位宝贝孙子可是目前全族上下最有希望成为融灵境的人,虽然叶家当中淬体九层的人有着数位之多,不过他们个个都已近中年并且资质平庸,虽然距离融灵境只差一线之隔,但那道天堑却是难以跨过,所以叶鸿在他眼中就显得珍贵无比了。
  
  抬头看了看天色,应眼而来的是夕阳穿过云层抛洒下来的一条长长的尾巴伸展到天边的尽头,将本已昏暗的天空染成了一片鲜红。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应该够我准备的了。”
  
  叶鸿喃喃自语着。
  
  水气笼罩着整个房间,叶鸿赤裸着身形不断的擦洗着身体,一道道肌肉线条在后背上不断的凸起着,宛如刀刻般,稍显消瘦的身躯此时倒是给人一种魁伟的错觉,其中更是却蕴藏着无法预料的爆炸力,让人根本想象不到这会是一个十五岁的青年。
  
  叶鸿时不时的打量着身体各处,眼中也有着满意之色,看样子对于自己渐渐强壮的体魄以及突飞猛进的修为也是有着满足之意。
  
  今天由于有贵客临门,因此父亲叶云志特意嘱咐叶鸿要好好的整理一下着装。知子莫若父,叶云志在礼仪方面对叶鸿很满意,不过在穿着打扮上这个儿子似乎没有继承自己的优良传统,所以才特意从安远镇当中寻了个裁缝给叶鸿量身制作了一身服饰。
  
  穿戴好长衫将一块碧绿色的玉佩挂在腰间,此时的叶鸿没有了以往的杀伐之气,倒是用着一分书生的气息,总的来说现在的他倒真有几分大户人家少爷的模样。
  
  出了房门,叶鸿径直的来到了院中的大厅,站在门口停留了片刻这才一声长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
  
  今日来到叶家的不是别人,正是何家的那位族长以及何正豪等人,来的目的是商量何语嫣和叶鸿的婚事,至于暗中探讨的话题却并没有人知晓,只是叶家的核心成员都是听说三爷叶云博遭到了野狗帮的毒手,所以暗自猜测着会不会与这件事情有关。
  
  “鸿儿,赶紧过来。”
  
  见到门口处不停徘徊着的叶鸿,叶重苍老的脸上也有着满意的笑容浮现,招了招手喊道。
  
  “唉,该来的总会来。”
  
  小声嘟囔着叶鸿漫步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就是有着浓郁的菜香和酒香的气息夹杂而来,一张宽敞的圆桌摆放在中央处,上面摆满了菜肴,桌旁早已坐满了人,见到叶鸿进来后把目光纷纷透射过来。
  
  “爷爷,爹。”
  
  叶鸿来到叶云志身侧的空位上坐了下去,虽然他的视线并未看清坐着的人有哪些,不过早在门口的时候他就已经用魂力感知到了厅内的所有人。
  
  “叶鸿贤侄今天的打扮跟平常相比可是英俊了不少,这要是在街上碰见了我都认不出来。”
  
  坐在对面的何正豪拿着酒杯爽朗的笑着。
  
  “何伯父谬赞了。”
  
  叶鸿站了起来躬身行了一礼,只是在心中暗自诽谤着为何父亲要给他定制这么一身衣服,紧巴巴的像是箍在了身上,而且走起路来时时刻刻受到束缚,这让穿管了宽松的袍子和武士服的他感到别扭至极。
  
  “行了,就别难为孩子了,来吧,人到齐了咱们就动筷吧。”
  
  坐在叶重身旁的何姓老者爽朗的笑着然后拉着前者的手开始攀谈了起来。
  
  叶鸿拿着筷子一点点的夹着饭菜,在他身旁则是母亲陈莹和何语嫣的母亲,也不知道两位妇人谈论着什么话题,掩面轻笑间透漏出了一股魅意,只是二者的目光偶尔间在两个孩子身上停留时方才先露出一股温柔之意。
  
  在叶鸿的感知当中,隔在他右手边的一个座位上正做着一名少女,清秀的脸蛋,半抿着的嘴唇以及不时偷偷望过来的小动作都被他一收而入。
  
  感觉到那何语嫣急促跳动的心脏和脸颊上涌起的红云,不知道为什么叶鸿的心中却是闪过一丝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是他的心跳也在不觉间加快了许多。
  
  酒席散去后叶鸿连忙站起身飞一般的逃离了出去,他现在可是一刻都呆不下去,这种场合对于他来说甚至比起和赵擎的战斗都要来的凶险万分。
  
  “叶小子,你真是不解风情啊,依老夫看那个小姑娘似乎对那很有好感,而且你们之间又有婚约,我看你啊还是等到成年和那小姑娘成亲,然后生下个一儿半女的也好对你父母有个交代。”
  
  疯老窃笑着说着,他能够清晰感觉到叶鸿之前的异样所以才由此一说。
  
  “得了吧,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更何况我还打算到延江城去看看,见识见识那位传说当中的城主。”
  
  叶鸿撇了撇嘴丝毫不以为意。
  
  “咦,那个小姑娘跟着你过来了,哈哈……”
  
  疯老的笑声刚刚在叶鸿的脑中响起,他便是已经感应到了身后不远处的那道倩影,身体僵硬了片刻才苦笑着转过身。
  
  “那个,何,何姑娘。”
  
  叶鸿走到跟前抓了抓头发,不知该怎样称呼对方,好半天才憋出了几个字。
  
  “嗯,叶,叶……”
  
  何语嫣颔首应了一声,同样的她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叶鸿,叫名字吧显得不太礼貌,要是交叶大哥好像二者的岁数相差的又不是太多,一时间支支吾吾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叫我叶鸿就好。”
  
  似乎是觉察到了后者的异样,叶鸿讪笑着道。
  
  “叶鸿,上一次你打败赵擎真是厉害,连我哥都承认打不过他,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赢了。”
  
  何语嫣清灵的眸子当中闪烁着灵光,柔美的声音如同潺潺溪水般让人听了一阵舒畅。
  
  “啊,那次获胜纯属运气,运气,差一点我就败在那赵擎手里了。”
  
  听到夸赞叶鸿没有了往常的镇定,倒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有些慌乱。
  
  “呵呵……”
  
  见到叶鸿这副样子,何语嫣轻掩着小口笑道。
  
  在叶家当中的一处暗室里,一方烛台挂在墙壁上,借助着幽暗,恍惚的火光映照在下方对坐在一起的两位老人身上。
  
  “叶重,你这就打算跟那野狗帮动手了?”
  
  何家的那位老者有些不解的问道。
  
  “何老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要是你儿子被人打了你不管吗?”
  
  叶重眼睛一瞪一股威压从体内迸发而出,将那原本就不怎么稳定的烛光吹的左右摇摆着,暗室当中顿时变的忽暗忽明起来。
  
  “要是别人说这话我还不相信,不过从你叶重的口中说出来我却是不加怀疑,不过你真打算就这样跟那野狗帮硬碰硬吗,难道你就不担心赵家在背后捅刀子?”
  
  何老爷子的话如同是在平静的湖面上丢下了一颗石子,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叶重闻言也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是啊,老夫担心的也是他们,虽然那野狗帮的两位当家都是融灵境,但经过上次的短暂交手我已经对他们的实力有了大概的了解了,你我二人联手在加上云志和正豪贤侄的协助,我又八成的把握留下那二人。”
  
  半晌过后,叶重将早已思索好的计划说了出来。
  
  “不过,正如你所言,那赵千峰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
  
  “据我得到的消息,前段时间赵家的那个赵远江曾经派人联络过野狗帮的人,后来就有了你儿子叶云博被抓的事情。”
  
  正在斟酌着叶重的提议,那何老爷子突然记起了什么,面色古怪的说道。
  
  “什么?”
  
  叶重像是受了刺激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半晌过后又坐了下去,只是两只满是褶皱的手掌不住的颤抖着。
  
  “好,好,赵千峰,既然你连脸都不要了,那老夫也不再顾及什么了……”

  ……
  
  叶家的青石广场上,两个人影来回的走动着,偶尔间响起的银铃般的笑声,随着吹拂的寒风飘向了远方。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