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帐内,坐在上方的两位当家打量着叶重,他们知道这位看似羸弱的老人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融灵境强者,他们二人哪一个都自问单打独斗不是其对手。
  
  “叶重族长是吧,不知道我上次提出的价钱你是否带来了?”
  
  坐在最左边的那位也不知道是兄长还是弟弟的人狞笑着说道,不过他的笑容在下方的叶鸿眼里像极了吃饱饭的恶狗,看起来很是滑稽。
  
  “钱我倒是带来了,不过我一事不明,还望两位当家替我讲解。”
  
  叶重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青灰色的布袋子,目光灼灼的看着上方的二人。
  
  “哦,何事不明,叶族长尽管问便是。”
  
  虽然看起来有些骇人,但这位当家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
  
  据传言这两位当家可是心狠手辣之徒,也不知道是他见到了钱还是对叶重的实力感到了压力说起话来倒是客气异常。
  
  “不知道是我叶家的车马没有交买路财还是我那儿子出言罪了两位,居然将我叶家的车队掠夺一空,这似乎不符合规矩吧?”
  
  叶重眼睛虚眯,握着布袋的手掌上有着流光闪动着,看样子似乎是做好了动手的打算。
  
  瞧得叶重那副架势,上方的两兄弟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旁边的那个人也站立了起来,声音尖锐的道:“没什么,只是你叶家这些天来来往往延江城好多次了,看样子似乎是发了呀,我们野狗帮打算提一提价格,没想到令郎如此不识趣,所以只好将他抓来了。”
  
  听到这里,叶重心里一动,看样子灵石矿脉的事情没有暴露,不过既然是这两个家伙贪心所致那么接下来事情到好办了。
  
  “哦?是这样啊,不过二位口中的加价难道是针对我叶家一家吗,还是安远镇内的所有势力?”
  
  “当然只此一家了,若其他的家族也像你们这般到时候我们也会加价的。”
  
  听到这里叶重吐出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后方打了个眼色,回过头道:“那两位先将我那儿子放了,然后我自会将灵石币奉上。”
  
  那两人一听,其中一人摆了摆手对下方的手下吩咐了一声,不多时,营帐的帘子被掀开,两个人搀扶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三叔!”
  
  叶鸿见到来人急呼了一声,随后叶家众人纷纷看去,见到叶云博满身是伤,口中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还有着数道血迹,看样子似乎是遭到的毒打。
  
  “哼,两位,这是什么意思?”
  
  叶重怒喝一声,目光如利剑般紧紧的盯着上方的二人,像是要将他们刺穿,随后体内的灵力如狂风般呼啸而出,将两旁的桌子掀到在地,桌上的酒菜抛洒在地上,顿时整个营帐内弥漫着浓郁的酒香。
  
  “叶重族长,你这是何意,既然令郎安然无恙,还不把钱送上来!”
  
  左边一人一步踏出,将扑面而来的威压驱散,一字一顿的道。
  
  “好个安然无恙,钱就在这里,五十枚灵石币,有本事你自己来拿!”
  
  叶重右掌微抬将手中的布袋晃动了两下,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谁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心里在想些什么,难道真的打算凭借叶家的十几人抗衡整个野狗帮吗?
  
  叶云志在叶重打眼色的一刹那已经做好了准备,虽然对方人数众多,不过在他看来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唯一棘手的是对方的两名融灵境当家,不过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这些担心反而会成为负担,更何况自己的弟弟遭到了对方的毒打,这口气可实在是咽不下去。
  
  “好,好,好!”
  
  那位当家连说三声好,随后两人一个晃动,极为默契的来到了叶重面前,各自一掌轰了过去。
  
  “砰”
  
  强悍的对碰让得整个营帐都摇晃了起来,劲风吹过,下方坐着的不少人赶忙站起了身向后退去,生怕被波及到殃及了池鱼。
  
  叶重以一敌二,将那两位当家的攻击接了下逼的二人后退数步,而他自己只是微微摇晃了一下,胸膛之中涌起了一股豪气:“再来!”
  
  “融灵境,中期!”
  
  那两人站稳了身形,手掌上传出一股酥麻的感觉,体内的气血也不住的翻腾着。
  
  看着气势汹汹的叶重,那两位当家一时之间倒是不敢再次动手了,其中一人上前一步赔笑着道:“呵呵,没想到叶族长脾气如此的不好,唉,这次是我兄弟二人唐突了,还望叶族长海涵。”
  
  原本还剑拔弩张的气氛随着笑声一下子平息了下来,不过叶家众人的神经依旧紧绷着,他们可不会相信这帮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会这样罢手,更何况对方人数众多,真打起来即使他们能够离去所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小。
  
  “那老夫可以走了吗?”
  
  叶重眉毛一挑的问道。
  
  “叶族长请便。”
  
  随着话音落下,叶重转过身对着叶云志轻点了一下头,然后十几人徐徐走出了营帐。
  
  望着离开的叶家一行人,营帐内的那些盗匪却没有一个敢说话,他们知道此时的两位当家定然是在气头上,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哥,这事就这样算了吗?”
  
  左边那人有些不敢的说道。
  
  “没想到这叶家是个这么难啃的骨头,那叶重居然突破到了融灵境中期,看来事情有些不好办了,不过这样的话倒是更有意思了……”
  
  右边那人伸出长长的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眼中的幽光不停的闪烁着。
  
  安静,整洁的房间当中,叶云博躺在床上进入了睡梦中,他的脸色红润,呼吸平缓而有规律,胸膛起伏间像是连绵的山脉般上下伏动着。
  
  “爹,那野狗帮太过分了,既然已经开出了价钱却把三弟弄成了这样。”
  
  叶云志站在床边看着沉睡着的叶云博脸上闪过了一丝杀意。
  
  “我知道,看来这段时间的行动让你野狗帮注意到了,这是我的疏忽。”
  
  叶重坐在床边,将被角掩好站起身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这不怪你,那野狗帮的胃口大的很,只是他们不应该把手伸到咱们叶家的头上!”
  
  叶重眼中寒光乍现,在这一时刻他不在像外表那样苍老,而是有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气势散发出来,像是刚刚苏醒的凶兽,虽然精神尚未到达最佳状态,但若是敌人因此便小瞧的话必然会付出血的代价。
  
  “我知道了,爹,没想到你老人家居然真的突破了,有您和何叔父联手那两个家伙根本就不是对手。”
  
  叶云志望着眼前的老人心中也不由得升腾起了些许的敬佩,没想到仅仅月许的时间就从融灵境前期突破到了中期,虽说有着足够的灵石币用力修炼,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修炼到融灵境之后要想突破就需要不断的运转功法炼化灵力,一点点的将丹田内的气海不断的扩充,因此这就需要修炼者的经脉稳固,但像叶重这样的老人体内的经脉已经开始收缩,所以每一次炼化的灵力较之青壮年来说要少上许多,所以突破的难度要大上许多。
  
  “行了,这段时间从延江城里换取的灵石币几大半都被我用掉了,要是再不突破的话我这张老脸就该没地方放了。”
  
  叶重摆了摆手,对于他来说重要的并不是自己的突破,而是希望叶家后辈之中再多出一名融灵境来,那样的话再面对那野狗帮的两位当家的时候底气就更足了。
  
  “云志,这段时间不要再派车队去延江城了,另外,派人时刻盯紧赵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是觉的这段日子有些古怪,按那赵千峰的性子不可能放任咱们这么发展的,他应该是谋划着什么……”
  
  不愧是争风多年的老对手,叶重一下子就摸准了赵千峰的脉络,只是他虽然隐隐猜测到了什么却无法去证实,更何况现在又被豺狼盯上更加腾不出手了。
  
  自从叶家一行人回来后叶重就下令停止一切的业务,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安远镇。这道命令让很多族人倍感疑惑,毕竟现在的叶家欣欣向荣,发展的速度可以说是一日千里,族内的年轻子弟更是得到了大量的天才地宝用来修炼,这才往常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过,不管叶家的后辈子弟如何抱怨叶重的命令就像是座大山一般,容不得任何人逾越,当然这其实更多是在为他们考虑,否则的话那野狗帮派人堵在出镇的路上那么损失的无疑是叶家族人的性命。
  
  叶家大院的一处空地上,一股尖啸般的声音响彻起来,在空地上插着十几根木桩,上面各自放着一个粗瓷大碗,不过当那尖锐的声音出现时十几个瓷碗上面出现了龟裂,紧接着龟裂越来越大待到最后直接崩裂开,碎片整齐的分散在木桩上。
  
  叶鸿凭借灵魂感知自然将木桩上的一切尽数囊括在脑中,下一刻他的眼神一下子变的犀利起来,泥丸宫内的灵魂漩涡颤抖着眨眼间化作了一道一尺长的半圆形的光刃悬浮在面前。
  
  “去。”
  
  口中轻吐了一声,随后那道光刃飞速驶去以常人察觉不到的速度穿梭而过,咔嚓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十几根木桩的中间处平添出了一道细微的划痕。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