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院门,叶鸿的脸上满是惊诧,平常的这个时候叶家大院都是人来车往,好不热闹,为何今天冷冷清清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带着好奇叶鸿走进了大门,一股肃杀之气迎面而来,让得他精神一凛。虽然只是一种感觉,但他的心头却升腾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叶鸿少爷,你回来了,族长让你赶紧去他那里一趟。”
  
  这时,从门口的拐角处跑过来了一个族人冲着叶鸿喊道。
  
  “好的,我知道了。”
  
  叶鸿点了点头,此时的他已经确定了之前的想法,爷爷叶重不会无缘无故的叫他,更何况这段时间这位老人一直在闭关当中,除非遇到了紧急的事情要不然的话绝不会有人打搅。
  
  “希望是我的胡乱猜测吧……”
  
  叶鸿来到了叶重所在的院落门后推门而入,然后便是感到数道目光像利剑般透射了过来。
  
  “爹,爷爷。”
  
  屋内只有寥寥数人,除了叶重和叶云志以外就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延江城忙碌的大伯叶云飞和其他几位堂叔伯了,不过令叶鸿好奇的是三叔叶云博却没有在这里。
  
  “鸿儿来了,坐下吧。”
  
  叶重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椅子吩咐道。
  
  “是,爷爷。”
  
  待得叶鸿坐好以后,叶重将桌旁的茶水端起抿了一口,道:“没想到那野狗帮居然这么不给我叶家脸面将云博抓走,看来这一次倒是不能善了了。”
  
  听到这里叶鸿的脑子嗡的一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急忙问道:“爷爷,三叔他……”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叶云志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鸿儿,坐下,你爷爷还没说完话呢,懂不懂规矩。”
  
  “没事,他这也是关心云博。”
  
  叶重摆了摆手继续道:“云飞啊,那野狗帮到底是为什么拦住车队,你把具体的情况说一遍。”
  
  “是,爹。”
  
  叶云飞苦涩的一叹站起身,叶鸿这才发现这位大伯身上满是灰尘,甚至衣衫都有些破损,看起来很是狼狈。
  
  “今日……”
  
  随后叶云飞将事情的经过完整的诉说了一遍,原来是那野狗帮见到叶家这段时间经常到延江城来往,以为是有着什么重要的货物,因此丝毫不理会那所谓的买路财将整只车队劫了,只是将叶云飞放回来报信。
  
  听完了叶云飞的讲述在场的众人皆是沉默了下来,屋内一下子变得安静无比。
  
  “五十枚灵石币吗,那野狗帮的胃口倒是不小,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着幕后的人在操控。”
  
  叶重率先打破了平静,徐徐说道。
  
  “爹,你的意思是野狗帮后面还有人,那又是谁能够让两位融灵境的强者听命于他们呢?”
  
  叶云志的脸色一变,心中虽然不愿但也不得不承认叶重的话有些道理。
  
  自从野狗帮将周围的强盗尽数收拢之后就开始做起了收取过路费的买卖,虽然价格比起从前的那些强盗麻匪所开的高出了不少,但迫于两位融灵境强者的压力,安远镇的人还是照付了,因此两方相安无恙除了第一次那支车队不了解情况遭了毒手外并未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谁曾想今日却……
  
  “有的时候能够控制人的不光是力量,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有钱能使鬼推磨!”
  
  叶重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屋内的所有人感到一阵冰冷,既然那野狗帮的目标是他们叶家,那岂不是说灵石矿的事情暴露了?
  
  “爹,您的意思是拿野狗帮知道咱们拥有灵石矿的事了?”
  
  叶云志脸色异常难看,以那野狗帮的性子要是知道灵石矿脉的事情那叶云博的性命可就看有了,他可是了解自己的这位三弟,后者即便是死也绝不会说出有关叶家的半点消息。
  
  “也许吧,不过更多的可能是咱们在延江城换取灵石币的事情被他们知道了,因此才劫持了云博,不过要是这样讲的话那野狗帮的要价也不应该只是五十枚灵石币,所以我觉得是有人指使他们做的。”
  
  叶重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经他这么一分析似乎这件事情只有两个可能了,第一是叶家这段日子的行动被有心人注意到了然后告诉了野狗帮的人,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有人联络了野狗帮给叶家找麻烦,毕竟两名融灵境强者再加上一干盗匪,安远镇中没有任何一家势力敌得过。至于背后的那些人是谁,在场的人几乎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非赵家莫属。
  
  “族长,那咱们怎么办?”
  
  这时,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问道。
  
  “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日去会一会那野狗帮,我倒要看看他们凭什么要五十枚灵石币!”
  
  叶重霍然起身,虽然并未动用任何灵力但却有着一股莫名的威压,看来这些天的闭关让他的修为也得到了提升。
  
  翌日,天才蒙蒙亮起,大院的门口处聚集着十几道身影,叶重骑在马上回头打量着身后的众人,只见他们个个面色肃穆双目之中有着厉芒闪烁,握着马缰的手掌上青筋暴起,看起来像是即刻冲锋的战士,见到这一幕他不禁点了点头。
  
  在一行人的最后则是起着小银的叶鸿,虽然处在队伍的末尾看起来并不显然,然而相比于其他起着马的那些长辈,他却是坐在了狼背上,一来这次行动有些危险说不定到时候一言不合就会打起来,将小银带上无疑是多了一个可靠的战力。
  
  原本叶云志是不打算带上叶鸿一起去的,但叶重却是告知众人这个宝贝孙子已经突破到了淬体九层,一下子让那些自持长辈身份的人一下子感到了一阵羞愧,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十五岁的淬体九层意味着什么,他们这些修炼了二十几载还处于淬体八九层的人心里可是清楚的很,也许再过几年叶家又会多出一名融灵境的高手,甚至不久的将来能够成长为更为厉害的人物,到那时别说安远镇,即便放眼延江城当中也会是数得上号的人物。
  
  不过,要是让叶家的这些人知道此时的叶鸿已经是一名魂师,其战斗力堪比融灵境的强者时,也许他们脸上的表情会更为的精彩。
  
  “出发!”
  
  随着叶重的一声令下,十几个人同时挥舞起了马鞭,扬长而去。
  
  在距离延江城外数千米左右的一处高山上,正有着几个人来回的巡视着,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把这所谓的巡视当回事。
  
  “喂,你说那安远镇的叶家会不会派人过来啊?”
  
  其中的一个高个子男子对一旁的同伴问道。
  
  “谁知道呢,不过两位当家抓回来的那个人倒是个硬骨头,看来这叶家人倒是有点气概。”
  
  另外一人啧啧说道。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声音渐渐变得清晰,看样子是有着人马正极速朝这里奔袭而来。
  
  “我去报告,你在这里盯着。”
  
  刚刚说话的高个子男子面色一变,丢下了一句话后就朝着山顶跑去。
  
  不多时,山腰处多出了十几道身影,正是叶重为首的一行人。
  
  叶重径直的走了过来,对着不远处面如土色的那个盗匪招呼了一声:“老夫叶重,拜访贵帮,麻烦前去通禀一声。”
  
  那个盗匪哆哆嗦嗦的走了过来,原本的凶神恶煞模样顿时荡然无存,说话间都结巴了起来。
  
  “你,你们在这里等着,有,有人禀报了。”
  
  “好,老夫就在这等着。”
  
  过了不久,山顶上开始传来轰隆隆的声响,紧接着空旷的山地上突兀的出现了不少人马,仔细数来有上百个之多,他们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刃,眼中带着寒光打量着下方的叶家众人。
  
  “两位当家有请。”
  
  这时,刚才通报的那个高个子男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说了一声之后就将路让了开去。
  
  叶重没有多说什么,带领着身后的十几人朝着山顶走去,当他们路过那些面露狰狞之色的盗匪时没有一人理会他们,似乎是把这些人当作了空气。
  
  走在最后的叶鸿默默的用魂力扫视着,山顶两旁的盗匪虽然人数众多,但修为大多是淬体四五层的境界,最高的也不过是淬体七层而已,这些杂鱼根本就不被他放在眼里。
  
  山顶之上有着一个用树桩围成的宅子,虽然看起来有些寒酸,但其中透漏而出的阴冷肃杀的气息却让人感到如坠冰窖般寒冷刺骨。
  
  一行人直接走进了寨门,进入了最中央的一处营帐内。
  
  宽大的营帐此时坐满了人,他们一见到叶重等人的到来后纷纷流露出凶恶的目光,似乎是在看一只只待宰的羔羊,而在营帐的最上方坐着两个人,看样子应该是一对孪生兄弟,眼眶凹陷,鼻梁突出,嘴唇稀薄,下巴尖锐,看起来到和野狗有些类似,怪不得这帮盗匪叫做野狗帮了。
  
  “在下叶重,久闻两位当家的大名,今日前来是要接回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还望两位行个方便。”
  
  叶重一步踏出,抱拳对着上方的说道。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具有着穿透力,营帐的内人听完之后直觉的耳中嗡嗡作响,在看向这位老者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敬畏了起来。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58.野狗帮 - https://yimouleng.com/2018/06/07/58-%e9%87%8e%e7%8b%97%e5%b8%ae/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