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旷的林间,一道消瘦的身影站立在中央,任由寒风扫过却是一动不动,正是叶鸿。
  
  突然,在叶鸿的身后出的灌木丛中传来了沙沙的响声,紧接着一道黑影闪动而过直扑向前方,由于速度太快肉眼根本难以观察,只是能够凭借影子的规模判断那是一头凶猛的妖兽。
  
  “哈。”
  
  这时,站立在原地的叶鸿一个急转身,身体上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但他的面前像是有一面无形的屏障,任由那道黑影扑杀过来。
  
  “吼!”
  
  一道吼声发出,紧接着那道原本气势汹汹的黑影一下子倒飞了出去,砸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将下方的植被压的扁平。
  
  “呜呜呜……”
  
  呻吟声传出,只是听起来并非是凄厉,相反却有着一种撒娇的韵味蕴含其内。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成长如今的小银得身形已经和当日的青背狼王差不多了。在得到了叶云志的支持后,叶鸿经常从家里拿出一些灵药和灵谷喂养它,这让也小银的成长速度快了不知多少。
  
  “小银,怎么样,服气了没有?”
  
  叶鸿爽朗的笑着,脚步移动间就来到了不远处,蹲下身子拍了拍面前摇晃着脑袋的小银。
  
  “吼。”
  
  小银一下子从平地上跃起,两只脚掌不停的挠动着下方的泥土,两只狼眼当中有着人性化的流光闪动着,像是在准备着什么。
  
  “行了,再试多少次也是一样。”
  
  叶鸿一巴掌按在了小银的脑袋上,丝毫不理会它的不满。
  
  一天的时间叶鸿已然完全的熟悉了魂师的身份,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收放自如的控制着灵魂力去攻击或者是防守。
  
  相比于灵力来说,魂力显得更加复杂,因为这不单单是一种力量,而且还有着灵魂主人的意识包含在其内,所以在对战当中虽然拥有魂力的威力比不上灵力,但却是能够给敌人早成精神上的损伤,更为重要的魂力不光可以用来对战,还可以感知甚至探查。
  
  在没有成为魂师之前,叶鸿仅仅能够感应周身七八米左右的范围,可是如今的他不光能够感应到二十米范围内任何存在,而且还可以直接通过灵魂攻击,这比起之前费尽全力施展的灭魂锥来说无疑是一种质的提升。
  
  “疯老,是时候传授我魂技了吧。”
  
  叶鸿在心中说着,眼神深处有着炽热的光芒,像是要将面前的一切事物融化。
  
  “好,不过在这之前老夫还得给你讲讲什么事魂技,免得以后你遇到了魂师发生争斗时惊慌失措。”
  
  苍老中带有一丝磁性的声音在叶鸿的脑中响了起来。
  
  “所谓魂技通俗的说是运用灵魂力施展的技巧,不过与武技相比魂技却更加复杂,范围更加广阔,修炼时需要注意的东西也更多。”
  
  “魂技可以分为三种,灵魂技,灵魂印结,灵魂阵法。”
  
  “魂技,灵魂印结,灵魂阵法……”
  
  叶鸿呢喃了一遍,脸上满是思索之色,他还以为魂技和武技一样只是单纯的进行物质攻击,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想的过于简单了。
  
  “所谓灵魂技跟武技差不多,就是依靠着灵魂的力量来发动攻击,不过和灵力不同,魂力所造成的是对敌人灵魂上的伤害,而灵魂印结则更为复杂,它是运用灵魂来操控体内的灵力二者合一形成威力更加强大的战斗技巧,当然这需要相当高的层次,不单单是魂师的等级而且也包含了灵力的修为。”
  
  “最后也是最为复杂的灵魂阵法,这是一种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的一种魂技,其内容更是包罗万象,那日老夫所布置的灵魂阵法便是其中的一种,当然了,那是最简单的魂阵,等你以后遇到了我才仔细的讲解。”
  
  听完疯老的讲述,叶鸿一下子陷入到了沉思,整个人像根木头似的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疯老,那我现在能够学习什么?”
  
  半晌,叶鸿方才吐出了一口气,可是胸膛之中不断跳动的心脏却是显示出了他此时的激动。
  
  “你?现在的你顶多学习灵魂技而已,你还没有到达融灵境,灵魂印结无法修炼,而灵魂阵法,不是老夫看不起你,就是我当年……”
  
  话到这里疯老的声音戛然而止。
  
  “诶,疯老,您当年怎样?”
  
  叶鸿眨巴了两下眼睛好像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咳,好了,先不说这么多了,老夫先传授你一套基本的魂技,这可比你那个半吊子的灭魂锥厉害的多。”
  
  疯老轻咳了一声掩饰住了刚才的尴尬话语,然后接着说道:“我传你两套魂技,一种是群体攻击的,这套魂技也许对于同等境界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但却是能够将修为低于你的尽数震伤,不管对方人数的多少。”
  
  听到这里叶鸿眼睛一亮,没有想到疯老那里还有这样的魂技,这可比一拳一脚打起人来轻松的多。
  
  “另外一种则是单体攻击的,这种魂技威力巨大,以你现在初级魂师的修为施展下可以对融灵境前期的人造成不小的伤害,若是对方猝不及防甚至能够取他的性命,堪比不入流的灵级武技。”
  
  随着疯老的话音落下,叶鸿的脑中传来浩瀚的信息,不过他却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看来成为魂师以后灵魂的承受力也比以前强了不少,看来以后疯老要是再传给他一些东西也不会再承受撕裂头颅般的痛苦了。
  
  随着泥丸宫内灵魂漩涡的不断旋转,一道道信息自叶鸿的脑海中穿梭着,最后化为了一排排的文字悬浮于脑海深处。
  
  “罗音啸,切魂刃……”
  
  两套魂技的修炼之法在叶鸿的脑中浮现出来,他细细的品读着不放过每一个文字,同时心神一动将泥丸宫内的魂力调拨而出,开始尝试着施展起来。
  
  罗音啸是一种利用灵魂力产生震荡来攻击敌人,这套魂技比较复杂,,因为灵魂的震荡产生的伤害不光是对敌人同样也对于自身,这就形成了先伤己再伤敌的战斗模式。
  
  相比于罗音啸来说切魂刃就相对简单了,当然那是二者相比较而言,刚才疯老已经说过了,这切魂刃可是堪比不入流的灵级武技,即便是不如流也比凡级九品武技难得多,这也更加突出了这两套魂技的修炼难度。
  
  平地之上,叶鸿静静的站立在那里,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扭曲,嘴唇微微的颤动着,体内却有着一股莫名的声音散发而出。
  
  “嗡……”
  
  随着叶鸿泥丸宫内的魂力的不断震荡着,甚至空气当中都有着轻微的颤动声,周遭的地面更是不停的晃动着。
  
  “嗡!”
  
  突然,一道锐利的尖啸声自叶鸿的口中发出,同时无形的能量化作滚滚波浪向四面八方散去,然而还不待啸声消失,他却一下子瘫坐到了地上急促的喘息着。
  
  “呼,呼……”
  
  叶鸿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心中不停的向疯老抱怨着。
  
  “疯老,这,这劳什子罗音啸也太坑人了,这要是与人争斗起来,对方还没怎么样我自己也不行了。”
  
  “呵呵,要是什么都容易那谁还去苦修啊,叶小子,老夫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相比于这罗音啸,那些真正的高深的武学都是需要修炼者有大毅力方才练成,连这点苦都吃不了你还有什么出息?”
  
  疯老似是教训又似是安慰的说道。
  
  “我知道了,不就是一点小苦头吗,我还吃的下。”
  
  叶鸿目光坚定,将心中的抱怨挥散而去,继续修炼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也从明亮渐渐变得暗沉了下来,只是在安静的林间却不时的传出如狂风般的怒号,将那些光秃秃的的树干和低矮的灌木震得摇曳了起来。
  
  叶鸿习惯性的控制着泥丸宫内的魂力,在当中的灵魂漩涡不断的扩散当中一缕缕的灵魂力量如同炊烟般不断的冒出,然后迅速的在体内震荡起来,以一种奇特的韵律徐徐的形成一道道能量波积攒在他的喉咙处。
  
  “嗡,嗡……”
  
  一道无形的声波自叶鸿的口中发出,迅速的向周围扩散开来。无形而又深沉的能量在空旷的林间不停的回荡着,最后飘向远方。
  
  “呜呜……”
  
  在离叶鸿不远处的土丘上,一头趴伏在地的青狼双目紧闭,身体之上的毛发竖起,像是一根根箭矢般,狼嘴里却是有着哀嚎的声音不断的发出,看起来很是痛苦。
  
  听到狼嚎声,还沉浸在修炼当中的叶鸿顿时回过神来,回头看去就见到了土丘上不停抽搐的小银,还没来及享受练成罗音啸的喜悦赶忙跑了过去。
  
  “小银,小银?”
  
  叶鸿抚了抚小银的颈上的皮毛,手上却传来一种粗糙的感觉,没有了以往的柔软倒像是触碰到了疤痕一般。只见此时的小银紧闭眼睛,眼皮不停的跳动着,丝毫听不到他的呼唤。
  
  “叶小子,这狼崽子无意当中受到了你罗音啸的波及,应该是灵魂有些损伤,你赶紧动用灵魂力为它驱散体内残留的音波。”
  
  疯老一下子看出了小银的状况,沉声道。
  
  “哦,好的。”
  
  叶鸿应了一声然后将手掌按在了狼头上面,泥丸宫内的灵魂漩涡颤抖了一下,灵魂力顺着他的手掌灌注到了小银的体内,不多时,还在痛苦呻吟的它徐徐的睁开了眼睛。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