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洞内一片漆黑,叶鸿凭着灵魂的感知回到了入口处,脚掌微微用力一个山洞就回到了地面上。

清冷的月光照耀在叶鸿的身上,可他却是感觉不到分毫的寒冷,反而却感受到一股热烈的气息在胸膛内不停的翻滚。

“我终于成为魂师了……”

轻声呢喃了两句,语气当中有着一分自豪。

在刚刚来到矿洞的时候他还只是个会动用灵魂力的魂师初学者,没想到从洞底上来时已经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魂师,二者虽然只有一线之隔,可是地位却天差地别,如同淬体境和融灵境一样,那可是代表真正的踏入了修炼者的行列。

扭动了两下脖子,叶鸿的脚步抬起便欲一步踏出。

“嗯?”

这时,体内传出一股奇妙的波动,叶鸿赶忙盘膝坐下,紫息功自行运转了起来。半晌过后他睁开了眼睛,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诧和激动,甚至还有着些许的好奇,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叶小子,怎么了?”

似乎是觉察到了叶鸿的古怪,疯老不禁问道。

“没什么,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到达淬体第九层了。”

叶鸿语气稍显复杂,突破本来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他却全然没有这样考虑,因为莫名的突破所带来的后果谁也不得而知,循序渐进方才是上策,这是他一贯坚持的,可是今晚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太过古怪了,他一件都解释不清楚。

“唉,我当是什么大事呢,不就是突破了吗,也许是你笨小子开窍了也说不定。”

疯老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回事,毕竟叶鸿已经是魂师了,淬体境八层和九层对于后者来说没什么分别,只要没到达融灵境都是一样的。

“疯老,你还记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叶鸿努力的回想着同时也在心中询问着。

“发生了什么……”

疯老嘀咕了一声,好半天过后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好像刚才是有点怪异,那时老夫能够感觉到周围的天地之力朝着你的身体灌入,嘶,现在想想你小子按理说应该承受不了这么多的灵力啊。”

“啊?”

叶鸿呆在了原地,眼皮不停的跳动着,少顷才苦笑着道:“原来如此,那些灵力没有灌入到我的身体里,不,是大部分没有,它们应该是朝着我体内的那件宝贝去的。”

“哦,那这就的通了,不过你还够幸运的,趁机突破了,要不要老夫再布置个魂阵帮你弄些灵力过来?”

疯老瞧得叶鸿愁眉苦脸的样子连忙打趣道。

“得了,你老就别跟这添乱了,还是赶紧回去了。”

夜色正浓,穿过薄薄的云层抛洒在大地上。

寂静的小木屋内叶鸿躺在床上,呼吸平稳而有规律,嘴角微微的上扬着,看起来应该是在梦里遇到了高兴的事情,放在身侧的双臂不时的挥舞着,看那架势似乎是在与人打斗。

忽然,整个小屋内的气息停滞了下来,在空气当中弥漫着的天地灵力好像是有了生命般飞速的朝着叶鸿的身体涌去,不多时,一层淡淡的,有些粘稠看起来像是蚕丝般的光晕萦绕在他周围,顺着周身皮肤的毛孔钻了进去。

在叶鸿的身体里强横的灵力肆无忌惮的在经脉各处穿梭着,要是放任这种情况蔓延,等到灵力的数量积攒的足够多时,说不得便是会将他尚还脆弱的经脉撑的爆裂,轻则内脏受损,重则修为尽失,成为一个废人。

突然,一股无形而又强横的力量凭空出现在不断窜动的灵力周围,好像一张巨网般将那些已是积攒的呈现出溪流般的灵力尽数包裹,朝着顶部席卷而去。

少顷过后,一道道温顺的,像是被驯服的绵羊一般的灵力忽地又流了出来,不断的滋养着他的经脉,修补着刚才所造成的损伤,最后回到了丹田处安静了下来。

紫息功在不觉间突兀的运转了起来,将那些凭空多出来的灵力尽数炼化,化作了一个比之前更加圆润,更加丰满的光团。

原本祥和的屋内一下子变的死气沉沉的,没有空气的流动,只有微弱的呼吸声不停的回荡着。

翌日清晨,在车马喧闹声中叶鸿不情愿的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才从床上爬起穿上了衣服。

“咦,这是……”

叶鸿呆立在原地,惊诧的感应着体内的变化,本来应该空无一物的丹田处忽然多了一个光团,而且从体积上看比前两日要大出了不少,看来应该是突破到淬体九层后能够操控的灵力又多了一分,但他却没有任何的喜悦。

“怎么回事,我明明没有运转功法吸收天地灵力,这个光团是哪里来的?”

成为魂师之后,他的感知力比起从前强了不知多少倍,光团中的每一丝灵力都清晰无比,甚至不用任何听觉,视觉他都能够感觉到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眉头皱成了八字形,叶鸿极速的思索着,想要找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

“难道是那个宝贝引起的?”

说着,叶鸿忽然心神一动,再次来到了那片神秘的空间当中。

五个相同大小的孔洞在顶端悬挂着,浑然天成般,即便是现在的叶鸿也是弄不清楚那几个孔洞是昨天刚刚出现的还是一直都存在,只是由于天地灵力的灌入导致了这片空间从昏暗变的明亮,他没有发现。

叶鸿吸了吸鼻子,想要从面前薄雾般的灵力当中嗅出些什么,只可惜他不是妖兽,在嗅觉上只是个普通人罢了,因此这番举动稍显滑稽。

丝毫感受不到周围的异样,实在是因为这片空间当中所蕴含的灵力浓度太过骇人,即使是增加了不少但是在他的感知当中依旧是如昨日那般浩瀚,就好像是在大海中到了一盆水,虽然明知道水量有所增加,但却根本探不出有何变化。

“呼……”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叶鸿又回到了先是当中,一屁股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回想起昨天夜里的那次异变叶鸿直到现在还感到深深的恐惧,特别是那一刻的无力感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有些心悸。

叶鸿知道自己能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从在垫底的修为一跃成为家族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不,甚至可以说现在他已经是族内的最强者了,当然,是否能够战胜爷爷叶重却是他不能估量的事,毕竟,总不能让他们爷孙俩来异常较量吧。

不过,随着昨夜的那种异变他的心悄然间多出了一丝惶恐,谨慎的性子不由得将情况向最坏的方向思考,也许未来……

望着屋顶,半晌过后才颓然一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这个东西已经在自己体内了那么他也只能接受了,至于未来会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更何况是一个十五岁的青年。

站在叶家大门口处,七八辆马车停放在那里,车上装载着各种货物,而最显眼的当属最中间的两辆,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十几口巨大的木制箱子,紧紧的捆绑在马车上面。

每辆马车旁边都有着四五位的护卫站立在那里,面色肃然,透漏出一股肃杀之气,这些人都是叶家当中的好手,这一次将他们尽数派往延江城护送马车也显示出了叶家上下对此次运送的重视。

“云飞,一路上要小心。”

叶重一脸凝重的叮嘱着,同时看向一旁的驼背老者。

“阿九,这次麻烦你跑一趟了。”

“无妨。”

驼背老者阿九摆了摆手,看样子丝毫不在意。

“云飞,进了城以后一定要低调行事,千万不要货比三家那样会惹人注意的,你这次只是打个前站,这一点不要忘记了。”

叶重慢条斯理的说道。

看来这位老人已将一切事情思索周到,这次的兑换只是试验一下矿石的成色以便做到心中有数。

通常情况下,灵石矿会有相应的势力来炼化成灵石币,当然,能够大量炼化矿石的势力都是底蕴深厚,在延江城内不知道扎根了多久。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将手里的矿石直接兑换成灵石币,至于能够兑换多少则是根据矿石当中灵力的含量来决定。

叶家打算采用兑换的方法,一来是拿到灵石币比较快捷,二来虽然在兑换的过程中吃一些亏但这样做却不会惹人注意,毕竟只有少数量的矿石没有哪些势力会因为这点利润砸了自己的招牌。

“我知道了,爹,等入城以后我会低调行事的。”

叶云飞沉声说道,随后大手一挥,马车旁边的数十人整齐的上了车,马鞭扬起,带起一连串的噼啪声响,驾驭着马车驶出城外。

望着消失在滚滚烟尘当中的车队,直到完全消失后,叶重方才转身带着叶家众人回了院落当中。

门口处的一角,叶鸿目送着车队离去,心中暗暗揣摩了起来。

这一次的入城不同于以往,虽然说叶家能否兴盛再次一举有些夸张,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契机,一个让家族崛起的契机。

从安远镇到延江城来回的路程要走上一整天,再加上到城中去寻找路子去兑换矿石,等车队回来的时候想来也应该是两天后的事情了,也不知道那时带来的是否是一个好消息。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55.入城 - https://yimouleng.com/2018/03/02/55-%e5%85%a5%e5%9f%8e/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2 个评论

Liang · 2018年5月10日 - 下午7:42

真厉害!还写小说~多才多艺

-来自steamcn挂卡教程转入的陌生人

    丶伊眸冷 · 2018年9月11日 - 下午5:23

    0.0你不会都看了吧,其实是练手有的,不是真的要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