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洞深处,叶鸿盘膝坐在地上,头发和肩膀上被一层厚厚的灰土所覆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石像一般一动不动,而在他的头顶上空的那块黑色石块却是渐渐的变为透明,龟裂开来,最后化为了飞灰。

叶鸿的脑海深处灵魂力不断的增强着,衍生着,到了最后在脑海中央的尽头一处神秘而又细微的地方停滞了下来,汇聚到了一起,一种奇妙的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他整个人都融入了天地般,周围的天地灵力在他的感知当中清晰无比,细小的肉眼难以观察到的颗粒不停的飘动着。

“魂师你的泥丸宫已经打开,现在可以说算是一名真正的魂师了,不过仅仅凭借这些还不够,接下来我会传给你一种秘法,凝聚灵魂漩涡,到那时便算是真正的成功了。”

疯老那略显疲倦的声音在叶鸿的脑中响起,看来即便是他接连两次运转灵魂阵法后也有些虚弱,连说话都不复往日的那种高亢。

“嗯,我准备好了,你老传给我便是。”

叶鸿睁开了紧闭的双目,不知道为何此时的他眼睛分外明亮,仿佛是能够将人的心灵看穿,稍显稚嫩的脸庞显露出了一股成熟的味道,虽然表面上看他依旧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或者称之为青年尚可,不过眉宇之间却是多出了一丝稳重。

顷刻间,叶鸿的意识当中有着古朴的文字显现出来,那些文字他一个都不认识,然而那些字迹却有着生命般在他的脑中蹦跳着,不时的传出道道讯息。

“原来是这样……”

当最后一丝信息接收完毕后,叶鸿就将这边秘法完全领悟透彻,紧接着他的双手开始挥动起来,结成一个个莫名的印结,泥丸宫内的灵魂能量也跳动开来一股强横的气息自他的体内暴涌儿出,整个矿洞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一股股无形的波浪不停的回荡着,将周围的岩面硬生生削下去一层方才停歇。

一个周天之后狂暴的灵魂力量呼啸而过回到了叶鸿的泥丸宫中,而在他的脑海最深处浮现出了一个灵魂漩涡,其内有着神秘的气息不断的向外散发而出。

“呼……”

叶鸿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两道如电般的厉芒将漆黑的矿洞照了个透亮,片刻后又回归于黑暗。

“你的脑海深处是不是出现了一个漩涡状的东西?”

叶鸿站起身扭了扭脖子,现在的他全身僵硬,骨骼和肌肉像是生了锈似的凝固在一起,噼啪的声响传来,感受着身体各处渐渐苏醒的力量,他不禁轻吟了一声,然后好奇的询问着。

“是啊,疯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一个灵魂漩涡代表着你是个初级魂师,而且是最低等级的,当你灵魂漩涡变为两个时代表了你境界的提升,不过依旧是初级魂师,只不过比之前要强了不少,就好像淬体一层和淬体二层这般,同样是淬体境却有着实力上的差距。”

疯老详细的解释着。

“当灵魂漩涡变为四个的时候则表示你已经蜕变为了中级魂师,那时你的实力会上升一个更高的台阶,当拥有七个灵魂漩涡时则代表着高级魂师。”

听完疯老的话后叶鸿恍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想起了什么好奇的问道:“疯老,那你老人家是什么级别,高级魂师吗?”

“切,你懂什么。”

疯老对于叶鸿的询问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而是模糊的回答道:“高级魂师上面还有着更强的境界,等你到达那个层次的时候就知道了,现在赶紧熟悉一下吧,身为魂师所拥有的力量。”

“哦。”

叶鸿点了点头,虽然疯老没有明确的告诉他自己的境界,不过按照他的猜测肯定是在高级魂师之上,而且之前疯老告诉他灵魂元晶的来历时也曾说过,那是高深的魂师死后自行留下的灵魂力的精华,看起来疯老也应该就是此境界了。

将心中的杂念抛去,叶鸿站在原地,脑中的泥丸宫颤抖了两下便是有着无形而强横的能量涌了出来朝着前面的岩石撞了过去。

“咚”

眨眼间那看似坚硬的岩石表面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近一尺厚的大坑,而这还只是叶鸿随意试探了一下,要是他真的动用全力的话说不定整个矿洞都会被轰的坍塌下来。

“好厉害。”

叶鸿砸了砸嘴,没想到这随意的一下就有如此的威力,怪不得当日就连爷爷都对那位鲁大师恭敬无比,看来魂师倒是的确拥有这个实力。

“灵魂实质化,这是成为魂师的标志。”

疯老淡淡的说了句。

“这样啊……”

叶鸿笑了笑,然而还没等到他的笑容完全绽放,那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就凝固在了脸上。

“叶小子,怎么了?”

似乎是发现叶鸿的不对劲,疯老赶忙询问道。

“我……”

叶鸿张了张嘴,用尽全身的力气却只挤出了一个字,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整个人径直的向后倒了下去。

“砰”

身体砸落在地面上将厚厚的灰尘掀了起来,漆黑的矿洞内顿时烟尘弥漫。

原本寂寥的天空忽然间繁星点点,而那些星光却是汇聚到了叶鸿的身体之上,周遭的天地元力不住的翻滚着涌向他的体内。

同一时间,在不知道离安远镇多少万米的一处神秘的空间当中,一个身躯巍峨,背脊挺立的男子凭空站立着,面前则是一个不知是由何种石材砌成的池子横在那里,时不时的有气泡冒出,墙壁之上几颗夜明珠正泛着淡淡的白光,悠远而深长。

“嗯?”

那个身材伟岸的男子忽然间皱了一下眉头,喃喃自语着:“封印自行破解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既然封印解除倒是省了我一番手脚。”

说完他大手一挥,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强横气息将整片空间所笼罩,在哪片奇特的池水当中开始发出似人吼却又充斥着野蛮的声音响彻起来,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哼,倒是够顽强的,不过,要不是这样我又何必费这么大的功夫呢。”

男子淡淡的说了句,话语之中透着也许的激动,不,准确的来说是一种欲望,蕴含着一种难以掩饰的野心。

矿洞内,叶鸿躺在冰冷的矿石面上,虽然身体各处当中有着充沛的灵力,泥丸宫之中也有着浩瀚的灵魂力,然而现在的他却是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萦绕在心头,将刚刚成为魂师的喜悦击的七零八落。

“叶小子,叶小子……”

疯老的声音不断的在脑中响起,然而叶鸿却是感觉到他和疯老之前被一扇窗所挡住,他只能静静的听着,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天地间的灵力不断的朝着叶鸿的身体灌入,甚至周围的岩面也不停的向下掉落,而原本藏在其中的的灵力则是一分不差的被他的身体所吸收,之前运转灵魂阵法所耗费的灵石矿于现在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灵力荡漾在叶鸿的身旁,仿佛烟雾般不断的漂浮着,一个盘旋过后化为缕缕透明的细线顺着他的额头缓缓的流入身躯。

叶鸿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来到了另外一处空间当中,正是他经常锤炼武技的地方,也是第一次认识疯老的地方。

此时,那片原本昏暗的空间变得出奇的明亮,在空间的正上方有着五个大小相同的空洞悬挂在那里,仿佛圆月般,而在整个空间当中充斥了浓浓的天地灵力,肉眼看去一层层乳白色的光晕不停的闪烁着,朦朦胧胧,恍若仙境。

“疯老,疯老!”

叶鸿不断转动身形的向四面呼喊着,他的心里充斥着强烈的恐惧感,即使知道这个地方是他所熟知的,不过刚才的那般变化却是让他不得不小心面对。

“吵死了,这么声干嘛。”

苍老的声音在空间里回荡着,将整个空间震得颤动起来,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不停的翻滚着。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叶鸿不停的转动着,虽然他明知道自己看不见疯老,然而脚步就是不肯停止下来,生怕再出任何的变故。

“嗯,依老夫所见应该是你将那件宝贝给激发了,所以才会有这般变化。”

“激发?”

听到这个词语叶鸿不禁愣在原地,那个莫名的宝贝被他得到有一段日子了,为何之前没有激发,偏偏赶到今天呢,难道是因为他成为魂师的缘故吗,他想破头颅也未能将这个问题思考透彻,毕竟,连疯老都解释不清楚这个东西的来历更何况是他了。

“行了,叶小子,你现在不是没事吗,反正这件宝贝在你的身体里,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的,放心好了。”

疯老沉默着半晌后才有些安慰的说道,不过他看来这件神奇的东西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单单从它能够承载自己的灵魂就能够看出不凡之处,他纵横大陆多年也从未听过有什么东西能够承载人的灵魂。

“好吧,也只好这样了。”

叶鸿也是感到事情有些古怪,反正这些日子奇怪的事情经历了不止一次了,连一个身体都没有的老头都能藏在他的体内,再遇到什么奇特的事情也不觉得怪异了。

将心思收拢,叶鸿控制着自己的意识,悄然间就从这片空间当中消失就好像从来都未来到过一般。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