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叶鸿摇摇晃晃的回到叶家大院的时候,却被一位族人告知去参加族中的会议,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叶家的家族会议几乎每一次都会有着决定家族发展的重要事宜产生,平常的时候叶鸿根本就没有资格去参加,一方面他的年龄太小,无论是眼界或是见解都不及一般的成年人,因此虽然他的实力再家族当中已经算是高级战力了,不过前几次有关灵田划分事宜的事情却也没有让他参加。

不过,这一次叶重居然破天荒的让叶鸿来参加家族会议,这无疑是把他当作了叶家目前的一位能够独立承担事宜的管理者,虽然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当叶鸿推开一扇紧闭着房门时,屋里面正做为以叶重为首的叶家长辈,他们一见到面色有些苍白,走路都十分费劲的叶鸿时纷纷露出了关切之色。

“鸿儿,你这是怎么了?”

叶云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把扶住了叶鸿紧张的询问道。

“爹,我没事,刚才只是修炼了一番,有些脱力。”

叶鸿笑了笑,坐到了坐在靠近门口处的椅子上。

“好了,既然人到齐了那咱们就开始正题吧。”

叶重轻咳一声,目光环顾屋内,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数的收入眼底,郑重的说道:“经过了这么多天的开采,现在家族的库房里已经有了紧四百块灵石矿石,我的意思是咱们先把这些矿石拿到延江城找人炼化成灵石币,你们认为呢?”

叶重的话音落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沉思之色,虽然拥有了灵石矿后叶家的发展会变得极为迅猛,不过这也需要他们这些人做出正确的决策来,而现在的重点就是该如何处置这些矿石,到延江城中请人炼化成灵石币是必须要做的事,不过这也会有暴露灵石矿的风险,要是有有心之人注意起来,那么到时反而会成为一件祸事。

“爹,您难道不能亲自炼化吗?”

座位叶重右手边上的叶云飞偏过头有些紧张的询问着。

“我?能是能,不过一来我从来没有炼化的经验,二来凭我一个人去炼化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将这些矿石炼化完毕了。”

叶重摇头苦笑了一声。

“这样啊,那……”

叶云飞听到这里感到事情有些棘手,他们叶家虽然和延江城中的一些中等势力有所来往,但也只是生意上的往来罢了,真要是把这些矿石交给那帮人处理,说不得会出了岔子。

“这样,云飞,明日你先带上一箱子矿石去打探一番,看看情况,我想几十块矿石还不值得被那些大势力盯上吧。”

叶重似乎是有了决定,吩咐了一声。

“我知道了,爹。”

这时,叶重把目光转移到了叶鸿的身上,当他看到这位叶家当中最为出息的孙子后,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容。

“鸿儿,明天要不要和你大伯去延江城逛逛,正好给你买一些修炼所需的东西。”

叶鸿闻言顿时一喜,不过一想到他还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不由踌躇起来。

“怎么了,你不想去吗?”

似乎是看出了叶鸿的犹豫,叶重感到有些好奇,上一次去延江城叶鸿还是主动要去转一转,怎么这次却沉默不语了呢?

见到屋内所有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特别是三叔叶云博,看来在长辈的眼中他还是个贪玩的孩子,不过他却无暇理会这些,眼珠不停的转动着思索对策,忽然间他的眼睛一亮,略显稚嫩的声音在屋内回荡开来。

“爷爷,我感觉快要突破了,所以这几天想要再苦修一番,延江城的话等以后我实力强大了自己也能去。”

听到叶鸿如此一说,不光是叶重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连叶云志都愣在了当场,上次赌斗时他们已经看出叶鸿到达了淬体八层的境界,要是再次突破的话那岂不是淬体九层了,叶鸿才多大,十五岁而已,他们这些人十五岁的时候最高的也不过才淬体七层而已,看来他们叶家真的出了个天才。

“好,好,好,延江城就不要去了,好好修炼才重要,鸿儿啊,要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尽管来找我,爷爷啊亲自指点你。”

叶重爽朗的笑了起来,比起灵石矿,叶鸿才是叶家真正的宝贝。

“对了,云志啊,这几天就不要开采矿石,现在已经开春了赶紧种植灵谷,别耽搁了,虽然有灵石矿,不过那些东西现在和废石差不多,灵谷才是最稳定的收入。”

“我知道,明日就安排人手。”

叶云志应了一声,看来他还是没能从刚才震撼的消息中回过神,不过想来也是,自己的儿子都要赶上甚至超过自己了,做父亲的虽然欣喜但心中肯定有些疙瘩。

原本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叶鸿听到了叶重的话后,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他原本打算晚上去矿洞一趟,还在发愁该如何避过荒地上那些叶家族人,没想到叶重如此一安排事情反而变得简单了。

皎洁的月光穿过云层抛洒在大地之上,让原本寂静的安远镇又就多了一丝清冷。

叶家大院的一处院墙下,一道瘦小的身影正四处观望着,正是叶鸿。他见到没有人注意这里,双脚一用力,两只手掌抓住了墙沿,如同灵活的猿猴一下子越过了墙面。

荒凉的街道上四下无人,叶鸿快步的行进,穿过了数条街道后方才来到了那片荒地旁。

借助着月色他来到了上次得到矿石的地方,原本裸露的石面此时已经被厚厚的土层所掩盖,看来是那些开采矿石的族人为了掩饰所做,想到这里他服下身子,双手挥动间便是将土层剥开,露出了下方一个一米宽的孔洞,他没有丝毫犹豫就跳了下去。

矿洞底下格外的宽阔,经过了这段日子的开采矿洞已经眼神出了五六米之多,只是面前漆黑一片,看不清楚前方的情况。

灵魂力自叶鸿的脑海中席卷而出朝着前方涌去,在他的感知下,周围被厚厚的岩层包围着,上面凹凸不平,有的地方还有着数道裂缝,一股股灵力冒出,看来这里倒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疯老,你说应该拿多少矿石好呢?”

“笨蛋,到了这里还拿什么矿石,随便找个地方不就行了,这里到处是矿石灵力足够你使用了。”

听到疯老的提议,叶鸿吐了吐舌头,看来自己是被上次的失败弄的有些阴影了,他的脚步一动便是来到了矿洞的中央处。

“就在这里吧。”

随手从地面上拿起了一块碎石,叶鸿俯下身子开始画了起来。随着他手掌的游走,地面上多出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线条,要是有光线照在这里便是能够发现这些线条呈现出了一种奇特的韵味,只是常人看了之后会感到一阵眩晕。

将符文画好之后叶鸿盘膝坐在中央,他将怀中的黑石拿了出来放在了面前,随后双手合十平方在腿上,双目紧闭进入了入定状态。

“疯老,开始吧。”

心中轻声说了一句后,叶鸿将心中的杂念尽数抛却,灵魂力将面前的黑石包裹住,呼吸平缓的等待着。

片刻过后,疯老的灵魂力量自叶鸿的身体涌了出来,周遭的墙面开始轻微的晃动起来,不时的有着碎石块掉落下来砸在地面上发出叮咚的响声。

黑色石块悬浮在叶鸿的头顶,开始飞速的旋转了起来,同一时刻,原本包裹在其外的灵魂力开始深入到黑市内部,抽丝剥茧般的将其中蕴含着的能量强行的吸入到叶鸿的体内,他的神经被剧烈的刺激着,甚至变得恍惚起来。

伴随着黑色石块中的能量逐渐的渗入到叶鸿的脑海之中,他的感官开始模糊起来,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只是能够感觉到一股股强横的能量不停的朝着体内灌入而来。

“叶小子,还记得我传给你的口诀吗,赶紧运转炼化那些无主的灵魂能量。”

疯老急切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叶鸿仿佛被一下子刺激到了一般,随后便开始按照疯老的吩咐运转着修炼灵魂的法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盘坐在地的叶鸿如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只是他周身的毛孔不断的有着汗珠渗出,头顶上有着一个古怪的漩涡不停的抽动着,仿佛是将整片天地都吸纳入内一般。

原本平整的地面渐渐的有着裂缝出现,一些散落在地矿石像是受到了冲击似的,一下子爆裂开去,震得整个矿洞开始摇曳了起来。

在叶鸿的脑海深处,两股灵魂能量交织在一起,其中一股是他自己的,而另外一股则是无主之物,被他的灵魂力所吸收着,只是那道能量虽然并没有主人却不甘心屈服,不断的向四面八方冲击着,而这种冲击则是让他吃尽了苦头。

叶鸿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裤脚,手背上青筋不断的蠕动,仿佛是有着生命一般。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声明:53.黑石 : https://yimouleng.com/2018/03/02/53-%e9%bb%91%e7%9f%b3/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