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叶家上下热火朝天的开采矿石的时候,赵家的主厅内却充满了欢声笑语。

“远江啊,你是说那叶重亲自带人去那片荒地上,看来这个家伙即便是老了还是改不老灵农的本质啊。”

装饰奢华的大厅内的主位上,赵千峰横坐在太师椅上爽朗的笑着,看样子心情非常愉悦。

“是啊,爹,那叶家不愧是闲散灵农出身,那块灵田早就废弃不能种植灵谷了,不过他们倒是不愿意放弃,不过也是,叶家那帮家伙什么时候见过面积如此宽阔的灵田啊。”

赵远江附和着笑道。

“嗯,那叶重居然忍下了这口气倒是让我很意外,不过,我们也不能够大意,联系雷横的事情要抓紧了,这叶家发展的速度太过迅猛了,要是真让他们将那块荒田培育好了,再过上几年我们也难奈何不了他们了。”

赵千峰手扶着胡须,面色阴冷的说道。

“是啊,不过那雷横的胃口着实不小,看样子他倒是想要成为第二个叶重。”

想起之前雷横所开出的条件,即使是赵远江这等人物心中也不由得升腾起一股闷火。

“无妨,等将叶家收拾掉之后,那雷横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不过是一个侥幸突破到融灵境的家伙,他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听到雷横的名字那赵千峰的眼中阴冷,看起来已然是动了杀心,目光望向赵远江沉声道:“满足那雷横的条件,等到事后我亲自会他一会,而且,相比于雷横,那些人则是要小心应付,若是事情成了那么以后安远镇便是咱们赵家的天下了。”

听到赵千峰所提到的那些人,即便是赵远江也不禁打了个冷战,有些苦涩的说道:“爹,咱们做的是不是有些过了?”

“你懂什么,叶家发展到今日即便遭到打击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要是不将他们连根拔起,等到日后与何家联起手来,那灭亡的可就是咱们赵家了……”

……

一处空旷而又幽暗的房间内,满是灰尘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十几个巨大的木制箱子,里面则是大小不一的通体呈暗灰色的石块,正有几个人在不停的在箱子间来回的走着,口中时不时的蹦出一串数字出来。

“总共三百五十九块,回去告诉族长一声。”

其中一个人在听到旁边几人的汇报后将所得到的信息汇拢到一起得出了准确的数字。

“是。”

旁边一人应和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安远镇边缘的荒地上,叶云志和叶云博并肩而立,看着不远处数十道忙碌的身影,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欣喜的神情来。

“二哥,你说这要是将这里的灵石矿全都开采出来能够得到多少灵石币呢?”

叶云博捏了捏下巴,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应该会是一笔天文数字吧。”

叶云博思索了片刻,不过即便是以他的见识也是难以估摸出大体的数量,毕竟矿石之中到底蕴含多少灵力以及能够炼化多少灵石币都是未知之事,而同样的这片荒地之下到底有多少矿藏同样也是未知的事情,因为就连他们都无法估计这里的灵石矿的含量。

“老三,延江城那边的业务都停止了吗?”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叶云志忽然偏头问道。

“是啊,都停止了,自打爹知道这里蕴藏有灵石矿后,就火急火燎的把我叫了回来,不过现在看来相比于这里,延江城那边倒是显得无关紧要了,咱们叶家想要在延江城立足原本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如今看来那一天倒是不远了。”

叶云博啧啧称赞着,在他看来只有拥有了这片宝藏并且能够稳妥的开采,以他们叶家现有的实力再配合上雄厚的财力定然会在短时间内有质的飞跃,到那时赵家也只有仰视他们的份。

叶云志那平静的目光中也不由得泛起了涟漪,他的双手十指交叉,清脆的骨骼声陡然间响起,一声长叹过后一丝蕴含无尽希冀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三,你说如果咱们叶家的财力有了保证,你我是不是也有机会突破到融灵境呢?”

“二哥,你……”

听到叶云志的话叶云博先是一愣,随后他的身体开始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不过片刻过后又恢复了平静。

“融灵境啊,想是想,不过二哥,即便有用了丰厚的财力可最后那道鸿沟可也不是轻易就能跨过的。”

“是啊,倒是我想的简单了。”

叶云志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开始和叶云博讨论起如何处理这些开采的矿石。

当叶家上下在为灵石矿的事情奔波忙碌时,叶鸿却悄然间离开了叶家大院。

安远镇外一处的深林里,叶鸿盘膝坐在地上,周身被一圈杂乱的看起来有点像古时代的符篆之类的符文包裹着,那些符文很是古怪,第一眼看去只会以为那也许是某个淘气的孩子随意刻画的,但要是定睛望去便是能够从中感受到一股奇异的波动,波动虽然并不显眼,但只要是实力能够到达淬体七层的人还是能够发现这里的灵力比起平时要浓郁不少。

在圆圈的四角各自摆放着数块灰色石块,正是灵石矿的矿石,这是叶鸿趁着开采矿石的叶家族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带出来的,很显然他是有着自己的特殊用途。

“疯老,开始吧。”

叶鸿深吸了一口气,将胸膛中剧烈跳动的心脏安定下来,体内的紫息功停止了运转,身体当中的灵力一丝不拉的消散于天地间。

“嗯,好。”

疯老平静的回了句,随后一股浩瀚的灵魂力量将周围所笼罩,那灵魂的能量实在是太过浑厚,以至于用肉眼都是能够观察到那不停翻滚着的涟漪粼粼光圈,如同平静的湖面上荡漾起的波浪般。

在灵魂力量出山的刹那,原本在叶鸿手掌当中平静躺着的一块通体黝黑的石块忽然间漂浮了起来,在他的头顶之上不停的悬浮着,而在他的脑海之中,灵魂之力自行流动而出将石块尽数包裹在内。

灵魂之力一丝丝的卷入到石块之中,一股股无形的能量被抽调而出最后回到了叶鸿的脑海之中,在他的脑海深处原本的灵魂力量和刚刚涌入进来的能量融合在了一起,而伴随着二者的融合,一股比之前强横数倍的灵魂力量如同是被催化般飞速的增强。

时间缓慢的流逝着,叶鸿的额头上不时的有着汗珠低落下来,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的面色苍白,嘴唇不住的颤抖着,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非常的激动,那苍白的脸颊下有着些许的涨红。

黝黑色的石块迸发出两眼的光芒,而在同一刻,圆圈外围的那些灵石矿石开始晃动了起来,随着光芒的渐渐增强,晃动变得越来越剧烈,待到最后所有的矿石一下子爆裂开来化作道道飞灰弥漫在天地间。

随着灵石矿石的湮灭,原本悬浮在叶鸿头顶的黑色石头像是失去支撑般掉落了下来,砸在了面前的地面上,发出叮咚的响声。

“呼呼……”

叶鸿猛地睁开了眼睛,剧烈的喘息着,脑海中如同针扎般的刺痛不断的回荡着,他的身体像是脱力般瘫坐在地上,体内不断的传出虚弱的感觉。

“疯老,这是怎么回事?”

叶鸿的嘴唇颤抖了两下,似乎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字一顿的吐着。

“额,看来是灵力不够,所以导致这次的失败。”

疯老感到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能够平息少年的心。

“灵力不够,怎么可能,我可是偷拿出来几十块矿石的,难道这还不够吗?”

叶鸿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那么多的灵石矿脉的矿石怎么可能是灵力不够呢,不过凭他的见识却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

“小子,看来你们叶家的这灵石矿脉应该是最低等的矿脉了,里面产出的矿石杂质太多,而灵力却有限,我就说嘛,这么个偏远的小镇子里能够产出灵石矿已经是个奇迹了,看来老夫估计得没错,所以……”

听到疯老的解释叶鸿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是到如今也只能接受这个说法了,不过,他所考虑的并非是矿石的质量,反正那是从赵家手里赢过来的,现在的他迫切的想要去冲击魂师的境界,而这次的失败却是敲响了警钟,只是不知道下一次该如何是好。

“疯老,那依您老所见我应该怎么做呢?”

将心中的郁闷强行压了下去,叶鸿轻吐了口浊气问道。

“嗯……”

疯老陷入了沉思,看来即便是他一时半刻也是拿不出更好的注意了。

正当叶鸿的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苍老的声音在他的脑中响了起来。

“为今之计你只能多拿一些矿石过来了,越多越好,有备无患。”

“什么,还要拿?上一次都是侥幸才能够在爹和三叔的眼皮子底下溜出来的,再来一次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

叶鸿面色发苦,有些不是滋味的说着,看起来他虽然不甘心就这样失败,然而让他再去偷拿矿石的话虽然叶云志即使发现不会说些什么,但要是问起来的话他却是知道该如何解释了。更何况这次要是再拿的话绝然不是一笔小数目,现在全族上下卯足了劲在开采矿石,在这个节骨眼上叶鸿即便再受宠却想来也会受到别人的指责了。

“这样啊……”

疯老的语气也略显纠结,半晌过后蕴含一丝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既然你不能够偷拿矿石,那不如趁着天黑,你们叶家人回来休息的时候偷偷溜进矿区,反正看守的人实力肯定发现不了你,到时候不是有大把的矿石供你挥霍了吗。”

“是啊,既然我拿不出那么多的矿石索性就去矿洞里边,反正那里的矿石绝对够充裕。”

叶鸿听到这里脸上突然绽放出了笑容,猛地一拍大腿惊喜的说道。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