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外的荒地上,叶鸿站起身子抬腿便欲离去,这时脑中却是传来了苍老的蕴含一丝调笑的音调。

“叶小子,先别着急,现在这里有了灵石矿那么你成为魂师的事情就有着落了。”

叶鸿闻言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过了半晌方才将心中的那份激动按捺下去,恭声问道:“疯老,你这话的意思是……”

“你忘了,上次得到的那块灵魂元晶了吗,现在有了灵石矿也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灵力源头,所以老夫可以指导你布置一个简单的灵魂阵法,将那块元晶所含有的魂力灌注到你的身上助你成为魂师。”

接连的好事让叶鸿感到头脑有些发蒙,木然的站立的好久方才回过神来,他抓了抓脖子想让自己沉静下来却反而更加烦躁了。

“算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还是先将这里的情况告知家里一声。”

在心中和疯老交代了一句,叶鸿撒起退朝着叶家的方向跑去。

此时的叶云志正一脸愁容的坐在椅子上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扶手,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吱呀”

房门突然间打开,一个灵动的身形跃了起来,叶云志一愣,一见到来人是叶鸿刚欲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后者抢了先。

“爹,这是我在刚才的地里边儿找到的,您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啊。”

叶鸿将手中的石头递了过去好奇的眨了眨眼睛,那副模样看起来倒像是遇到难题的小孩子正向着父亲求助。

“哦?”

叶云志伸手接过石块看了一眼,仅仅扫了一眼过后他的脸色便从之前的平静一下子转为了震惊,脚步不觉间向边上挪了半步。

“鸿儿,这是从哪里来的?”

将心中的狂热压下,叶云志沉声说道,声音略显急切没有了往日的云淡风轻。

“哦,是这样,刚才我见到爹和爷爷他们都从地上抓了把土观察了一下,于是我也学着试了试,只是我没有从表面上抓去,而是从土层的最深处抓了一把,没曾想下面埋着这么个石块,我感觉这石头好像有些古怪,就把它拿了回来。”

听到叶鸿的讲述叶云志的心中顿时有了主意,他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臂,丢了去“跟我去见你爷爷。”后便撞门而出,那般模样显得有些仓皇。

叶家大院深处的一处清幽的别院里,身着长袍的叶重双手倒背的站在一处粗壮的大树前,口中正诉说着什么,而在不远处的空地上还有着另外一人坐在一处桌旁喝着茶水,居然是那位看守藏书阁的名为阿九的老人。

“阿九啊,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老了,始终下不了决心和那赵千峰撕破脸。”

叶重转过身长叹一声对着不远处的一名老者说道。

“你这话说的,瞧你那头发,你现在要是说自己是个壮小伙不是让人笑话吗?”

阿九抿了一口茶水,淡然的笑着说道,话语里满是戏谑,看起来二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是啊,咱们都老了,这是是放在二十年前,我说什么都不会忍下这口气,他赵千峰还以为着自己是赵家的大少爷,要不是我怕家族的那些晚辈受到波及,说什么也要找那个家伙理论一番。”

“你?不要忘了上次的赌斗你可是输给了赵千峰,要不是云志和你那孙儿叶鸿,说不得现在的你正发愁该怎么维持叶家的日常开销呢。”

阿九听到叶重的话不由得一笑,满是皱纹的脸几乎是堆到了一起。

“你……”

听到阿九揭了自己的旧伤疤,叶重刚欲争辩,可一想到那日的场景忽然间笑了起来。

“那又如何,他赵远江还不是被我追的满地跑……”

“咚咚咚”

这时,敲门声响起,二位老人不由一愣,随后叶重稍感疑惑的声音响了起来。

“进来。”

叶云志带着叶鸿推门而入,见到院中除了一次意外还有其他人时二者均是一怔,不过当看清那人是阿九之后,叶云志先是走到叶重身前轻声了声“父亲”后,又转过身恭声道:“没想到九叔也在这儿。”

“是云志啊,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见到叶云志前来叶重倒是并不意外,只是前者的脸色有些古怪,看起来倒像是在压抑着什么,这位性子稳重的儿子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云志,出了什么事情吗?”

叶云志没有多言,伸出手将之前叶鸿所带来的石块递了过去。

叶重伸手接过了石块一脸的好奇,不过当感受到手中传来的灵力的波动,甚至丹田的气海都在不住的翻涌时浑浊的眼睛顿时射出两道凌厉的光芒,他连忙将手中的石块放在面前打量了起来。

“这是,灵石矿!”

听到叶重的惊呼,不远处的阿九也是一怔,迈着崎岖的步伐走了过来。

“给我看看。”

叶重闻言将石块小心的递了过去,生怕那石块受到损伤。

阿九细细的把玩着那块灰石,过了半晌才倾吐了几个字。

“果然是灵石矿的矿石。”

听到阿九的话在场的几人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狂热,叶重把目光望向叶云志,紧张的询问道:“云志啊,这是从哪里来的。”

叶云志偏头看了叶鸿一眼,随后便把后者之前所说过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好孙子,你可是我叶家之福啊。”

叶重大笑一声,一甩衣袖头也不回的说道:“走,咱们一起去看看那块荒地,不,是宝地!”

在叶重的带领下四人再一次来到了那块荒凉的田地上,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来回的巡视着,而是朝着叶鸿捡到石块的那处田地走了过去。

“就是那儿。”

叶鸿用手指指了指不远处,那里正有着一个小土堆,原本是黑凝土堆积的地面此时却是被一处青灰色的石面所代替,上面还有着一个缺口。

叶重点了点头,几步便是来到了土堆旁,他俯下身子将手自石面上的缺口向下掏去,不多时就又有一块比之前稍大一点的灰色石头平稳的躺在手心里。

“果然啊……”

叶重眉头紧锁着,半晌过后方才站起身仔细思索着。

“爷爷,您怎么了?既然这里真的有灵石矿不是应该高兴吗?”

叶鸿见到叶重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意,反而却多出了一丝愁容,不禁询问道。

“高兴,高兴。”

叶重虽然嘴上说着,可是脸上的愁容却是更甚。

“爹,您是在发愁该如何开采这里的矿石吗?”

似乎是看出了叶重的心事,叶云志忽然开口说道。

“是啊,看这架势,这整片的荒地里至少也有一半底下有矿石埋藏,况且这里虽说比较偏僻,但依旧属于安远镇内的土地,来来回回的也有不少人路过,更何况那赵千峰现在肯定得意至极,时时刻刻注意咱们叶家的动静,我是怕这里蕴含灵石矿的消息走漏了出去,到那时就不好办了。”

听到这儿叶鸿方才明白叶重为何发愁,不过也是,开采灵石矿的动静必然不小,想要避过全镇人的注意,特别是那些赵家之人的耳目绝对不会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万一被别人知道的话,那么叶家就成了众矢之的,万一那赵千峰再带人煽风点火,即便叶家在安远镇口碑不错,可一旦涉及到了利益,特别是灵石矿脉这种无法衡量的财富,那么原先的那些所谓的交情会当然无存。

“爹,不如这样,白天咱们派人装作是整理土地培植灵田,实则暗中探查灵石矿的规模然后在进行开采,夜晚再悄悄的将矿石整理,第二天一早运送回来,这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了。”

叶云志提议道。

听到叶云志的提议,叶重的眼睛一亮,他猛地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就这样定了,他娘的,咱们叶家能否崛起就靠它了。”

说完便是见到叶云志和叶鸿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叶重这才想起来刚才似乎说了粗话,他轻咳一声,道:“走吧,咱们回去。”

叶重说完转身便欲离去,叶这时,鸿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小声提醒道:“爷爷,您不是让大伯去联系镇子里的灵农看看谁要……”

叶鸿的话还没说完,叶重的脸色霍然间大变,他对着叶云志吼道:“快,快去找你大哥,把他给我拎回来,要是他把这片宝地转给了别人,我饶不了他!”

荒田地下蕴藏有灵石矿的消息被叶重严密的封锁了起来,叶家之中也唯有叶云志和叶云飞等几人知道,毕竟这件事情太过重大,要是走漏了消息,那么喜讯会立刻变为悲询。

相反的,要是叶家真的将整片灵石矿脉开采完毕,那么到时候叶家的实力定然会上升到一个可怕的地步,到那个时候,称霸安远镇也许已经不被叶重当作一个目标来看待了,立足延江城,使叶家能够成为一方豪强才能够算的上是一个目标。

第二天,叶重亲自挑选人手去那片荒地上开垦,说是开垦土地实则是在开采矿石。当然,那些被挑选上的族人无疑都是叶重可信之人,他们有的是嫡系子弟,有的虽然是外围子弟但自小生长在叶家,早已经融入了其中,成为了家族的一份子,因此根本不需要担心消息会从他们之中走漏出去。

另外一方面,以叶云飞为首的一些叶家的主事之人则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所要做的则是多方打听,看看有哪些小家族愿意将手中的灵田转让,假装想要将从赵家得到的那片荒田换做灵力充沛的灵田,装作一副想要以次换好的样子,不过取得的效果极佳,现在整个安远镇中都在传叶家吃了赵家的亏,原本应该到手的灵田却成为荒地,因此不少人都暗自偷笑着。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