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划过厚厚的云层,在安远镇一处稍显偏僻的地方正有着数道人影不停的晃动着,细细看去那些人是在一块四方的田地上来回巡视着。

这些人正是以叶重为首的叶家的众位核心成员,他们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来回的溜达着,不时的将手掌按在泥土里感受着下方传来的灵力。

“爹,这泥土中的灵力虽然比起寻常土地来说要强上一筹,但对于种植灵谷来说还是差的太远,而且这里的黑凝土的质量太过粗糙了,一看就知道是那些不太懂的培育之道的闲散灵农所照料的。”

叶云飞伸出手掌按了按脚下的泥土,一脸的阴郁。

闻言叶重也是不由得苦叹了一声,他倒是没有料到那赵家真的如此不要脸面从别人手里换得几近荒废的灵田划给他们,可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为此和赵家大打一番实在有些得不偿失,但要是把这口气生生的咽下却又着实窝囊。

周围几人的目光纷纷看向叶重,经过小半天的探查他们已然是确定了这里已经不再适合种植灵谷了,因此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与前一阵子赌斗获胜的喜悦相比现在的他们感到很是憋屈,这种落差感即使是心里承受力再强的人也会感到不舒服。

“云志,依你之见要是把这块田地从新培育一番要花费多少钱?”

似乎是有些不甘心,叶重把目光望向叶云志想要从后者那里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毕竟这么大的一块灵田虽说灵力缺失但要是能够再次的梳理培植一番的话倒也未尝不可,只是这个前提是花费的代价要在家族承受范围之内。

听到叶重发问,叶云志先是一愣随后低头沉吟起来,良久过后才苦笑道:“爹,要把这么大快的灵田从新培植的话先不说代价有多大而是值不值得做,要是五年之后的灵田划分那赵家再次提出赌斗的话那我们是否会将这块培植好的灵田拿出来呢,要是万一输了的话那我们不光赔了灵田之前的心血也就白费了。”

叶云志的话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赞同,一旁的叶云飞也是连连说道:“二弟说的不错,那赵家既然用出这等下三滥的手法显然五年之后他们会再次提出赌斗,到那时家族为了这块荒田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后辈子弟的培养上面定然会远远落下,到那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听到两个儿子的话叶重陷入了沉思,在他看来只要灵田没有彻底的荒废掉那么就应该去培育,当然,这只是一个普通灵农的想法,他做为叶家的族长所需要考虑的问题绝对不是应不应该,而是值不值得。

“好吧,这件事情先这样,云飞,你去打听打听,看看镇子里有哪些灵农对这块地有想法的话就便宜卖给他们吧,哼,赵千峰这家伙真是越老脸皮越厚了。”

叶重说完一甩衣袖朝着镇里走去,其他人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摇头苦笑一声后也跟了上去。

位于众人之后的叶鸿见到众位长辈离去后却没有跟上去而是一个人独自的留在了那片荒田之上,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里怪怪的,脑海深处隐隐间传来一股吸引力。

叶鸿揉了揉眉心处,那里正时不时的传来阵阵跳动的感觉,一股难以控制的火热之感在脑中愈演愈烈如同饿汉见到食物般几近疯狂的向要冲出去,不过所幸在他灵魂之力的压制下那股兴奋还是勉强的被他镇住了。

脚步移动间叶鸿悄然间来到了荒田的中央处,此时脑海中的那种跳动越演愈烈,他的眉头皱起脚步也停滞了下来,他俯下身子抓起一把黑凝土,由于是初春的缘故,此时的土地显得僵硬异常,再配合上黑凝土原有的硬度,一把抓在手里感觉像是岩石坚硬但却又有一种泥土的粗糙感。

感受着手中那把黑凝土上传来的灵力波动,叶鸿的目光微微闪动着,如今的他已不再是一年前那个羸弱的少年了,对于灵田和灵谷也所知甚多,按照他的估计手中的这把泥土虽然也有着稀薄的灵力,可是和自家的那些黑凝土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筹。

叶鸿将手掌中的土放了下去,抬头看了看前方,随后快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子再一次的抓起了一把泥土。

“嗯,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着手中黑凝土内的灵力,叶鸿的心头一阵诧异,与刚才比起来现在手中的这把泥土中的灵力又稀薄了几分,难道这土地中的灵力分散不均匀吗,或者……

压抑不住心头的好奇,叶鸿站起身脑海中的灵魂之力如同狂风般席卷而过,朝着下方的土地渗透而去。

灵魂之力穿过了厚厚的黑凝土层转眼间便是到达了地底深处,然而这时叶鸿的感知当中却是一片模糊,好像有着什么东西挡住了似的,任他怎么探查都无法得知。

见到自己的灵魂探查无果,叶鸿果断求助了起来,他在心中连忙问道。

“疯老。”

“嗯?”

“麻烦你老帮我看看这下方的地面里到底有什么。”

听到叶鸿的话疯老顿时一愣,这小子还把自己当成苦力了,不过牢骚贵牢骚他还是按照吩咐调动起灵魂力量探查起来。

一股磅礴的灵魂之力迅速朝着地底深处涌去,片刻之后一道略显震动的声音传来。

“叶小子,你们叶家这次发达了。”

“啊?”

听到疯老的话叶鸿不禁眨巴两下眼睛,这里明明是块荒田何来发达一说。

“老夫刚才随意看了看,没想到这一看就不得了,这泥土之下有着浓郁的灵力,地底深处有着一片不小的灵石矿脉,看来你们叶家这次要腾飞了。”

“什么,灵石矿脉?”

听到这里叶鸿的心开始极速的跳动起来,他的面色涨红,仿佛是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疯老,你,您没唬我吧?”

叶鸿咽了咽吐沫,再次确认到。

“切,你这小子也就这点出息了,一片灵石矿脉罢了,老夫至于说谎吗,瞧那你点出息!”

对于叶鸿的话疯老嗤之以鼻,凭他的身份什么天才地宝没有见过,只是灵田矿脉要是换做以往他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这样啊……”

叶鸿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火热尽数压下,这个消息无异于是一个毋望之福。

何谓灵石矿脉,即天地间灵力凝化的结晶,虽然这种结晶之中的大部分是废石头,但即便是这样也是一处了不得的宝藏了,要是处理得当的话叶家别说称霸安远镇,甚至都有可能成为延江城之中的一方豪强。

灵石矿脉通常会被炼化为灵石币,这种东西可是融灵境强者乃至更为高深层次的人所必须之物,毕竟仅仅靠着吐纳吸收天地间的灵力对于这些处于传说当中的强大存在来说太过缓慢了,因此但凡蕴含灵力的宝物就成为了他们修炼当中的抢手货。

站在空旷的田地里叶鸿陷入到了沉思,对于这片荒田的底下藏有灵石矿脉的消息该如何告诉爹和爷爷呢,要是他们问起来我又该如何回答呢?

“算了,先不想这些问题,我要看看这灵石矿脉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将烦心事抛之脑后,叶鸿俯下身子开始挖起下方的泥土,根据疯老先前所言灵石矿脉就埋在地底,所以要是将那些矿石发掘出来必须要将上面的黑凝土掀开。

叶鸿如同老鼠打洞般双手不停的刨动着,泥屑飞舞间使得周围的土层变得厚实了不少,就连他的脸上也蒙上了一层黑灰,看起来颇为滑稽。

不知道挖了多久,甚至连叶鸿都变的焦躁了起来,他甚至一度怀疑疯老是不是在逗自己开心,不过片刻这个念头就被打打消了,一来之前经过他自己的探查却是有着东西阻碍了他的灵魂力量,更何况以疯老的性子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他开玩笑。

“有了。”

将面前的黑凝土尽数挖尽之后露出了一块青灰色的石面,叶鸿犹豫了一下握紧拳头砸了下去。

“哐当。”

奇异的撞击声响起,叶鸿感觉手掌上传来阵阵疼痛,这让他很是诧异,现在的他早已是淬体八层的高手了,寻常的石头在他的轰击下定然会四分五裂,然而面前的石层仅仅露出几道裂缝,见到这里,他再次挥舞起手臂向下方砸去。

不知道轰击了多少拳,面前的石面终于断裂开去,叶鸿伸出手向下方掏了过去,咔嚓一声,岩石断裂的声响传来,紧接着他将手掌收回,一块淡灰色的拳头大小的石块安静的躺在手心里,呈现在他的眼前。

石块呈球状棱角并不圆润,看上去寻常的碎石比起来显得更加的毛糙,只是一股奇特的波动却是蕴含其内,肉眼根本观察不到,要不是叶鸿一直使用灵魂之力扫视着也是难以发觉。

“这就是灵石矿脉的矿石吗,灵石币就是这个东西制成的?”

把玩着手中的石块,叶鸿不觉感到有些奇怪,这东西看起来与许昌的石头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他的灵魂力量却是未能穿透石面探查其内的构造,好像有着什么东西阻隔了他的感知。

“你懂什么,这石头里蕴含着浓郁的天地灵力只有经过熔炼之后将里面的精华取走才能够制成晶石币,至于你手里的这块能够做成多少枚只有经过熔炼后才能够得知。”

疯老不屑的说道。

“这样啊,那我现在就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爹和爷爷他们”

叶鸿轻声自语着。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50.灵石 - https://yimouleng.com/2018/03/02/50-%e7%81%b5%e7%9f%b3/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