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田划分随着叶赵两家的赌斗落下了帷幕,但最终的结果却大出人的意料,在赵千锋说出赵家拥有中品功法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相信叶家会赢得最后的胜利,可结果往往与人们的猜测不相符实。

不过,随着赌斗的结束,安远镇内的却是变得异常的安静,只不过这种安静却是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谁都知道赵家做为安远镇之中的霸主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绝不会善罢甘休,因此不少人开始对今后镇内将要发生的事情开始暗自揣测了起来,而有心人则是在等待着,看看是否能够两家发起冲突的时候得到些实惠。

此时的赵家主厅当中灯火通明,只不过坐在厅内各个座位上的赵家之人面色却是异常的沉重,主座之上赵千锋脸色阴沉,手指不停敲打着扶手,整个大厅压抑的可怕。

“小擎的伤势怎么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千锋看向下方的赵远江缓缓问道。

“启禀父亲,擎儿的伤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胸膛挨了那个叫叶鸿小子一拳,断了两根骨头,只是……”

“只是什么?”

听得赵远江的话赵千锋刚欲松口气,前者却又支支吾吾了起来,这让他十分恼怒。

“只是擎儿现在还未苏醒过来,请来几位郎中也都无可奈何,只是说擎儿的身体没有受到大的损伤,直到现在还没苏醒多半是头颅受到了冲击。”

被赵千锋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即便是赵远江这等淬体九层的高手也感到了一股压力,连说话都变得小声了起来生怕触怒了自己的父亲。

“唉,实在不行就派人去延江城请一些厉害的人过来,延江啊这次你也受了不小的伤,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赵千锋叹息者说道。

“爹,难道这口气咱们就忍下了吗?”

瞧得赵千锋让自己下去休息,赵远江不由大急。

“咽下?怎么可能,不过灵田划分才刚刚结束,而你又受了不小的伤,待你伤好之后就联系奔雷武馆,那雷横收了咱们那么多的好处也该出出力了,叶重这次就让你小小的得意一下,到时候我会让你连本带利的一起还回来……”

清晨,薄雾笼罩的林间深处不时传来嬉闹声和兽吼声。

“小银,你的速度真的是越来越快了,要是再过上一段时间说不定连我都追赶不上了。”

林间的空地上叶鸿斜靠在一只巨大的灰狼身上,口中啧啧称赞着。

“呜……”

灰狼亲昵的晃了晃脑袋顶了顶叶鸿的脸颊,看起来满是亲昵。

经过这段时间的喂养,小银已经从普通猎犬大小成长为了一只真正的妖兽,它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和当日那只青背狼王差不太多,除了背部的毛发是银色的以外几乎没有任何不同,实力也是极其强横,按照叶鸿的估计差不多有淬体六层,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小银的速度,即使是如今的叶鸿追赶它来也感到十分吃力,看来妖兽天生强于人类这句话的确是有根据的。

距离灵田划分结束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在这期间叶家上下却是异常的忙碌,一方面是由于赌斗之中战胜了赵家的缘故,所以现在安远镇之中有不少的家族和势力都找上门来希望能与叶家交好甚至一起合作。

不过,对于这般情况叶家上下倒是显得很低调,一方面他们需要接手赵家所划分过来的灵田,而另一方面则是要重新规划家族未来的发展,毕竟在今后的数年之中叶家的灵谷的会逐渐的增加,而这般变化随之而来的则是家族的兴盛。

虽然整个叶家忙碌不停然而叶鸿却是个例外,如今的他在家中的地位非常特别,按照以往来说实力到达了淬体八层境界可以说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然而无论是叶重或是叶云志在处理家族事宜需要人手时都不约而同的忽略了叶鸿,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叶鸿需要做的就是好好提高修为,若是能够再次突破达到淬体九层,那么叶家的战斗力可以说不逊色于赵家了,到那时也就有了正面抗衡的实力。

“疯老,那七品武技武技真的那么厉害吗,我感觉赵擎使出了那一招后我根本没有抵抗之力,要不是有着灭魂锥这个杀手锏我都想像爷爷那样开口认输了。”

靠在小银的背上享受着那柔软的皮毛,叶鸿不自觉的伸了个懒腰在心中问道。

原本在突破到淬体八层之后叶鸿很是自信能碾压赵擎,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一想到那日赵擎所施展的化灵煞掌带给他的压力,心头依旧有着深深的无力感,这让他很是郁闷,难道自己刻苦修炼还不如拥有一部高等级武技吗?

“所谓的淬体不过是强壮一些体魄罢了,对于灵力的运用根本就是一张白纸,在高等级武技面前就像赤手空拳对上了手持兵刃的对手,只有当你踏入融灵境才算是一名真正的修炼者,懂的运用灵力来御敌而不是单纯的凭借拳脚。”

“像你爷爷和那个姓赵的老头之间的战斗,即便对方使用了七品武技可依旧奈何他不得,最后还是依靠着中品功法的所带来的深厚灵力获胜,所以说当境界提升后普通的武技起到的效果甚至不如融灵境强者的拳脚,当然若是拥有更高层次的灵级武技那就另当别论了。”

疯老详细的解释着。

“哦,是这样啊……”

叶鸿悟然的点了点头,看来随着境界的提升功法和武技也必须要拥有高等级的了,不过他们叶家还没有中品功法,看来若是有机会倒是需要去延江城里碰碰运气。

一束束的阳光斜落而下,寒冷的天气渐渐变暖,叶鸿站起身拍了拍小银的脑袋,自林间离开朝着叶家大院的方向走去。

一踏入院门便是见到了不少人正向外搬着货物,一个个布置的袋子被那些家族的护卫扛在肩上放在了停靠在门口处的马车上,看样子是要运往别的地方。

“叶勇大哥,你们这是……”

叶鸿好奇的打量着忽然看见不远处一个壮硕的身影,快步走了过去疑声问道。

“哦?是叶鸿啊,这些是刚刚从延江城采购回来的灵谷的种子和一些配置种植灵谷的灵液所需之物,一会要拉倒灵田上去,在过一段时间就开春了,趁着现在好好的准备准备,省得到时候手慢脚乱。”

名为叶勇的汉子爽朗的笑着说道。

“哦,是这样啊。”

叶鸿悟然的点了点头,抬脚朝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鸿儿。”

刚刚来到小屋门前还没来得及推门,叶鸿便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赶忙回头看了过去。

“爹,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来人正是叶云志,不过此时的他脸色铁青,看起来很是恼怒,走起路来脚下都都带着风,他看着不远处的叶鸿犹豫了片刻还是郑重的说道:“一会你爷爷召集家族的管事之人商议要事,你也过去吧,即便帮不上什么忙也了解一下。”

“哦,知道了。”

一刻钟之后,在叶家一处僻静的小院之中,叶重端坐在一把太师椅上,下方则是坐着十几位叶家的主事之人,叶鸿则是坐在尾端仔细聆听着。

“云飞你来讲吧。”

叶重抬手吩咐了一声,随后坐在他右手旁的叶云飞站了起来环顾四周沉声说道:“大伙都清楚半月之前的灵田划分我们和赵家有过一场赌斗,赌斗的结果是咱们叶家获胜,因此按照约定赵家要划给咱们两亩灵田。”

“可是,自从前两天接手了两小块灵力上佳的灵田之后,今日那赵家居然划出了一块几近废弃的灵田,据说是从镇中的一些小户人家那里用闲散的小块灵田所换得的,看来那赵家一开始便是打算好了拿这些废弃的灵田糊弄我们。”

叶云飞的话音落下院中坐着的叶家众人脸色均是一变,特别是话到最后有几位脾气火爆之人已经站起了身要跑去和赵家议论一番。

“好了,都坐下。”

瞧得院中的气氛,叶重面色一沉冷声喝道。

听到了叶重的喝声,刚刚站起身想要冲去和赵家议论的几人赶忙坐了下去,看来很是畏惧这位看似羸弱的老人。

“云志,你之前去探查过了,那些灵田怎么样,还能够继续种植灵谷吗?”

叶云志听到叶重发问,站起身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那些灵田虽然还充斥着些许的灵力,但是要种植灵田却很困难了,除非我们自己花大价钱去培植一些新的黑凝土,要不然的话这些灵田早晚会灵力尽失沦为荒地。”

所谓灵田就是拥有灵力的田地,通常来说灵田的使用是有期限的,当田地里的泥土之中所蕴含的灵力不足以提供灵谷所需时,那么这块灵田就会成为荒田,除非去花大价钱来从新培育土地中的泥土。

听到这里叶重的眉头紧锁着,他倒是没有料到那赵千锋居然无耻至极,居然会想到用这样的方法来赖掉赌约,更何况赌约只是说输的一方划出两亩灵田,但却没有说具体的位置,这样看来叶家似乎没有理由去争辩。

“先将从延江城中购买的那些货物运送到家族原有的灵田上去,至于那块荒田,等明日我亲自去看一看。”

叶重思索再三似乎也想不出好的注意,只能明日去看上一番了,言罢,挥了挥手将院中的众人遣散而去。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