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台之上两道身形不停的交错着,随着二人身形的交错一股股灵力的波动在台上爆发开来,肉体碰撞的声音响彻于耳,双方的拳脚如暴风骤雨般倾泻而至,在这般激烈的对拼下他们身上的衣衫上早已破败不堪。

“呼,呼……”

叶鸿轻喘着气,刚才的对拼当中凭他借武道技巧上的优势稍占上风,不过那赵擎也不是一般人,后者仗着境界上的优势采用以拳脚换拳脚的打法也是让叶鸿吃了不少的苦头。

叶鸿的面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他将脑中的杂念将尽数抛去,体内的灵力尽数调动了起来,脑海深处一股无形的风暴无声的席卷而出,将赵擎的身形牢牢地锁住,甚至连后者所在的方位都尽数笼罩了起来。

赵擎看着一脸凝重的叶鸿心中也是一紧,原本听说父亲安排了人手将这小子给杀了的时候他感到有些可惜,毕竟他还未真正的打败叶鸿。

可是,当二人真正交起手来的时候他也是尝到挫败的滋味,这个小子前段时间还是淬体七层如今已经得境界已经不落后于他了,要是再放任这家伙成长下去说不定以后连他都不是对手了。

赵擎一边想着,眼中寒光闪烁着,脚掌一跺地面,身形如同拉满的弓箭爆射而来,单手成拳对着叶鸿轰去,破风声大作,拳影滚动间狂暴的灵力间带起的劲风刺得人脸颊生疼,那极为刁钻的攻势让得下方观战的人群惊呼了起来。

瞧得赵擎凶狠的攻势,叶鸿倒是并未慌张,虽然前者出招的声势看似狂风暴雨般犀利,但是在他灵魂之力的扫视下却是破绽尽出,他深吸了一口气将体内的灵力抽调而出,一手化爪一手化掌以一种奇妙的规律旋转而出。

“刺啦”

叶鸿的手臂顺着赵擎的的拳头缠绕而上悄无声息间便将后者那浑厚的灵力卸了下来,随后一爪在其手臂上留下五道指痕。

“这是什么武技?”

赵擎快速后退了两步,眼神之中有着浓浓的惊色,对于叶家拥有多少武技他并不太清楚,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刚才叶鸿的那两招却是第一次见到,难道叶家也像他们得到中品功法一样获得了新的武技吗?

疑惑的不光是赵擎,台下的赵千锋见到自己的孙子吃瘪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虽然他也并不清楚叶鸿施展的招数是何种武技,但恍惚间却是感到似曾相识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一般,刚才见到的那两种招数应该是叶家的两种出名的武技,不过似乎又有一些不同,只是他却是说不清楚。

与赵家那边的疑惑不解比起来叶重却是一脸的震惊,做为叶家的创始者他当然是看出了叶鸿刚才的招数是出自家族之中的两种四品武技,只是没有想到后者居然能够将两种武技融于一体使用,看来他们叶家倒是出了一位武学奇才。

“哼,装神弄鬼。”

赵擎一声冷哼将心中的恼火压下,既然比拼招数抵不过叶鸿,那么所幸就用实力来碾压,他猛地一跺地面,双掌之上灵力疯狂的翻滚起来,掌心处隐约间有着两团光团正不停的收缩着,一股威压散发而出,正是赵千锋之前所施展过的化灵煞掌。只不过二者相比,这赵擎所施展的化灵煞掌在声势上便是小了许多,可即便如此叶鸿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毕竟那是七品武技。

赵擎的额头上渐渐有着汗水渗出,这七品武技厉害是厉害,不过就是太过消耗灵力了,即便是他也只能勉强催动罢了,不过只要使出了这一招那叶鸿必然不是对手,虽然之前有着口头承诺要点到为止,不过拳脚无眼要是真的造成了损伤想来那叶家也不能说出什么,更何况他们赵家可不会畏惧叶家。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闪过一道残酷的笑容,对着叶鸿爆冲而来。

见到赵擎再次冲来叶鸿的神经也不禁紧绷了起来,特别是前者手掌间散发出来的灵力威压,在灵魂之力的感知下显得异常清晰,一股无形的压力萦绕在心头,全身的皮肤如针扎般隐隐刺痛着。

伴随着赵擎那化灵煞掌的逼近,叶鸿却没有慌乱,而是做着两手准备,丹田之处仅存的那一丝灵力被迅速的抽调而出,与此同时脑海之中的灵魂之力不停的翻滚着,一个呼吸的功夫便化作了一道半尺的长锥悬浮于半空之中不停的旋转着。

“叶鸿,接招吧!”

大喝声传来,紧接着赵擎高高跃起,居高临下对着叶鸿轰击了过去,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疯狂之色。

“自以为是……”

叶鸿轻扬头颅,看着袭来的横扫一切般的双掌没有丝毫的慌乱,手臂微抬却是将体内的灵力灌注其上,然后迎了过去。

见到叶鸿的举动下方观战的人群顿时哗然,之前那叶云志拼着重伤硬撼了赵远江的一击,莫非叶鸿做为他的儿子也要模仿一番吗,这个小子该不会以为七品武技是闹着玩的吧。

不光是周围观战的人群就连叶家众人也被叶鸿的举动给镇住了,就连叶云志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台上的一幕,心中不由大急,只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想要认输也是来不及了,只好在心底里祈祷着叶鸿不要出事。

“叶鸿,不会被打傻了吧。”

站在叶家人群中的叶莹莹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不过却是说出了叶家在场大部分的心声。

正当所有人以为接下来会是血淋淋的场景时,悬浮于半空之中的长锥却是以一种极为迅猛的速度对着赵擎的脑袋扎去,所过之处无视空间的束缚连周遭的灵力似乎都被尽数抽干。

一阵疾风呼啸而过,赵擎的耳中传来阵阵破风声,不过他却并未在意,双眼之中闪烁着疯狂,仿佛已经见到下一刻叶鸿横尸当场的情景了,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得意,脑袋突兀的传来针扎般的刺痛,原本运转的功法忽然自行凝滞,体内流动的灵力也一下子消散而解。

“啊……”

当那双无可匹敌的手掌堪堪击在叶鸿的手臂上的时候,一声痛苦的嘶叫突然在高台上弥漫开去,而被那双掌击中的叶鸿却是一口血线喷出,身形摇摇欲坠,但却并未真的倒下,一咬牙提拳打了出去,咔嚓的声响传来,骨骼断裂的声音自赵擎的身体里传出,后者的身体如同沙包般朝着高台的另一侧抛飞了过去。

“哗”

下方观战的人群见到原本应该被打的即便不死也是重伤的叶鸿居然只是吐了口血,反倒是看起来尽占上风的赵擎却成了重伤之态,不少的人都不明所以根本料想不到是这样的结局,难道老天都在眷顾叶家吗,然而更多的人心中却是闪过一个念头:安远镇要变天了。

“快,派人看看小擎的伤势。”

赵家之人在见到赵擎被叶鸿打飞之后气氛一下子压抑了起来,最前方的赵千锋脸色清白交替,半晌后才沉着脸对着身后的人吩咐了一声,随后便欲转身离去。

“赵大少爷,不知道这次赌斗可是我叶家赢了?”

正当赵千锋刚刚转过身耳边就传来了叶重那略显懒散的声音,他压制着怒气咬牙道:“叶重,你别得意,这一次是你运气好,过几天我会派人把灵田收拾好,哼,这场赌斗我赵家还输得起,用不着你催。”

赵千锋言罢一甩衣袖率先离去,赵家众人见状也只好跟在后面,那般模样倒是像极了丧家之犬,只不过碍于赵家在镇内的凶名,周围的人却是无一人敢露出笑声,不过看他们脸上那略显滑稽的表情就能够知道其心中所想了。

“走吧,咱们也去看看鸿儿的伤势。”

叶重的心情显然十分愉快,这次赌斗在赵千锋宣告赵家拥有中品功法时已经失去了悬念,但是靠着叶云志和叶鸿父子二人拼命相搏却是挽回了败局,虽然有着运气的成分和叶云志的投机取巧,但不管怎样最终的胜者却是他们叶家。

叶家大院大厅中。

“鸿儿,伤势怎么样,重不重?”

叶重轻声问道,脸上尽是关切之色。

“爷爷,我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罢了。”

叶鸿勉强一笑,只是脸色稍显苍白,刚才他虽然挨了赵擎一掌,然而对方中了他灭魂锥之后那看似声势浩荡的一掌最后则变成了软绵绵的,打在身上并未造成任何的损伤,只是众目睽睽之下他怕受到怀疑因此只好自己用灵力震动内脏逼出了一口血。

“那赵擎的最后一招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见到叶鸿并无大碍叶重问出了自己同时也是大厅内所有人的心中所想。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是他灵力耗尽身体出了岔子吧,他那一拳打过来的时候已经多少灵力了,所以我被震得吐了一口血。”

叶鸿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道。

“是这样啊……”

叶重抚了抚胡须似乎觉得叶鸿的说法很有道理,话题一转又继续说道:“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不要再逞能了,赌斗是小你的性命是大。”

“知道了。”

叶鸿点头应道。

随后叶家的那些长辈开始商量起这次赌斗所赢得的赌注,也就是赵家将要划分过来的灵田该怎样处理,这可是目前最为重要的事情,经此一役后叶家不论是在声势上抑或是灵田的面积上都有着不小的增长,所以趁热打铁方为上策。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48.赌赢 - https://yimouleng.com/2018/03/02/48-%e8%b5%8c%e8%b5%a2/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