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石砌成的高台上,叶云志和赵远江对视着,二者的眼中均有着掩饰不住的火热,那是看待旗鼓相当的对手般的眼神。

叶云志和赵远江年轻时就是安远镇中的俊杰,只是当时的两人一个是镇内第一家族的继承人,而另外一人却只是一个刚刚兴起的家族的二子,因此就身份而言有着不小的差距。

随着叶家势力的逐渐兴起,叶云志和赵远江的冲突也越来越多,话虽如此可是二人间的关系到仿佛亦敌亦友般,虽然都想置对方于死地但在心中多多少少的有着一丝敬佩。

“叶云志,没想到你还有勇气登台……”

赵远江双手背于身后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中品功法又如何,不要忘了你我二人还不是融灵境,功法上的差距并不能决定什么。”

叶云志面色淡然,似乎并未未因方拥有中品功法而失去信心。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了。”

赵远江话音落下,负于身后的双手突兀的向前一把探出,强悍的灵力暴涌间身形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叶云志见此不但没有丝毫的退却反而迎头而上,体内噼啪之声大作,脚掌一点地面窜射而去。

下方的叶鸿心情紧张的望着台上的父亲,心中不停的询问着疯老。

“疯老,这下品功法和中品功法的差距真的那么大吗?”

“那倒不是,只不过刚才你爷爷和那个姓赵的老头是融灵境,在开辟了气海之后灵力才算真正的融于自身,因此功法的高低决定了灵力的容量也就导致了实力间的差距。”

“至于你爹现在不过是淬体境而且没有开辟气海,虽然体内也有稀薄的灵力可那只不过是强行运用功法操控而已,因此说来功法的高低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没有像融灵境那般的差距了。”

听到疯老的解释后叶鸿这才踏实的吐了口气将实现转移到了台上。

高台之上叶云志和赵远江的交手激烈异常,各种武技尽出,与之前的比斗相比,他们二人虽然在境界上逊色不少,但打斗的场面却华丽了不少,下方不时爆发的惊呼声和那火热的目光便是能够看出观战的人群很是享受这样的打斗。

望着台上两道交错中掀起层层音爆的身影,叶鸿的双手不禁紧握了起来,周围的叶家众人的神色也都变得凝重与紧张,若这一局在输掉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这次赌斗时赵家赢了,到那时……

台上的二人双掌猛然间相撞,身形不自主的向后退了数步,各自喘息了起来。

叶云志望着对面不远处面含笑容的赵远江,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随即他的双脚一跺地面,手臂以一种极为迅猛的速度摆动了起来,在摆动中只见他周身的空气都是呼啸起来,一股股气浪快速汇聚而来,在灵力的关注下一种令人心悸的波动从中扩散而出,正是叶家知名的六品武技,叠浪手。

“哼。”

见到叶云志使出了看家的本领,赵远江不由一声冷哼,体内的灵力如同潮水般涌入双臂之上,其上一道道青筋不停的蠕动着一股可怕的威压散发而出,他的脚步移动间对着前者暴涌而去。

“云志,靠你了……”

下方的叶重轻声自语着,随着他话音的落下,两道身影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极速的碰撞到了一起,凶猛的劲风再次扩散开来,不少人已经开始躲避起来,一些自觉实力弱的人则是向远处奔去,生怕殃及了池鱼。

在和赵远江接触的前一个刹那,叶云志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只是动作十分的细微,并未有人注意到,所有人的视线几乎全都聚集到了二者的身体之上。

两股可怕的灵力激烈的卷动着,正当人们认为这又是一次势均力敌的对拼时,与赵远江僵持的叶云志忽然间将双掌挪移开去没有丝毫躲避之意,任由面前充斥着威能的双拳轰击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咚”

沉重的闷哼声响彻了起来,见到台上的情形不少人的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他们的脑子里都只有一个想法:这叶云志疯了吗,自己找死?

“爹!”

见到赵远江的双拳砸在了叶云志的胸膛上,叶鸿心中一下子沉到了谷底,然而还不待他有任何的反应,高台上面那原本口吐鲜血倒退不止的叶云志突兀的停下了脚步,张开嘴露出了沾染血迹的银牙直奔赵远江而去。

看着叶云志那略显狰狞的表情,赵远江的忽然间闪过一丝恐惧,然而他还来不及思考些什么,耳边便是传来了撕裂空气的声音,刚刚的那一招已经消耗了不少的灵力,所以他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本能的将双手横在了面前。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自赵远江的体内传出,随后他整个人如同沙包一样飞了出去,而那些原本认为叶云志疯癫的人们还未从刚才的震动中苏缓过来便是见到这这一幕。

赵家人群顿时骚动了起来,最前方的赵千峰面色一沉,没想到这叶家个个都是不怕死的,之前那叶重弄自己颜面尽失,这次叶云志居然拼命一搏,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棘手了,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孙子苍老的脸庞上多出了一分欣慰的笑容。

见到父亲胜出后,叶鸿飞速的奔向山丘的高台将叶云志搀扶了下来。

“爹,没事吧?”

此时的叶云志面色苍白,胸膛起伏间剧烈的喘息着,看着身旁的叶鸿有些狡黠的说道:“刚才我服下一了颗药丸,虽然不能让我的伤势减缓,但却是能够让我性命无忧,所以我才敢和那赵远江一搏。”

听到这里,叶鸿不禁一怔,随后他偏头望向叶云志,哭笑不得的道:“爹,您,您,真机智。”

“哈哈,兵不厌诈。”

随着叶云志和赵远江的对决的结束,场中的形势一下子变得紧绷了起来,不少人对这次赌斗的最后赢家已经开始感到捉摸不定起来,那赵家拥有着中品功法所以在第一场对决中获胜,然而叶云志的拼死一搏则让众人由衷的敬佩,只是不知道接下来叶鸿是否会有其父的那般血性。

叶鸿抖了抖衣袖,在叶家众人注视下缓缓走出,他回过头见到叶莹莹和叶鹏以及叶云博等人那充满希冀的目光,心中一暖,轻声道:“放心吧,这次赌斗一定是咱们叶家胜利,待会看我痛揍那赵擎。”

听到叶鸿如此一说,原本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舒缓了不少,叶重拍了怕前者的肩膀叮嘱道:“鸿儿,量力而行,爷爷相信你。”

“嗯。”

高台上的赵擎看着不紧不慢走过来的叶鸿眉头轻皱,冷声说道:“刚才你爹的做法虽然我并不认同但是也不得不佩服,就是不知道你是否也有这样的魄力。”

听到赵擎的话叶鸿无奈的摊了摊手,这个家伙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对付你,还用不着那样。”

“既然这样,那我只好亲自教教你了……”

言罢,赵擎的身体陡然间一个晃动便是来到了叶鸿面前,五指弯曲宛如刀锋般快若闪电般穿透空气对着后者的喉咙处一把抓去,指尖之上浑厚的灵力凝聚,要是这一爪抓中的话那么想来叶鸿的身体再怎么结实也会被洞穿个空洞出来。

望着近在咫尺的攻击叶鸿没有丝毫的慌乱,他的左手在灵力的包裹下一个扭转贴着赵擎的手臂而过,一下子拍在了后者的肘部,以一股巧力悄然间将攻势化解,随后右手一把探出紧握成拳,一股股无形的波动涌荡而出轰了过去。

赵擎显然不是寻常之辈,一击落空后见到叶鸿后发制人非但没有任何惧意反而有了一丝喜悦,硬碰硬他自问同辈之中没有任何对手,于是抬手就是一拳。

“砰”

叶鸿感到一股巨力顺着手臂传入到了身体之中,他的面色不禁一变身形不由向后退去,体内的灵力快速的向右臂涌去。

“淬体八层?”

赵擎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巨力后先是一愣随后心底一沉,看来这段时间叶鸿的境界再次突破了,看来这个小子倒的确是个威胁,不过实力精进的可不止是他一个人。

叶鸿看着不远处一脸冷然的赵擎缓缓吐出一口气,在刚才的一击中他明显感到对方的灵力比自己强横不少,而功法的更迭带来的是灵力容量的变化,并且他二人也不是融灵境,这样看来对方的修为又精进不少,按照估计距离淬体九层也只差一步之遥了。

“到是我浅薄了。”

自打从延江城回来后叶鸿整个人都变得自信了起来,随着境界的突破再加上这段时间泡在藏书楼里学习武技,以为赵擎就是再厉害又能如何,可是没有想到后者的境界也是突飞猛进,虽然并未到达淬体第九层可即便这样应付起来也十分的棘手,看来之前倒是他想当然了。

“叶小子,老夫说过什么啊,可千万别把人想的太简单喽。”

见到叶鸿吃瘪,疯老不由得一笑,这种情况对于年轻人来说倒是应该多经历两次,免得以后吃了大亏。

“这次是我有些自大小瞧了赵擎,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拿他来试试手。”

叶鸿轻笑一声非但没有任何的沮丧,反而激发出了浓烈的战意,他用力的握了握拳头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一步步朝着赵擎走了过去。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