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清幽的林间此时忽然间变的极为狼狈,断木横生,烟尘四处弥漫,不少人倒在地上嘶嘶哀嚎着。

叶鸿站稳了身形,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火热,这就是融灵境强者的实力吗,怪不得爹和三叔他们做梦都想要突破,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叶家和赵家之人同时将目光置于台上,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刚才的交手到底是哪方占了上风,待到众人见到高台上的情景后顿时有着不少倒吸凉气的声音。

“叶重,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对付呀。”

赵千峰甩了甩麻木的手臂语气之中也不免多了些许敬重的意味,固然面前之人曾经是一个被他视其不起的灵农,可是更令他感到烦闷的是自己居然从未战胜过对方,这让高傲的他倍感耻辱,所以自打他成为赵家族长后便百般阻挠叶家的发展,甚至已经将叶家视为安远镇中的头号大敌。

“赵大少爷,你这句话说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了。”

“是啊,不过这一次赢的是我,输的是你。”

赵千峰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已将心中压抑多年的烦闷一扫而空,一字一顿的说道。

“哦?赵大少爷,你确定自己没有再做梦吗?”

尽管知道对方不是在无的放失,可是叶重还是挖苦的说了句,他倒是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底牌能够这么的硬气。

“你现在体内的灵力至多还剩下了两成了吧。”

赵千峰没有回答叶重所问,反而莫名的提起了别的东西。

“是又怎样?”

听到这儿叶重心底里的那份不安开始躁动了起来,不过他还是硬生生的将之压了下去,以他对赵千峰的了解对方很可能是在打心里战,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顺着后者的话说了下去。

“叶重,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敢下这么大的赌注吗,我告诉你……”

随着赵千峰话音落下,他的体内开始有着磅礴的灵力向外涌出,苍老的脸庞上几乎瞬间便是涨红了起来,那是激动到极点的表现,他将双手置于面前不停的打量着,嘴唇微动间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

“那是因为我赵家已经将功法换为中品功法了。”

赵千峰的话在林间传递开去,所有人都为之震动,甚至不少人长大了嘴巴看着高台上的老者,胸膛中的心脏癫狂的跳动着。

“中品功法。”

叶重喃喃自语,面上虽然依旧是一片平静,可是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中品功法,比起下品功法仅仅高了一个等级,但只要是那些已经将天地灵力融于体内的人便是能够了解,功法等级的提高对自身融于灵力的量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提高,虽然大多数人穷极一生也只是用下品功法来修炼,这也就更加凸显中品功法乃至上品功法的珍惜程度了。

叶鸿看着高台上对峙的两人,不禁开始担心了起来,那赵家既然得到了中品功法,那么想来也会传给族中的嫡系子弟,与之相比叶家已然是落了下风,即便是他自己底牌尽出能够击败赵擎,可要是爷爷和父亲或是三叔之中两场输了的话,那么这次赌斗也就轮不到他上场了。

“爹……”

叶云志双拳紧握面色肃然的望向高台上的叶重,在他身旁的叶云飞和叶云博两人的脸色也变的无比的难看,看来这一次是栽在赵家手里了,没想到那些家伙居然能够搞来一部中品功法,看来这次赌斗是要输了,今后的时间里叶家只能节省开支了。

赵千峰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叶重,他迫切的想要看到后者颓然的表情,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感觉到畅快,也不知道二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会让这位年过花甲的老者依旧耿耿于怀。

令赵千峰失望的是叶重并未有任何沮丧,既然知道事不可为他忽然为之前协商赌斗时加上点到为止的条件,若是没有这个条件以那赵千峰的心性下起手来绝不会有丝毫的留手,想到这里他忽然为之前所加的条件的感到一丝侥幸。

“是嘛,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吧。”

叶重大喝一声,身形猛地冲了出去,紫息功运转的同时丹田处的气海也在飞速的旋转着,体内的灵力尽出抽掉而出将周身笼罩起来,浑浊的眼神中迸发出强烈的战意,携着可怕的威能冲向了赵千峰。

见到叶重脸上那冷峻的神情,赵千峰不由一凛,对于这位曾经是自家的灵农他可是不敢有任何小觑之意,没有任何背景下能够凭借自身的打拼创立出一个家族之人绝然不是泛泛之辈,万一对方拼个两败俱伤将这场比斗弄成平局,那么为了得到中品功法所耗费的代价岂不是白费了吗?

赵千峰脑中飞快的思索着,脚步移动间就朝着高台的另一处掠去,而叶重则是不依不饶的紧追了过去,二者一追一逃间倒是显得默契十足。

下方观战的人见到赵千峰居然被叶重追着跑,刚刚被赵家得到中品功法所带来的震撼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少的人开始暗自偷笑了起来。

赵家的人看着赵千峰狼狈的模样一时之间也愣在了原地,脸色显得颇为尴尬,虽然他们知道这是族长为了稳妥不愿与那叶重硬拼,可再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不能解释,只好哑巴之黄连有苦自己吃下了。

“中品功法,真他娘的想要试试。”

叶重追逐半晌后毫无结果,他渐渐感到体内的灵力已经到了枯竭的地步了,虽然凭借着紫息功的运转能够吸收着天地间的灵力,可即便这样也远远赶不上消耗的速度,毕竟他现在施展的可是六品武技,既然追不上赵千峰只好在心中怒骂了一句。

不远处移动的赵千峰见到叶重停下了身形,周身笼罩的灵力徐徐消退而去后连忙转身,之前的被后者追的四处逃窜时他可是丢尽了脸面,因而当他明白对方的灵力耗尽后就要趁机反击,他脚掌一踏地面一下子冲了出去。

赵千峰的双掌涌动着可怕的力量,陡然间对着叶重的胸膛轰了过去,尖锐的破空声大起,呜呜的扩散开来让下方的叶家众人见状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刺耳的声音震的的叶重双耳生疼,恐怖的劲风将他花白的头发掀的抛飞了起来,此刻的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可即便如此他的面上依旧是一片平静,看那样子似乎是打算放弃了抵抗,又或者是已经无力抵挡了。

“我认输。”

当犀利无比的双掌携带着不可匹敌的威势袭杀过来的时候,叶重的口中突然吐出了几个字,那疾驰而来的赵千峰将灵力收回愕然的站在了原地,表情无比的精彩。

下方的叶云志见到叶重开口认输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虽然此战叶家输了可是接下来的两场比试只要获胜还是能够赢得赌斗了,即便那赵家拥有着中品功法,可是一来淬体境不必融灵境,能够容纳的灵力有限,更何况他对自己和叶鸿都有着强大的信心。

叶重没有理会面色难看的赵千峰,径直从山丘上走了下来,只是此刻的他身体十分虚弱,每走一步都非常的吃力,尽管如此他依旧一步步的挪到了叶家的所在地。

“爹。”

“爷爷。”

叶云志和叶鸿快步冲了过来扶住了叶重,身后一干叶家老小个个表情紧张,生怕叶重出什么岔子。

“我没事,只是灵力消耗殆尽有些脱力罢了。”

叶重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目光转向旁边的叶云志沉声说道:“云志,接下来的两场比试一定要小心,若是不行的话大不了放弃这次赌斗,那两亩灵田虽然珍贵,可是和我叶家儿郎的性命比起来就一文不值了。”

“爹,我心里有数您放心休息吧,接下来看我的。”

叶云志点了点头,吩咐了一声后将叶重扶到了座位上,然后就打算登上山丘的高台。

“二哥,让我去吧。”

叶云博一把拽住了叶云志,说道。

“不用,那赵家派出的肯定是赵远江,我们俩是老对手,放心便是。”

叶云志笑着拍了拍叶云博的肩膀,看起来他倒是充满了信心。

“爹,加油。”

叶鸿挥舞着拳头,既然叶重输掉了第一句,那么下面的两场就要靠他们父子来挽回败局了。

“嗯。”

此时的赵千峰也从高台上面走了下来,虽然回到赵家所在地时响起了震耳欲聋欢呼声,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场比试他可算是赢了结果输了过程,甚至还丢了脸面,这可是他没有料到的,原本以为花大代价得到中品功法能够在叶重的面前扬眉吐气一次,可是没想到这个灵农再一次带给了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远江,下场比试一定要赢下来,不要给那叶家翻盘的机会。”

赵千峰走到赵远江面前一字一顿的叮嘱道。

“父亲,放心。”

赵远江的话说完,一甩衣袖对着山丘掠去。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