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林地间不少人的视线来回的在赵千峰和叶重的身上扫过,他们对两家关系依然很是了解了,凭借刚才的话语更是能够知道接下来叶赵两家定然会有一番争斗。
  
  被无数道目光盯着,即便是以叶重的实力也不免觉得有些别扭,他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抬头望向站在山丘之上的赵千峰,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你们赵家想要如何尽管划下道来,我们叶家接了。”
  
  叶重的话无疑是在平静的湖面上丢下了一颗石子,而随着他的站起在其身后的叶家众人纷纷起身,面色肃然的望向山丘上的高台,这副景象倒是让不少人暗自感叹着,一个家族能够有如此的凝聚力,这也怪不得叶家能够崛起了。
  
  高台上赵千峰听到叶重所言后轻哼了一声,随后他轻跺了一下地面径直从高台上面跃了下来,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落在了地面上。
  
  “这样,老夫也不废话,这一次我赵家拿出两亩灵田做赌注,不知道你们叶家敢接吗?”
  
  听到赵千峰张口就是两亩灵田,即便是以叶重的稳重一时间也怔在了原地,而叶家的不少人听到这个筹码后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了起来,特别是以叶云飞为首的二代子弟,他们对于家族之中所拥有的灵田可是再清楚不过了,虽然两亩灵田倒也并非是拿不出来,可是若是这一次输了话那么在今后的几年里叶家可就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毕竟两亩灵田可是占了叶家灵田的大半。
  
  “怎么,不敢了?”
  
  见到叶重半天没有说话,赵千峰的心中倍感畅快,这次他们赵家准备的非常充分,甚至可以说是万无一失,所以才敢开除这样的赌注。
  
  “赵族长,大家都是镇里的老朋友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用不着下这么大的赌约吧,到时候不论是哪家赢了这以后再见面可是不大好的呀。”
  
  当气氛凝滞的时候,不远处的雷横忽然走了过来,笑着劝说道,看那模样倒是想要当个和事佬。
  
  叶鸿见到雷横的出现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虚伪,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赵千峰定然不是无的放矢,叶家要是接受的话很有可能就中了赵家的陷阱,可要是拒绝了那么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叶家上下的脸面可就算丢尽了,而且以叶重那等性子,宁可最后输给赵家也不会拒绝的,所以这雷横的出现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罢了。
  
  “好,我刚才也说过了,不管你们划出什么道子我叶家接下了。”
  
  半晌过好,叶重沉了脸说道,看来这位老人已然动了怒气,虽然以往的灵田划分也会有着赌注,可那都是在两家的承受范围之内,像此次这样撕破脸皮般的赌约还是头一次。
  
  叶云飞等人听到叶重答应后就欲开口劝阻,可是一想到众目睽睽之下便只好将话咽了下去,既然木已成舟那么他们只好赢下这次赌局了。
  
  “赌注已经说好了,怎么个比法你说吧。”
  
  叶重盯着赵千峰脸上眼中有着浓浓的战意。
  
  “这样吧,上一次你我两家派出去的人手太多了,比起来也麻烦,这一次不如你我二人再从子孙当中各选两人,如何?”
  
  听到赵千峰的提议,叶重一时间沉默了起来,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面前这个家伙是在给自己下套,虽然对方所说的赌斗的方法倒是很合胃口,可是他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好吧,就依你所言,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既然是只是比试那么就点到即止,要是哪方先坏了规矩就算输。”
  
  叶重仔细的思索着,半晌过后才徐徐的说道,看样子上次灵田划分的胜利并没有让这位老人有任何的骄傲之心,相反的这次赵家开出巨大的赌约倒是让他警惕了起来。
  
  赵千峰听到这里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一次他已是打算好要重创叶家,不光是要赢下这场赌约,更为重要的是要比试中废掉叶家族中出色的晚辈,所以叶重的话倒是击在了他软肋,看来这一次倒是是想当然了。
  
  “好,我答应了。”
  
  叶重和赵千峰两人商量完赌局之后便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之中登上了高台,下方两家的族人各自站在一团目光紧紧的望向台上。
  
  “这一次你输定了。”
  
  赵千峰双手倒背风轻云淡的看着不远处的叶重,体内的灵力如潮水般涌出将地面的上的灰尘尽数掀起,缓步的对着后者走了过去。
  
  感受着赵千峰身上的灵力波动,叶重心中暗自猜疑了起来,这个家伙的实力明明没有增加多少为何却如此自信,虽然他们赵家有一部凡级七品的武技,可是经过了两家这么多年的明争暗斗早已经将那门武技摸透,但是他凭什么提出那种看似疯狂的赌注呢?
  
  当赵千峰走到叶重身前一米处的时他猛然间一把探出五指成爪对着后者的喉咙抓了过来,手掌之上乳白的光晕流转间一股可怕的波动在周围震荡开来,下方不少人见此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叹,融灵境的强者果然远非淬体境可比,即使是看似稀松平常的一招都让人难以招架。
  
  “砰”
  
  叶重一甩衣袖一掌拍出凌厉的掌风仿佛将空气都撕开了一道口子,二人双掌相对,雄厚的灵力爆发使得整个山丘都开始晃动了起来,石子不停的向下滚落。
  
  “爹,爷爷能赢吗?”
  
  叶鸿目光火热的看着高台上两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的对峙,不觉间咽了咽口水,上前一步走到叶云志跟前轻声询问道。
  
  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比斗的叶云志听到叶鸿发问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沉吟了片刻转过头说道:“你爷爷和那赵千峰年轻时关系就不和,一个是赵家的少爷另外一个是毫无背景的灵农,可是你爷爷凭借自身努力走到今天这一步那可不是家族势力所能给予的,放心的看着吧,这一仗你爷爷必胜无疑。”
  
  叶云志的回答让叶鸿感到自豪,赵家又怎样,我们叶家即便是灵农出身照样能够和你们平起平坐,想到这里他开始期待了起来,等会自己出场时一定要将那个赵擎打的落花流水,让赵家那些自以为是的人瞧一瞧,不是所有人都是他们能够比得起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高台上的战斗也逐渐到了白热化,叶重和赵千峰二人开始使用起武技来,各种华丽的招数在他们二人手中却变的普实无华,招数虽然简单可是招招直逼要害部位,这让不少人都感到惊骇,这才是武道的高手啊。
  
  台下的喧嚣丝毫没有影响台上的二人,叶重看着不远处面色平静的赵千峰心中不由得一沉,刚才他们两人已经交手数百招,虽然并未施展各自的绝技可是每一次的出手都是有着灵力萦绕其上,因此现在的他体内的灵力已悄然间消耗了四成,而对方当然也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想到这里他心底的那份不安被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赵千峰看着叶重,仿佛是知道后者所想,他将双手放于身前,双掌以一种怪异的姿态不停的晃动着,随着手掌的晃动体内的灵力顺着手臂徐徐流入掌间,一股极为可怕的威压在场中陡然间生起,不少人的心头变得压抑起来,甚至有些实力弱的已经站不稳身形,退到了更远的地方。
  
  “终于认真了吗……”
  
  看着赵千峰的动作,叶重呼出一口浊气,丹田处的气海快速的旋转着,体内的灵力如自双臂之上流动着,他的双手突兀的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双腿微微弯曲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
  
  “化灵煞掌。”
  
  赵千峰低吼一声随即一个闪动便是来到了叶重的身前,右掌对着后者的胸膛拍了过去,手指之间变的模糊了起来,仿佛撕裂了空间般带起无可匹敌的威能轰击了过来。
  
  “这招对我早就不管用了。”
  
  叶重大喝一声掌间的灵力急速汇聚宛如璀璨的流星般在下方众人骇然的目光中与赵千峰的右掌撞击到了一起。
  
  “轰”
  
  刺耳的尖啸声突兀的响起让不少的人将耳朵堵住,一股可怕的劲风向四周扩散而去,周围观战的人群有的已经被吹的坐在了地上,山丘下方的那些才刚刚呈现出些许绿色的树木一下子被齐腰折断,地面都在不停的颤动着。
  
  由于离得最近,叶鸿被那股劲风吹得身形摇晃,甚至体内的血液都不自主的翻滚了起来,要不是叶云志站在他的身前,现在的他或许已经被掀翻在地了。
  
  山丘上的高台在这一刻被浓浓的烟雾所笼罩,过了好一会待得烟雾散去,众人方才见到场中的情景,只见叶重和赵千峰二人遥相而对,各自的衣袍破烂不堪,地面上有着参差不齐的裂痕,正有着浓烟自裂痕中向上飘起。
  
  叶重的手臂不停的颤抖着,衣袖早就在刚才的碰撞中被震得不见了踪迹,他的呼吸急促,五脏六腑像是被移动了一般,苍老的脸庞上满是汗水,甚至连嘴唇都在不自觉的哆嗦着。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