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赵家众人特别是领头的赵千峰出现后,林间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安静了起来,道道目光齐聚在那位锦袍老者身上,随着他脚步的移动身形朝着正中央的那个山丘走去。
  
  “各位乡亲父老,老夫赵千峰,让大家久等了,这一次的灵田划分与往届一样,只要是镇内有出息的俊杰皆可得到灵田,好了,话不多说擂台交给你们。”
  
  赵千峰站在山丘之上浑厚的嗓音在整个林间回荡着,即便是身处最为偏远的角落里也能听的一清二楚,看来这位赵家的族长也是融灵境之人,从先前叶重和何家的那位老者的表现上来看,此人的实力似乎远非表面上这么简单。
  
  随着赵千峰话音落下,平静的林地之中爆发出了激动的吼声,甚至有不少人脸色涨红,望向中央山丘的眼神中有着浓浓兴奋,仿佛那不是荒凉的山丘而是一座金山般,惹得所有人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冲过去将宝藏揽于怀中。
  
  对于普通人而言灵田也许没有丝毫的诱惑力,但对于修炼者而言灵田就意味着希望,特别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实力越强地位也就越尊崇。
  
  在安远镇里,灵田的数量是极其有限的,虽然每年都会开垦出一些新的田地,可是那种代价远非常人所及,也只有大的家族和势力才有可能做到,因此对于镇内的那些毫无背景的灵农和散修来说,获得灵田的唯一方法便是在灵田划分中获得好的成绩,只有这样才能够得到些许灵田。
  
  在林地间周围的不少地方,此时有着数道殷切的目光望向山丘的擂台之上,在那些人之中有的是准备上场参与比试之人的亲属,而有的则是自觉实力平平即便上了场也只是凑数而已,不过这到并不妨碍他们在这里观望,甚至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姑娘们美目流转间像是在挑选如意郎君,或许等到灵田划分结束镇里头又会有很多喜事发生吧。
  
  叶家一行人在叶重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最中央的那个山丘旁的空地上,这里地势较高,不但可以俯瞰周围,而且能够清晰的将山丘上的情况看的清楚。
  
  周围早就有着不少的人群围坐在了一起,能够来到这片区域观战的都是在安远镇有些地位的家族,不过倒也有个别的人,他们的背后虽然没有大的势力,但却是实力非凡容不得半分小觑。
  
  “叶鸿,叶鸿……”
  
  正抬头观看比试的叶鸿耳边忽然传来了呼声,他骗过头一看,不远处正有着一个灰袍少年扬着手冲他打着招呼。
  
  “韩奇。”
  
  叶鸿快步走了过去来到少年面前。
  
  “跟我过来。”
  
  韩奇四下望了望,随后拉着叶鸿挤出了人群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里。
  
  “听说前段日子你被袭击了,是不是?”
  
  见到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里,韩奇暗自松了口气回过头一脸严肃的问道。
  
  听到韩奇所问,叶鸿心中一惊,虽然他被赵家袭杀的事情不算是什么秘密,不过为了家族的脸面同时也防止有心之人在暗中什么手脚,因此叶家并非将这个消息放出,而赵家倒也不觉得这件事情做的有多么的光彩,因此也同样没有将此事泄露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鸿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少顷过后方才疑惑问道。
  
  “唉,前两天我们武馆里头有三个淬体七层的人神秘的消失了,在昨天我巧然间听到有人说那几人是因为去刺杀了叶家中的一位年轻子弟后害怕被报复才离开的。”
  
  韩奇盯着叶鸿一字一顿的说道。
  
  当叶鸿听完这句话后身体不住的抖动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和奔雷武馆有关,据说前段时间赵家曾多次和奔雷武馆的馆主雷横联系,莫不是……
  
  想到这里叶鸿忽然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奔雷武馆在安远镇的地位极其特殊,因为严格的说来它并不算一个势力,可是却没有哪一家给小瞧于它,馆主雷横也是一名融灵境的强者,只是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平生所愿就是想要教导年轻人修炼,因此在镇内的地位颇高。
  
  奔雷武馆中的修炼者大多数是安远镇中一些灵农的的孩子,他们由于没有任何背景同时也不愿成为别的家族的外围子弟,因此只好加入到奔雷武馆里去学习一些武技,这就使得镇内绝大多数的灵农都在武馆中学习修炼过,所以一提起奔雷武馆安远镇的人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安远镇中除了赵家之外,叶家没有与哪一股势力交恶,只是叶鸿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奔雷武馆居然派人来杀自己,据说前段时间赵家曾经一度和雷横走的很近,难道是这两家打算联起手来称霸安远镇吗,还是那位传言中心境超然的馆主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牵扯太广,叶鸿也只能此事藏在心底,但事情绝不会就这样算了。
  
  “韩奇,这件事情不要随便告诉别人,若是以后你在那边待不下去了尽管来叶家找我。”
  
  叶鸿将心中的烦恼尽数抛却,双手按在韩奇的肩上郑重的说道。
  
  韩奇望着面前的叶鸿,聪明的他已然知道了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位叶家的年轻子弟正是面前的挚友,不知为何他的心情突然失落了起来,不过听到叶鸿的话后他知道奔雷武馆的所作所为没有影响到二者的友谊。
  
  “放心,要是我知道那些家伙有任何损害你们叶家的事情,我一定过来告诉你。”
  
  韩奇郑重的点了点头,用力握了握叶鸿的手臂转身离去了。
  
  叶鸿望着韩奇的远去无奈的叹了口气,两个人自小就是在一起玩耍的好友,没想到这一次后者会为了他选择背叛奔雷武馆,虽然说在武馆修炼并不一定就属于那里,但不管怎样若是以后韩奇没了栖身之所他一定会请求爷爷叶重给自己的好兄弟一个归宿。
  
  在叶鸿回到叶家所在之地时高台上的比试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激烈的打斗声在空气之中回荡着,一股股灵力的波动扫向周围,看来上面对战的二人定然是淬体七层以上的高手。
  
  叶鸿对于台上的交战没有提起丝毫的兴趣,他脑袋来回的转动着在四处寻找着什么。
  
  “那里……”
  
  在离叶家百余米的地方,正有着一方人马大刀阔斧的围坐在那里,当旁边之人望向他们的时候,眼神之中满是火热,脸上尽是崇拜之意,而坐在最当中的一人身材魁梧,一身漆黑色的武士服,脸上有着数道大小不一的伤疤看起来很是凶狠,虽然并未靠近,但是隔着百米叶鸿都是能够从此人身上感到一阵压力,到了融灵境之后体内的灵力会自主的收敛,照这样看来这位奔雷武馆的馆主与叶重和赵千峰比起来倒是还嫩了些,看来融灵境也是有强有弱的。
  
  那个叫雷横的人原本笑呵呵的脸庞上忽然间笑容一滞,随后立刻转过头看了过来与叶鸿眼神相对,当见到后者居然是个毛头小子后他先是一怔,随后便是见到了坐在最前方的叶重,眉头不禁皱了皱。
  
  叶鸿被雷横的眼光扫过后,身体之上寒毛倒竖了起来,眼睛隐隐有着火辣的刺痛感,吓得他连忙转过头去望向了别处,看来融灵境的人果然是不能随便打量的。
  
  灵田划分的比试一直持续了两天,待到第三天之时,高台之上只剩下了寥寥数人,看样子最后得到灵田的应该就是这几个人了,虽然参加比试的人有很多,可是真正能够走到最后的也无非是那几位在镇子里较为有名的人,其他人也只是陪太子读书罢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灵田太过稀少,每一块都值得人们挤破头皮去争夺。
  
  站在台下的不少人见到这一幕,脸上纷纷露出遗憾的神色,五年一次的灵田划分就这样结束了,他们这些被淘汰之人注定与灵田无缘了。不过话也得两面讲,虽然这些人没有走到最后,可是若是哪个家族或是势力觉得他们之中有着潜力可挖掘的话到也是会拿出灵田用来拉拢,不过以这些人性子大概不甘心如此吧。

  当赵千峰再次来到山丘上时,原本平静的林间气氛再一次的火热了起来,虽然灵田划分已经结束了,可是那也不过只是开胃菜而已,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那便是大家族和大势力只见得博弈,那种比斗可不是之前的那些灵农们之间的比试所能比拟的。

  “恭喜这几位,他们会平分这一次重新开垦出来的灵田。”

  赵千峰先是洒然一笑,随后表情一冷目光直指台下坐着的叶重,苍老的声音在整个林间回荡了起来。

  “叶重,下面该是怎么哥俩好好亲近一番了。”

  赵千峰的话音刚一落下,无数道目光如同利箭般射向叶家所在区域,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声明:44.冲突 : https://yimouleng.com/2018/02/08/44-%e5%86%b2%e7%aa%81/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