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抚好了父母的情绪之后,叶鸿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当中。
  
  淡淡的灯火照耀着少年那坚毅的面庞,虽然离上次被雷劈中过了只有半年,不过此时的叶鸿却是显得成熟了许多,眉宇间已然有了一分沉稳。
  
  房屋之中,狭小的空间里泛起一阵波澜,一丝丝天地灵力在叶鸿身边不停的萦绕着,在呼吸间呼那些灵力随着喉咙的滚动吸入到了体内,吞吐间数缕淡淡白气消逝在天地间。
  
  “呼”
  
  随着一口浊气的呼出,叶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刚才他运转着紫息功将体内的灵力再一次的调动了一遍,这一次因祸得福的突破虽然颇有些运气成分在里边,不过这也是由于前段时间叶鸿的苦修所换来的。
  
  同一时间,在赵家的一处厅堂内,赵远江正一脸阴郁的听着面前不远处一人的诉说,只是每听一句,他的脸色就沉下一分,待到最后整个人如同爆发的火山般让人不敢靠近。
  
  “你是说在延江城中亲眼见到了叶云博和那个叶鸿?”
  
  过了好半晌,赵远江才吐出一口浊气,沙哑的说道。
  
  “是的,大爷。”
  
  似乎是感觉到了赵远江糟糕的心情,下方低着头回禀消息的那位小厮模样的人看起来很是畏惧,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领赏吧,这一次辛苦了。”
  
  赵远江挥了挥手将面前之前遣去后就靠在了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爹,您找我。”
  
  突然,一道声音在厅堂内响起,随后十六七岁的青年一脸疑惑的走了进来,正是赵擎。
  
  “擎儿,坐下。”
  
  赵远江一见赵擎进来,原本阴沉的脸庞顿时间变的笑容满面,他一指身侧的座位吩咐了一声继续说道:“刚才得到消息,叶家那个叫叶鸿的小子居然没有死,看来这次灵田划分还得要你出手了。”
  
  听到赵远江的话后赵擎刚刚坐稳的身形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忽然流露出兴奋的表情,仿佛是遇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爹,我早就说过,那叶鸿虽然有些本事可却并不在我眼中,这次耗费大价钱杀他倒真是瞧得起他,等灵田划分之日我会叫他明白在安远镇他们叶家的族比只是个笑话罢了……”
  
  距离灵田划分已不足一月,虽然叶鸿充满了信心不过这却并非是他一人之事,更何况赵家的实力容不得任何人小觑,不过刚才听父亲叶云志的解释,似乎灵田划分时和赵家之间每次协定的规则都不尽相同,也不知道这一次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比试。
  
  “上一次的灵田划分都过去好几年了,印象都模糊了……”
  
  叶鸿躺在床上喃喃自语。
  
  一连十几天叶鸿都安然的待在家中,出了前几天何家听说他遇袭之后专门派人过来致歉外,可以说这段日子他过的出奇的惬意,每日除了修炼外便是去藏书楼中阅读一些秘籍,虽然大多的都已经被他默背下来,可是为了拓宽眼界叶鸿还是坚持每隔几天就去一次藏书楼。
  
  自打叶鸿从延江城回来后,叶云志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只要一有时间就回到家中,这与从前的他比起来可以说是判若两人,以前的叶云志为了叶家的发展可是没少耗费心血,但这段日子他却将手中的事宜全然的交托给了叶云博,看来儿子遭到袭杀倒是让他明白自己做为一名父亲有些不称职。
  
  叶云志的反常表现倒是让叶鸿感到异常的高兴,特别是父子二人一有空闲时间便是在院落外切磋较量,而叶鸿的进步则是让叶云志感到又喜又忧,喜的是儿子的实力进步的飞快甚至将要快过自己了,忧的是有朝一日叶鸿真的将他超过时面子上会有些挂不住,不过不管如何见到儿子一天天的变强,当父亲的总是会感到高兴。
  
  随着晚冬的渐渐逝去,安远镇之中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镇子里的各大家族或势力相互之间开始了频繁的交流,方圆百里内的村庄或是部落也都积极的派出各自的人手来镇中打探情报,整个镇子被一股紧张的气氛所笼罩。
  
  灵田划分,五年举行一次,可以说是安远镇中最为盛大的集会,虽然主角几乎是几大家族或势力,可是却也不乏小的家族甚至是个人的相应,只是这些家族却并没有强烈的欲望,他们只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提高一下自身的实力,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也能和一些大的家族攀上关系,那样的话说不定便是能够咸鱼翻身成为一方豪强。
  
  所谓灵田划分,顾名思义,就是将安远镇之中的灵田从新划分一遍,当然所谓的划分只是对一些小的家族和个人而言,对于大家族来说只是将自家的灵田拿出来一部分来拉拢人才或是附庸的势力而已,但不管怎样,每一次的灵田划分都会有新的势力崛起,同样的,也会有老牌势力跌落下来,而每一次的重头戏却是几大家族间的博弈。
  
  赵家,安远镇毋庸置疑的霸主,可以说每一次的灵田划分都是由他们来主持,不过倒是没有那一次有失过公允,因为这种全镇的人参加的集会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即便赵家实力强横可也不敢冒然的动什么手脚,不过他们倒是会在暗中支持某个家族甚至是个人,这也就意味那个家族或个人会成为赵家的服用,可是这种机会往往是趋之若鹜,不管怎样能够与镇内的第一家族攀上关系一定不是坏事。
  
  灵田划分的时间倒不是固定的,因为每一年的年关都不尽相同,因此也就导致这个盛大的集会开启的时间每次都不同。虽然时间不同,但开启的日子却是固定的,那便是年关过后的一个月,所以当地面的雪融化干净的时候便是灵田划分的日子。
  
  时间的流沙在无数道期盼的目光中流失,到新年新月的月底时,安远镇的气氛一下子到达了高潮,街道上人流汇集,大街小巷当中人声鼎沸,似乎没有哪一处地方能够让人歇脚。
  
  在安远镇郊外的一片广阔的林地之中,不少人汇聚在这里,浩浩荡荡的人海充斥着林地的各个角落,人头窜动间嘈杂的声音冲天而起,在正中间处有着数个被削的异常平整的山丘,上面铺着一层厚重的灰石,这便是灵田划分的擂台,周围所有的人目光都会汇聚到这里,可以说此时的山丘就是家族势力之间的战场。
  
  在山丘旁的一处空地上,以叶重为首的叶家的核心人员尽数站在那里,而在对面不远处的则是另外一支人马,为首的也是一位老者在其身后的则是何正豪等何家众人。
  
  “老何,好久不见身子还算硬朗啊?”
  
  叶重大笑着与面前的老者打着招呼。
  
  “死不了,我还等着喝孙子孙女们的喜酒呢。”
  
  何家的那名老者走了过来不停的打量着叶重身后的叶家众人。
  
  “那位就是你的孙子叶鸿了吧,上一次的事情是我们唐突了,还好没有出岔子,要不然的话我还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听到何家的老者如此一说,叶重倒也不太好意思再指责什么了,二人相互寒暄过后开始谈论起了这一次的灵田划分的事宜。
  
  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不少人开始有些焦急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人群忽地散开让出了一条道路,随后一大波人鱼贯而入,为首的则是一名一身锦袍的老者,年龄看上去和叶重相近,只不过他的表情却十分的冷淡,双目之中隐隐有寒芒闪动让人不敢与其对视,周身一股强大的气力油然而生,所过之处人流迅速的闪开,那副样子看起来倒是显得有些畏惧。
  
  “赵千峰……”
  
  见到向这边走来的锦袍老者,叶重原本云淡风轻的脸上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而他身后以叶云志为首的几人见此脸色也严肃了起来,周围的不少人见此忽然抱起了看热闹的心态。
  
  “叶重,几年不见你倒是活的挺滋润啊。”
  
  那名锦袍老者走到叶重身边不远处停下了脚步,笑着说了句,那副模样,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二人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呢。
  
  “那是,自打我不当你们赵家的灵农之后,日子可是一天比一天滋润。”
  
  似乎是听出了对方话中的挖苦,叶重冷笑一声说道。
  
  “哼,上一次是你运气好,可这一回你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何老头,我听说你孙女要嫁到叶家去,我劝你啊最好想明白,别到时候后悔。”
  
  见到一旁的何姓老者,那位叫赵千峰的老者“痛心”的说道。
  
  “呵,赵兄这话说的,我倒是想跟你联姻呢,不过我们何家是小门小户哪里敢高攀呢。”
  
  见到对方丝毫不理睬自己的讥讽,赵千峰冷哼一声,随后便带着人从叶何两家中间穿梭而过,径直超支山丘上的高台走去,在路过叶家众人时,赵千峰身后的赵擎突兀的停在了叶鸿身侧,低声耳语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不过这样也好,等会交起手来我会让你明白活着或许比死了更加的难受。”
  
  赵擎说完没有丝毫的理会,施施然的转过身跟上赵家众人。
  
  赵擎那恐吓的话语非但没有叶鸿他感到害怕,反而多出了一丝期盼,他望着后者的背影平静的脸庞上没有一丝波澜泛起,只是嘴唇微动间有着飘忽的话语传出:“你放心吧,上一次你们赵家带给我的,我会加倍从你身上还回去……”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