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通阁的拐角处,叶鸿双目有些痴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咳咳。”

轻咳声在耳边响起,叶鸿打了个激灵一脸讪笑的看向了过来。

“鸿儿啊,这位就是上次去山林里认识的吧,这姑娘长的不错呀,怪不得你一直对何家的婚约不满呢,感情是外边有人儿了啊。”

叶云博淡然的说着,不过他的表情倒是显得非常的古怪,眉宇间闪烁异样的光芒,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三叔,你,你别误会,我跟卓姑娘之间没有什么,你回去可别对我爹娘乱说话啊。”

叶鸿吐了吐舌头心虚的说道。

“放心吧,你三叔我当年也年轻过。”

叶云博哈哈一笑轻挑了一下眼神,露出一副我懂得的样子。

当叔侄二人从天通阁离开时,在不远处的一个拐角里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望向这里,当他看到叶鸿站在那里之后,脸色霍然大变,四下探望了一番后转身急匆匆的朝着巷子深处走去。

回到客栈之后叶鸿在和叶重等人打了声招呼过后便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去了解怀里那块黑色石头的秘密了,毕竟那可是能够让他成为魂师的宝贝。

屋内的桌上燃着檀香,清幽的气息让人闻之恋精神都不觉一振。

坐在桌旁的叶鸿手中把玩着从天通阁里买来的那块黑色石头,脑中却是一阵的激荡,魂力如同潮水般不停的翻滚着,刺激着他的神经,这种感觉颇为的奇妙,那时涨时消间的畅快让他仿佛有一种在梦中的错觉。

“疯老,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呀?”

似乎是承受不住脑海之中猛烈的冲击,叶鸿突兀的将那块黑石一把甩在桌上,揉着胀痛的脑袋稍显抱怨的说道。

“怎么,受不了了?”

疯老似是觉察到了叶鸿的不妥,幸灾乐祸的说道。

“你老人家行行好,别这么捉弄我不行吗,有话直说。”

“咳,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早晚也得知道,这块黑石名为灵魂元晶,是魂师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凝聚而成的,你小子运气倒真是好,要知道有这东西可是意味着一位顶尖魂师的毕生魂力。”

疯老徐徐讲道。

“啊?”

叶鸿闻言大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看似普通的石头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来历,可是魂力怎么能够实体化呢,照这样看来岂不是可以掠夺别人的灵魂给来提高自身的魂力了吗,想要这里叶鸿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疯老,照您老所言那要是以后遇上强大的魂师我不是转身就得跑马,要是被抓住了不成了别人的养料了。”

叶鸿的脸一下子拉的老长,开始有些后悔修炼魂力了,早知道这种力量有着时刻丧命的危险他才不会去修炼了。

“你这小子,倒是会往脸上贴金。”

疯老嗤笑一声继续说道:“灵魂这东西怎么可能被掠夺,至于这块黑石应该是那位魂师死后自行遗留下来的,若是像你所说实力高强的魂师可以夺取他人魂力的话,那么老夫为何不夺了你的灵魂还费劲巴力的指导你。”

“哦……”

叶鸿长叹一声惭愧的抓了抓脸颊随即情绪一下变得兴奋了起来。

“那,我怎样用这黑石来成为魂师呢?”

听到叶鸿发问疯老却忽然间沉默了下来,这与以往那种脱口而出情况比起来有点格格不入,过了好一会疯老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只是话语里充满了有着难以掩饰的尴尬。

“老夫忘记了一件事情,你小子身上好像没有灵石币,所以……”

“所以什么?”

叶鸿的心里咯噔一声,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心头。

“所以你暂时还不能利用这块石头成为魂师……”

“什么?”

听完疯老的话叶鸿一下子跳了起来,刚才的那种兴奋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这种在悲喜间快速切换的心情,估计没有哪一个人会喜欢吧。

“叶小子,想要吸收灵魂元晶里的魂力是需要灵石币来构成一种魂阵的,只有这样才能将其中无主的魂力压制住,要是贸然吸收的话定然会被那股能量所伤。”

疯老无奈的解释说道。

叶鸿听了这番话后颓然的靠在椅子上,照这样看来这黑石现在不就只是个摆设嘛,而且还时刻勾引着他成为魂师的渴望。

“那,需要多少灵石币。”

叶鸿咽了咽口水小心的询问道。

“大概,也许,怎么着都得两百枚吧。”

似乎是怕刺激到叶鸿,疯老小心的说出了数量而且是最为保守的那种。

“两,两百枚。”

叶鸿的嘴巴不停的抽搐着,之强付给那鲁大师的二十枚都让叶重这位叶家的掌舵人感到肉疼,要是再将这个数字乘以十的话,他已经不敢想象要是自己张口管爷爷要这笔费用时叶重那张老脸会变得有多么的精彩。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烦恼多了还硬要去想肯定是自找不痛快,既然现在叶鸿无力支付那一笔天价的“劳工费”,那么所幸踏踏实实的修炼体魄早日进入融灵境才是上策,至于成为魂师或许要等他有能力掌握叶家的财政大权时去为自己谋一份私利了。

翌日清晨,趁着延江城内的气氛还未热闹时,叶重便带着叶家众人离开了客栈返回安远镇。虽然叶鸿有些不情愿,他还想去城里头再仔细的转一转,不过他的话刚一出口便遭到了拒绝,因为此时的叶家上下正焦急的等待着这边的消息,一想到在家苦苦等候的爹娘叶鸿也只好老实的上了马车。

回去的路途与来时一样没有出什么岔子,只是经过几天前的那个山丘时又遇到了野狗帮的人,不过这一次他们倒是没有再收取过路费,看来这些家伙也是晓得事情不能做的太绝,要是真的将来往之人惹绝了的话即便拥有两位融灵境强者坐镇也会吃不消的。

叶鸿坐在颠簸的马车里望着路旁一闪即逝的景色心里正不停的盘算着。这次去何家回来的路上遭到袭杀可以说是将叶赵两家的脸皮彻底撕破了,虽然两家不至于因此而发生大规模的厮杀,不过这是因为叶鸿没有出事情,要不然即便是以叶重稳住的性子说不得会向赵家讨要个说法,到时候两家兵戎相见可就不是一两句话就说的清了。

“看来这段日子我只能在家里猫着了。”

叶鸿仔细的思索着,不管赵家知不知道自己没有死的事情,这段日子他都不会在露面了,安远镇虽然人口不多可是势力却错综复杂,更何况人言可畏,要是他遭到袭杀这件事被有心人知道了说不定会闹出什么波澜,到那时不管是叶家还是赵家肯定会为了照顾家族的脸面大打一场的,这可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当太阳从当空开始向西落下时,安远镇的轮廓渐渐的出现在了视野之中,随着两位车夫的一声大喝,“嗖”“嗖”两声,马车的速度陡然间加快了起来,原本稳坐在车上的叶鸿一个踉跄,随后他半蹲着身形将门帘扒拉开,一眼便是见到了不远处的镇子入口。

“终于回来了……”

两辆马车驶入镇内后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径直的在街道上穿梭,在周围不少人好奇的目光的当中缓缓的开进了叶家大门。

叶家的大厅当中,叶云志正在门口处不停的徘徊着,这几天他几乎没有合过眼,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憔悴,无论别人怎么劝说他都不肯去休息一直在厅内守候着。

“二爷,二爷……”

听到有人呼喊自己,叶云志如同被雷击了一般一个激灵随后大步朝外走去。

“怎么了?”

“马车,马车回来了。”

叶云志闻言一把从面前之人身边掠过,快步的朝着叶家大院的大门口走去,他刚一转弯便是见到了叶重等人朝着这边走来,在人群的末尾正有着一个瘦削的身影。

“鸿儿!”

叶云志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叶鸿身前,一把将其抱在了怀里,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爹。”

叶鸿轻声的呢喃道。

见到紧紧相拥的父子二人,一旁的叶重发出一声长叹,随后大手一挥便是将周围的几人尽数遣散而去。

“爹,我没事了,您放心吧。”

叶鸿看着面前的叶云志,不知道为何他的心里忽然感到有些伤感,虽然这一次遭难的是他,可是当见到颓废的父亲时他的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一下子波荡了起来,他这几天竟然忽略了在家苦苦等候的父母,这让叶鸿的心绪霎时间恍惚了。

夜晚,当家家户户点燃灯火享受团圆之时,叶云志一家三口正围坐在桌旁听着叶鸿仔细的诉说着前几日从何家回来时遭受袭杀的过程。

“你是说对方一开始就知道你会从这里走并且早就做好了埋伏,是吗?”

听完了叶鸿的讲述,叶云志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看来这件事情赵家是一开始就策划好了的,而且不论发生何事,只要叶鸿出了门定然会在半路上遭到袭杀的,如此看来叶家这几年的忍气吞声换来的却是赵家的咄咄逼人。

“赵远江,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叶云志抬起头望着房梁,眼中寒光闪烁着。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声明:42.黑石 : https://yimouleng.com/2018/02/07/42-%e9%bb%91%e7%9f%b3/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