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江城的街道上,叶鸿和叶云博并肩而走口中不停的说着什么。

“鸿儿,下次离开家可得告诉我们一声,别一个人愣冲冲的出去。”

叶云博一脸郑重的叮嘱着,看来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也让他这位性情闲散之人感到了些许惶恐。

“我知道了,三叔。”

叶鸿点着头老三的回答道,等这次回家以后他已经打算好了,短时间内不再出门走动了,要是知道知道自己并没有死肯定会想其他的办法来杀他,所以还是先躲一阵比较好,否则到时候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延江不比安远镇那等小地方,这里随便一条小的街道都会有大量的人头窜动,即便是一些市井小巷也不乏人流量,所以叶鸿每走到交叉口时都要从人群之中挤过,这倒是让他有些头痛。

不知道是不是有专门的势力负责城中的规划,虽然他每走过一个岔口都有着不少的店面,可是无论哪片区域都显得极为有条理性,不会用太多的人流量的差距,虽然整个延江城的规模着实不小,但没有哪个地段会是属于人流的爆发区,这与安远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安远镇里只有镇中心的交易坊会平时会有着大量的人流,各方势力尽数汇集,在镇内其他的街面上倒是清冷了许多。

“三叔,延江城内为何规划的这么好啊。”

叶鸿按捺不住心中的疑虑看向一旁的叶云博问道。

“这延江城可不比咱们安远镇,这里各方势力分庭抗力,没有哪一家敢说自己独占鳌头,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城中经常发生为争夺地盘而爆发冲突的,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有着大量的伤亡,以至于将城里的建筑都摧毁了不少,不过自从新的城主上任后这种状况就再也没有发生过。”

叶云博解释说道。

“哦?新城主上任就解决了这个大麻烦,看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啊。”

听了叶云博的解释叶鸿原本还有担心,万一他们叔侄二人走着走着遇到两伙势力正大打出手,到时候殃及了池鱼哭都没地哭去,不过前者的后半句话说完反而勾起了他的好奇,到底是何方人物能够有这等手段将原本混乱的延江城治理的井井有条。

“是啊,这位城主倒是的确很有本事,据说他的实力已经傲视整个延江城,而且手下还有这一支强悍的军队来维持秩序,所以说没有哪个家族或势力不开眼敢得罪城主府的。”

叶云博感叹了一声,似乎他也对那位城主倍感钦佩。

“那现在城里头有哪些势力是不能得罪的?”

叶鸿的心中忽然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听到城主凭借自身的实力镇压群雄后他身上的血液也仿佛燃烧了起来,要是叶家有能力在这里立足的话,那么到时候他定然也会为家族奔波,所以现在打听一些消息将来总归是能派上用场的。

似乎是觉察到了叶鸿心中的所想,叶云博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这个混小子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呀,不过也是,自己当年来到这里时不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吗,想到这里他苦笑着摇了摇说道:“唉,年轻就是好啊。”

“额……”

叶鸿不明所以的摸了摸鼻子,看来他的那些小心思好像被看穿了。

“延江城中除了城主府是万不能得罪的意外,还有两家势力堪称这里的霸主。”

叶云博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凝重,然后继续说道:“其中一个名为天通商会,他们主要是靠一些交易从中获取利润,城中的店铺十之七八都跟天通商会有些关联,而且据说连城主府都和他们交好,所以也就没有哪个势力愿意得罪他们。”

“那另外一个呢?”

叶鸿追问道。

“另外一个则是天蛇会,这个势力有些特殊,里面尽是亡命之徒,为了利益可以说是不择手段,相比于天通商会延江城的人对于天蛇会反而更加畏惧,谁要是惹恼了他们那么可以说一只脚已经迈进棺材了。”

叶鸿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听叶云博的话那天蛇会仿佛是比城主府更加令人恐惧的存在,就连后者这位淬体九层的强者说到此处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看来将来要是遇到天蛇会的人还是躲得远一些吧。

“三叔,咱们叶家有没有能力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呢?”

叶鸿思索了一阵终于问出了心中所想,不管怎么样他将来都是要出去闯荡一番的,要是连这延江城都没能安稳立足的话,那么即便以后真的出去了多半也会是别人的踏脚石而已。

“呵,你这小子总算说出心里话了。”

叶云博撇了撇嘴低头不语,半晌过后才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其实凭你爷爷融灵境的势力咱们叶家倒也是能够勉强在这里站稳脚跟,不过一来咱们叶家在这里没有任何的门面,同时也没有哪家势力与咱们有着交情,二来安远镇虽然小可但却能够为咱们提供灵田,而且还有着像何家那样交好的家族,所以你爷爷虽然也想来城中发展,可权衡了一番后也就放弃了。”

“是这样啊……”

叶鸿怃然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还是稚嫩了些,想事情没有那么的透彻,既然延江城已经不想之前那样混乱了,可也就意味着城中的利益分配都有各自的归属,不会轻易的容许他人插手,他们叶家要想来这里发展所遇到的阻碍绝对不小,不过若是以后有的机会的话……

叶鸿的嘴角向上翘起,看来叶云博的话虽然将他从天真打会到了现实,可却并未完全打消他心里的那分期待。

在谈话间叔侄二人悄然间已是来到了集市区,望着不远处那高大数丈有六七层之多的建筑后,叶鸿顿时唏嘘不已。在安远镇里的建筑能够有三层就不错了,大多数的房屋或是宅院顶多也多就有个两层罢了,不过放到这里却是显得那样寒酸。

“走吧。”

叶云博拍了一下叶鸿的肩膀,率先朝着前方的集市走去。

叶鸿跟在了后面,小脑袋不停的转动着打量两旁的店铺,里面的商品琳琅满目,甚至有的东西他都没有见过,灵药,武器,甚至有的店铺居然在出售武技,这在安远镇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功法和武技这等东西可遇而不可求,而钱财却哪里都能够挣到。

“天通阁?”

瞧见叶云博在一处楼阁停下脚步,叶鸿抬头望去便是见到牌匾上写着三个古朴的大字,令他感到惊奇的是上面的字迹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神韵,每当视线望去仿佛有着一股奇特的吸力将之吸引住一般,他的身子不住的退后了两步。

“你这小子……”

见到叶鸿失态,叶云博也不禁笑了起来,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是像前者一样被那牌匾上字给惊了魂。

进入大厅一个面积极为广阔的大厅映入了眼帘,在厅内有着不少的人正来回的走动着,两旁的有着大小不一的柜台,每个柜台后面都有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正为面前的顾客解释,看他们的服饰应该是属于同一个势力。

“这里是天通商行的一个店铺,从这里买到的东西都是精品,不用担心买到假货,次货。”

叶云博转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走向不远处的一个柜台,那里正摆放着数十种不同的灵药,各自散发着异样的光泽同时还有淡淡的草木香飘来,看样子似乎是刚刚采摘不久。

“这两株怎么卖?”

叶云博指了指柜面上的两种药草问道。

“哟,你真有眼光,这两株可是我们刚刚收购的,一口价四百枚银币,如何?”

柜台后面的小厮一脸堆笑的说道。

“四百枚,有点贵了吧,我可是经常来你们这买东西,莫要唬我。”

叶云博眉头一皱,虽然这东西的确是好,不过价格倒是有些贵了。

“那这样,三百六十枚,怎么样?”

“三百五十枚。”

……

当叶云博还在和那小厮砍价的时候,叶鸿却悄然的溜到了另外的一处柜面,在上面有一把短剑摆放在那里,其上的剑刃锋利无比散发出清冷的幽光,他刚欲伸出手拿起来看一看,耳边忽然传了一女子的怒喝声。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说好了的价钱怎么就给改了呢?”

声音自身后不远处,叶鸿愣了愣神,这个声音他感到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于是他将手掌收回转过身走向另外一处柜台。

在一个贩卖兽皮和妖兽骨骼的柜台前,一个身材妙曼的女子正双手插腰一脸怒气的看着面前的小厮,眼睛里银花闪烁着,看样子很是委屈。

“这位姑娘,您卖的这张兽皮上面有一个空洞,所以我们不能按之前的价格给您。”

那个小厮赔笑着说道。

“你……”

那女子伸手指向小厮,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她?”

叶鸿看着不远处的女子脸上的表情极其的精彩,那人正是前段时间在山林之中见过的卓兰,不过此事的后者却身着一身素裙,与当日比起来少了一分野蛮多出了一分恬静。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