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鸿躺在床上,脑子里不停的琢磨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这次遭到袭杀虽然事发突然,可是叶鸿仔细的琢磨了之后已经将事情想的很透彻了,自从族比结束后他就应该是上了赵家的必杀名单了,而且那日赵擎的出现也应该是过来试探他的实力看看是否能够对其造成威胁,若是赵家觉的他可能击败赵擎的话话定然会采取行动,也就有了后来之事。

“哼,我现在也是淬体第八层了,赵擎,下次见面我一定把你打成猪头。”

叶鸿这样想着将眼睛闭上,进入了睡梦中。

翌日,当天色还是一片灰暗的时候,叶鸿已经起了床,在院内狭小的空地上修炼起来。

“呼呼”

犀利的拳风在周围回荡着,不时传来阵阵音爆之声,由于的冬天的缘故,天空中有着淡淡的薄雾笼罩,空气有些干燥混淆着刺骨的寒风能够让人有一种清醒的感觉。

将一套拳法打完,叶鸿收回了拳头,此时的他已经大汗淋漓了,不过他的表情倒显得十分畅然,自从族比结束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像这样流汗了,这让平时甚是刻苦的他有些不太习惯。

叶鸿走到一旁的石阶上面坐了下去,抬起头看着那繁星点点的天空,忽然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叶鸿自小就听闻延江城的繁华,这次来到这里虽然是由于一场意外,不过既然来了他倒是很想出去看看,也不知道和安远镇比起来这里到底又会有哪些不一样。

叶鸿静静的坐在那里呆呆的望着,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昏暗的天空的一角突然出现了一丝光芒,随着光芒的涌现不大一会的功夫整个天地霍然间明亮了起来,原本还显得压抑的天空这时却变得和蔼了起来。

“吱呀”

当叶鸿还沉浸在日出的美景时,在他对面不远处紧闭着的房门忽然间打开,随后从里面走出来一位五旬左右的中年人。

“咦,你醒了?”

那人一见到叶鸿先是一愣,然后快步走向后者。

“额,多谢前辈为我解毒了。”

叶鸿看着面前的鲁大师躬身行礼说道。

虽然叶鸿知道自己身上的毒能够解掉跟面前这个家伙没有半文钱的关系,可是他不可能告诉叶重等人他的毒是自己身体里个一个老怪物替他解掉了,所以这位鲁大师正好成为了一个“替罪羊”,不过所花费的代价着实是不轻。

“嗯,醒来就好,既然你已经能够下床了,那么身上的毒也已经祛除了吧,你家族的那些长辈过两天就过来接你,这段时间先在我这里安心住下,你放心吧,我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来刺杀你的所以就先安心住下好好调养一番。”

鲁大师轻咳了一声,话说完后没有再理会叶鸿径直的走回了屋。

叶鸿瞧得那位鲁大师离去暗自嘀咕了两句后也转身走进了房门,原本还打算出去逛逛,不过看这样子还是等爷爷他们来了再说吧。

叶鸿在小院里一待就是两天,虽然这种日子有些枯燥,不过所幸在他身上有着疯老这位见多识广之人可以在修炼上指导他,而且趁着这段时间他又将之前在藏书楼里边记下来的武技好好的熟悉了一番,等这次回到家中灵田划分就应该到来了,到那时他可得好好的跟赵家算算这笔账。

当第三天的正午时分,安静的小院中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听到了这个声音原本还盘膝坐在床上的叶鸿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兴冲冲的出了屋刚欲开门,谁曾想那大门竟然自动打开了。

“爷爷!”

“鸿儿!”

两道惊喜的声音响起,随后叶重一步跨出来到叶鸿身旁一把将其抱住,苍老的脸上满是喜悦,眼中还有这泪花闪动着,看来这一次叶鸿中毒让他揪心不已。

“爹,我就说嘛,有鲁大师出手鸿儿的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一旁的叶云博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抱在一起的爷孙调笑的道,不过话虽如此,在进门之前他还是有些惶恐,万一迎来的是个坏消息,那么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局面他真的不敢想象,现在的叶鸿已然是叶家的宝贝疙瘩,容不得出半分岔子。

“三叔。”

叶鸿看着面前的叶云博感激的说道,这次叶重等人送他来到延江城定然是下了大的决心和代价,虽然身上的毒跟这趟行程没有关系,不过在这之前他已经听疯老说过了,为了救自己叶家可是付出了二十枚晶石币的代价,虽然知道这不会对叶家造成什么不良的后果,但不管怎样对于现在的家族来说也是一笔小的开支了。

“好了,人已经安然无恙了,东西是不是该……”

鲁大师的声音忽然在院内响起,听到这里,叶重的身子一顿随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布袋子,一脸肉痛的丢向了前者。

鲁大师结果布袋后用灵魂之力一扫确定数量没有问题后方才笑着道:“这次我倒是并未出太多的力气,你这孙儿福大命大身上的毒悄然间自行消散了不少,剩下的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听到鲁大师的话,叶家的几位长辈纷纷看向叶鸿,直将后者看得寒毛倒竖了起来。

“这个家伙脸皮可真够厚的,更让人可气的是话居然说一半。”

叶鸿暗自咒骂了两句,这位鲁大师刚才的话无疑是将他推向了风口,不过好在此人后半句自夸的话应该打消了叶重等人的怀疑,要是还有人不相信的话,他大可说是在藏书楼中寻得了一种秘诀可以除去体内的顽疾,至于是否有人相信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在和鲁大师打了个招呼后,叶重等人就带着叶鸿离开了小院,朝着来时落脚的客栈走去。

在回去的路上,叶鸿低着头一声不吭,现在的他还在琢磨着该如何应对叶重他们的提问,疯老的事情时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的,否则的话天知道叶重他们会做出些什么。

“云博啊,我记得走之前鲁大师说鸿儿身上的毒是自行消散了不少,对吧?”

走在最前头的叶重突然转过头看向叶云博,虽然他不大相信是叶鸿自己解的毒,不过令他担忧的是那个鲁大师是否确定自己孙儿的毒已经解了,万一以后出现了什么变故,那二十枚晶石币是小,叶鸿的命是大。

“是,鲁大师刚才的确是这么说的。”

叶云博一愣,然后思索了片刻回答道。

“这样啊……”

叶重停下了脚步,眉头紧锁着。

“爹,您怎么了,难不成您还认为是鸿儿自己解的毒不成吗?”

叶云博哑然失笑道。

听到这里,叶鸿的身子忽然间颤抖了一下,不过由于他处在众人的最后面,所以并未有人发现他的异样。

“我倒不是这么想的,而是我但心那鲁大师到底尽没尽全力为鸿儿驱毒,要是留下后遗症什么的,那到时候害的还不是鸿儿吗?”

叶重叹了一口气,做为叶家的掌舵人大风大浪他见得太多了,当年他也曾遭到过不少的刺杀甚至也曾命悬一线过,看来这次叶鸿遭到袭杀让他有些心悸了,要不然也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爹,我看是您想多了,您还记得出门前九叔给鸿儿服下了一枚解毒的药丸没,说不定就是那东西起的效果,九叔的手段您还不清楚吗?”

见到叶重严肃的样子,叶云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他的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来之前那位叫阿九的老者给叶鸿吃下了一粒药丸,现在看来多半就是那个东西起到的效果了。

“哦,对,瞧我这记性,唉,我是真的老喽。”

叶重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是他多想了,这人一上了年纪就容易胡思乱想。

见到叶重似乎大小了疑虑,叶鸿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现在已经没人怀疑到他的身上了,不过令他感到好奇的是在来到延江城之前那个九爷爷给自己吃了一粒药丸,难不成一个看守藏书楼的老头子居然有本事替别人解毒吗?看来那位九爷爷的确不是普通人,要不然的话为何连祖父叶重都对此人有所看重。

穿过了数条胡同之后,众人来到了之前歇脚的客栈,叶重对着一旁的叶云博吩咐了一声,让后者去买一些灵药给叶鸿服用然后抬腿便欲走进去。

“爷爷。”

叶鸿突然喊道,听到他的声音后叶重的脚步停止转头看了过来。

“怎么了鸿儿?”

叶重疑惑的问道。

“那个,我想和三叔一起去,我还是第一次来到延江城呢,所以想去逛一逛。”

叶鸿挠了挠头,讪笑道。

“这样啊……”

叶重沉吟不语,他看向叶云博,当后者点头后方才说道:“既然这样你也跟着去吧,反正等你长大之后会经常来这里办事的,现在就当熟悉路子了。”

听到叶重同意后叶鸿顿时咧开嘴笑了起来,随即便和叶云博一齐离开了客栈朝着闹市走去。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39.准备 - https://yimouleng.com/2018/01/08/39-%e5%87%86%e5%a4%87/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