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旧的木屋内,一支烧的过半的蜡烛散发出恍惚的火光映照出少年略显病态的脸庞。

“我这是怎么了,脑袋这么疼。”

叶鸿揉了揉脑袋自语着,过了好半天待得那股刺痛渐渐变弱后这才抬眼打量起周围。

“你这小子总算是醒了,要是再不醒的话,老夫可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疯老惊喜的说道,不过言语里的抱怨倒是没有丝毫的掩饰。

“疯老,我怎么会在这里?”

叶鸿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不是应该在自己的小屋里吗,怎么会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并且浑身上下提不起分毫力气,就好像大病初愈一般的虚弱。

“你忘了从何家出来后遇到那几位杀手了吗,你中了毒,叶家之中没有人能够解掉就把你送到了这里。”

“哦,是这样啊。”

叶鸿听了疯老的解释后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怪不得那个时候他的身体会变得衰弱无比呢,原来是中了毒,看来应该是那个拿短刀的黑衣人所为了,那帮家伙下手还真是够狠辣的,看来以后再出门要小心一些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是哪位高人给我解的毒啊。”

听到叶鸿的发问,疯老的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辛辛苦苦帮这混小子解毒,他居然打算把功劳算在别人身上,于是怒喝了起来。

“哼,你还真以为有什么高人能帮你解毒吗,要不是老夫损耗自身魂力帮你驱毒,你早就死在路上了。”

“额……”

叶鸿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毒是被疯老所解的,不过也是,既然赵家那些人用毒来杀自己那么肯定不是一般的毒,要不是他老人家出手相助自己定然是活不到现在了,想到这里他在心中连忙感谢的说道:“多谢疯老了,不过帮我也是帮您自己嘛,我要是死了的话您不是也跟着遭罪吗?”

疯老一听叶鸿的话顿时哑口无言,合着这小子是把自己当成暂居他体内的流浪汉了,不过这么说倒也没什么不对的,现在的他可不就是一个没有躯壳的流浪之人吗,要是叶小子真出了事情,到那时他还能否存活下来还是件未知之事。

“那送我来的那些长辈去哪里了?”

叶鸿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不可能是从安远镇飞过来的,也就是说肯定是有人送他过来的,是父亲吗,还是其他什么人呢?

“他们几个回去了,那个什么狗屁鲁大师让他们三日后过来接你,而且……”

话到最后疯老停顿了一下,然后有些挖苦的道:“而且那个鲁大师开口就是二十枚晶石币,啧啧啧,你爷爷到也是舍得啊,不过也是,二十枚晶石币当年还不够老夫吸一口气呢。”

“什么,二十枚晶石币?”

叶鸿仿佛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二十枚晶石币,虽然他不知道叶家一年到底有多少收入,可是晶石币的珍贵他可是知晓的,从小到大也只见到过一次而已,而那也只是偶然间从父亲叶云志那里看到的,爷爷一下子肯拿出这么多的钱来救治自己,一想到这里,叶鸿的鼻子忽然有些酸酸的。

“行了,你就别在那里感慨什么了,桌子上面有熬好的汤药,赶紧喝了吧,那个劳什子鲁大师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好歹还收了你们叶家一大笔钱,怎么着也不能拿次坑你的。”

叶鸿从床上站起,虽然此时体内已经没有的毒素了,不过由于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他还是感到有些乏力,毕竟现在的他也只是个淬体七层的人,即便融灵境的强者也顶多能够几日不进食而已更何况是他。

“咕嘟咕嘟”

将桌上的那碗汤药一饮而尽,一股苦涩之感在口中弥漫,叶鸿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他也并非是矫情之人,良药苦口的道理还是懂得的。

叶鸿喝完药后再次回到床上,盘膝坐下,现在的他需要尽快恢复体力,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感觉实在是难受,将双目闭上后开始运转起紫息功。

随着功法的运转,在叶鸿周身那稀薄的天地灵力开始变得安定了起来,一圈圈的涟漪在屋内回荡开来,旋转一个周天之后化为一缕缕肉眼难以察觉到的丝线被叶鸿吸入口中。

当那一缕灵力进入到体内后立刻被紫息功所操控,在叶鸿的体内各处经脉流转着,待到最后化为了一团乳白色的光团停留在了丹田处,随着光团的出现周围的波动渐渐平息,桌上不停摇晃的火苗也停止了跳动。

“呼……”

叶鸿睁开了眼睛,现在的他虽然并没有到达之前的那种强横的状态,不过将是将周围的灵力尽数吸纳的他尽管身体各处充斥着酸痛,但却已经有了一分自保之力。

“疯老,我怎么感觉体内的灵力又多出了一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运转紫息功的时候,叶鸿突然发现吸入进来的灵力好像比起之前多了不少,虽然丹田处的光团并未增加,不过当他用魂力观察的时候却是发现光团的规模大了不少。

“哦,是吗?”

疯老听到叶鸿的话也有些纳闷,难道人中毒之后体内的经脉扩张了吗,可是这说不通啊,他纵横大陆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有谁会在中毒之后实力提升的。

“你在仔细感受一下,是不是搞错了。”

疯老看起来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连忙吩咐叶鸿一声,万一要是有着残留的毒性藏在体内被这小子当成了好东西,那可就糟了。

“好吧,我在感受一下。”

叶鸿闻言再次将眼睛闭上,运转起了功法。

这一次叶鸿将魂力尽数的放出沁入到了身体各处来观察丹田之中的变化,当他将那光团调动起来化作一缕缕灵力充斥在身体各处的时候,他已经能够肯定这些灵力和前几天多出了不少,而且令他兴奋的是原先操控灵力的时候始终有着一股生疏感,不过现在那生疏感虽然依然存在但是却有了细微的动摇,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我突破了?”

叶鸿不停的打量着双手,一时之间似乎难以接受这种从天而来的喜讯,在这之前他已经在淬体七层徘徊了月许,虽然这期间经历了不少事情,但却始终未能够突破,不过这次遭到袭杀并身中剧毒之后倒是把那层隔膜给捅破了,看来因祸得福这种事情倒是真的存在的。

“你这小子运气到是不错,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是为什么突破,万一现在你身体有什么后遗症该怎么办?”

疯老虽然也为叶鸿感到高兴,不过他这种层次的人对这种事情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因此考虑的角度会更加深远,万一不幸被他言中了,到时候叶鸿哭都没地方哭去。

“那,你老的意思是……”

疯老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将出在兴奋状态下的叶鸿拉会到了现实,虽然突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这要是喜事变坏事那可就不太好了,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一时之间坐在床上纠结了起来。

“这样,你将心神放松,让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疯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自从摊上这个小子之后他就没有一刻休息过,不是出言就是出力,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一老一小现在可以说是一荣俱荣,因此也只好扭着鼻子认了。

当疯老的话音落下后,一股极其强横的灵魂之力迅速的涌入叶鸿的体内,直到这一刻叶鸿才知道他和疯老之间的差距,二者的灵魂力量就好像大海和溪流般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当那磅礴的灵魂之力在叶鸿体内席卷时,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各处都在疯老的视野之中,不管是哪处经脉甚至是哪个毛孔都逃不出后者的法眼。

叶鸿挣扎的坐在床上,汗水不停的从额间滴落下来,虽然损耗魂力的是疯老,而且后者尽量控制着不伤害到他,可是在那等强横魂力的冲击下,他还是能够感觉到一股极为隐晦的波动在身体各处游走着,因此整个人都被那股波动压的动弹不得,脸色变的涨红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疯老的魂力尽数收回,原本坐着的叶鸿一下子瘫倒在了床上,连抬起手指的力道都没有了。

“疯老,怎么样?”

叶鸿有气无力的说道。

“依老夫看应该是我为你驱毒的时候将你体内的经脉之中的一些浊物一齐清除了出去,也就有了更多的灵力吸纳进来所以你这才突破了。”

疯老徐徐答道。

“啊?那,那这么说以后你老不是可以经常帮我清除经脉中的浊物了吗?”

叶鸿听到疯老的解释后一下子从床上爬起,眼中射出两道精光,惊喜的说道。

“少来,刚才我只是探查一番你就成了这样,要是我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做也许你小命都保不住了,之前为你驱毒也是无意之中才有了这种情况的出现,你还真以为运气会一直这么好吗。”

疯老仿佛早知道叶鸿会这样说,看来少年的心性总是会将事情想的简单。

“哦,也是。”

叶鸿抓了抓头发,刚才那种情形要不是疯老竭尽全力的压制魂力,那么他可能已经被那股能量给压爆了,一想到这里他冷不丁的打了个额哆嗦,将之前天真的想法尽数抛去。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38.突破 - https://yimouleng.com/2018/01/08/38-%e7%aa%81%e7%a0%b4/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