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大院门口处,叶鸿身子略显僵硬的抖了一下,随后苦笑着回头道:“莹姐,你就别拿我打趣了。”

这时从院中走出了一个女子,正是叶莹莹,不过今日她的打扮很是清丽,一身洁白的长裙,腰间束着一根青色的丝带,一头短发被绳索系在一起,满脸戏谑的看着叶鸿。

“怎么,害羞了?”

叶莹莹似乎没有一点女儿家的矜持,几个跳步来到叶鸿身边,斜着眼说道。

“莹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叶鸿的身子不主的向后退了两步,心中暗自嘀咕着,不过当他见到叶莹莹的打扮后开始感到好奇起来,对于这位堂姐他可是非常的了解,自小就喜欢舞刀弄棒从来不去学习女孩子家的女红什么的,平时的行为举止则更不必说了,可是今日的她却是一反常态,这让叶鸿纳了闷。

“哼,你还好意思问,刚吃过饭爹爹就让我去看管家族的店铺,你现在可是叶家的宝贝,所以这种活都是我和叶鹏轮流来了。”

叶莹莹白了叶鸿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

叶鸿悻悻的缩了缩脖子,他明白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会让叶莹莹气恼,还不如一句话不说。

“你这是打算去哪里啊?”

叶莹莹看着叶鸿,不知道为何,她总是感觉后者见到自己之后变得有些紧张,不过这或许是错觉吧,毕竟现在的叶鸿可是叶家的宝贝,更是深得叶重的重视。

“我没什么事,就是出去转转,那个什么,莹姐我先走了。”

叶鸿说罢连忙转身狼狈的逃离开去,不管怎么说自己去何家的认门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为妙。

走在宽阔的街道上,叶鸿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平心而论,他其实并不反感两家的联姻,生长在大家族当中的子弟有些事情终究是不能由自己做主的,只是现在的他有了自己的想法可是却又不能说出口,只要暂时先接受下来以后再做打算。

何家的宅院位于安远镇的东北部,属于镇内的繁华地段,那里车水马龙,平日里有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出没,何家近些年的发展极为的迅猛,凭借的就是极为强大的人脉关系,但他们做事又十分的低调,所以即便是赵家那等豪强也不好对他们出手,不过这次与叶家的联姻让不少人都感到诧异,看来这一次何家算是暴露出了他们的野心。

当叶鸿来到何家的宅院时一下子被镇住了,正红朱漆的大门顶端悬着黑色的金丝木匾额,上面刻着“何宅”二字,字迹苍劲有力一看便知道出自名家之后,门口处两个巨大的石狮子分立在两旁,正张着狰狞的狮口虎视眈眈的望着来往之人。

叶鸿一脸呆滞的看着面前不远处恢宏的大门,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忘记上前去叫门,他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当确定这里的确便是何家的宅子后方才上前叩响了大门。

“咚咚咚”

朱红色的大门被敲响,低沉而有力的在周围回荡起来,叶鸿站在门口处等待着,过了不久,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高大的宅门自里面开启,随后走出来一位六旬老汉,他一见到门口处站立着的叶鸿,好奇的问道:“你是?”

叶鸿上前一步对着老汉恭敬的道:“大爷你好,我叫叶鸿是……”

“哦,你叫叶鸿是吧,快请进,请进。”

老者一听叶鸿二字,满是皱纹的脸庞上顿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来,他伸出手一把抓住叶鸿的衣袖,生拉硬拽的把后者拉了进去。

“老太爷和老爷嘱咐过了,要是有姓叶的客人一定让将他们请进来,特别是一位叫叶鸿的小哥。”

老汉上下打量着叶鸿,那笑眯眯的眼睛看得后者的寒毛都倒数了起来,浑身起着鸡皮疙瘩。

“跟我走吧。”

老汉丢下一句后便转过身向宅院走去,叶鸿则跟在了后面,仔细的观摩着这座宅院。

院落周围摆放不少的陈列,一排排的房屋看起来有些古朴但从结构上来说又很结实,院子规模的确是不小,按照叶鸿的估计应该有叶家大院的两倍有余,不过据说安远镇最为奢华的院落当属于赵家了,从这点上也是能够反映出来三家的实力,虽然这些只是普通人眼中的偏见,但是也的确从侧面印证了几个家族间的差距。

走过长长的廊道,两人来到了一片花园里,由于是冬天,因此院子里面没有什么花朵开放,但还是有着几株冬梅在寒风当中摇曳着,花园的正中央有一个石亭,里面正有几个人坐在那里笑着谈论着什么。

“老爷。”

老汉走到一个身旁低声说道,叶鸿定睛望去,那人正是那是出现在叶家族比之中的何正豪,也是他名义上的老丈人。

“嗯?哦?是叶鸿贤侄来了吗,快请坐。”

何正豪一见到那位看门的老汉先是一怔,随后便是看到了他身后的叶鸿,顿时惊喜的说道。

“何伯父,您好。”

叶鸿走上前躬身抱拳行了一礼,只是他的动作略显僵硬,这虽然不是他第一次去别人家串门,但以往都是去比较熟悉的朋友或是长辈家里,何家虽然名义上与他有些关联,但他还是感到有些生疏。

叶鸿被何正豪拉着坐到了石桌旁,石桌上面正摆放着酒菜,一股浓郁香味扑鼻而来,叶鸿的精神不由得一阵。

“哈哈,贤侄吃过了吗?”

瞧得叶鸿这副样子,何正豪洒然笑道。

“吃过了。”

叶鸿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脸颊变得滚烫,看来他之前的表情已经出卖了自己,唉,没办法在美食面前又有谁能保持淡定呢。

“吃过了也没关系,来,尝尝。”

何正豪说着递过来了一双筷子,他对着一旁的老汉使了个颜色,后者躬身向后退去,亭子里面只剩下了何家的几位长辈以及叶鸿。

叶鸿结果筷子礼节性的吃了一口后便将筷子放下,他看向何正豪郑重道:“何伯父,我这次前来是特意过来拜见您的,来的唐突还望伯父不要怪罪。”

何正豪拍了拍叶鸿的肩膀对着身旁的人说道:“你看看,我这女婿多有礼貌,更何况他小小年纪就有淬体七层的修为,想必以后定然也是安远镇的风云人物。”

身旁的几个人应和的点了点头,看向叶鸿的眼神也多有赞善之色。

这时叶鸿才恍然明白过来,这亭子当中似乎都是何正豪请来的客人,看来自己来的倒也是时候,没有太多的何家之人,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贤侄啊,我和你这几位叔父正聊着关于灵田划分的事宜呢,你来的正好,你们叶家对于这次灵田划分又什么看法吗?”

何正豪与其他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问道。

“这个嘛,伯父,这些事情我知道的不多,您应该去问家父或者是我的那两位叔伯。”

叶鸿尴尬一笑说道。

其实以叶鸿在叶家的身份按理说应该能够得知不少信息,这也是何正豪询问他的原因。可是叶鸿对家族之事从来都不过问,一来是他觉得自己是晚辈不太好打听这些消息,二来则是他无暇顾及这些,反正横竖都是要和赵家打上一场,他都是没有多想。

“这样啊,不过前两天我挺风堂说你和那赵家的赵擎对上了,而且对方的修为已经到了淬体第八层,贤侄啊,你有把握胜过他吗?”

何正豪听完叶鸿的话后低头沉吟不语,半晌过后语气有些凝重的道。

“回伯父的话,那赵擎的确是个人物,说实话我没有多少信心能够战胜他,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退缩的,否则那赵家定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来针对我们叶家。”

叶鸿一脸坦诚,不管再怎么讨厌赵家人,可是那个叫赵擎的家伙倒是的确有些本事,最起码现在的安远镇年轻一代之中没人敢说能够胜过他,这也是叶鸿现在所犯愁的事情。

何正豪听了叶鸿的话后,恍然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些到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其实根本不看好叶家能够战胜赵家即便是出现了叶鸿这位异军突起之人,却也弥补不了两家的差距,不过这也是他与叶家联姻的一个主要原因,为的就是防止在灵田划分之后赵家的势力进一步增长,进而会对何家动手在安远镇称霸。

随后何正豪没有再询问叶鸿其他的事情,反而和他拉起了家常,旁边的几人到也识趣,时不时的跟着应和两句,看他们这般模样仿佛是何家的佣人似的。

时间在闲聊中快速的逝去,天色逐渐的黯淡了起来,何正豪站起身走到亭边看了看天,转头对着亭内几人道:“天色已晚我就不留几位了。”

何正豪的话音一落下,旁边坐着的几个人纷纷站起身告辞离去,偌大的石亭当中只剩下了叶鸿还坐在那里抵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贤侄,天儿也不早了不如留下来吃个饭吧。”

“不了伯父,我就不叨扰了。”

叶鸿顿时回过神来站起身赶忙推脱,不过何正豪似乎知道这种结果,他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道:“诶,你这么说就是不给我这个伯父面子了,正好语嫣的母亲也想见见你呢,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吩咐他们准备酒席。”

何正豪言罢离开了石亭,只留下叶鸿一人在风中凌乱。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32.何家 - https://yimouleng.com/2017/12/10/32-%e4%bd%95%e5%ae%b6/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