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树林中,叶宏志将双手背于身后,只是之前阻挡住叶鸿攻势的右手掌不住的颤抖着,脸上的表情略显僵硬,他着实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弄得如此狼狈,还好他反应及时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要不然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威严定然付之东流了。

“爹,你觉得我这一拳的威力怎么样?”

叶鸿似乎没有觉察到叶云志的不妥之处,满怀期待的询问道。

“咳,威力不错,嗯,比起我教你的时候强上不少了,不过还得继续努力不能骄傲,懂吗?”

叶云志轻咳了一声,严肃的说着,只是在他心里不停的泛着嘀咕: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厉害了,还要我反应快,要不然就这脸就丢大了。

“嗯,我知道的,爹。”

叶鸿点着头郑重的说道,不过他的表情在叶云志的眼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了,毕竟做为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即将超越自己,这种即高兴又失落的复杂心情想来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体会到的吧。

“嗖”

这时,从树林的深处窜出了一道灰色的影子,那道影子刚一落地一下子朝着叶鸿扑来,速度极快无比,一旁的叶云志脸色霍然间大变,只是他还没来及出手叶鸿便已被扑倒在了地上。

“鸿儿!”

叶云志一声怒吼,体内的灵力暴动起来,一股强横的灵力自他体内猛地涌了出来,顿时周围的所有树木都开始摇晃了起来。

“爹,别动手!”

躺在地上的叶鸿还没反应过来便是感到不远处一股压力向他袭来,顿时脸色大变急声说道。

“嗯?”

听到叶鸿如此一说,叶云志紧绷的身形一下子舒缓了下来,定睛向前看去,只见面前不远处雪地上正有一只灰狼扑在叶鸿的胸口处,正用着粉红色舌头不停的舔舐着后者的脸颊,见到这种场面他不由得一阵愕然。

“鸿儿,这是?”

叶云志缓步走了过去一脸好奇的问道。

“爹,这是我上次去镇外头的大山里面带回来的一只狼崽,不过这段时间没有见面没想到它居然长的这么大了。”

叶鸿艰难的将小银从身体上面移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旁的小银正呜呜的叫着,似是前者对于它的亲昵没有受到理睬而有所不满。

叶鸿轻轻地拍了拍小银的脑袋,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没见,小银的身形已然比普通的狼狗还大出了一头,背上的那撮银色的皮毛则让它显得更加的英气,虽然还并未成熟,可即便这样就刚才的速度而言即使是叶鸿都感到自愧不如。

叶云志仔细的打量着小银,凭他的眼里自然看出了它的不凡,特别是之前那如风般的速度更让让他感到震惊,幸好来的并非是敌人,否则的话叶鸿的就危险了,因为就连他在刚才都来不及出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袭击,在那一刻他还真有些心颤。

“你就打算将它放养到这里吗?”

看着叶鸿亲昵的抱着小狼,叶云志的思索了一阵忽然说道,看来即使是他这位淬体境九层顶峰的对小银也提起了兴趣,若是将之养大说不得以后会成为叶家的一中杀手锏,毕竟同等层次当中,妖兽总归会比人强上一些的。

“这个我还从来没有想过,那爹依你意思呢?”

叶鸿歪着头脸上稍显愁容,自打他将小银从山林中抱回来时一直没有考虑个这个问题,在他心中始终认为应该让小银自由的长大,至于以后的事情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多少。

“依我之见可以将这只小狼好好的培养一番,以后说不定会有用的着的地方。”

叶云志若有所思的说着,他走到小狼的跟前环顾了一圈之后有些纳闷的问道:“按道理来讲这种妖兽的幼崽都会受到其父母的保护,你到底是怎么得到的呢?莫不是真的将这小狼的父母给杀害了吧。”

听得叶云志发问叶鸿顿时一阵无语,之前难道父亲没有看见他一下子被小银扑倒在地吗?即便是这么个小狼都如此的厉害,更不用说它的母亲那只灰狼了,要是他真的有那个能耐将小银的母亲给杀害那么他现在也不会发愁敌不过赵擎的事儿了。

叶鸿思索一阵就将赵家几人偷抱狼崽被灰狼追上,以及之后一切所发生的事情道了出来。

“赵家这帮家伙也就这点能耐,当年你爷爷在他们那里当灵农的时候可没少被剥削,要是现在咱们叶家与何家在安远镇内和他们并立,现在镇内不知道会有多少灵农受他们压榨,为了发展家族的实力那帮混蛋可是无所不用其极。”

听了叶鸿的话,叶云志的脸色变得极为冷厉,看来这些年赵家所做的不少事情都让他大为恼火,特别是因为灵谷贩卖价格之事更是让两家的关系变得非常的为妙,一来以叶家的实力很难撼动赵家,二来赵家却因为近些年在镇内的不堪的口碑而不敢轻易的和叶家撕破脸皮,更不必说还有着一直地调的何在在一旁虎视眈眈了。

不过,令叶鸿感到意外的是叶重年轻时候居然也受到过赵家的剥削,看来那段往事应该是一段极为艰苦的岁月把,叶重能够在受到打压的情况下还在安远镇之中建立了家族,看来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当年也应该有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吧。

叶云志偏头看向叶鸿,他手抵着下巴好像有什么有什么决定要做似的,可是一时半刻就下不了决心,那副表情看起来很是纠结。

“爹,怎么了?”

一旁的叶鸿瞧得叶云志的表情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昨天和你正豪伯父淡了一些合作的事宜,他嘱托我这两天带你去何家一趟认识认识,谁让你现在已经是何家名义上的女婿了呢,不过那日族比结束的时候我看你对这婚事有些不太满意,你自己到底是如何向的呢?”

叶云志考虑了半天一脸正色的说道,看来自从族比夺得头名之后他已不再将叶鸿当作小孩子看待了,若是放在平时这种决定肯定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替叶鸿做主了,哪还像这般用着商量的口吻和后者和颜悦色的详谈。

叶鸿听得这番话后一下子为难了起来,说实话他真的不想去当什么人家的女婿,从小自在惯了的他可受不了这般约束,更何况他已是打算好了等到有了自保之力的时候就离开安远镇去外面闯荡,自从受了疯老那日的诱惑后,他已然有了新的目标而不是像父亲叶云志这般窝在安远镇一辈子。

不过,叶鸿也有很大的顾虑,叶何两家联姻之事可是叶重在叶家族比那天当着众多来宾的面上宣布的,要是他不遵从的话很大的可能会影响到两家的关系,更为重要的是赵家一直对叶家虎视眈眈,要是没有何家的帮助天知道灵田划分之后会出现怎样的变故。虽然这几年几家都相安无事,可是随着叶家实力的渐渐提升,已然是触动了赵家的神经,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绝对不会安心的看着曾经自己家的灵农超过他们。

“爹,我,我还没有想好呢,族比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爷爷居然会宣布这种消息。”

叶鸿一脸的苦涩,这几天他处了去了一次集市深处的黑市外就一直在家里面呆着,其中一个原因是自打族比后他就成为了镇内的话题人物,因此为了避风头不得已才足不出户,而另外一个原因便是因为这场联姻的关系,他只好低调行事尽量少在人前出现,以免落人口舌。

“这样啊,看来你多半是不愿意了。”

叶云志轻叹了一声,随即继续说道:“那何家的丫头我跟你娘都很中意,特别是你娘不止一次在我耳边唠叨让你们把婚事定下来,等几年你成年了在娶进门。”

叶鸿顿时沉默不语,父母那一辈想法的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不适合了,不过他不可能这么直白去告诉他们自己的心中所想,因此只好拖下去了等到羽翼渐丰的时再摊牌了。

“没事的爹,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名义上还是两家联姻的对象,我不会不懂事的,明天我就去何家一趟。”

叶鸿将脑中混乱的思路迅速的捋顺,既然现在无力拒绝,那么所性就接受下,反正也只是口头上的承诺罢了,大不了等他实力强横了赔偿何家先损失便是了。

“嗯,你这样考虑就对了,现在就先这样,至于以后等你大了自己做决定吧。”

叶云志欣慰的点了点头,走上前摸了摸叶鸿的脑袋便转身离去了。

看着叶云志的背影,叶鸿的鼻子有些酸酸的,看来父亲身上的担子很沉重,这肯定都是赵家造成的,过不了多久他就有能力让他们偿还这些了。

叶鸿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如是想到。

翌日中午,叶鸿悠闲的从叶家大院走了出来,伸着懒腰便欲向镇中心走去,就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身后忽然响起:

“咦,这不是新晋何家的女婿吗?”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31.决心 - https://yimouleng.com/2017/12/10/31-%e5%86%b3%e5%bf%83/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