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市场里,周围看热闹的人有些错愕的看向何风堂,不过却有一些人将玩味的目光定格在了赵擎的身上,不知道后者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众所周知,在安远镇中赵家在实力和底蕴上面远远超过了叶家,但这一次却是有何家出来搅局,这让局势一下子变得微妙了起来。

何家,在安远镇也有些年月了,不过比起赵家来他们显得异常的地调,以至于有很多人在暗自猜测何家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赵家,但这些都是市井之人的闲谈而已,从来没有机会证实过,毕竟要是想试试何家的深浅没有多少势力有这个本事。

“我刚才是因为见到了叶家族比的头名这位叶鸿兄弟,一时手痒而已,不过既然是风堂兄开口了那么兄弟我定当遵从。”

赵擎看着何风堂洒然笑道,他已是明白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动手了,否则面前这个看似和善的家伙说不定会联手叶家这群人来对付自己,虽然他并不畏惧什么,可是在他的身后还有着家族的众多族人。

“这样最好,那我就在这里谢过赵擎兄了。”

何风堂一拱手郑重的说道。

“走。”

赵擎没有再理会何风堂,转过身一挥手便带着赵家众人离去了。

瞧得赵擎离开,周围那些原本还打算继续看热闹的人也都各自散去,只不过其中还有些人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正谈论着什么,看来今日所发生之事又将会成为安远镇中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又会不小的风波掀起了。

赵家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了,叶鹏等人见到赵擎离去之后方才暗松额一口气,看来即便是他们对于叶鸿也没有多少信心,毕竟人的名树的影,赵擎是公认的安远镇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实力绝非之前所见到的那么简单,刚才叶鸿虽然接下了他的一拳,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后者使用了武技,而赵擎却只是稀松平常的一拳。

“叶鸿对吧,咱们是第一次见面,我叫何风堂是语嫣的哥哥。”

何风堂走到叶鸿面前伸出手,目光不停的打量着后者,平静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泛起,外人根本不可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的波动。

“何大哥你好,初次见面,刚才多谢你出手相助了。”

叶鸿上前一步伸出手与何风堂的手握在了一起,略带感激的说道。

“诶,哪里的话,你我两家既然已经联姻了我就不能做事不理,更何况之前我见那赵擎也没能奈何得了你,不是吗?”

听得何风堂所言,叶鸿不禁暗自感叹着,看来何家与赵家能够在安远镇屹立这么多年凭借的不仅仅的武力而已,就从赵擎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离去以及何风堂之前滴水不漏的话语已是让他明白了为何这两家人能够成为这里的豪强,连这些晚辈都这么难对付,想来两家的掌权人都不会是吃素的。

“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在这儿逗留了,叶鸿兄弟有时间来我们家串个门,我母亲还想见一见你这个女婿呢。”

何风堂笑了笑,随后也带着人离去了。

偌大的交易市场忽然间变得冷冷清清的,原本有一些来商铺买东西的人见到这里的冲突后也过来凑了个热闹,当冲突结束后这些人也灰溜溜的离开了。

“叶鹏堂哥,剩下的事情交给你来处理吧,我也不太懂就先回去了。”

叶鸿对着身后的叶鹏等人打了个招呼,也不待对方回复便转身对着来时的路走去。

回去的路上,叶鸿不停的思索着,在不久前的交手中他已经确定了那个赵擎已经到达了淬体第八层,这对于他来说如同是压在心口上的一块石头,灵田划分越来越近,现在的他迫切的需要提高实力,要不然仅仅凭借着现在的修为再次对上那赵擎的话,局面是胜少负多。

在回到家后,叶鸿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里,他将怀中的那两个树根状的东西取了出来,随后按照疯老的指示用小刀开始一层层的剥起外面的表皮来。

随着表皮的剥开,原本粗糙不平的根状物开始露出一层透明的薄膜,将薄膜掀起里面是洁白如玉的果肉,他小心翼翼剥完之后便拿起放入口中。

果肉入口及化,叶鸿感到口中传来一股奇异的香甜,他将之咽下后眼睛缓缓的闭上,开始炼化药力。半晌过后,他睁开了眼睛,一脸古怪的表情,不停的扫视着全身各处,见到没有任何的变化之后连忙向疯老询问起来。

“疯老,我吃下这东西后怎么一点变化也没有啊?”

“变化?你想要什么变化,滋养灵魂的东西你以为和淬炼体魄的药物一样吗,你试试运用一下魂力就知道了。”

听到了疯老的解释,叶鸿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将脑海之中的灵魂之力尽数放出,无形的能量在小屋之内蔓延开来,丝丝奇异的波动从墙壁之上穿梭而过将外面的一切景物尽数扫过,片刻之后灵魂之力收回,小屋如同风暴平息般安静。

“怎么样?”

疯老笑呵呵的问道。

“确实增加了一些,不过不是很明显。”

叶鸿抓了抓头发,刚才的一番测试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之力有了些许的增加,不过这种增加太过细微,要不是这些日子他天天修炼魂力的话根本难以发现。

“那是当然,灵魂可不比身体,身体能够在疲倦的状态下超出极限的修炼,可是灵魂却不能。”

“我知晓了。”

疯老已经不止一次告诫过对于灵魂的修炼要循序渐进,因此即便叶鸿急于提升实力,可是也不能拿自己的未来去做赌注,所以现在的他只能期盼着早日能够突破到淬体第八层,那样的话才能在不久后的灵田划分上有着足够的本钱去击败那赵擎。

茂密的树林深处,叶鸿正挥舞着手臂口中不时的传来大喝之声,双手由掌化爪,由爪化拳,随着身体的扭动不停的变换着招数,他的动作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却有一丝的规律蕴含在其中,若是对叶家那些长辈在这里的话便是能够发现,现在的叶鸿正将数种武技混在了一起练习,虽然这些武技都是低等级的。

自从在藏书楼里记下了数种武技后,叶鸿一直都没来得及施展,虽然有异宝在手能够自行的进行修炼,但没有真正的实施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毕竟在那神秘的空间里和现实中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异。

随着拳风掌风的不断的交织,叶鸿的身体逐渐变得燥热起来,这是因为他已是将体内残存的灵力尽数的耗尽了。

淬体境和融灵境不同,在这个阶段的修炼者当淬体到达后期的时候才能勉强将一丝灵力融入体内,所以当叶鸿体内的那一丝稀薄的灵力被消耗殆尽时,他仿佛又回到了那种单纯的依靠肉体力量搏击的时光,不过这种感觉却是他最为熟悉的。

“呼”

叶鸿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额头之上满是汗水,他扭了扭脖子感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些许酸痛之感,微红的小脸上了露出欣喜的笑容,看来好几天没有修炼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比较憋屈的事情。

“啪啪啪”

突然,寂静的树林之中有着掌声传来,叶鸿连忙回头望去,只见不远处正有着一个人向他这边走了过来,脚步沉稳而有力。

“爹。”

叶鸿快步上前朗声说道。

“鸿儿,修炼武技呢?”

叶云志笑吟吟的道。

自从族比之后,叶云志对于这个唯一的儿子倍感骄傲,平日里与他人谈话时也经常把叶鸿挂在嘴边,虽然他明白叶鸿能够在族比上大放异彩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但作为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有了出息总归会感到高兴。

“是啊,前一阵子在藏书楼里面忙着挑选了好几种武技,一直都没怎么修炼,好在家族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让我去做,正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活动一下。”

叶鸿看着叶云志,笑道。

“哦?那正好啊,让爹来做你的对手。”

听到叶云志的话,叶鸿先是一怔,片刻之后心中忽然升腾起了一分期待,他也很想看看自己和父亲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自从那日叶云志教给他波动拳开始,叶鸿对于如山般屹立在自己面前的父亲有着一种敬畏,这种敬畏并非是小时候的那种畏惧,而是源于实力的差距,可是现在的他已然不比从前了,他倒是看看这一次的波动拳能否给叶云志造成一些麻烦。

“爹,那您小心了。”

叶鸿的话音刚一落下,身体紧绷片刻后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向叶云志,关节活动的响声从手臂中传出,一股无形的波动自右拳之上震荡开来猛地向前轰去。

叶云志站在原地,苍劲有力的大手快速的向前一抓一把将冲向他的的拳头握住,刚要开口说些什么,脸色霍然一变,紧接着他的身体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右掌突兀的松开不停的颤动着。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30.比试 - https://yimouleng.com/2017/12/10/30-%e6%af%94%e8%af%95/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