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远镇内,家家户户门口处挂着大红灯笼,红红火火,一片祥和之境。

叶鸿走在街道上,凛冽的寒风迎面吹来,刺得面目生疼,但他却未感到又任何的寒冷,脸露微笑的朝着闹市区走去。

年关时节是安远镇最为热闹的时候,街道上面的人流熙熙攘攘,喧闹之声离得老远都能够听见,辛苦了一年,不少的人都打算趁着这个时候来集市换取些货物,或者是卖掉一些东西等到开春之后做些小买卖什么的。

小的时候叶鸿最喜欢的便是年关时来集市上疯跑了,因为这里有着不少种类的小吃和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对于小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过有吸引力了。

从怀里摸了摸发鼓的钱袋子,叶鸿开始思索着应该买什么东西,他现在是家族里着重培养的对象,因此前段时间叶重特意交代叶云志给了他一些钱去买一些心宜的东西,这让他感到非常的开心,不管在别人眼里如何如何,叶鸿总归还是个少年。

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叶鸿的脑袋不停的转动着,他早已被周围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所吸引,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但每一次都充满了好奇。

当叶鸿从人群之中挤出来了时候已是大汗淋漓了,没办法,在这个时节不光是安远镇内,周边的不少村落和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也都会过来,因此原本就不宽广的街道,此时显得更为的拥挤了。

在安远镇集市的最深处便是一个交易市场,这里有着不少的商铺,与外边的那些摊位不同,这里的商品多种多样,而且价钱公道,不会有人估计抬价,毕竟安远镇就这么大,家族和势力虽然有不少,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因此不会有什么人去破坏这里的规矩。

叶鸿没有走进任何的一家商铺,而是直接来到了一个偏僻的胡同里,他之前在摊位上买了件斗篷就是用来伪装自己的,他掏出了两枚银币递给了门口的守卫,待得守卫点头后便走了进去。

这里是安远镇的黑市,所谓的黑市就是见不得光的交易场所,虽然说安远镇里面有着集市和店铺,但那里都是由镇内各个势力的人所把持着,因此有不少的人手中虽然有着宝贝,但却不敢到任何一家商铺中去贩卖,所以这才有了黑市的产生。

安远镇的黑市不属于任何的家族或者势力所拥有,因为没人敢冒着得罪所有人的风险去出这个头,所以虽然黑市当中没有任何人管理,但进入这里面却是要交两枚银币,这些钱是用来雇佣一些守卫,虽然黑市不用任何人管理,但却需要有人来维持,至于维持的人则是由由众多的势力托举而出的。

叶鸿将买来的斗篷罩在身上,沿着昏暗的小路走了过去,一路上见到不少的人要么是头戴斗笠,要么就是和他一样身穿宽大的斗篷以防被别人认出来。

“二品灵药,玄灵草,一百枚银币了。”

“五品武技,只要两百枚银币。”

……

低沉的吆喝声从两旁传来,正有着不少的人推销着他们的商品,这里的东西与外面相比在价格上面足足低了一成多,这是因为在这里面贩卖的商品大多来路不正,甚至有些东西是从其他势力那边抢来的,所以为了怕追查出来就来到了这里贩售,这样即便是有人发现了什么也不敢冒着破坏规矩的风险来这里闹事。

走着走着叶鸿的脚步忽然间停了下来,他站在一处简陋的摊位前认真的思索着什么。面前的摊位实在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地上铺了一块破旧的单子,上面摆放着两种不知名的根状物,上面还挂着些许的泥土,一看就知道是刚刚采摘不久的。

叶鸿这次来黑市的目的就是为了买一些有助于灵魂的东西,虽然叶重已经声明叶家上下要全力培养叶鸿,但是修炼灵魂这件事对于他而言还是不能够宣扬出去,但是为了尽快的成为魂师购买一些滋养灵魂的灵药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他只好来黑市上面碰碰运气。

“这两株灵药怎么卖?”

叶鸿故意改变了一下嗓音,说话的声音很是沙哑,他自问即便是对于自己熟悉的人听到这个声音也不会联想到他。

“三百五十枚银币。”

摊位前一个披散着头发的男子说道。

“三百五十枚银币,这价格有些高了吧,更何况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吗就敢开价。”

叶鸿皱着眉头,刚才疯老已经告诉过了他这两株灵药是二品灵药,对于灵魂有着滋补的效果并且药效温和,与他上次所误食的衍灵草相比更为适合服用。

“我虽然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为了得到它我可是死了两个生死兄弟,即便这里是黑市我觉得我开的价格也不算高。”

那个男子没有丝毫商量,显然他对于手中的东西很是自信,至于说死了两个生死兄弟,这对于灵药的价格上面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是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有没有人打算要买呢?”

叶鸿紧皱着的眉头忽然舒展开,刚才脑海里听到了疯老的一番话后,他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对于修补灵魂的药物来说,估计整个安远镇都找不出几人能够识别出来,更不要说去使用了,因此他有自信能够用低价买下这两株灵药,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呀。

摊位旁坐着的披发男子的身子忽然间顿了一下,显然是被叶鸿猜透了现状,他半天不吭一声,场面忽然间变得安静了下来。

“那,你打算出多少钱呢?”

半晌过后,披发男子低沉着说道,看来这么长时间没人光顾摊位他已然有些焦急了,再加上叶鸿之前的话更是让得他不知所措了。

“有戏!”

听得披发男子的所言,叶鸿眼睛一亮,看来这个家伙对自己的东西也不是很有信心嘛,不过这对于他也说倒是一件好事,要不然的话他可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砍价了。

“这样吧,我给你两百枚银币吧,你觉得如何?”

“两百?不行,太低了,即使这东西没有什么人要但是也不可能就值两百枚银币,要知道我在采摘它的时候可是击退了一头凶猛的妖兽,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死两个弟兄。”

披发男子对于叶鸿所开的价格实在感到无法接受,他一伸手将一旁的破旧单子折叠起来,看样子是打算离开了。

“诶,诶,这样,我在加五十枚银币怎么样?”

瞧得对方要走,叶鸿连忙急声道,他不可想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再加一百枚。”

“六十枚。”

“九十枚。”

“七十。”

“成交。”

争论了半天,叶鸿最后以两百七十枚的价格买下了这两株树根状的灵药,看着手中干瘪的钱袋子,他第一次感觉到钱财的好处,不过看这样子他是买不了其他的东西了。

在黑市中溜达了两圈后,叶鸿直接离开了这里,毕竟只能看不能买的滋味实在是难以忍受,更何况现在的他打算回到家尝试着炼化手中的灵药。

从黑市里出来后,叶鸿找了个角落将身上的斗篷丢弃到一旁,随后便挤入了人流中,现在的他可不太想去凑什么热闹,赶紧回家才是正事。

正当叶鸿从人流之中出来时,耳边却听到了了一条让他感到有些错愕的消息。

“喂,听说那边赵家和叶家的人打起来了,咱们也去看看吧。”

“是嘛,不过听说叶家与何家联姻了,那赵家居然还敢找他们的麻烦,看来这次有热闹看了。”

……

周围的议论声响起,叶鸿停下的脚步,他转过头看去,只见已经有不少人朝着交易市场那边跑去,那般模样就好像前面有着宝物似的,一群人蜂拥而至。

“叶小子,要不你也去看看吧,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你也好回去报信儿啊。”

疯老略带笑意的说道,看来这个老家伙也是个好事的主儿。

“行了,你老老就别添乱了,我过去瞅瞅还不行吗。”

说罢,叶鸿转过身加快脚步朝着交易市场掠去。

交易市场的一处商铺前正有着两方人对峙着,其中一方正是以叶鹏为首的叶家众人,而不远处的对面则是一个身着华服的青年,看上去与叶鹏的年纪相近,只是在他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傲意,目光扫视到叶家众人身上时眼神也是颇为的不屑。

“赵擎,你蹲在我们叶家店铺的门口是什么意思,要是想打架的话,我奉陪到底。”

叶鹏一步踏出,盯着不远处的赵擎沉声说道。

“哟,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可是听说这一次的叶家族比头名不是你吧,而且何家的那个何语嫣将来要嫁的人也不是你吧,你算什么东西。”

赵擎轻蔑的一笑,言语之中根本就没把叶鹏当回事。

“你……”

叶鹏脸色顿时涨红气的浑身颤抖,伸出手指着赵擎,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28.黑市 - https://yimouleng.com/2017/12/10/28-%e9%bb%91%e5%b8%82/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