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的藏书楼中,借助着微微闪烁的烛光,叶鸿正手捧着一本略显残破的书籍津津有味的看着,他的眉头时而皱起,时而舒展开来,似乎对于手中书籍的内容颇感兴趣。

这本书籍是叶家之中比较有名的一种五品武技,在这藏书楼之中已是算做最为上乘的武学了,叶鸿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几乎将整个楼阁内的武技通通读了一遍,从中挑选出适合自己的,又或者是那些需要平时下功夫苦练的,毕竟他可以借助体内的那件异宝来修行武技,因此只要是武技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的他都会去学,而那些考察个人悟性或是资质的,则是会按照他的兴趣来挑选。

“疯老,你说你老人家明明有上乘的武学,为什么不传授给我呢?”

将手中的书籍合上,叶鸿斜靠在书架的边缘处,有些不解的向疯老询问着。

“叶小子,老夫虽然对于你的资质不是很满意,但对于你对平时修炼所下功夫还是比较认可的,所以我并不想拔苗助长,你要知道强者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不要老想着借助别人的帮忙,要不然你会养成依赖性的。”

疯老打着哈欠说道。

“好吧。”

叶鸿无奈的耸了耸肩,虽然他心中有些怨气,但疯老的话的确是很有道理,退一步讲,要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到时候这个老家伙会第一时间帮助自己解决的吧。

叶鸿将手中的书册放回到了书架上,对于藏书楼的概况已经有了清晰的了解。叶家之中武技总共有几百种,其中三品以下的武技占了八成,剩下两成中有一大半是四品和五品,六品武技屈指可数,至于说七品武技,那已经是凡级高阶武技了,整个安远镇估计也只有赵家有吧,但也不会太多,毕竟那种宝物几乎可以做为一家的镇族之宝了。

叶鸿伸了伸懒腰,他几乎每天天不亮便来到藏书楼阅览书籍,黄昏时节才会离开,这就导致现在他似乎整个人都变得异常的慵懒,浑身的肌肉几乎要堆积到了一起,这般感觉对于一个长时间在外苦修的人来说总是有些不舒服。

“咦?”

正当叶鸿转过身想要走出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在一旁的角落之中有着什么东西放在那里,只是墙上的蜡烛所散发的光线实在是有些黯淡,根本看不清地上放着的到底是何物,只是隐约间摇曳的烛火所发出的残光波及到了那,这才被他发现。

叶鸿走了过去伸直了脖子看去,地上正平躺着一个四四方方看起来不知道是何种材料所做的书册,上面有着厚厚的灰尘,显然已经有了不短的年月了,看来这里太过隐蔽,以至于没有人发现这边的地上还摆放着东西。

叶鸿将书册捡起,用力吹了口气,一阵烟尘飘散而起,他挥了挥手将烟雾驱散,然后翻看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用某种兽类的外皮所制,叶鸿用来翻看书册的手指上有着一股温润的感觉传来,更为奇特的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上面的书页没有一丝的褶皱,更不要说破损了。

“灭魂锥……”

叶鸿轻声呢喃了一句,刚刚他已经将上面的全部内容尽数的浏览了一遍,上面所记载的是一种名为灭魂锥的武技,不过奇怪的是它与藏书楼内的其他武技不同,严格的说来它甚至都不能算作为武技,因为上面所讲述的并非是如何运用身体或是灵力,而是灵魂之力。

“呦呵,没有想到在你们这小小的叶家里还有着魂技存在啊。”

疯老的声音在叶鸿的脑海中响起,只是言语之中颇感意外。

“魂技?”

叶鸿闻言一怔,他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词语,这魂技难道是怎样用灵魂施展攻击吗?想到这里他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片刻后又黯淡了下去,他现在还不是一名真正的魂师,因此即便得到这本秘籍也难以修炼。

“叶小子,老夫真是很佩服你的运气。”

疯老忽然感慨的说道。

“疯老,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东西我现在又修炼不了,有什么用啊。”

叶鸿颓然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将书册合上随手抛到了地上。

“谁说你不能修炼的,这东西对于真正的魂师也许是个鸡肋,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或许会成为一道杀手锏哦。”

“什么?”

叶鸿忽然间愣在了原地,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中一般,打了一个哆嗦,过了好一会他才吐出一口气,问道:“你老的意思是我能够修炼这灭魂锥吗?”

“当然可以,我之前不是说了吗这个东西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或许要强于一般的武技。”

当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叶鸿赶忙弯下腰将刚刚丢弃在一旁的书册捡了起来踹入怀中,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在叶鸿离开后,从楼阁的深处走来一个驼背老人,正是那个叫阿九老者,他看了看周围,眼神停留在了原本存放灭魂锥秘籍的位置,苍老的脸庞上流露出思索之色,浑浊的双眼里有着一丝异色闪过,不过片刻后他便转过身朝着楼阁的深处走去。

从藏书楼出来后,叶鸿直接回到了家中,将房门关好后一屁股坐在床边,殷切的和疯老交流着。

“疯老,你说这灭魂锥我可以修炼,可我还不是魂师啊。”

“好了,你真是够烦人的,老夫都跟你说过了,再说你以为魂师是什么,就凭这半吊子的魂技哪里斗得过真正的魂师,这灭魂锥严格来说根本算不得魂技,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利用灵魂的攻击罢了,不过对付淬体境之人倒是一种不错的方法。”

听得疯老这么一说叶鸿顿时明白了,他不再由丝毫的犹豫,从怀中将那本秘籍拿了出来,仔细的翻看着,待得将上面的内容尽数的记下后才放下,盘膝坐在床上,双目紧闭着,灵魂之力迅速的从脑海涌出,心里面回想着灭魂锥的秘诀上的内容,开始修炼起来。

随着灵魂力量的出现,无形的能量快速的旋转着,一股奇特的波动在房屋之中回荡起来,眨眼间的功夫在叶鸿的头顶之上出现了一个一寸多长的透明锥子状的东西,在半空漂浮着,凭借着肉眼根本看不到这个长锥,但叶鸿却是能清晰的察觉出来,更令人感到惊奇的是长锥与他有着一种亲密的联系,就好像那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去。”

叶鸿霍然间睁开了眼,手指指向不远处的墙壁,原本漂浮在半空的无形的锥子一下子朝着墙面刺了过去,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控制着自己的手臂般,那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锥子陡然间刺在墙壁之上,但却并未造成任何的破坏而是径直的穿了过去,瞬间在屋外消散而解,随后叶鸿的便是看到了外面的景色,他一个愣神的功夫,灵魂之力迅速的收缩再半空一个盘旋过后又回到了他的脑海里。

叶鸿愕然的看着墙壁,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忙问道:“疯老,怎么回事,这灭魂锥为何一点威力都没有啊。”

“切,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还不是真正的魂师呢,你现在的灵魂之力根本就毫无威力可言,等哪天真的成为了魂师后你就可以用魂力来进行攻击了,至于现在的你想都不要去想。”

疯老不屑的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

叶鸿颓然的瘫坐在床上,之前修炼灭魂锥成功的喜悦一扫而空,他还以为凭借着这一招便是能够与淬体八层甚至九层的人相抗衡了,但事实却着实让他失望,而疯老的话则像是一盆冷水迎面泼来,让叶鸿一下子认清了现实。

“怎么了,这就气馁了吗,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虽然你那半吊子的魂技没有半点威力可言,但话也得两面说,如果你将那灭魂锥的目标放在人身上的话,那么只要对方不是融灵境的高手必然会被你这一招所伤,轻则失去意识,重则灵魂受损要是没有及时修补的话,估计以后的实力会大受影响。”

见得叶鸿那颓废的样子,疯老连忙安慰着,倒不是说后者有多么的刻薄,只是实力到了他这般地步对于很多事情都要将目光放的长远,而不是仅限于现在。

“唉,你老人家以后说话能不能不大喘气啊,我差点以为做了无用功。”

叶鸿端坐起来,埋怨了两句之后再次的盘膝做好,经过刚才的谈话他已经是明白对于魂力的理解上是自己天真了,看来这种特殊的修炼方式确实与淬炼身体修炼灵力上面有着很大的不同,往后的修炼要多问问疯老了,省得走弯路。

叶鸿在屋里一呆就是两天,自从族比结束以后,他还没出过叶家的院门,所以当第三天的清晨他终于离开了自己的小屋,走出了大门,看样子是打算在安远镇内逛一逛了,劳逸结合,毕竟总是闷头修炼的话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