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的族比悄然间落下了帷幕,但它所造成的震动却远未停歇。

安远镇赵家的主厅内。

“砰”

赵远江一掌拍在一掌桌子上,脸色铁青的吓人,手掌之上青筋暴起,一股无形的压力自体内涌出,周围不少的仆人见此连忙退到一旁生怕会到波及。

“大哥,看来叶家和何家应该是知道咱们与奔雷武馆的接触了,否则也不至于狗急跳墙的搞什么联姻。”

这时,从大厅的另一侧走出来一个中年人,他一身锦袍,鼻梁突出,眼睛总是虚眯着,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

“对了二弟,叶家族比最后的胜者不是那叶鹏,是一个叫什么叶鸿的小子吧。”

赵远江似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道。

“对,原本所有人都以为那叶鹏会是族比的最后胜者,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让一个毛头小子得了头名。”

被赵远江成为二弟的男子阴笑着说道,那模样好像对于叶鹏没有得到族比的头名感到异常的开心。

“能够打败叶鹏想来那个叫叶鸿的小子也是有两把刷子的,灵田划分近在咫尺了,我可不希望出现什么岔子,赶紧去查清楚那个叫叶鸿的小子的来历,另外接下来的时间时刻注意着叶何两家的变化。”

赵远江仔细思考了一会,沉声吩咐道。

“知道了,大哥。”

叶重带着叶家众人将何正豪一行人送离叶家大院之后,便是召集了叶家的所有主事之人到大厅内继续商议事情,而叶鸿因为族比头名的缘故则很荣幸的参加了这次族会。

“爹,那赵家是打定主意要在这次灵田划分和咱们来一次大的赌注了。”

叶云飞做为叶家的掌舵人与安远镇中的不少势力都是有着不错交情,这阵子赵家上下异常的忙碌,这种情况对于叶家来说可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那是肯定的,往年的灵田划分虽然也会有些赌注在里面,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有所收敛的,看来近些年咱们叶家的发展已经让得赵家感到不安了。”

叶重眉头一挑的说道,看来在他心里对于这一次赵家反常的举动也是感到棘手,毕竟赵家做为安远中扎根时间最长的家族,其实力还远非现在的叶家所能比拟的。

“算了,想那么多也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段时间大家都尽量少出门,以免出现什么事端,另外一点,从现在开始叶鸿将作为重点对象来进行培养,家族上下不惜重金会为你购买灵药,藏书楼内的典籍任你翻阅。”

叶重看着不远处的叶鸿,笑着嘱咐道。

叶鸿听到这里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顿时涌上惊喜之色,此时的他原本还想着回去看看是否还有时间再去一次镇外的山林,而叶重的话则是打消了他这个念头,看来从今往后的一段时间内他是不愁灵药服用了,最起码在灵田划分之前应该是不会了。

傍晚,一家三口围坐在桌前吃饭,但相较于以往,今日的叶鸿显得格外的狼狈,他既要回答叶云志对于他修为增长如此之快的缘由,还要回答陈芳和何家的联姻,因此一顿饭功夫下来叶鸿感到整个人都有些飘忽了,好像刚刚经过了一轮苦修。

“爹,娘,我今天实在是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叶鸿站起身,面容很是憔悴,即便是经过了一天的族比他都没感到任何的不适,但当回答完父母的提问后的他却是十分的疲惫,想来是那些问题实在是有些刁钻吧。

当叶鸿回到房间躺倒床上之后,整个人都快散架了一般,时不时的发出哎呦的呻吟之声。

“我说叶小子,你真是可以啊,撒谎的功夫即便是老夫都自愧不如啊。”

疯老那略带笑意的声音在叶鸿的脑中响了起来。

“得了吧,难道你要我告诉父母在我的脑袋里面有一个老怪物存在,并且还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魂师吗?”

叶鸿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好吧,那当老夫多言了,不过我还是得说一声,那个叫何语嫣的小姑娘的确是不错,要不这样吧,你先在这里跟她成亲,等有了孩子之后在出去闯荡,要不然真的出现什么意外死在了外边你也有后代留下,不至于断子绝孙啊。”

“我才十四岁,要成年还得几年呢,那何语嫣漂亮是漂亮,但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再说这次联姻多半是因为那赵家咄咄逼人的缘故,要是灵田划分我们赢了的话估摸着也就没人提起这联姻的事了。”

叶鸿说罢忽然坐了起来,他一直感觉到胸前有什么东西卡的他喘不过气来,伸手向怀里一模掏出了一个木匣子。

“对了,怎么把它给忘记了。”

见到这个木匣子,叶鸿脸上升腾起灿烂的笑容,这可是他参加族比最想得到的,而且能不能在灵田划分之前到达淬体第八层,这枚赤血果可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叶鸿将木匣打开,小心翼翼的用两根手指将里面的赤血果夹起,放到面前仔细的打量着。这枚果子通体呈血红色,核桃般大小,上面遍布着横七竖八的纹路,看起来有些古怪。

“小子,这枚三品灵药你不会就打算直接一口吞下去吧。”

听到了疯老的话,叶鸿那原本要将赤血果弹入口中的手指忽然停顿了一下,他皱了皱眉,在脑海中和疯老交流道:“那依你老的意思……”

“凭你这淬体七层的修为真要是一口将它吃了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必然会将绝大多数的药力浪费掉,只能吸收一小部分而已。”

“额,那该怎么办?”

叶鸿愕然间问道,他可不想将这辛辛苦苦得来的灵药给浪费了,尤其是在目前这个急需要提升修为的阶段,虽然叶重已经下令要着重的培养他,以叶家的财力来说确实施能够为他提供不小的助力,但更多的还是要靠他自己,要不然每次服用灵药都会浪费不少药力的话,那么即便有家族做后盾他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在将修为提升一个档次。

“我传你一套秘法,这秘法虽然对修为和自身实力没有任何的帮助,但目前却是你最需要的。”

疯老的话音刚一落下,叶鸿便感觉到脑海之中有着信息传了过来,自从修习魂力之后,他不会再像上次那般被这种灌输弄的脑袋胀痛,他将双眼缓缓闭上,开始回想脑海中的那套秘法。

半晌过后,叶鸿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惊奇,凭他的见识很难搞懂疯老所传授的这套秘法,他略带好奇的问道:“疯老,这个秘法该怎样运用?”

“将赤血果服下后按照我传授的的方法炼化,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能够炼化多少了。”

叶鸿点了点头,将指间的赤血果放到面前然后屈指一弹,赤血果径直飞入口中,喉咙滚动间滑入到了腹中,他赶忙调动起体内的那丝灵力将赤血果包裹住,随后开始默念起那段晦涩的口诀准备炼化药力。

随着秘法的运转,包裹着赤血果的灵力开始极速的旋转起来,紧接着一股热流从叶鸿的小腹涌起,片刻之后他的周身开始变得极为燥热,似乎每一个毛孔在散发着热气,浑身的骨骼咯吱咯吱的响着,汗水才刚刚流出便被这股高温蒸干,只在皮肤上面留下道道汗渍。

时间不停的流逝着,叶鸿从来没有感觉过的如此慢,似乎每一分每一秒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但他还是咬着牙坚持着,他隐隐间觉察到五张六腑周围有着细小的肉眼难以觉察到的浊物漂浮着,他赶忙调动灵魂之力向着那些浊物席卷而去,然后将之震散开来。

随着药力的炼化,叶鸿的呼吸速率开始加快,从他的口鼻之中有着一丝丝黑色的浑浊物体飘散出来,他的脸色从一开始的涨红渐渐的恢复如初,心脏跳动间周身的天地灵力围绕他旋转起来涌入体内。

“呼”

当身体之中最后一股燥热平息之后,叶鸿睁开了眼,他将双手紧握成拳,用力的挥舞了几下,虽然与服用赤血果之前相比现在的他在力量上面并没有增加多少,但在丹田之中的那丝灵力却是比之前多了不少,他已然接近于第八层了,剩下的只是需要用紫息功来锤炼多出来的那些灵力,能够让他自由的支配。

接下来的几天,叶鸿一直深入浅出着,不过叶家上下不少人见到他却是异常的客气,想来应该是族比时的发挥让家族上下对他有了新的认识,同样的,做为叶鸿的父亲叶云志也经常会被安远镇中的一些中小势力的人邀请,毕竟现在的叶家自从宣布与何家联姻之后地位虽说相较以往没有多少变化,但在一些知情人看来,他们父子无疑已经是镇内炙手可热的人物了,尤其是在叶家族比上大放异彩的叶鸿,已然成为了安远镇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

当大街小巷还在谈论着叶鸿的异军突起时,这位话题的主人公却一连几天埋头在叶家的藏书楼里面。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26.赤血果 - https://yimouleng.com/2017/12/10/26/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