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石广场周围寂静无声,哪怕是一根针掉落在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踏踏踏”

这时,从高台之上走下来一个人,脚步沉稳径直朝着叶鹏走去。

“爹。”

叶鹏见到来人,颓废的脸上一下子变得极为恭敬的了起来。

“啪”

耳光声响起,在整个广场之中回荡着,不少人用手将嘴巴捂住,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而不少叶家之人,特别是对叶云飞的性情比较了解之人,都是知道这位叶家长子是出了名的护短,但更为重要的是做为叶家明面上的掌舵者的他对于叶家的名声十分看重,因此即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旦做出有损叶家门风的事情,他也决不手软。

叶云飞那平静脸庞上没有一丝波澜泛起,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被他给予厚望的儿子,过了半晌才开口说话,声音之中没有蕴含一丝感情:“鹏儿,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赢了不能骄傲,输了不能气馁,你忘了吗?”

叶鹏听到叶云飞的话心中顿时一颤,他知道自己今天的举动已是让父亲十分失望,虽然自小父亲对他十分疼爱,甚至有的时候不惜花重金购买灵药来帮助他修炼,但因此他平常更是不敢有半分的失礼行为,因为他明白,相对于实力,叶云飞更是看重为人。

“父亲,我错了。”

叶鹏低头说道。

“跟我说什么,你又没有对不起我。”

叶云飞的声音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凝视着叶鹏。

叶鹏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到叶鸿身边,躬身说道:“叶鸿堂弟,刚才是我失礼了,希望你不要怪罪,等下次族比之时我一定在向你讨教。”

叶鸿看着面见的叶鹏,原本获胜的喜悦忽然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了,这个时候的他忽然感到一些愧疚,虽然这叶林和叶鹏两兄弟与他有些过节,但总归都是一个家族的兄弟,想到这里,他连忙上前一步将叶鹏扶起,满怀歉意道:“叶鹏堂哥请起,这次的事都怪我,还望你多包涵。”

叶鹏站起身,倍感惭愧的摇了摇头,没有再和任何人说话,直接朝着人群之外走去。

高台上的叶重率先站了起来,然后在周围叶家长辈和贵宾的拥簇下来到了青石广场中央,他开着面前的叶鸿满是皱纹脸颊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喜色,他上前一步用力的拍在了叶鸿的肩膀上,苍老的声音从口中传出:“真想不到,我这个做爷爷居然也看走了眼,鸿儿啊,过来拜见你未来的岳父吧。”

叶鸿一听叶重的话脸上也难得露出害羞之色,但那当周围所有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时,他脸上的肌肉不由得抽搐了起来,双脚仿佛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

“哈哈,你叫叶鸿是吧,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见到叶鸿脸色涨红的站在原地,坐在叶重身旁的何正豪也站起了身快步上前仔细的打量着叶鸿,那种眼神似乎是在审视着自家孩子一般,但看他不时的点着头发出嗯呐的声音想来是对叶鸿颇为的满意。

叶鸿被何正豪紧紧的盯着,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两步,半晌才有些为难的说道:“爷爷,那个,婚约可不可以不要让我来啊,我看还是让叶鹏堂哥去吧,我还小。”

叶鸿的话如同惊雷般在周围众人的耳边炸响,那原本还一脸灿烂的何正豪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就好像嗓子眼儿里卡了根鱼刺似的。

“你这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

叶云志最先反应了过来,他走上前一巴掌拍子啊叶鸿的脑袋上,心中不由感到有些无语,安远镇不少人都抢着要当何家的女婿,可唯独到了自己的儿子这里却想要推脱。

“咳咳。”

叶重轻咳了一声,虽然不知道叶鸿为何有如此一说,但想到周围还有这不少客人在场,他赶忙环顾四周抱拳道:“感谢大家来观看我叶家的族比,既然族比已经结束了,那么老夫就不多留大伙了。”

叶重的话音落下后,周围那些人纷纷掉头离去了,三三两两的搭伴行走,彼此之间还在谈论着什么,看来今天过后叶家的族比将会是安远镇热议的话题了。

“别站在这里了,有什么话回大厅去说。”

叶重转过身与何正豪交代两句之后众人便纷纷朝着叶家的大厅走去,原本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冷清了下来。

叶鸿跟在了众人后面,仔细的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去做,到底怎样才能将这个婚约给推脱掉,至少联姻的人不能是他自己,他可不想背着这么个包袱,虽然不少人都说那何家的丫头长的非常的漂亮。

叶家的大厅里,叶重坐在主座之上,旁边是何正豪陪同着,下方两旁的椅子上则是坐着叶家其他的主事之人,叶家的一些小辈则站在后面。

“云飞啊,鹏儿怎么没在?”

叶重扫视下方,叶家三代众多子弟几乎全部汇集在了这里,可是唯独少了叶鹏。

“启禀父亲,我已经让鹏儿回去闭门思过了,这一次他的做法实在有损叶家脸面,我已命他好好的反省了。”

叶云飞站起身恭敬的说道。

“行了,年轻人嘛,冲动是应该的,你们兄弟几个不也是一样吗,年轻的时候打得不可开交的,可是如今不也丝毫没影响到你们的感情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别把事情想的太严重了。”

叶重瞥了叶云飞一眼,随后淡淡的说道,可是他的话确是让得底下坐着的叶云志和叶云博两人面上感到有些不自然,毕竟谁都年轻过,即便他们已是家族中的长辈,可这些不光彩的事情当着小辈的面说出口总会让他们有些不太舒服。

“鸿儿,你过来。”

叶鸿听得叶重的招呼后,连忙走大厅中的角落处走了出来,有些不情愿的站在了主座之前,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

“你刚才说不想当何家的女婿,这是为何啊。”

叶重凝视着面前的叶鸿,当见到后者那凝成八字形的眉毛后也是不由得一怔,难道做何家的女婿还委屈他了吗?叶重不禁如是想到。

“爷爷,我现在只想好好修炼,其他的事情不想去考虑,而且灵田划分不是要开始了吗,这一次说不定我也要出战,为家族分忧。”

叶鸿思索了一会,他觉得当着众多长辈的面不太好直接拒绝,因此就只好把修炼当作借口,更何况灵田划分本就是一件大事,更不要说现在赵家步步紧逼了,要是这次灵田划分叶家输了的话到时候说不得会对家族造成不小的冲击。

“这样啊,正豪贤侄,鸿儿的话倒是有些道理,你觉着呢?”

叶重偏过头看向一侧的何正豪询问道。

“是啊,那赵家现在的确是蛮横无理,据说这次又与奔雷武馆勾搭上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勾当。”

“那你的意思是……”

叶重闻言连忙追问着。

“这样吧,先让两个孩子把这事定下来,等到灵田划分结束后便让他们定亲,等待成年之后咱们两家联合办喜事,不知您意下如何?”

何正豪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扶手,过了好一会才吐出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字一顿的说道。

“嗯,何贤侄言之有理,一切等到灵田划分结束后再办也来得及。”

叶重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站在主座之前叶鸿听到这里,已是知道木已成舟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他现在只能抓紧修炼让自己的修为在进一步,等到那个时候也许他就有资格去改变这一切了。

“语嫣,过来,见见你未来的夫婿。”

这时,从大厅的另一处角落了走过来一个少女,她身着淡青色长裙,头发用一根银色的发簪系着,清秀的脸蛋上面有着两朵淡淡的红云升腾而起,澄澈的双目之中清波流转,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袖,指如葱根般纤细无比,她低着头一步步的走到主座前。

“爹,叶重爷爷。”

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少女的口中传出,空谷幽兰,如同黄鹂鸣叫般悦耳动听。

叶鸿站在原地,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入鼻中,他忍不住嗅了嗅,随后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身侧的少女。

“语嫣啊,这个是叶鸿,之前的比试你也已经见过了,叶鸿啊,这个是语嫣,你们认识一下吧。”

何正豪笑着看着面前的二人,他心里忍不住想着,自己的女儿长得这么漂亮,叶鸿这个小子应该不至于在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了吧。

“你好,我是叶鸿。”

叶鸿侧过身对着一旁的少女轻点了一下头,淡淡的说道。

“何语嫣。”

少女那悦耳的声音传入到了叶鸿的耳中,他感觉浑身的骨头似乎都变得酥麻了,不禁在心中暗自苦笑着,若不是他已是打算好要去外面闯荡,说不定还真的会应了这门亲事。

“对了,差点忘记了,这次的奖励还没给你呢。”

叶重说着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木制匣子,他一伸手放到了叶鸿的面前,后者顿时眼睛一亮,小心翼翼的接过匣子,看也不看就揣进了怀里。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