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高台之上的不少人都吃了一惊,特别是叶云志,原本在他心中对于叶鸿已是不抱有获胜的希望了,可没想到这一次后者居然占了上风,那原本被他所抛却的曙光一下子又亮了起来。

不远处,叶莹莹轻抚着肩膀,上面隐隐传来一阵酸痛,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情,在之前的交手中叶鸿明明可以一拳重创自己,但不知为何却在最后关头收了手。

“臭小子,还算你有良心。”

叶莹莹心中涌起,她似乎又见到了那个小时候谁都打不过,总是被别人欺负的爱哭鬼。

叶鸿转动了几下手腕,然后继续朝着叶莹莹走去,脚步轻盈但却不失节奏,每向前踏出一步身体如弓弦般紧绷着,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在心中正不停和疯老激烈的讨论着。

“小子,你刚才要是用波动拳打下去早就赢了,干嘛非得要留手?”

疯老似乎对于叶鸿的举动有所不解,在他看来既然是比试那就定然会有所损伤,更何况那个叶莹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弱女子,但实则也是一名淬体六层的高手,即便叶鸿那一拳打下去顶多手臂折断罢了,修养个把月就好了,但如今这种情况却是要多花时间和精力了,这对于下面和那叶鹏的比试来说颇为不力。

“行了疯老,莹姐从小对我像亲弟弟一样,平时没少出头帮我,若是换了别人我定然不会有所留手,但她不同,再说了我已经找到获胜的方式了,接下来顶多花些力气而已,没事的。”

叶鸿淡然的说道,在他看来只要能够获胜就可以了,他可不想伤到这个自小照着他的姐姐。

随着叶鸿身形的临近,那不远处的叶莹莹忽然将抚在肩膀的手放了下去,随后整个人的气息忽然间收敛了起来,纤细的手掌上有着一层淡淡的萤光泛起,脚下一顿,眨眼间的功夫便是来到了叶鸿的面前,一掌劈了下去,那凌厉的掌风宛如锋利的刀刃般刺得人面目生疼。

叶鸿的灵魂之力时刻注意着叶莹莹,当后者一掌劈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扭转开来,脖颈擦着那凌厉的掌风而过,几缕头发忽地掉落下来,那般模样如同是被利刃割开似的。

当叶鸿躲过了这凶狠的一击之后,他的手掌迅速的抬起,在周围之人略感意外的目光当中停在了叶莹莹的额头半寸处,有些无奈的道:“莹姐,你输了。”

这时,不远处的裁判见到这一幕后,顿时回过神来,高声呼喊道:“胜者,叶鸿。”

“哗”

周围的议论之声如同潮水般向四处扩散,他们之中的不少人依然对于场中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到十分的不解,为何那原本还占尽优势的叶莹莹仅仅被叶鸿打在肩膀上就失去了作战能力,被后者一招制住,而有些人则对这般变化表示理解,毕竟那叶莹莹是个弱女子,中了叶鸿力道十足的一掌后身体定然变得极为不适,要想再发挥之前的那种令人窒息的攻势已是不可能了。

“你这臭小子刚才对姐姐留了一手,还算有良心,既然这样做姐姐所幸成全了你,等到时候你成为何家女婿的时候可不要忘记我的帮忙哦。”

当叶鸿与叶莹莹擦身而过时,那俏皮般的话语忽然传入到他的耳朵之中,他愣愣的站在原地,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便是见到叶莹莹再次将手抚在肩膀之上,摇摇晃晃的朝着场边走去。

“哥,叶鸿这个家伙真的赢了,一会你对上他可得好好教训他一顿,别让他在这么得意下去,要不然以后我见到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林见到原本处在下风的叶鸿鬼使神差的获胜时,那原本还满是灿烂笑容的脸上忽然僵硬了起来,嘴巴张开,好像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放心,包在我身上,我这个做堂哥的会教他怎么做人的。”

叶鹏轻声说道,眼神深处有着一丝寒芒闪过。

“叶鹏对叶启山。”

当议论喧嚣之声渐渐平息时,站在场边的裁判高呼一声,随后叶鹏在周围那满含期待的目光中走向场内,他的脸上挂着和谐的笑容,所过之处不时的点头示意,那般模样好像自己依然是族比的头名。

当叶鹏走入场内时,对面不远处的一群之中走来了一个衣着灰袍的青年,这人便是叶启山,也是叶家外围子弟当中修为最高之人,往年的族比几乎都是他和叶莹莹与叶鹏争夺最后的头名,但每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但这并不妨碍叶启山在叶家之中的地位,毕竟论资质潜力来说他不在叶鹏之下,若不是后者仗着身为叶家长子长孙的缘故得到了大量的有助于修炼的灵药,那么或许这叶家后辈第一人的位置早就换人了。

“启山,没想到这次提前和你相遇了。”

叶鹏一拱手轻笑着说道,但他神经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因为他知道,面前之人的修为已是淬体六层的顶峰了,对于第七层也只差临门一脚,因此这场比试他不能有半点松懈。

“叶鹏哥说笑了,你依然达到淬体第七层,这场比试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启山不才,还望多多指教了。”

叶启山也拱了拱手,消瘦的脸庞上没有一丝波澜泛起,只是眼睛深处燃起了熊熊战意,他倒是要看看淬体七层到底有多厉害。

“开始。”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叶鹏率先出手,他的手掌五指弯曲,其上一道乳白色的光泽闪动着,一爪对着不远处的叶启山抓去,原本普通的裂地爪在灵力的催动下显得甚是骇人。

叶启山见到叶鹏一爪袭来,也不躲闪,脚尖一点地面,身体如同炮弹般弹了出去,双手不停挥动着掀起道道气浪,随着气浪的涌动一股排山倒海般劲风陡然升起,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对着叶鹏袭来。

当叶启山使出这套武技之时,周围不少人的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其中不乏眼界宽阔之人,一眼便是认出这套武技来历,正是叶家的几门压箱底的六品武技之一,叠浪掌。

叶鹏见到叶启山居然用出了叠浪掌时心中也是一惊,但他的身形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一爪抓在了那道气浪之上。

“噌……”

一股刺耳的声音传出,如同金属摩擦般让人听了不觉有些头皮发麻,已是有着不少人忍受不了这股噪音将耳朵堵上了。

爪印和气浪的碰撞没有持续太久,天地灵力与肉体的能量相比就好像萤火于皓月般的差距,这已不是人力所能比拟的了,当叶鹏将体内那少的可怜的灵力尽数涌入手掌之中时,那原本还显得坚硬无比的气浪如同纸糊的一般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随后口子越裂越大,片刻之后整个气浪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叶鹏的裂地爪将叠浪手所催生的气浪撕开之后,他体内的灵力已是消耗的七七八八了,毕竟淬体境的人还无法自由调度天地灵力,因此要想再次让体内拥有灵力的话,那么就必须在比试之后再次运转功法重新凝聚了。

“砰”

二人双掌猛地撞击到了一起,叶鹏的身体向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而叶启山则向后退了十数步最后才一个踉跄的停了下来,脸色苍白的如同大病初愈般。

“我输了。”

叶启山稳住身体之后脸色快速变换了几下,有些颓然的开口说道。

“承让了。”

叶鹏再次一拱手,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喜色,他现在要做的便是赶紧下场好好调息一番,虽说接下来的对手是叶鸿,但他觉得还是要小心一些,更何况之前的那股不安始终萦绕在心头,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

这个时候围观的人群主动的让出了一条道路让叶鹏和叶启山离开,刚才的战斗他们全都看在眼里,无论是二者之中的任何一人都不可小觑,因此在这些的眼中始终有着敬意,毕竟强者在任何地方都会受到尊重。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青石广场上忽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等待着最后的那场比试的开始,虽然说这场较量没有任何的悬念,但还是有着不少人期待着,那叶启山凭借着淬体六层的修为能够逼的叶鹏稍显狼狈,就是不知道这个叫叶鸿的是否有那等能耐了。

“比试开始。”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叶鸿站起身走入场中,耳边不时的传来阵阵私语,看起来这场比试看好他获胜的没有几个人了,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得向上翘起,待会可是会让这些人大吃一惊的。

叶鸿和叶鹏迎面而立,相互之间躬身一抱拳,便是各自向后退了两步。

“真没想到,我最后的对手居然会是你,叶鸿堂弟,这真是令我倍感意外啊。”

叶鹏淡笑着开口说道,看向叶鸿的眼神显得颇为和善,不了解的人看起来还以为他们是关系极好的两兄弟。

“叶鹏哥说笑了,我也只是运气好而已,刚刚要不是莹姐让了我一手估摸着你的对手就是她了。”

叶鸿洒脱的摆了摆手,似乎并未听出叶鹏话语之中的挖苦之意。

叶鹏眼睛微眯,双手自然下垂,片刻之间一股凌厉的气势自体内迸发而出,周身的长袍随风飘动着,手掌化作一道掌刃上面有着丝丝光泽闪动着,划破空气对着叶鸿的胸膛直劈而去,周围人见此不少人都惊呼了起来。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