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大院里,刺骨的寒风不停的搅动着,时不时的将地上的雪花掀起,但寒冷的天气在此刻并未打消院中观看族比的人群,相反的,这些人的情绪十分高亢,仿佛参加族比的是他们一般。

“嘿,这个叫叶鸿的小子实力不错啊,看来这何家的女婿到底是谁可还不见得呢。”

“你这话说的,你难道没瞧见那叶鹏吗,他的实力可是强横的很呢,这个叫叶鸿虽说看起来也是不错但与叶鹏比起来却还是差上不少。”

……

周围那些观战的人彼此之间议论着,他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便是此次叶家族比的最终胜者,换言之谁会成为何家的乘龙快婿,在大多数人口中叶鹏的呼声无疑是最高的,至于叶鸿虽说看起来也是不错,但总归不如前者在安远镇年轻一代拥有极高的声望。

“砰”

肉体撞击的声音传来,叶鸿的身形向后倒退了数步方才停下,目光的惊异的望向前方。在刚才那叶启程忽然使出了一种凡级五品武技旱地拳,这让叶鸿不小心吃了一个闷亏,显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家族之中不出名之人逼的极其狼狈让叶启程的心中涌上一股无名的火气,连压箱底的东西都用了出来。

“五品武技吗,这样正好。”

叶鸿眼睛微眯,手掌紧握间有着关节活动的声音传出,随后十指分散开来,指尖处有着淡淡的白芒涌现,由于周围的地面之上早已被厚厚的雪层所覆盖,因此并未有人发现这一幕。

“噔噔噔”

不远处的叶启程忽然快步的向前冲来,下盘平稳有力,每向前踏出一步都会有着响声在青石板上传出,他的速度很快但周身却没有一丝破绽露出,如下山的猛虎扑食般,双拳挥舞间带起阵阵破风之声,拳头还未触及到叶鸿身边,后者便是感觉到了其上那股汹涌的爆发力。

叶鸿的脚步快速移动着,身形忽地向后退去,可他的后退的速度却远远比不上叶启程冲来的速度,转眼间那两道拳影对着他的胸膛轰来,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

刹那间,叶鸿没有丝毫躲避之意,径直迎着拳影冲了上去,就在哪两道拳影堪堪要击在他的胸膛之上时,他的身体如同柳条般变得柔软无比,擦着叶启程的拳头而过,双手食指猛地戳在后者的手臂上面。

刺啦一声,叶启程的衣袖被戳开两道窟窿,他感觉手臂之上火辣辣了,提不起丝毫的力气,一股酥麻的之感传来,随后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叶鸿胜。”

当一旁的裁判见到叶鸿的手指停在叶启程的脑袋半寸之时,特别是后者那垂落的双臂已是宣示了此次比试的获胜者。

“承让了。”

叶鸿淡淡的声音从口中传来,只是此时他的脸色有一些苍白,说话时嘴角不禁轻轻扯动着。

“我输的心服口服,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仗着一些旁门左道才有如今的修为,现在看来是我浅薄了,下次有机会再来向你讨教。”

叶启程的脸上忽地一阵红一阵白,过了好一会才长吐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容。

“随时恭候。”

叶鸿也回以微笑,随后转身走向了一旁的空地处坐了下来,他刚刚坐下便是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胸膛不停的起伏着,额头之上冷汗直流。刚才虽说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叶启程的那两拳,但仓促间胸膛还是被那股拳风所擦到,五品武技必定是五品武技,即便的微小的擦伤也不是寻常的招数所能比拟的。

高台之上,叶重轻抚着胡须,浑浊的眼睛深处闪过了一丝异色,他着实是没有料到叶鸿居然能够将极灵指修炼成功,这套武技是他年轻时所得,那个时候的他也曾尝试过练习,但无奈以失败而告终,因为这套武技对手指的强韧程度有着极大的依赖性,如若不是大毅力之人根本不可能修炼成功,毕竟十指连心,常人是难以忍受那钻心般的疼痛。

可是,叶重绝对想不到叶鸿身体里有一件奇特的宝物,能够不知疲绝,不知痛楚的练习武技,若是他知道后者仅仅得到极灵指不到半年时间便修炼成功时,估计下巴都会惊得掉下来吧。

“叶鹏对叶峰。”

这时,场中再次传来一道喝声,紧接着半空之中忽地闪过一道人影,随后叶鹏那挺拔的身形落在不远处,他高昂着头脸上满是傲气,目光扫向叶家子弟时无人敢与之对视,当那睥睨的视线停留在一个妙曼的身躯之时,忽地变得火热了起来。

“何家的女婿,非我莫属。”

叶鹏抬眼看向对面,他的对手是同族的一位堂弟,可是与叶鸿不同,这个叫叶峰的并非是叶重的孙子,而是叶重的兄弟的后代,因此算来与叶鹏也算是堂兄弟关系,只是论起血缘关系来与叶鸿比起来还疏远了一些,但在他眼中这个叫叶峰的确是比叶鸿那个小子顺眼多了。

“叶鹏堂哥,请手下留情了。”

叶峰一抱拳朗声说道,话语之中已是将自己放于弱势一方。

“叶峰堂弟放心,我下手有分寸的。”

叶鹏洒然一笑,那副模样倒是有着一丝高手的风范在其中。

“开始。”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叶鹏一个闪身便是来到了叶峰的面前,随后一掌劈下,手掌之上有着淡淡的光泽包裹在其上,那是体内融合了灵力后所带起的波动。

“淬体第七层嘛,果然啊。”

叶鸿见到场中的一幕,喃喃自语,看来这个家伙虽然很让人讨厌,但是论起实力来却是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叶峰见到叶鹏那泛着光泽的手掌后,心中顿时一沉,原本还有的那一丝侥幸瞬间化为乌有。由于在之前的比试中叶鹏并未倾尽全力,因此便是有人猜测他到底有没有突破到淬体第七层,叶峰便是其中之一。

“只能止步于此了吗,真是不甘心啊。”

叶峰心里无奈的感叹了一句,但他依然咬着牙硬生生的与叶鹏对了一掌,登时便感到手臂之上一股巨力传来,紧接着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一下子倒飞了出去,看那模样若是没人出手阻挡的话说不得便会撞击到人群之中去,到时候没准还会造成一些误伤。

“唰”

正当叶峰的身形极速的向着不远处观战的人群抛飞过去之时,叶鹏的身形几个闪动对着前者飞奔而去,在周围人惊恐的呼喊之中来到了叶峰的身后,随即轻抬手掌按在其后背之上,将那道原本抛向人群的身体停了下来。

叶峰稳住身形之后,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呼吸着,过了好一会才有些踉跄的站起身,脸色苍白的对着叶鹏苦涩的一笑:“多谢叶鹏堂哥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的话我今天非的甩个重伤不可。”

“诶,叶峰堂弟这话说的,要怪就怪我这个做哥哥的,我见堂弟实力颇高,因此便只好全力以赴,哪曾想对于刚刚突破的身体在力道上控制有些生疏,这才出了这个岔子,不过好在没出什么大事情,希望叶峰堂弟莫要怪罪于我这个做哥哥的啊。”

叶鹏满是歉意的说道,只是在眼睛深处闪过了一丝自得之色。

“胜者,叶鹏。”

这时,一旁的裁判也走了过来,他见到叶峰除了脸色了稍显苍白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因此便高声宣布了此次比试的胜者。

周围观战之人此时看向场中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热切了起来,特别是那些在叶峰身后之人,刚才若非叶鹏出手或许此时已是酿成事故,因此都略带感激之色的看向后者,其中不乏一些少女,她们脸色绯红,就仿佛刚才叶鹏那潇洒的身形一下子印在了她们的脑海里,久久挥散不去。

叶鹏挺着胸从场中走了下去,脸上虽说并未流露处多少得意之色,但周围人时不时传出的夸赞还是让他的心中感到十分的舒畅,当路过叶鸿身旁时轻蔑的扫了后者一眼。

“这个混蛋。”

叶鸿不禁眉头皱起,刚才的一幕虽说事发突然,但对于叶鹏这个人秉性还算了解的他可是知晓,这个家伙可是无利不起早,他估摸着叶鹏只是想要在众人面前炫耀一下罢了,不过倒是苦了叶峰沦为了这场戏的配角。

“小子,你还不赶紧好好调息,你也看到了,刚才那个叫叶鹏的实力可不比你若,别到时候翻了车,把那娇滴滴的小美人拱手送给人家了。”

这时,疯老那戏谑的声音忽然在叶鸿脑中响起,言语之中还带着一丝笑意。

叶鸿翻了翻白眼,在心中哭笑不得的道:“疯老,我要战胜叶鹏可不是为了当什么何家的女婿,我只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个自傲的家伙,另外那枚三品灵药嘛,嗯,这个到是我想要的。”

“切,小子,你可真不识好歹,别人送上门的美女都不要,想当年老夫我年轻的时候……”

疯老那喋喋不休的话语如同炮弹般接二连三的窜进叶鸿的脑中,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丝毫不理会老者的吹嘘,目光再次向场中望去。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