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大院的青石广场中央,两道身影正不停的交错着。

叶鸿和叶启程已经交手近百余招了,明眼人早已看出了明道,那叶启程虽然招数唬人,但却并未取得什么实质性的优势,反观叶鸿那闲庭信步般的举动分明在告诉对手:我只是在陪你玩玩罢了。

“呼呼。”

叶启程退后了两步,呼哧带喘的望着前方,他心里已是明白,对面这个叫叶鸿的家伙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对方迟迟没有将他击败只是为了拿他练手而已。

叶鸿站稳身形揉了揉微红的拳头。刚才的交手他故意没有使用任何的武技,只是凭借基础的拳脚来和对方迎战,这倒不是他瞧不起叶启程,而是现在的他迫切需要一个磨刀石来磨练自己,因为不论是叶莹莹也好,叶鹏也罢,他们都拥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这是目前他所欠缺的。

“差不多了,这个家伙已经没有什么可供我磨砺了的。”

叶鸿眼中寒光一闪,双腿微曲猛地向后一蹬如同离弦的箭冲向对面的叶启程。

“波动拳。”

随着他的一声低吼,一道奇异的波动自拳头之上震荡开来。

“砰”

叶启程仓皇间用双手硬接下了叶鸿这一拳,身体一下子抛飞了出去摔倒了不远处,将地上的尘土都掀了起来。

“咳咳,我输了”

叶启程狼狈的站起了身,剧烈的咳嗽着,随后从口中挤出了三个字。

“承让了。”

叶鸿拱手说道。

“没什么可承让的,技不如人而已,刚才多谢你留手了。”

叶启程的双臂之上传来阵阵酥麻之感,刚才要不是最后关头叶鸿突然收手,说不得他的胳膊也会像上次叶林那样,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族比还在继续进行着,经过了小半天的角逐,最后场中只剩下了八个人屹立在那里,他们之中修为最低的也已经达到了淬体五层的顶峰,而为首的叶鹏虽然没有展示出他真正的实力,但在场的人都明白,这次的冠军非他莫属了。

这个时候,前方高台上的叶重笑着站起身朗声说道:“你们几个是我叶家后辈之中的佼佼者,这一次和往常一样,最后的胜者能够得到家族所赐予的宝贝,三品灵药,赤血果。”

叶重的话音刚一落下,下面站着的八个人眼中顿时迸发出热切的光芒,叶鸿的心中更是猛地一跳,服用过碧灵参的他可是非常明白,二品灵药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已是有着洗练般的效果,更不要说是三品了,若是他最后得到这枚赤血果,即便是保守估计,最多三个月的时间他便能再次突破,等到时候灵田划分之时他定然能够给那赵家一个惊喜。

“看来这一次族比我又多了一个获胜的理由了。”

叶鸿不禁如是想着。

叶重看着下方几人,待得他们冷静下来之后又继续说道:“这一次的族比我叶家很荣幸的请来了何正豪贤侄,并且,我叶家会在族比之后与何家正式联姻,这次族比的获胜者则会成为何家的乘龙快婿。”

“哗。”

这一次不光是场中的几人,周围那些观战的来宾也一下子热议了起来。叶家与何家联姻,这个消息要是传了出去对安远镇来说无疑是一个重磅新闻,特别是对于赵家来说,以后想要再针对两家做些什么文章的话可就得掂量掂量了,安远镇会将比从前更加热闹了。

当叶重的话音落下时,叶鸿心中刚刚那股冲天般的豪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眉头紧锁着心里不禁暗自琢磨了起来。

与叶鸿的愁容截然相反,此时的叶鹏意气风发,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成为何家女婿,两家联合办喜事时那种场面,最为重要的是,那何家的何语嫣……,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似是有着口水流了下来。

“好了,不多说了,你们几个歇息一会,然后继续进行族比。”

叶鸿坐在一快碎石上面,右手托着下巴不知在想什么,这时,他的肩膀被一个雄厚有力的手掌按住,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臭小子,你的修为什么时候进步的这么快了。”

“爹。”

叶鸿转头看去,叶云志正一脸笑容的望着自己,他略显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有些失措的道:“那个,运气好,在大山了得了株灵药,侥幸又突破了。”

“是嘛,什么灵药这么神奇。”

叶云志听完之后似乎也来了兴趣。

“碧灵参。”

“碧灵参?看来你运气真的不错。”

叶云志啧啧称赞着,随后他的目光便的深邃起来,道:“鸿儿,跟爹老实说,你这次有多少把握能够赢那叶鹏。”

叶鸿闻言低头不语,片刻后才有些不肯定的说道:“如果叶鹏没有突破到淬体第七层的话我还有些把握,但若是他突破的话就难了,爹你也知道,六层和七层的差距。”

“这样啊。”

叶云志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爹?”

见到父亲的模样叶鸿感到有些好奇,在他的记忆中,自小到大都没见到过叶云志有这般失落的表情。

“没什么,只是有些可惜,那何家的丫头我昨日见过了,是个美人坯子,要是你成为了族比的获胜者,娶到这样的媳妇,我和你娘都会倍感安慰啊。”

叶鸿目瞪口呆的看着父亲,待得回过神来之后才稍显无奈的说道:“爹,我还小。”

“好了,爹也只是说说罢了,族比你尽力便是了。”

当太阳高挂天空之时,叶家大院再次的热闹了起来,此时周围观看族比的人正纷纷议论着叶,何两家即将联姻的消息,与这相比,叶家的族比早已失去了吸引力。

“叶鸿对叶启民。”

随着一声高呼传来,叶鸿连忙走入场内,这次的对手是淬体六层,虽然这等修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没有多少挑战性,但他并未打算过早的暴露实力,因为他想要看看,当自己展示出淬体七层之时,那叶鹏的脸色会是怎样的精彩。

“开始。”

随着声音落下,叶鸿率先出手,他明白,这一次的对手不同于刚才,淬体六层的强悍他可是深刻明白,若是想要在不暴露真实实力的情况下赢得比试,必须要占得先机。

“波动拳。”

熟悉的招数再次施展,经过半年多的苦修,波动拳俨然成为了叶鸿的杀手锏,虽然只是一品武技,但是在他手中却能发挥出媲美二品武技的威力。

对面那个名为叶启民少年在刚才已是见识过了叶鸿这一击的威力,他自问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接下,因此他身体突兀的跃起在半空之中一个盘旋落到了不远处。

“劈风掌。”

一道劲风从叶启民的双掌之中流窜而出,正是那日叶鹏所施展过的三品武技,劈风掌。

掌刃劈在拳头之上,叶鸿的身体迅速扭转着,身子向后倾斜左脚猛地一踏地面,在原地一个倒转将力道全部至于右腿之上,一脚踢了出去。

那叶启民显然没有料到叶鸿的动作转变的如此之快,刚刚后者的那一拳震得他手掌虎口发麻,手臂之上一时提不起半点力气,身形才刚一站稳耳边就传了呼啸之声。

“砰”

叶鸿的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叶启民的胸膛之上,虽说后者在最后一刹那用双臂抵挡住了这一击,但他自信这一脚的威力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自从叶鸿得到那件奇异的宝物之后,每当夜晚来临进入睡梦之时他都会不由自主的进入那个空间修炼,虽说一开始的潜意识里边他并不清楚这种情况到底因为何故,但疯老的出现以及灵魂的修炼已是让他明白,在那个神秘的空间之中修炼不会有着丝毫的困倦,因此他的武技修炼的速度并非常人所能理解的,虽说欠缺一些实战的经验,但叶鸿自信,对于战斗的技巧上没有任何同龄人能与现在的自己相比。

青石广场之中,叶启民手捂着胸口嘴中,呼吸急促,苍白的脸颊上隐隐有着一丝异样的殷红,望向前方的眼神变得极为凝重,因为他知道自己几乎已经没有任何的胜算可言了,刚刚短暂的交手他尽落下风,特别是对面之人并非叶鹏和叶莹莹。据说这个叫叶鸿的家伙据说前段时间才被雷给劈了,据说那个时候的叶鸿才不错淬体第三层而已,怎么如今却如此厉害了,难道是家族给其珍贵的灵药了吗?

叶启民一边想着,心中忽然升腾起了一股莫名的无奈,他早年父母双亡这才成为了叶家的外围子弟,因此在心中始终憋着一口气想要去证明自己,但当他发现面这个原本在家族之中修为倒数的叶鸿实力已是在自己之上时心中不免变得有些偏激,认为后者只是仗着是家族的血脉子弟罢了,却是忽略了在刚才的交手中在搏击的技巧上尽落下风之事。

“哥,叶鸿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连叶启民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一旁观战的叶林目瞪口呆的望着场中的情况,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苦涩,看来以后见到叶鸿要绕着走了。

“哼,那又如何,这个小子就算赢了叶启民又能怎样,到时候我会让他明白,淬体六层和淬体七层之间那难以逾越的差距。”

叶鹏眼中寒光一闪,冷声说道。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20.热身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9/20-%e7%83%ad%e8%ba%ab/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