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叶家的家宴还在热烈的进行时,叶鸿则早早的离开了宴席回到了住处。他盘膝坐在床上,双目紧闭着,体内紫息功极速圆转着,若是能够从他的身体之内观察则是会发现,正有一股无形的波浪在他的体内不停的流转着,所过之处将一些杂质迅速的震散。

“呼”

良久之后,叶鸿睁开了眼睛,身体早已被汗水浸湿,周身的毛孔有着些许淡黑色粘稠体,那正是刚才的那股波浪所震散的污浊之物,他将衣服脱下,掀起面前早已准备好的热水清洗了起来。

清洗完身体之后,叶鸿再次盘膝坐在上,双目紧闭,呼吸放缓,脑海深处一丝丝魂力渗透而出,在房屋之中蔓延开来。

随着魂力的涌现,叶鸿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房屋之内的诸多陈设,紧接着他牙关轻咬,那股无形的能量瞬间穿过墙壁,弥漫到了屋外,穿过地上厚厚的雪堆深入到土地里。

将魂力收回,叶鸿睁开了眼,他将双手放在面前,仔细的打量着。仅凭肉眼观察只是能够看见略显白皙的手掌上的道道纹路,但当动用一丝魂力时便是能够发现手掌上那细小的毛孔,以及肉眼难以察觉的尘埃。

“疯老,你说我还有多长时间能够成为真正的魂师啊。”

“小子,你这个问题已经问了不下十次了,老夫都懒得回答你了,再告诉你一次,最早半年,最迟也要九个月左右。”

疯老那略显不耐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还要半年啊,这么久。”

叶鸿颓然的躺在床上,无奈的叹了口气。

“行了小子,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要是有足够的钱买一些对灵魂有益的灵药,那这时间倒也可以缩短不少。”

“可是,我没钱啊。”

叶鸿有些苦恼的抓着头发,一脸的愁容。

“那就不是老夫的事情喽。”

“算了,不想了,现在首要的事情是明天的族比,该是我一鸣惊人的时候了。”

将一切的烦恼抛却,叶鸿进入到了睡梦之中。

翌日,昨天热闹的家宴带来的喧嚣还未散去,叶家大院之中又再次的掀起了另一场盛宴,族比。叶家每到年关之时便会对后辈子弟们进行一次考核,这不光是为了激励那些晚辈们努力修行,更为重要的是要给到此观摩的诸位客人们展示一下,叶家后辈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些人明白,叶家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合作起来才会更加有底气。

青石铺成的广场上,此时已是围满了人,而在人群的前方有一个高台,上面坐着的正是以叶重为首的叶家长辈。只见叶重率先向前一步,一道浑厚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诸位,今日是我叶家的族比,老夫感谢各位能够赏脸来到这里观看,好了,不多说废话,族比开始吧。”

叶重的话音落下,周围顿时人头攒动,紧接着数十道身影从两旁的过道快步走向场内,分散着站开,随后从最前放的主座上面走下来一个人,他的手中端着一个木匣,里面放着数十张纸条,场中的叶家子弟纷纷上前从中抽取一张。

“二十号。”

叶鸿看了手中的号码,这么说来,他的对手就是十九号了。

待得抽签完毕,场中的叶家子弟各自散开,只留下了两位将要对决之人。

叶鸿站在一旁,观看着场中两个淬体第四层境界的人正激励的互搏着,他打了个哈欠,以他现在的实力,可以说一招便可将二者任意一人击败。

“叶鸿,听说你前段时间将叶林的手给打断了,还跟叶鹏起了冲突,有这事没?”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入叶鸿的耳中,他偏头看去,一个身着紧身裘皮长裙的妙龄女子走来过来,她一头短发,清秀的脸颊上透着着一股英气,纤细的身材在裘皮的包裹下显得妙曼多姿。

“莹姐,好久不见了。”

叶鸿笑着和女子打着招呼。

女子名为叶莹莹,是三叔叶云博的独女,今年十六岁,修为已经达到淬体第六层,是叶家后辈之中仅此于叶鹏之人,在家族之中的兄弟姐妹中与叶鸿关系最为的亲密,小时候没少帮叶鸿出头。

“是啊,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这臭小子居然这么厉害,我还记得小时候你经常被叶林揍的直哭鼻子呢。”

叶莹莹走到跟前,笑吟吟的说着,只是话语之中满是戏谑。

叶鸿闻言脸不禁一黑,虽说这是实话,但他总归是觉得有些挂不住脸面,可是,如今的他早已今非昔比,风水轮流转,以后只会是他揍叶林,至于后者,估计再借给其一个胆子也不敢像从前那样了。

“莹姐,你这次是不是要争那第一名啊。”

叶鸿连忙岔开话题,问道。

“得了吧,往年的第一名都会是叶鹏,我可没什么兴趣,更何况……”

叶莹莹说着,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那何家这次准备与咱们叶家联姻,估摸着应该就是这次族比的胜者了吧,所以说,叶鹏那家伙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联姻?”

叶鸿一愣,随即似是明白了什么,怪不得昨天的家宴规模有些隆重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喂,你有兴趣没,我听说何家这次来的可是个大美女哦。”

叶莹莹用肩膀轻轻地撞了一下叶鸿,脸上满是戏弄之意。

“额,算了吧,我还小。”

叶鸿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只是在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原本这次他还想要打败那叶鹏,如今看来事情似乎有些复杂了。

“二十号。”

忽然,场中的一道喝声让叶鸿一振,随即他脚步一动跃到了场中。

“开始。”

叶鸿抬眼望去,他的对手是一个名为叶启程的少年,修为应该是淬体五层,这样的实力对于他来说也只够热热手的。

那个叫叶启程的少年一见到对手是叶鸿也是怔了怔,在他的记忆当中叶鸿的修为不过才淬体三层而已,就算过了半年左右的时间,也顶多到达第四层,更何况,他可是听说过面前这个倒霉的家伙可是被雷劈过的。

“你放心吧,我会手下留情的。”

叶启程淡笑着说道,言语之中满是自信。

“额,好,那多谢了。”

叶鸿有些纳闷,这个家伙到底哪来的自信。

“嘿。”

叶启程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双手成爪,迎面对着叶鸿抓来,刺耳的摩擦之声在后者耳边回响。

“裂地爪么。”

叶鸿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所施展的武技,正是二品武技裂地爪,这套武技并不是很难修炼,但却需要惊人的毅力。因为要想将这裂地爪修炼成功,必须要对双手的十指进行锤炼,这一点和叶鸿的极灵指倒是有些相似,但相较于极灵指,这裂地爪对手指的依赖性还是略差一筹。

双爪转眼间就到了叶鸿的面门处,他一个扭动,身体似拉满的弓一般弯曲下来,下盘平稳有力,直接避过了这势在必得的一击,随即他一掌拍向对方,凌厉的掌风吹得叶启程衣衫飞舞。

“砰”

二人双掌相对,令人奇怪的是叶启程退后数步才停下,而叶鸿却纹丝不动的立在了原地。

“你……”

叶启程一脸震惊的望向叶鸿,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之人,实力似乎还在他之上。

高台之上,叶重看着下方不远处的对决,苍老的脸庞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他偏头看向身旁的叶云志,道:“云志啊,没想到啊,鸿儿的实力居然进步的如此之快,看来你这个做父亲的平时没少教导他呀。”

叶云志闻言心中倍感汗颜,虽说他知晓叶鸿到达淬体五层的境界,并且又去山林之中苦修了一段时间,可即便这样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实力已经这般强横了,但面上还是略显谦虚:“父亲谬赞了,这臭小子是运气好罢了,前一阵子老三给了他两枚洗元果,这才有所精进。”

“诶,二哥这话说的,洗元果只是一品灵药,又能增加多少修为呢,我可是清楚的很啊,你这宝贝儿子有多么的努力。”

叶云博这时插口为叶鸿打抱不平,他在后者进山修行的这段时日可是一直在暗中观察,所以对于这个侄子有如今的修为可是丝毫都不意外。

“呵呵,这样看来我们何家未来的女婿似乎又多了一个人选啊。”

这时,叶重身旁那位姓何的中年忽然笑着说道。

“那可不一定啊,我可是听说鹏儿在前段时间已是突破到了淬体第七层,你我可都明白,淬体六七层之间的差距。”

叶重虽说对叶鸿的实力精进很是诧异,但对于最后的胜者是谁倒是没有丝毫的怀疑。

“父亲言过了,鹏儿也只是岁数占优而已,若他和叶鸿侄子一个年纪,肯定不是其对手的。”

叶云飞饱经风霜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波动,表情却始终很是淡然,若是了解他的便是知晓,这位叶家实质上的话语人平时那雷厉风行的性格可是与面上截然不符。

“你们啊,一个个都这么谦虚,算了,还是继续看这两个小子的对决吧。”

叶重轻抚着花白的胡须,看起来几个儿子谦虚的话语似乎让老人家很是满意。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19.族比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9/19-%e6%97%8f%e6%af%94/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