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去冬来,转眼间来到了年底,安远镇上大雪飘飞,宽广的街道上早已被厚厚的雪覆盖住了,一眼望去,白蒙蒙一片。

此时的叶家大院热闹非凡,每年的这个时候不管是在外奔波的家族老一辈之人,亦或是在镇中忙碌的小一辈,都会在这个时候回到叶家大院之中。此外,还会有着不少与叶家交好的家族或是势力来到这里,相互之间寒暄客气,彼此联络一下感情,以便在下一年里继续合作。

叶家在安远镇之中地位很高,这不光是因为叶家是镇内的三大家族之一,更为重要的是与其他两家比起来,叶家老祖的出身低微,因此,整个家族上下并没有什么傲气,平时与人交往时也是异常和气,这就使得叶家之人的口碑在安远镇之中颇高,不少的小势力,小家族都愿意与其合作。

“嘿,哈。”

叶家大院外的树林之中正有着大喝之声回荡着,喝声悠扬具有穿透力,将两旁树叶之上的雪花震得落了下来。

将一套基础的拳法打完,叶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身上的兽皮袍子随风舞动着,他将双手伸出紧握成拳,丹田之内的那一丝灵力灌入手中,一个跨步轰向了不远处的一颗碗口粗的大树之上。

“咔嚓”

大树应声而断,缓缓的砸在了地上,溅起大片的雪花。

叶鸿收了拳,脸上洋溢着笑容。这段时间他已经将紫息功修炼成功,并且稳固住了淬体第七层的境界,开始对内脏的锤炼,只是这一步的困难程度超乎了他的想象。

虽然叶鸿心中早已有了准备,但是内脏的薄弱还是让他有些苦恼,他每次试图将丹田之中的那一丝灵力朝着体内的五张六腑融入时,便会感到气血翻腾,大脑一阵眩晕,吓的他赶忙停手,生怕慢了一刻给身体留下什么后遗症,看来这锤炼内脏不时一时半刻就能成功的。

这时,一道灰色的影子在半空之中一闪而过,片刻落在了叶鸿身前不远处。

“呜呜”

一只通体灰色后背之上有着一簇亮眼银毛的小狼正低吼着走跑过来,伸出粉色的舌头舔舐着叶鸿的手掌。

“小银,你又跑哪里去了。”

叶鸿拍了拍小狼的脑袋,轻声道。

由于小银的存在实在是有些惹眼,因此叶鸿并未把它放在叶家院落当中,而是让它自行在这片树林之中成长,树林之中偶尔有些野兔,山鸡,正好可以给它打打牙祭。

“该回去了。”

叶鸿自语了一句,随后对着树林之外走去。

当叶鸿回到大院门口时,原本空旷的院外正有着数辆马车正停在那里,上面摆放着不少的货物,正有人一件件的从上面卸下,搬运至院内。

“大伯?”

不远处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正指挥着众人搬运东西,那人看起来四十岁上下,脸上始终有着如沐春风般笑容,双鬓之上已是有着些许白发,脸上的皱纹彰显出了他的沧桑。

此人就是叶鸿的大伯,叶云飞,也是叶家目前的实质掌权人,因为叶家老爷子常年闭关,因此叶家的大小事宜全是他一人处理,可是说叶家能有今天的发展他功不可没。

叶云飞的修为在弟兄三人之中排行末尾,但他的谈吐颇为不凡,家族之内大大小小的生意几乎全靠他一人打点,甚至在外人眼中,他俨然就是叶家的族长了。

虽说与叶林,叶鹏两兄弟有些不和,但叶鸿的心中对这位很少见面的大伯却始终有着敬意,不论如何,叶家的发展离不了他,即便有的是有叶云飞经常将一些有助于修行的东西拿给自己的儿子使用,但这也无可厚非,毕竟那是自己的孩子。

当叶云飞怀抱着东西迈进大门后,叶鸿也悄然的走了进去。大院之中的青石广场上面早已摆满了圆桌,每张桌子旁边多放着十几把椅子,正有人端着刚刚烧好的菜肴往桌上摆放。

叶鸿看着面前不远处这壮观的场面,一时间也愣在了那里,这不是叶家第一次举行年会了,只是与往昔相比,这一次的排场的确是有些大了,莫不是要请了什么人?

“鸿儿,过来。”

正当他发愣的时候,一道呼喝之声响起,叶鸿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与人攀谈的叶云志正在招手示意着,他连忙快步走上前去,低头说道:“爹。”

正和叶云志谈话的是一个面容威严的男子,他将目光放到叶鸿身上,嘴中夸赞道:“云志老弟,这是令郎吧,不错,一表人才。”

叶云志闻言,笑着谦虚道:“诶,哪里,何兄这话说的让我父子二人汗颜啊。”

“何兄,难道?”

叶鸿听到父亲称呼男子为何兄,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这个时候,从叶家大院深处走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满面红光的老人,老人衣着素袍,慈眉善目,只是双目之中有着一股无形的穿透力,扫向众人时那威严的目光让人不由得心中一颤,此人便是叶家的族长,也是安远镇中赫赫有名的高手,叶重。

叶重一出现,那原本还在椅子之上坐着的叶家众人纷纷站起身,退到一旁,一些客人们也主动的走上前与老者打着招呼。

叶重径直走到了与叶云志攀谈的男子身边,笑着道:“何贤侄,你家老爷子怎么样啊,身子骨还算硬朗?”

那人一见到叶重连忙躬身行礼,待得身子站直后,方才笑着回答说道:“叶伯父这是哪里的话,家父身子骨可硬朗的很呢,他跟我说还期盼着什么时候能再跟您老人家交手呢。”

“哈哈,不行了,老喽。”

叶重闻言抚着胡须大笑着,随后他偏过头,对着身后的叶云飞说道:“云飞啊,人来的差不多的话就开始吧,要不然一会菜都凉了。”

“是,父亲。”

叶云飞应和一声,随后他双手抱拳环顾四周高声说道:“各位亲朋好友,今日是我叶家的族会,略备薄酒,大家吃好喝好啊。”

周围那些客人也是笑着回应着,随后各自坐回座位之上,宴会这就算开始了。

叶鸿与叶家的几位小辈坐在另外的一张桌子上面,他的对面就是叶林,叶鹏两兄弟,此时的叶林正一脸不忿的望向叶鸿,当见到后者举起拳头晃了晃时,瞬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低下了头,不敢再于其对视了。

“哥,等明天得族比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替我教训教训叶鸿这小子。”

叶林偏头对着一旁的叶鹏恶狠狠的说道,当见到后者正一脸痴呆的望向不远处时,他先是一愣,随即也抬眼看去,只见在另外一张桌子上正坐着一名长相清秀的女子,看起来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瓜子般的脸颊白皙透红,乌黑的秀发直至肩膀处,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不停的流转着,她正与身旁之人说笑和,脸上那迷人般的笑容登时让周围的叶家子弟直咽口水。

“好漂亮的女孩儿啊。”

叶林的嘴角有着口水流出,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前方,一不小心眼珠都会掉落在地。

“二弟,你刚才叫我?”

叶鹏回过神来,刚一转身便见到叶林那如痴如醉的样子,顿时大怒,一巴掌拍在了后者的后脑勺上,怒声说道:“你小子,看什么看。”

叶林揉了揉脑袋,尴尬的笑了笑。

“你刚才说什么,嗯?”

“哥,我说你明天一定要帮我教训教训叶鸿那小子,太嚣张了他。”

叶林气呼呼的说着,瞪大了眼睛瞥了叶鸿一眼。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叶鹏应了一声,随即将目光再次放到了对面的那个女孩身上。

这时,坐在最中间的桌子主位之上的叶重站起了身,手中端着酒杯,环顾四周,笑吟吟的说道:“感谢诸位来到此参加我叶家的家宴,我在这里先敬大家一杯。”言罢,一饮而尽。

周围那些人,不论是到来的客人也好,叶家的族人也罢,都纷纷举起酒杯,一口饮下。

“啊,真辣。”

叶鸿吐了吐舌头,口中不时的传出火辣之感,体内的血液翻腾着,他的面色潮红,后背已是有着热汗冒了出来,放眼望去,这一桌的叶家小辈除了叶鹏之外,几乎个个都吐着舌头,眉头紧皱着。

叶重坐下之后,家宴正式推向了高潮,说笑声,谈论声此起彼伏,整个院落之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叶家的长辈,特别是一些主事之人,他们正陪着身旁的客人劝着酒,这个时候,往往是拉动关系的最佳时刻。

在最中间的主座之上,叶重正和刚刚与叶云飞谈话的那名中年男子说着什么,他们的视线时而扫向叶鸿这边的叶家子弟这里,那个被叶云志称之为何兄的男子看向这些子弟的眼神之中颇具审视之意,仿佛那不是叶家子弟而是他自己的后辈似的。

叶家的家宴一直持续到深夜,酒香菜香混合在了一起充斥着整个青石广场,推杯换盏之声在整个大院之中蔓延,即便是是在百米之外都能够听见这热闹的声音。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18.家宴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9/18-%e5%ae%b6%e5%ae%b4/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