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静的林间,叶鸿摇晃着身形踩在松软的泥土之上,浑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一般,后背之上传出火辣辣的疼痛感,并迅速蔓延到全身各处。

叶鸿要紧牙关,每走一步都很是费力,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无论走的多么艰难,他始终没有倒下,相反,随着走都距离的增加,身体各处的肌肉和骨骼之中有着强横的力量涌现,这般变化令他一喜,随即加快了脚步对着叶家大院掠去。

一间空旷的房屋之中有着朦胧的水气弥漫,仔细看去正有一巨大的木桶摆放其中,里面正有着一个人影。

三个月没有浸泡药浴,叶鸿几乎快要遗忘了这种温热,舒缓的感觉了,他眯起了眼睛,享受着浴水的洗礼,原本还酸痛难忍的身体,此时如同几天没吃饭的饿汉见到食物般竭力汲取着水中的药力。

“疯老,你说我按照今天这样修炼能否在年关前顺利突破吗?”

叶鸿将身心放缓后,开始和疯老交流起来。

“小子,你现在已经是到极限了,依老夫看你最好休息两日,至于何时突破嘛,只要你用心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叶鸿闻言点了点头,将双眼缓缓闭上,身体放松,周身尽数没入到了水中,只是在心底暗自下定了决心:叶鹏,等到年关之时,你这叶家后辈第一人的位置,该换换了。

休息了两天后,叶鸿再次叫上了叶启天对他进行一顿棒击,随后再休息,再接受棒击。在这种循环之中,叶鸿已经感觉到身体之上的肌肉较之之前相比结实了许多,力量更是增加了近两成,这般变化让他笑的合不拢嘴,他明白,突破之事已是之日可待了。

“该是去藏书楼拿取功法的时候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划破天际,穿过厚实的云层抛洒向大地之时,叶鸿正踏着结实的步伐,对着藏书楼的方向走去。

推开大门,如同上次一样,一眼望去楼内昏暗无比,几只烧的残余的蜡烛挂在墙上,迎着恍惚的烛光,叶鸿走了进去。

“是你啊,我记得你是云志的儿子吧。”

刚一迈入藏书楼,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叶鸿一怔,随后他偏过身,低下头恭敬的说道:“九爷爷好。”

这时,从一处阴暗的角落之中传来了脚步声,片刻之后,一道苍老的,有些驼背的老人走了出来,他看向叶鸿,略显浑浊的双眼之中闪现着异样的光芒。

“你,来这里做什么?”

“回九爷爷的话,我已经到达淬体第六层了这次来这里是想要拿取功法,为第七层做准备,另外,我还想再寻得一部武技。”

叶鸿一躬身,话语之中满是恭敬之意。

“哦?淬体第六层,我记得你上次前来时才不过第四层吧,看来你很努力,并且运气也不错啊。”

老者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容,他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略显破旧的书架,道:“跟上次差不多,武技你自己去挑选吧,至于功法,等你挑选完武技来我这里便可。”

老者刚才的话语让叶鸿一惊,还以为对方看出了什么,不过好在,如今的他已不是三个月前的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郎了,他对着老者一躬身,随即走向了书架。

与上次挑选下品武技的书架相比,这一次的书架略显矮小,并且上面摆放的书册也很稀薄,只有寥寥十几本,叶鸿将书册拿起,看是一部部的翻越起来。

随着书册的翻越,叶鸿暗暗感到吃惊起来,这十余部书册居然全都是四品以上的武技,最高的已是达到六品,他的双眼放光,翻动书册的手指也变得倍加小心起来,生怕把这些宝贝给弄坏了。

“太极手,凡级六品武技,讲究四两拨千斤,以慢制快,以静制动,修炼此武技者要戒骄戒躁,方可练成。”

“好东西呀。”

叶鸿的心中开始澎湃起来,似乎血液都已燃烧,这部武技实在是对他的胃口,虽然看起来威力不是很强,但他总觉得这套武技不一般,并且有着异宝的他可不怕武技修炼的速度缓慢,他将之抽取出来,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选好了?”

“选好了。”

叶鸿笑着点了点头。

“哦?选的什么武技,拿来让我看一下。”

老者瞧得叶鸿脸上的笑容不禁感到有些好奇,他抚了抚胡须,眼睛微眯的说道。

叶鸿将太极手的书册递给了老者,那微颤的手掌上隐约间有些涨红。

“太极手,你还挺有野心的嘛,专挑难练的。”

老者将书册还给叶鸿,随后颤颤悠悠的从深厚拿出了一本薄的令人发指的书册,递给了叶鸿,道:“这是叶家唯一的功法秘籍,拿着,在这里默背下来。”

叶鸿愣愣的点了点头,他一把接过那只有薄薄的几张纸,手掌上传来一丝润滑的感觉。

“紫息功。”

扉页上面写着三个古朴的大字,这字苍劲有力,一看就知道出自行家之手。叶鸿开始翻看起来,只是上面的内容虽少,但却很深奥,他一时难以弄的明白,只好默默将所有的内容背了下来,回去之后在弄清楚。

“嗯,不错,这么一会就记住了,看来很是用心啊,怪不得你进步如此之快,好了,你走吧。”

名为阿九的老者将紫息功收好,淡淡的说了一句后便朝着角落走去。

从藏书阁出来后天色尚早,叶鸿仔细的思索了一会,想来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不如去灵田上帮帮忙吧,反正每次耕种完灵谷之后,他都感觉身上更有劲儿了,这样想着,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熟悉的山丘,熟悉的灵农,甚至迎面而来的微风都有些熟悉。当叶鸿来到灵田上时,正在劳作的众人纷纷扬手打着招呼。

“喂,小子,这么长时间不见,去哪了?”

一个满脸红润的大汉笑着走来过来,一把拍在叶鸿的肩膀上,只是虽说力道十足,但他的身体并未有丝毫的晃动。

“呦呵,不错嘛,看来你小子这段时间没少下功夫啊。”

大汉见自己的一巴掌丝毫没取得什么效果,有些尴尬的一笑。

“张大叔,好久不见了,我过来帮帮忙,有一段时间没做这些了,身体都快生锈了。”

叶鸿笑着从大汉手中夺过锄头,径直朝着一处灵田走去。

呈四方形状的灵田上,紫黑色的泥土上有着刚刚翻动过的痕迹,叶鸿走到跟前举起锄头开始从另一边刨了起来。

“吭”“吭”

金属撞击般的声音响起,随着锄头的落下,那坚固如铁的泥土之中开始出现道道沟槽,叶鸿不知疲倦的将锄头举起,落下,举起,落下,恍惚间,体内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声,这响声十分细微,若不仔细听取难以发现。

“呼。”

叶鸿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他将额头上的汗水拭去,感觉到小腹处传出一股暖洋洋的感觉,一道热流从丹田之上涌出分向四肢各处。

“嘿。”

叶鸿只感觉喉咙之上传出热辣之感,他一声大喝,将口中的热气吼出,高举着锄头用力的向下砸去。

当夕阳的余晖洒落到山丘之上时,原本身强体壮的几位大汉,早已累到在地,呼哧带喘着,可在不远处的叶鸿还在奋力的耕耘着,似乎永远不知疲倦。

“小子,天不早了,回去歇息了。”

红脸大汉走到跟前,粗犷的嗓音霎那间响彻在耳边,叶鸿打了一个激灵,迅速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看向前者,道:“张大叔,你这是……”

“小子,你看看天色。”

大汉的话音落下,叶鸿抬头望去,淡蓝的天空早已变得昏暗,如幕布般的夜空上繁星闪动,一轮弯月正高挂其上,泛着清冷的光芒。

“额,不好意思啊大叔,好久没这么痛快的流汗了。”

叶鸿讪笑间将锄头还给了红脸汉子,随后一个跳步从灵田之上跃下,如同一只灵活的猿猴般,几个闪烁便消失在了众人的实现里。

“这个臭小子……”

红脸汉子望着叶鸿背影不禁笑骂了一句。

回家吃过晚饭后,叶鸿坐在了门后的台阶之上,忽然,疯老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小子,你还没发现吗,你已经突破了。”

“什么?”

叶鸿一听,一下子跳了起来,随后他立即冷静下来,催声问道:“疯老,你,你没骗我吧。”

“骗你?我有毛病啊,你自己感觉一下。”

疯老不耐烦的话让叶鸿一阵尴尬,他迅速的盘膝坐下,双目紧闭,感应起体内的变化。他将魂力融入身体之中进行探查,丝丝魂力毫无阻碍穿梭着,当那一丝无形的能量来到丹田处时碰巧发现,正有着一道乳白色的浑浊气体漂浮着,片刻之后,他猛然睁开眼,惊喜的说道:“真的,真的突破了。”

“行了,先别得意了,赶紧运转之前背下来的功法。”

“嗯。”

快速的将惊喜压下,叶鸿开始回忆起了那名为紫息功的修炼之法。

叶家的紫息功按级别来说只是凡级下品功法,但这当初还是叶家老爷子在年轻之时耗尽家产到延江城的交易坊中换来的。

下品功法之所以称之为下品,是因为与中上品功法相比,它里边的内容太过粗糙,凝聚的天地灵力比较少,能给予修炼者的帮助也有限,但即便如此也是一件了不得的东西了。

功法与武技不同,那可是真真正正的稀罕货,只有拥有一部功法,修炼之人才能够在淬体第七层时引入天地灵力,否则的话即便是天赋再高,没有功法,也难以进行接下来的修炼,因此说来,一个家族之中功法是最为值钱的东西。

随着紫息功的运转,天地间一丝灵力自叶鸿丹田处涌入,一股奇异的波动自体内传出,他的脸色渐渐涨红了起来,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额上落下,半晌过后他睁开了眼,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惊喜:“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