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旅途总是让人感到愉悦,叶鸿也不例外,他带着小银从山林之中走出,一路上哼着小曲美滋滋的,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想要让父母看看如今的自己。

当叶鸿走到安远镇时已近黄昏,天空之中飘着几朵乌云,深沉沉的,有些压抑,空气之中隐隐间飘荡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当他走进镇内时,宽广的街道两旁的店铺大门紧闭,道路上空无一人,萧瑟的秋风吹过,卷起一阵凄凉。

“怎么回事?”

叶鸿不禁眉头皱起,在他的记忆当中,黄昏时节的安远镇往往是最热闹的时候,特别是一些喜爱在夜晚游荡之人,这个时候往往是他们活动的开始。

叶鸿的心中开始有些不安起来,虽然以叶家的实力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但还是加快了步伐,沿着熟悉的路途走了过去。

叶家大院大门紧闭,门口的两盏灯笼随风摆动着,他走上前去,用力拍打着大门,不一会,里面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大门打开,露出了缝隙,一个脑袋探了出来,从面容上看是一个五旬左右的中年人,随后惊喜的声音从那人口中传出:“叶鸿少爷,是你呀。”

“福伯,我回来了。”

叶鸿笑着说道,不知为何,看到这个看守大门的老人他忽然觉得异常亲切,或许,是他离家太久的缘故吧。

“赶快进来吧,少爷。”

看着面前熟悉的场景,叶鸿唏嘘不语,离家两个多月,再次见到往昔那些熟悉的画面,不由得泛起一丝奇妙的感觉。他回过头跟身后的福伯打了声招呼,快步对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吱呀”

房门推开,叶鸿站在门口仔细的打量着,两个月没回来,屋内的摆设与走之前一模一样,桌面上没有一丝灰尘,应该是有人每日打扫,他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床上,望向前方的墙壁发着呆。

“疯老?”

“嗯?”

“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够让我的修为快速提升呢?”

叶鸿充满希冀的问道。

“这个……,你是说对淬体境界的提升还是灵魂修为的提升?”

疯老沉思片刻回答道。

“当然是两者都要了。”

“小子,你倒是贪心的很啊。”

疯老有些哭笑不得,随即继续说道:“若是要问淬体境该如何提升,那么很简单,首先你要知道,淬体两字的本意便是淬炼身体,对于你这样还未踏入第七层没有引入天地灵力的修炼者来说,只需要提高身体的坚韧程度便可,所以老夫给你的建议是,“挨打”。”

“挨打?”

叶鸿闻言一愣。

“对,挨打,如果你够胆子的话可借助外力所带来的这股冲击让身体更为硬朗,当然了,要是超出你的极限的话那可就适得其反了。”

“我知道。”

叶鸿点了点头,他明白,凡事都要有个度,即便自己真的选择了挨打来淬炼身躯,可也不能超过承受的限度,虽说他喜欢超越极限的感觉,但挨揍这件事总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对了疯老,那灵魂呢,按照你老所说,我要一年之后才能成为魂师,有没有什么方法让我的魂力增加的快一点呢?”

叶鸿将挨打的问题抛之脑后,开始询问起灵魂的修行来。

“得了吧,你一年能成为魂师就可以烧高香了,还想着在提高。”

听到叶鸿对于成为魂师的那种迫切,疯老也感到些许安慰,但他还是劝戒前者要循序渐进。

“真的没有办法吗?”

叶鸿不死心继续追问道。

“有是有,老夫可以传给你一些秘法,可以让你的魂力得以飞速的提升,但那后果……”

“后果怎眼?”

“你会魂力尽失,成为一个傻子,也就是平常的人们口中说的,白痴。”

“额……”

叶鸿咽了咽吐沫,心中已是将那团希冀的小火苗迅速的掐灭了,他可不想以后真的成为一个傻子。

夜幕降临,安远镇内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从远处看去,一片祥和之景。

此时的叶鸿正和自己的父母坐在桌旁吃着晚饭,说是吃饭,其实不过是他拿着筷子,口中不时的应答着父母的寻问。

“对了爹,我回来的时候在大街上没有见到一个人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吗?”

回答完问话后叶鸿放下碗筷,有些不解的询问着。

“你问这个啊。”

叶云志闻言脸上变得肃穆起来,他看向叶鸿沉声道:“前两日,镇内一只去往延江城的车队被劫了,整个车队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什么,车队被劫了?”

叶鸿猛地一惊,据他所知,去往延江城的道路很是不太平,就连他们叶家每次前往都要备足了人手,因此说来,能够前往延江城的车队必然有着足够的实力抵御盗匪,可即便如此还是被人给洗劫了,他很是好奇是何人所为。

“是什么人干的,有人知晓吗。”

“是一个叫野狗帮的人干的。”

“野狗帮?”

听到这个名字叶鸿一怔,去往延江城的路上有着许多的盗匪,可是,好像没有哪一个叫做野狗帮的吧。

“这个野狗帮是新冒出来的势力,他们实力强横,已经将其他的盗匪兼并了,现在去往延江城的路上只有他们一家势力了,他们放言,今后凡是去延江城的车队必须要缴纳过路费,否则,前两日的惨剧就是教训。”

叶云志说完沉着脸,一眼不发。

也难怪,延江城是方圆百里唯一的一座城池,周围不少的镇子都会到延江城去做些交易,那里人来人往,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货物从那里转手,尤其是像叶家这样的家族,每年不知道要到延江城中多少次,灵谷的种子,种植灵谷的所需的灵液都只能在城中采购,那野狗帮来这一手,对安远镇的所有家族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爹,那镇内就没有组织人手反抗吗,那野狗帮的实力真的这么强悍?”

叶鸿有些不甘的询问道。

“唉,那野狗帮的实力的确是强悍,为首的两位当家据说已经到达了融灵之境,虽然安远镇中融灵境的高手也有不少,但为了一些所谓的过路费去得罪两位融灵境高手,实在是有些不值。”

叶云志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虽然在的心里也有些不服气,但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融灵境,两人。”

叶鸿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乖乖,那可是融灵境的高手,即便是在安远镇之内也只有寥寥数人而已,这样的人居然会去当盗匪,着实让人难以置信。

翌日清晨,叶鸿早早的起了床,来到了叶家大院外的树林之中。自从他修炼了魂力之后,对于脑中的那件异宝已是了解了,这件东西需要消耗魂力的,怪不得他之前每次在白天醒来都感到脑袋深沉沉的,现在想想估摸着是那个时候的自己是魂力消耗过大了。

“叶鸿,你,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树林之中的空地之上,叶鸿赤裸着上半身,面前正站着一个和他年纪相近的少年,少年手中持着一个木棒,正一脸为难的看向前者。

“启天,来吧,没事。”

叶鸿笑着说道。

这个名为叶启天的少年是叶家的外围子弟,修为达到了淬体第四层。所谓的外围子弟就是身上没有叶家血脉之人,他们是叶家所收养的孩子,平日里也能够得到一些修炼的功法和武技,与外面那些闲散的灵农相比,这些外围子弟的待遇不知道要好上了多少。可是,有付出才能有回报,这些外围弟子终身只能呆在叶家,不能自己立业去建立自己的家族。

安远镇内不少的家族都有着外围子弟,特别是叶家这样人丁不旺的家族更加需要这些外围子弟来充实家族实力,虽然说这些人没有家族的血脉,但自小生长在家族内,在他们心里已是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若是有朝一日家族出事,他们也会和那些拥有血脉的族人一样,与家族共存亡。

叶鸿低着头,略显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分外耀眼,那个叫叶启天的少年犹豫了一下,随后一咬牙,挥舞起手中的木棒对着那光洁的后背砸了下去。

“啪”

木棒结结实实地打在背上,上面的肌肉猛地弹起,瞬间出现了一道血红色的印记,叶鸿闷哼一声,鼻孔中有着两道粗气涌出,双拳紧握,手臂之上青筋暴起,身上的每一处肌肉凝实,一股爆发力涌向四肢,大声喝道:“再来。”

叶启天见这一棒似乎并未对叶鸿造成多大的伤害,暗自松了一口气,将木棒高高举起,又是一下子砸了过去。

空旷的林间,不时传来噼啪的响声,随着风的吹拂,传向远方。

承受了小半天的棒击,叶鸿整个人都有些飘忽起来,走路时脚步略显虚浮,后背尽横七竖八的棒痕,他将衣服穿好,笑着对身旁的叶启天说道:“启天,今天多谢你了,以后可能还要麻烦你继续这样帮我。”

“继续,这样帮你?”

叶启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想掐自己一把看看是不是再做梦,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叶鸿为何会无语无故想要挨打,刚想要开口询问什么,就见到后者挥了挥手已是朝着树林外走去。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16.淬体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9/16-%e6%b7%ac%e4%bd%93/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