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空间之中,一道消瘦的身形坐在地面上,眼珠滴溜溜的转着,青涩的脸颊上面愁容尽显,紧皱的眉头拧成了八字形。

“小子,考虑清楚了吗?”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在空间之中不停的回荡着。

“前辈,我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呢?”

思索再三,叶鸿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行了,你的问题也太多了,这样吧,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是为何而努力修炼呢?”

老者的话让叶鸿一怔,是啊,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修炼呢,从小父亲告诉他要好好修炼,将来为家族出一份力,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从未考虑过。

“我,我要努力修炼,让我们叶家成为安远镇最大的家族。”

半晌过后,叶鸿才有些不确定的说着,他的脸颊微红,似乎这个答案连自己都感到汗颜。

“哦,那然后呢。”

老者的话语里有着一丝笑意,或许是因为叶鸿的话让他回想起了年幼时的自己吧。

“然后,然后……”

说着说着,叶鸿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显然老者接二连三的问题让他一时无措不知该回答什么。

“你想不想出去闯荡闯荡,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去了解武学的真谛,想不想成为一名绝世强者,探寻一下修炼的最高境界,屹立在这片大陆的顶峰。”

听到这里,叶鸿的眼睛霍然间亮了起来,体内的血液如同潮水般不停的翻滚着,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那是由于激动,毕竟他只是个少年,老者那些虚幻般的诱惑在他眼中却成为了一道新的曙光。

“前辈,你能教我些什么呢,功法,武技?”

叶鸿忽然想到老者刚才所言,语气不免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他现在急于需要提高实力,一来是年关将至,他要在家族众人前展示自己,二来则是明年的灵田划分,那赵家步步紧逼,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因此,提高实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最为重要之事,老者先前的话显然触及到了他的软肋。

“切,见识短浅,功法和武技有什么用,若是你实力高强的话,这些东西自然唾手可得,老夫要教你的是如何成为魂师。”

“魂师?那是什么?”

疯老的话让叶鸿一怔,自小到大他都没有听说过魂师这个词语,更不知道有关灵魂修炼方面的事情,他的脑海之中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魂师简单来说就是灵魂修炼者,小子,我不得不说在灵魂修炼方面你还算有天赋,你能够得到这件宝物,并且在从未修炼过魂力的情况下将之激活,这就是说明你的灵魂天生要强于普通人,换言之你天生就是修炼魂师的好材料。”

疯老的话顿时让叶鸿暗自嘀咕:刚才还说自己资质愚钝,这会又夸奖起自己来了。

“好了,你先将意识回到你的身体之中去,然后咱们在交流。”

“回去?怎么回去啊。”

“真是笨,听着,呼吸放匀,控制自己的心神,抱元守一。”

叶鸿按照老者所言,将呼吸放平缓同时收敛了心神,脑海深处如止水般平静没有一丝波澜泛起,片刻后,他感觉一阵恍惚,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阴暗的山洞之中,叶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脸上有着一丝酥麻之感传来,他抬起头,借着远处洞口映射来的微弱光线能够看见,那只毛茸茸的狼崽正用舌头舔着他的脸颊,口中还不时的呜呜的叫着。

“小东西,饿了吧。”

叶鸿双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晃了晃有些深沉的脑袋,身体之上还有着残留的寒意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他将狼崽抱起走到了一旁的杂草堆旁,将那个不知是何种材料构成的球状物拿了起来。

“吃吧,这应该符合你的口味。”

叶鸿笑着将狼崽放到那球状容器中,看着它伸出细小的舌头甜食着其中的那些蜂蜜,心中也不由得升腾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小子,真看出来你还这么有爱心啊。”

这时,那道熟悉的苍老声音在叶鸿脑中响起。

“前辈,那个,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叶鸿在心里小心的问道。

“呵呵,你称呼我疯老便可。”

“疯,疯老?”

叶鸿有些结巴的说道,他着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老者为何会有如此怪异的称呼。

“这个,大陆上的朋友都习爱叫我老疯子,习惯就好,啊,习惯就好。”

老者讪笑着,似乎对于这个称呼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对了,疯老,你说要教我成为什么魂师,那,到底该如何修炼呢,我需不需要准备什么?”

“不用准备,等你先把你旁边的这个狼崽喂饱,然后出去找个安静的空地,我再一点点的教你便是了。”

按照疯老的指示,叶鸿没有多想,直接回到了上次与卓家兄妹碰面的溪水旁,这里环境优雅,山清水秀,更为重要的是这儿处在山林之中的过度地带,既不像最外围那样不时的会出现闯入者,也不像山林深处,容易遇上凶猛的野兽。

“小子,你被人跟踪了。”

“跟踪?”

叶鸿闻言一愣,随即连忙开口询问道:“疯老,你能感应到跟踪我的人是什么实力吗?”

“呵,是个淬体九层的蚂蚁,想当年我鼎盛之时,这种蚂蚁般的存在我一巴掌下去不知道要拍死多少。”

叶鸿掀了掀眉毛,疯老的话显然让他感到不太舒服,虽然明知道对方来历不凡,但这一出口便将自己这种淬体境的人比作蚂蚁,这让他感到颇为不爽,即便这老家伙说的可能是事实。

“淬体九层?难道……”

叶鸿喃喃自语了两句,似乎想起什么。

溪流的岸边,叶鸿盘膝坐在地上,涓涓溪水从面前流过,不时的跳跃起几朵水花,拍打在了他的脸颊上,但却未能改变眉宇间的沉思。

“小子,怎么了,你一点儿都不担心吗?”

疯老的声音在他的脑中突兀的响起,话语里满是幸灾乐祸。

“疯老,你能不能说具体一点,那个跟踪我的人距离我什么位置,是不是一直保持不动?”

“这个嘛,你等一下。”

疯老的声音忽然在叶鸿的脑海之中沉寂了,不一会又再度响起,只是这一次声音之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讶。

“咦,你这么说倒是有些古怪,那人一直与你保持一定的距离,依老夫看他并不是在跟踪你,而应该是在监视你。”

听到这,叶鸿笑了笑,心中有一股暖意流淌而过,自从进入这山林这种,他始终都有一种感觉,似乎总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如今看来,那人应该就是自己的三叔了,看来三叔嘴上说的严厉,但在心里面还是不放心他啊。

“对了疯老,你不是只剩下残魂了吗,怎么还能有所感应呢?”

叶鸿连忙岔开话题说道。

“呵呵,老夫当年可是这片大陆之上最为的强大的魂师,虽说如今只剩下一缕魂魄,可也不是你这种小蚂蚁能比的。”

“好吧,您老厉害,那,是不是该教我如何成为魂师了。”

叶鸿不再理会老者的挖苦,殷切的询问道。

“嗯,要成为魂师,首先你要先知道灵魂到底是什么东西。”

“灵魂?”

叶鸿一愣,他的眉头皱起,似乎对于灵魂一词不甚了解。

“行了小子,你也不用想了,老夫告诉你吧,所谓灵魂,即一个人的精,气,神,换言之灵魂是一个人的意识,灵魂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却又真实存在。”

“那,灵魂该如何修炼呢?”

“小子,准备好,老夫这就传给你一部灵魂的基础修炼之法。”

“好了,我现在就将一部灵魂的基本修炼之法传给你。”

疯老的话音刚一落下,叶鸿便感到脑海之中有着浩海的文字猛地涌了进来,他的脑袋好似被针扎了一般,传来刺骨的疼痛,他牙关紧咬嘴唇不停的颤抖着。

一刻钟过后,疼痛感渐渐消逝,叶鸿的身体停止了颤抖,口中大口的喘着粗气,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俨然一副筋疲力竭的样子。待得脑中的疼痛感完全消逝后,叶鸿快速调整好呼吸,开始回想起脑中的那些信息来。

这是一片名为“唤灵”的功法,篇幅不是很长,但佶屈聱牙,晦涩难懂的文字却令人颇为费解,不过幸好,在篇幅的末尾有着详细的解析,对每一句的口诀进行了剖析。

“魂无形,灵有形,聚之始……”

心中默念着拗口的口诀,叶鸿的心神开始逐渐的平静下来,一丝丝奇异的波动在他身边回荡开来向四周蔓延开去,一刻钟过后,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身边不远处的一些随风摇摆的枝叶,流淌着的溪流,甚至空气之中那渺小的尘埃。

一缕缕灵魂之力在周围不停的流转着,当一些实体之物时触碰到那无形的能量之时偏会从中穿越而过,仿佛镜中花,水中月,那虚无飘渺的感觉如同在梦境中一般。

“怎么样,能够感应到多远的距离啊。”

笑声从叶鸿的脑海之中响起,疯老那苍老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之中回荡着。

“大概,两米吧。”

叶鸿缓缓地睁开眼睛,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什么,才两米,这,这怎么可能。”

疯老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尖锐的嗓音直震得叶鸿大脑眩晕,双耳翁鸣。

“那个,疯老,不用这么大声吧。”

叶鸿用手按了按有些刺痛的双耳,苦笑道。

“呵,小子,我还以为你的灵魂是有多强,原来也就比平常人强上那么一分嘛,可是,你才是淬体境界,并且还未到第七层,没有融入天地灵力,那你是怎么将意识进入到这空间之中的呢?”

疯老那差异的言语让叶鸿一怔,随后他猛然想起在刚刚冒然服下的那株闪着莹光的野草,莫非……

“那个疯老,你认不认识一种外表发着荧光,形状和野草一般无二的灵物呢?”

叶鸿揉了揉下巴,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发着荧光的野草,莫不是衍魂草?”

“衍魂草?”

这个称呼似乎有些古怪,衍魂,难道是衍生灵魂吗?

“小子,看来你是服用了衍魂草啊,怪不得呢,哈哈,原来你小子真是个资质愚钝的家伙呀,不过,老夫很是好奇,那衍魂草分明是三品灵药,对灵魂有着强悍的洗礼,不要说你,就是淬体七层的人吃了也会晕上个三五天,你怎么能没事呢?”

“额,疯老,你好像很喜欢打击人啊。”

叶鸿有些无语,这老家伙动不动就蚂蚁,蠢材什么的,好像在他眼中这世上没有谁能够比得过他。

“哼,小子,你别的了便宜卖乖了,老夫真是倒霉,遇上了个你这样的笨蛋,唉,看来我这辈子是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喽。”

“怎么,你老还能够复生不成吗?”

叶鸿对于老者刚才的话语很是感兴趣,他有些好奇,难道仅仅剩下一丝灵魂还能够重生吗?

“你懂什么,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不可能的事,原本老夫还还以为遇上了灵魂天生强大的人,还寄希望于你将来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呢,唉,看来是一厢情愿啦。”

“切,你这话说的,刚才是谁一个劲儿地诱惑我,更何况现在的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不是吗?”

“哈哈,痛快,小子,既然都如此说了我还能怎样,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的命可不光属于你了,还有老夫一部分。”

叶鸿摇了摇头,看来脑海之中藏着这个疯癫的老家伙,未来定然不会孤单了。

时间如瓶中沙,一个月的时光转瞬即逝。

“嗖”

大山深处的丛林之中,一道灰影不停的闪动着,它速度极快,常人根本看不清楚这灰影到底是何物。忽然,灰影高高跃起,扑向了不远处的一块山石,只见山石之上正有一人盘坐其上,就在那灰影即将与那道背影向撞之时,一只手掌猛地探出,一把将其抓住。

灰影现出身形,是一只约莫小狗般大小的幼狼,只是这幼狼尚未长开,与寻常的小狗相比倒也差不太多。

“呜呜。”

灰色的小狼口中传来亲昵的叫声,并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舐着那只抓住它的手掌。

“小银,你又跑哪里去了。”

盘坐在山石之上的人影睁开了眼睛,他将小狼放在怀中,笑着问道。

这道人影正是叶鸿,自打那日从疯老那里得到灵魂修炼之法后,他便每日勤加练习,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像疯老请教。汗水从来都不会辜负挥洒之人,经过一个月的修炼,叶鸿已然能够感觉到周身五米左右的事物,虽然这遭到了疯老的嗤笑,但是对于他来说已是不小的进步了。

小银是叶鸿给狼崽起的名字,因为它背脊之后的毛是银色的,经过这段时间的成长虽然个头增加的不是很多,但从速度和力量上来说已经等同于一般的淬体三层之人了,估计待成年后肯定不逊色于它的母亲。

在这段时间内叶鸿并没有进行身体上的修炼,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境界的停滞,相反,他不但达到了淬体第六层境界,并且距离第七层也已然不远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摸索,叶鸿已是将脑海之中的异宝的用途摸索清楚了,前段时间所谓的梦中修行不过是身处在这空间之中而已,所谓的疲倦也只是魂力消耗过多而已,如今的他已然掌握了修炼灵魂的方法,因此,他可以尽情的挥霍魂力,在那处空间内修行锤炼武技。

“小子,上次采摘的灵药已经被你和这只狼崽吃的差不多了,你有什么打算?”

不得不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疯老的见识和见解让叶鸿受益匪浅,前者不但能够在修炼之中对他进行指点,并且对于天地间的灵物也是十分的了解,有时仅仅凭借一丝不太显眼的征兆便是可以判断这里有什么,所以这一个月来他几乎天天都有灵药服食,而且有时还能有多余的留给小银。

叶鸿听到这熟悉的话语愣了一下,沉吟片刻,道:“这段日子多亏你老的帮助,我的修为才能增长的如此之快,现在的已经到达淬体第六层,下一步便是要尝试着融入一丝天地之力了,可是,我现在没有功法在手,也只好回去了。”

“切,小子,你这是打算从我这里敲竹杠吧。”

疯老不屑的轻哼了一声,似乎对于叶鸿的性子已是颇为了解了。

“是啊,你老这么精明当然瞒不过你了。”

“今天天气不错,适合回家,你赶快动身吧,别耽搁了。”

“我……”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15.魂师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9/15-%e9%ad%82%e5%b8%88/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